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门妖(11)救治
血色百合2020-08-03 13:552,510

  时隔一月余,外界再次出了一道传闻——钱府‘久违’地来了一次鸡飞狗跳。钱家少爷在钱夫人离开钱府半月之后,在成功出栏的那一天闹出了大事。

  而且还难能可贵地触怒了一向没有脾气的钱老爷——在他刚从紧闭中出来之后,直接扔进了水榭。

  当日。

  钱府水榭,本是为钱夫人修行所建,即便是在钱府中做工的下人,也从来没有被允许踏进去过。钱少爷的这一次闹腾,倒是便宜了新上任的管家。

  此时,钱老爷铁青着一张脸,一边在前面带路,一边不停地吩咐着管家。

  “小心点,别颠着有道。”说着,他伸手给自己抹了一把汗。

  抱着小乞丐的瑞天默不作声地跟在管家的身后,听到钱老爷的殷殷吩咐,抬头看了他一眼。

  果真这水榭要比外头暖和太多,竟然能让这位钱老爷热出一头的汗。太屋山山脚下的初春三月,可不比腊冬严寒的时候好多少。

  管家到底年轻,就算跑得比钱老爷要快,脚步也足够稳当。

  反而瑞天这一把年纪的老和尚,即便是抱着的小乞丐比钱少爷轻伤不少,这步履也显得有些蹒跚。钱老爷看着管家抱着自己儿子一溜烟进去,正要赶上去,恰好看到了迈着蹒跚步的瑞天。

  比起瑞天,钱老爷总要年轻一些,他赶忙上去把小乞丐从瑞天怀里接了过来,说:“还是我来吧,您慢点。”

  瑞天喘着气,说:“多谢了。这年纪大了就是不中用……”

  钱老爷心系自家儿子,看了前头一面迷蒙的白雾,说:“我先把人抱进去,大师您慢点。”

  瑞天拿手当脑袋挥了挥,听着脚步快速远离自己,忽然想起了什么,说:“诶,钱老爷,进去之后,先把人搁在那,等我过去再看看啊。”

  钱老爷的声音老远传过来。

  “知道了,您放心。”

  就算钱老爷的为人确实足够安全,瑞天对自己路上捡来的这小孩也无法放下心来。虽说现在小乞丐就只是昏迷了而已,可谁都不知道下一秒他会不会马上就醒过来。

  今天,他算是大开了眼界,见到这么一场真刀枪上阵的对阵。只除了对象还是俩年纪只有他零头小屁孩,让他差点吓晕过去。

  都说这岁月啊日新月异,前浪大部分都是被后浪扑死在沙滩上的,但作为一辈子都在任性的瑞天来说,不服老是自己最大的有点。可就在今天他才明白了一个人生道理,即便自己再是不肯面对现实,也得承认这些年纪轻轻的后辈,最后都会比他们这些自视甚高的前辈还要厉害。

  一想到小孩的身上暴走的阴气,瑞天就熬不住,他赶紧憋了一口气,快步朝已经消失在他前面的钱老爷跑过去。

  几个人前仆后继地奔进了水榭,

  管家先进的门,一进门就感觉到自己背上一轻,回头的时候看到原来应该在他背上的钱少爷已经安稳地躺在屋里唯一的一张床上,身上裹着轻薄的绒被,只露出白皙圆润的脑袋,双目紧闭。能隐隐看到胸口的起伏——看样子只是睡过去了。

  有一个纤细的白色身影,背对着他。正低头细细端详着睡熟了的钱少爷。

  新管家还算懂规矩,知道水榭里面住着的都是钱夫人的得意门生——修仙的大人物,名字自然不是随意可以让他们这些凡人知晓的。

  他闭着嘴呆站在一边,没一会听到动静,就看到钱老爷也抱着人跑进来,看他跑得身轻如燕,就跟抱着点空气跑似的。

  “站着发呆做什么,赶紧帮忙啊。”钱老爷跑到床榻前,左右看了边,想把小乞丐直接放在钱有道的对面。正在看钱有道情况的小狐妖赶紧制止了他。

  “老爷,先等等。”

  钱老爷一头雾水地抬头看她,问:“怎么?不能放啊?”

  小狐妖看看他,在看看他怀里的小孩,摇头说:“先带去温泉那边洗洗,太脏了。”

  钱老爷愣了下,这才后知后觉地吸了吸鼻子,一转头就把怀里的孩子扔给了依然呆站着的管家。

  管家莫名其妙地被塞了个满怀,冒着一头的问号看着钱老爷。

  钱老爷说:“你先抱着。我说……有道怎么样?”他瞪圆了眼,紧张地瞅着小狐妖,生怕她说出个好歹来。

  小狐妖摸着钱有道的手,说:“没什么大碍,耗了太多的精力,扛不住而已,睡一觉就好了。”

  刚才在前厅的时候,钱老爷被吓得不轻。接下来又紧赶慢赶地把人送进水榭来,提上心头的一口气到现在才终于落了地。

  “啊……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钱老爷这心一放下,老毛病就上来了,“那我去换身衣服,有什么事吩咐管家去做。”

  小狐妖斜了像块石头似的伫在原地的管家,只淡淡地说了一句。

  “您去吧,这里有我就行。”

  钱老爷乐呵呵地回头往外走,迎面就遇上了正吃力地跨步进来的瑞天。

  “哟,大师。”他伸手把瑞天给扶了进来,随即也想起了那小孩,回头就给瑞天指了管家那边,说:“人在那,有什么需要就让管家去做。不要见外。我先离开一会。”

  瑞天退开一步,忙道谢。

  “您请。”

  钱老爷走了,瑞天赶紧到了小乞丐跟前,正要说话。

  伸手的小狐妖忽然走到他的跟前,递给他一个物件,说:“这次要多谢大师。”

  瑞天低头一看,原是自己之前被小乞丐赶出来的之后丢的那窜手珠。他赶忙接过来塞进口袋,说:“我说这东西跑去哪了,还谢谢女施主。”

  小狐妖古怪地瞅了他一眼,也没有接话,回头就去看钱有道了。

  瑞天一回头,脸上的和颜悦色就不见了。他深吸了口气。一直放在口袋里捏着手珠的手用力数了几遍珠子,确定那就是原件之后才悄悄把那口气给吐了出来。

  “大师,恕我多嘴问一句,请问这孩子是何许人,为何身上会有这样的东西。”小狐妖坐在床沿上,看着瑞天这边问。

  瑞天现在跟小狐妖一样,是一肚子的问号,他叹了口气,说:“谁知道呢。”

  小狐妖沉默地看着他。

  瑞天和尚这样模糊的回答,听着就像是这还有的身世有难言之隐,不可言说。

  但不管怎么样,这孩子是个非常危险的存在,这是毋庸置疑的。

  “还请大师多加小心。”小狐妖一张口就来了这一句话,就仿佛老和尚从此就踏进了险恶的人生当中似的。

  瑞天从管家手里把小乞丐抱过来,正要说些什么。小狐妖又跟了一句,说:“让管家带您去温泉那边,这小孩身上太脏了,洗完了,我可以帮他看看。”

  “那先谢谢大仙了。”瑞天说着,率先就抱着人就往外面走。

  小狐妖侧身,盯着瑞天往外走。许久没见管家跟上,回头朝管家那边扫了一眼过去。

  “留心看着点那和尚和小孩。”

  管家如梦初醒,忙躬身往门口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镇魂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镇魂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