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门妖 (17)斗嘴
血色百合2020-08-03 13:552,781

  俩小孩莫名其妙地斗上了。

  起初,瑞天特别担心。袁相宜一看就是性格特别别扭的主。在温泉的时候,自己稍微有些态度上的不对,她就能立刻扭头就走。

  现在来了个少爷脾气的钱有道,天晓得他们能闹到什么地步。

  此时刚过午时大约一个时辰多一点。春季的日头悬于天穹,日光普照,整个天地间都充斥着艳丽的春色。这是瑞天看了几十年的山河,早已习惯。他低头算了下时间,照理说,这个时候是平常香客们下山的时辰。他左思右想,仍旧觉得这个时间让钱少爷上山不大妥当。

  他矮下身,冲着钱有道诱哄着说:“钱少爷,这时候已经不早了。若是要上山,也该是明早。”

  哪知这钱有道似乎是下定了决定,想也没想就立刻摇头,拒绝地干脆利落。

  “那不成,我得跟着她。”还把这莫名的理由说得理直气壮,那一根手指直直地戳向对面的袁相宜。

  这理由似乎隐含了某些瑞天和尚所不知道的内幕,他顿了下,疑惑地看向袁相宜。

  袁相宜可不背这个无理取闹的锅。

  瑞天只见袁相宜的脸上带着极度嘲讽的冷笑,半点不客气地哼笑着说:“跟着我?堂堂钱府少爷屈尊降贵,我一个小乞丐可受不起。”

  他只能无奈地叹气。

  钱有道恼羞成怒,道:“若不是你这个人太危险,谁要跟着你。”

  “我危险?你一只小狐妖,跟着上山,那才是对堂堂院门寺的挑衅。”袁相宜把钱有道上上下下刮了一遍,“再说,就你那点能耐,显个形都扛不住,到时候还要我师父照顾你。我师父那么忙,你还来添乱。”

  说完还不忘警告地补充一句。

  “我师父忙着治我身上的病,没空管你,我劝还是回钱府过你的安生少爷日子去吧。”

  袁相宜这难得一大串的话,夹枪带棍,直戳钱有道的痛处。

  钱有道被她这一顿说,气得脸色涨红。

  “那还不是你的错!谁让你来我家的。要不是你,就不会麻烦到要我跟你一块上山。”

  袁相宜呵呵两声,摊手说:“问题是你跟我也没用啊。我有师父就行了。“说完还冲瑞天甜甜地笑了一记。

  瑞天此刻愁得恨不得没捡过这个徒弟。

  “大师。”一路跟着钱有道的管家忽然在一边喊了他一声,“能到一边说话吗?”

  瑞天迟疑了一会,点了点头。

  那边就由他吵翻天得了。

  瑞天和管家正压低声音说事。

  管家瞧着跳脚的自己少爷,叹了口气,说:“似乎是夫人那边得了消息,传回来让少爷跟大师上山的。”

  “哦?”瑞天凑过去小声问:“钱夫人这举动可有什么用意?”

  管家面露为难。

  “这……就不知道了。我就是一新上任的管家,还没有可以询问缘由的能耐。”

  瑞天顿了下,心想其中最大的可能就是这钱夫人已得了消息,要对钱府内的东西下手了。那钱夫人真身是青丘的狐仙,在自己不在的时候,有妖竟敢闯空门,自然是不能留着过年的 。

  可这钱夫人远在青丘,要在这时候就赶回来动手,那绝对是不可能。

  唯一有可能的就是让自己的信得过的人代替自己。瑞天对于钱夫人心目中的人选倒是能猜得出来——不可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钱老爷。

  但老实说,瑞天觉得那留守的小狐妖也不太靠的住。单看她掩不住自己身上的妖气,连保持人形都会失手,更何况是对付门妖这种带着魔气和戾气的妖类。

  修行的妖和吃人的妖是有极大的差别的。修行的妖灵同凡间的任何人事物都隔绝,专心修行,对凡间的干扰甚少。接触得少了,自然就会缺乏判断力。这和常年处在盯着人间状态中的妖在凶悍程度上完全无法比拟。

  极有可能连袁相宜那点能耐都比不上。

  “那你送钱少爷出来的时候,钱老爷怎么说的?”

  管家迟疑了下,回答说:“也没多说什么。大部分就是念叨要我看紧点少爷,要寸步不离少爷,不能看丢了。”

  瑞天心底的疑惑更甚。

  若只是对付那区区门妖,为何不让毫无能力的钱老爷一起上山?明明比起会法术,有一半狐血的钱少爷来说,钱老爷才是最容易出事的人。

  瑞天瞧了瞧面前的管家。

  正不时侧头看钱少爷的年轻管家似乎隐隐透着一点不寻常的神色——他的脸色紧绷,嘴角紧抿着。视线总会在间隔很短的时间内看向钱少爷。光是看他的眼神,就只知道他很紧张他们的少爷。

  瑞天沉吟了一会,问了一句。

  “你是老管家出事了之后回来的对吧。“

  管家愣了下,迟疑地点着头,说:“嗯……是。我是我叔出事之后,钱老爷派人给我送信之后回来的。”

  瑞天默声算了下。

  “也就是半个月前喽?”

  管家被他问地一头雾水。

  “是……”

  瑞天站直了身,平时的温和模样一下子敛了下去,整个人就在这忽然之间染上一丝难能可贵的认真。

  他还记得刚进去水榭见到钱老爷的时候,他清楚地跟自己说——钱府最近出大事了。

  钱老爷性情温吞,但毕竟是在个惯于官场生存的人物,这事情若是发生了,必然是第一时间处理。事情处理不了才会寻求他人帮助。

  虽说一般情况下,自家有得力的管家都会交由管家去处理。可老管家已经出事半月余,之后也必定发生过失踪的事情,钱老爷才会火急火燎地要请他来帮忙。

  唯一有可能的是……

  瑞天顿了下,忽然问了一句。

  “你叔出事之后,有没有再发生类似的事情?”

  管家默声仔细回忆了好一会,才抬起头看着瑞天说:“有。”

  “传信过你家钱夫人了吗?”

  “传过,加上我来之前的。钱老爷说过起码十来次了。”

  “钱夫人没回信?”

  管家摇了摇头,迟疑着说:“应该没有吧,不然钱老爷不会这样。”

  瑞天听到这里,心底也是疑惑万分,钱夫人明明不是这样的人,莫非青丘那边也出了事,让她无暇分身?他抬头看了一眼四周,忽然转身说:“这也不是说话的好地方,先上山。”

  俩小孩正吵地不可开交,眼看着姚动手了。被瑞天和管家一左一右分开,瑞天拖着袁相宜强行走在前面。管家把钱有道抱上轿子,说:”少爷坐稳了,我们上山。“

  瑞天和尚顺当地带着一行人上了山。

  钱府的人上山,自然要先去院门寺里打个招呼,求个照应。钱有道目前的气息还不稳,不能进寺里,就让管家带话过去了。

  原本干完活的瑞天至少也要去寺里打声招呼,可让他把这两个小孩留在院里,他宁愿让瑞祥抱怨几句。

  “我这院破落单薄,可经不起你们闹腾啊。”为了不让自己失去这个唯一的窝,瑞天只得一开始就跟他们约法三章。

  一,斗嘴归斗嘴,不能随便生气。

  二,实在生气也不是不行,但不能动手。

  三,真熬不住要动手,他也不拦着。但是谁先动手,谁就下山。

  这三点对袁相宜似乎起不了多大作用,头一天相处,瑞天就大致上摸出了一点她的性情。这小孩看上去清心寡欲,对什么都不上心,但实际上自尊心极强。一个弄不好就翻脸——而且这脸翻地特别别致,她不跟你动手,该干的事情还是会干,就是你喊她,她就全当你不存在。

  这脾性可不好。但短时间内是不可能改得了的。

  倒是钱有道这边,让瑞天没想到的是,这三条普通地规则竟然在他身上起了巨大的效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镇魂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镇魂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