第一章 门妖(1)和尚下山
血色百合2020-08-03 13:552,509

  日月转换,沧海桑田,百年过去,太河不再是每年三月涨潮的吃人大河,而只存在在传说中的仙境太屋山也早为世间之人踏入,成为人世间万千山河中之一隅。

  袁相宜歪着头,顶着有些刺眼的日光,半眯着眼看着在自己跟前默默念经的老和尚。一刻钟前,这个不知从哪来的和尚,莫名地拦住了自己,紧接着就开始对着自己念经。

  这一念就念了足足一刻钟以上,期间自己多次想走,都被他给拉住了。袁相宜自认为自己的脾气算好,但被人无缘无故拉住对着念经,谁都会生气。

  所以,她生气了——就在老和尚第二次拉住她的时候,她就客气地先踹为敬。辕门县到处金贵的有钱人,别说了踹一脚,蹭一下衣角都会引发一场争斗。

  但这老和尚看上去瘦瘦弱弱,衣服也不够光鲜,一副穷酸样。袁相宜觉得自己对付一个没有后台的老和尚,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可她没想到,这瘦弱的老和尚却生有一把铁骨,这一脚下去,袁相宜感觉腿都要折了。

  老和尚反倒没事人似的,拉着袁相宜走到路边坐下,然后朝她递了个东西。

  “呐,这钵饭给你吃。”老和尚怕他跑了,塞给他一只木制饭钵,上头缺了三个大口,能看到钵里的米饭。这是山里一年最冷的时候,即便是在山脚之下,也透着一股沁入骨髓的冰冷。

  冒着丝丝烟气的破饭钵,对袁相宜来说,这饭钵瞬间就成了从天而降的神物。这种时候哪管天塌地陷,吃饱了才有力气逃命,袁相宜夺了饭钵就一顿胡吃海塞。

  老和尚起先还有带了点微笑,奈何这小乞丐身上附着的东西连吞了数个妖灵的场景历历在目,让他心神不宁。然而本人看上去丝毫未查觉这情形。

  不知是体质太阴习惯了,还是本身就无所觉。

  老和尚越想越在意,寻思了半晌他才悠悠叹了口气,说:“知道山上的院门寺吗?”

  袁相宜百忙之中点头。

  院门寺嘛,谁不知道。

  “你是想说你是那个寺里的和尚吗?”半饭钵的米入肚,袁相宜腾出嘴问道。她知道那所寺院,那是个出了名的宝刹,听说里面的佛像都是金子做的,遍地都是钱。可他端详了这老和尚一眼,头一眼就看到了僧衣上明目张胆的布着有个把洞,多看几眼还能看到未洗净的污迹,实在是跟心目中的宝刹相差甚远。

  老和尚笑着点头,摸着下巴上的短胡须说:“跟和尚我上山,以后你跟着不用愁没饭吃没地方住没衣服穿呢。怎么样?”

  袁相宜想也没想就说:“不去。还你。”说完,她直接把饭钵递还给老和。

  她站起来,缩了缩脖子,开始左顾右盼。这天实在是冷,她这一顿吃饱了得找个暖和点的地方避避寒,然后思考一下下一顿怎么解决。

  老和尚一抬胳膊,把要离开的小人儿给扯了回来。

  “我这个人呢,很随和。你年纪还小,七八岁吧?你这样大的孩子,寺里有很多。上山后也不需要你做什么,听话不惹事就行。”动作是稍嫌粗暴了一点,但说话还算得上的和蔼可亲,老和尚似乎对袁相宜意外地中意。

  袁相宜皱眉,下一刻,头一低就一口咬在老和尚的胳膊上。

  年纪大的人胳膊没肉,这一口下去,袁相宜牙被磕了。两人几乎异口同声痛呼出声。

  袁相宜捂着嘴蹭蹭后退,两次攻击别人结果却是自己受伤不轻,这结果让她甚是恼怒。老和尚眼看小乞丐身上泛起一层黑气,深吸口气硬是撑住了这一波。他面色如常,盯着袁相宜看了一会。袁相宜遇到过无数人在被自己袭击了之后盯着自己看,知道通常情况是什么样。

  他警惕地往后再退,思考怎么从这个缠人的老和尚手里跑路。

  老和尚见她那模样,又叹了口气,说:“我又不吃人,你这么怕我作甚。”现在的光景,应当是他比较吓人才对。

  袁相宜重哼了一声。

  老和尚又说:“我刚才还给你饭吃。”

  袁相宜张口就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老和尚愣了下,下意识笑了。

  袁相宜不想跟他耗下去,见他没有要找自己算账的意思,小心翼翼地后退,找准时机扭头。

  老和尚忽然在这个时候朝他喊了一句。

  “小施主你这一走,要再吃上一顿像样的饭不容易吧。”

  袁相宜的脑海中闪过那一饭钵冒着烟气的白米饭的模样,舌头立马就有了感觉。紧接着,浑身的劲似乎一瞬间泄了个一干二净,只剩不听使唤的脚不受控地停了下来,脖子也微微往老和尚所在的方向扭过去。

  “关你屁事。”总归还有那么一丝的理智,袁相宜恶从口中出。

  老和尚看看小乞丐面黄肌瘦。二月春寒,他身上却只有薄薄的一层别人家丢弃的衣服,已经破得不能补了,腿上裹了一些不知道是衣服还是什么的破烂布条,双腿微微打着颤,一双脚掩在破布下面,又红又肿。

  过得这么不好的人,为何要拒绝他?

  老和尚正不解于这小乞丐的拒绝。忽然又听袁相宜梗着脖子粗声道:“要我跟你上山也行,你得先把你最重要的东西抵给我。”

  袁相宜在辕门县混迹多年,见识过无数的坑蒙拐骗,一般骗小孩的伎俩,都过不了他的三言两语。只要这老不休的和尚真给了自己的值钱的物件,他立刻就带着东西跑路。

  起码可以让自己过上一段时间的好日子,袁相宜心底满打满算,暗自得意。

  老和尚又盯着袁相宜看了许久。袁相宜被他看得不耐烦,出口嚷嚷道:“就知道你们这些人整天就知道张嘴骗三岁小孩,实际没半点诚心。”话说完,忽然觉得诚心这两个字用在这里实在不搭。他挥了挥手,转过身说:“算了,看在你的那碗饭上,我不跟你计较,下次不要不带脑子张口就说这种话,会被人笑话的。”

  老和尚不解地看着他,说:“和尚说的都是实话,为何怕人笑话?”

  袁相宜绕着和尚走了一圈,“都说院门寺香火鼎盛,寺内就算是香客一般人都进不去。你一个身穿破衣手持破碗的穷和尚,站出去谁都不信你是院门寺出来的。而我。”他忽而指着自己,“同样一身破烂,一身贱骨,那门槛比我人高的寺能收我?这不是笑话,还能是什么?”

  老和尚这才算是明白了袁相宜不信自己的真正缘由。

  “可我没说要带你进院门寺啊。”他侧身朝着院门寺方向一指,说:“我虽为院门寺弟子,但平日里都待在院外的一处破烂院子。你当不当我是院门寺的和尚这不打紧。但我确实可以保你三餐温饱,有屋遮风挡雨,有床睡。”

  袁相宜慢慢地睁圆了眼睛——在这世间,再没有比这样一句话更让人心动的了。

  但是……她不适合同人呆在一块。

  “不行,”袁相宜板着脸说,“我凭什么信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镇魂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镇魂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