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门妖(10)显形
血色百合2020-08-03 13:553,062

  第十章

  合上门的钱府大厅,跟平时长得全然不同。钱有道进去之后就站定在原地。

  这个位置刚好可以将里面的所有角角落落都看得清晰,有什么一样也能第一时间发觉——不过,在钱有道看到坐在大厅中央地上的人,又觉得自己刚才的举动就是多余的。

  他暗暗地抽了两张符在手上——若是平时的话,对付一般的情形,用一张就够了,但从刚才仅凭着一道阴气就破了自己天灵盖上的灵符看来,对手很强。一道灵符不够。

  ……大概两道也不够,钱有道一边往前迈步,又多摸了一张出来。

  袁相宜就看着门口进来一个跟自己差不多点大的小孩。

  她张口就说:“老和尚不中用,就让你一个小孩进来送死吗?”

  小小年纪,口气比自己还狂妄。钱有道不甘示弱。

  “个头比我还矮的小子,呛声挺厉害的,有本事都拿出来,我钱有道还不带怕你这样的肉眼凡胎呢。”

  袁相宜眯起眼睛,喃喃道:“那你可要当心了……”她本身就是没有要伤人的意图,可身体的那道阴气从来不会听他的使唤。

  特别是阴气受到了挑拨,不受自己控制暴走的时候。

  期间但凡有一点灵力的人靠近自己,都会受到攻击——没有任何保留的那种。

  钱有道的目标是离袁相宜五步远的地方,那是符阵起效用的最佳距离。只要他站到这个地方,就可以把赞成当做真阵,直接布阵。

  符阵一旦布好,钱有道就算灵力再弱,都会受到符阵的灵力补充。对面的人是在不断地消耗,而他有不断地补充,最后谁输谁赢,一目了然。

  钱有道打着这如意算盘,可最关键,也是最难的就是那五步距离的目标。

  不管那小乞丐知道不之知道所谓符阵的意思,但看对方的架势,就知道不会让自己多靠近一点,哪怕一步。

  “我这暴走的阴气,可不是吃素的。我劝你惜命一点,不要管我。”袁相宜的话里尽是明显的警告。

  钱有道冷着脸,说:“谁要管你,这可是我家。你这个连自己身体里的气息都控不住的废物不要说话,乖乖受死就行。”

  这口气可真是要上天了啊,袁相宜心想。见识过他这一面的没逃的人可没几个。

  她拖着腮问:“你叫什么名字?”

  钱有道忙着对付迎面袭击过来的阴气,沉着脸回了一句。

  “刚才不是说了嘛,你耳朵聋了?”

  袁相宜细细回想了一遍,才发现这人进来的人时候就说了他叫钱有道。

  “我叫袁相宜。”

  钱有道在这种走错一点就可能出事的时候,去关心别人叫什么。当下不客气地说:“不要跟我说话,没看我忙着呢。”最恨这种不管自己制造出来的玩意,还轻松跟人谈话的罪魁祸首。

  袁相宜倒也直白。

  “我也不是故意的啊。”

  除去面对门妖的时候,他有意调出了自己身体的那道阴气。其余的一切都不是出自自己的意愿。她身体里的这股阴气就像是居住在自己身体里的另一个自己。

  根本不自己使唤。

  “你这么危险,在外面到处乱跑,都没人管管吗!”钱有道毁了几道符,才勉强往前挪了两步,心疼那些废了的灵符。

  本来就不够用,也不知道剩下的几张能不能筑好符阵。

  “谁管我啊?”袁相宜想说管过她的人现在都不在世上了,张了张口,没成功把这么伤感的话说出来。

  钱有道气不打一处来。

  “老和尚不管你吗!”

  袁相宜想了想,说:“我们刚认识不到半天。不过说起来,我现在这样都怪他,以后不要让他进你家大门了。”

  这一口坏话说地相当流利,辛苦守在外面的瑞天没熬住打了个喷嚏。

  钱有道仿佛没听到袁相宜所说话的意思,心不在焉地说:“那人家一定是想管管你。你以后可得听话一点。”

  袁相宜没回答他,他想,都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更何况她身上的阴气可跟她本性无关。这玩意是从娘胎带出来,恐怕这辈子都除不了。

  踩到那五步远的地方可当真是不容易,钱有道重重地一脚踏上,当下一口气还没松下来,就伸手往盒子里摸灵符。

  这一摸,摸出了一身冷汗。

  他微微颤颤地从盒子里抽出了最后一张灵符。

  所谓符阵,可不是靠一张灵符就能完事的。当年他娘用符阵捉妖,少说都是五张以上。关他小黑屋的时候特别大手笔,能用上百张。

  袁相宜就盯着他,看他拿出最后一张符号。就抬了下眼皮,幸灾乐祸地说:“啊,就剩一张了哟,这可咋办啊。”

  钱有道恼羞成怒。

  “你闭嘴!这还不要怪你!”这家伙身上的阴气太厉害了,不用灵符根本就挡不住。结果害他一不小心就多用了。

  袁相宜呵呵了两声。嘲笑的意味浓得钱有道想跟这人结结实实地打一架。

  他逞强地挥起了灵符。

  “就你这种货色,一张就够了!”

  灵符受了主人的指使,直飞向袁相宜。袁相宜不避不闪,那灵符竟然穿透了围绕在身边的阴气,啪的一声贴在了她的胳膊上。

  周身暴走的阴气登时往她的身体里一缩,对钱有道的攻势一下子小了。

  就是这个时候!钱有道趁机朝袁相宜飞身而上。袁相宜瞪着快速靠近自己的白色人影,本能地一咬牙,贴在他胳膊上的灵符忽然发出了滋滋的声音,不等钱有道碰到她,那灵符被阴气烧了个一干二净。

  被暂时遏制的阴气一瞬间重新爆发出来,离她最近的钱有道眼看着就要首当其冲,直接被阴气碾压冲击。

  一道熟悉的金光乍然而起。

  原本朝钱有道直冲而去的阴气像触电一般缩了回来,继而如潮水一般全然躲进了袁相宜的身体里。

  “少爷,就是这个时候!”小狐妖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冷不丁出现。听着就钱有道的身前。

  “可我没灵符了啊。”钱有道气急败坏,他也不想在这种大好时刻功亏一篑。

  “用我的吧,”狐妖低声说:“灵力不够就多用几张,我平时练习画很多,不碍事的。”

  也没有别的办法了。钱有道咬牙,大喝了一声。

  “拿来!”

  一大叠的灵符凭空落在了钱有道的手上,钱有道被这么大的手笔吓了一跳。

  “全用了,应该抵得上师傅的量……吧。”小狐妖说得毫无信心。

  钱有道哪管抵得上他娘的几张符,这叫袁相宜的小乞丐身上的阴气不一般,只要能镇得住,多少张都无所谓。漫天的灵符挥洒二起,灵符飞上半空之后,忽然就有了生命一般,自行飞往大厅的各个角落。

  金光消逝之后,袁相宜感觉到自己身体的阴气更加不受控,身体难受得像姚裂开一样,她忍不住蜷缩起来。

  阴气带着雷霆之势冲出袁相宜的身体,以它最狰狞的姿态直冲钱有道。

  符阵霎时启动,千万的仙灵之气冲入钱有道的身体里,钱有道凝气在胸前,在阴气达到自己面前的同时,挥出早已结好的手印。

  整个大厅爆发出狂乱的冲击,贴在大厅各个角落里的灵符受不住那狂乱的气息,纷纷飞落!

  钱有道心跳地厉害。

  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灵符越少,他结出的印威力就越小,如果在阴气完全被击退之前,灵符不够用了。那他们今天就真的要跪在这里了。

  这可不行,他娘还没回来,他还没把解符阵的成绩汇报出去。

  “我不要败在这里。”钱有道浑身冒出了白光。身边的小狐妖吓了一跳,无措地在钱有道身边喊:“少爷,你要做什么?”

  钱有道嘿嘿了两声,说:“我娘说显形了,我的法力就要强一点。只要撑过了这阵,我就赢了。不亏。”

  “那不行!少爷你还没有成年,显形对你的损耗太大,你会受不住的!”

  “受不住……也得受啊!”一条白色的尾巴凭空在钱有道的身后冒出。

  周围还未脱落的灵符忽然被钱有道吸走了所有的灵力,瞬间掉了个精光!钱有道凝结了所有灵气,大喝一声,那一股气势誓要将那阴气撕裂似的。

  阴气似有生命一般,在这股强大的气势面前,终于退缩了。

  着急的风冲开了紧闭的大门,瑞天头一个冲进去。钱老爷也跌跌撞撞地进去。一伙人一进门就看到遍地狼藉以及……被淹没了符纸当中的两个小小身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镇魂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镇魂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