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门妖(16)挑事
血色百合2020-08-03 13:552,541

  老和尚这句话,听着就是在挑事。

  但反应最大的竟然不是钱老爷本人,也不是刚正不阿的钱少爷。而是新上任的这位年轻的管家。

  “大师,我敬您是位德高望重的高僧。刚才这种话可不像是您该说的话。”

  瑞天却是半点都没有说错话的自觉,他垂着头,首先把钱老爷扯进来,说:“话都是你们说的,钱老爷说老管家脾气硬,做事容不得瑕疵。可事情很明显,洗衣婆的事情,就是他办事出的纰漏。我想如果我是老管家这样性情的人,一定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弥补这个缺口。”

  那洗衣婆闹出的事情,弥补这个缺口最好的办法,就是把洗衣婆连带那个孩子一起赶出钱府。

  管家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字,他脸上的神色变得僵硬且沉重。仿佛瑞天所说的每一个字都在点子上,让他无从反驳。

  良久,一直没有吭声的钱有道忽然开口说了一句。

  “弥补缺口有很多种办法。老管家既然当时劝过我,我相信他不会反过头来自己去针对那两个人。”

  管家这时候才让憋在自己胸口的那口气吐了出来,他下意识地逼近瑞天一步,略微带着一点急切,说:“对对,少爷说的没错。”

  瑞天抬头看了一眼管家。回头对钱有道说:“这些事,只怕是除了当事人,没有人知道真相是什么了。”

  袁相宜冷不防在这个时候冒了一句出来。

  “死无对证。是吧。”

  这个词听上去让人非常不舒服。

  钱有道头一个出声。

  “事情的前因后果肯定都还存在着。天地间的因果若是一个死无对证就能一了百了,那岂不是对活着的人特别不公平。”

  瑞天忽然想去摸一回这位钱少爷的脑袋了,他把手从袁相宜脑袋上收回来,垂在自己的身侧,状似淡定地说:“钱少爷说的是。”

  说完,又垂下头,看着小乞丐袁相宜,说:“你是在说反话吗?若真是死无对证,之前你说的门妖的事情,又是怎么知道的?”

  袁相宜的心思被瑞天一语点破,撇了撇嘴,不太高兴地说:“那不就是你的意思?”

  “我可没说,现在就是死无对证了。”瑞天矮下身,凑到袁相宜跟前,用近似商量的语气同他说:“这不是还有你吗?你见过门妖一次,应该可以再见他第二次。”

  袁相宜总有种自己掉进了老和尚的圈套中的感觉,可还是敌不过内心的那种自己有用处的满足感。

  她死死地盯着老和尚,故意问说:“你不怕我身上阴气再暴走?”

  老和尚定定地回看她,说:“怕,所以不是今天。”

  所有人在瑞天说出这句话之前都是提着自己的小心肝,这一下,所有的提心吊胆刹那间全泻了个一干二净。

  瑞天的打算也算合情合理。

  虽说就目前从钱老爷的口中得到的前因后果,大致上可以推测问题的症结所在。但钱老爷毕竟只是一个人,即便他人品再好,也无法排除道出来的东西只是片面事实。

  从钱府的人去问,人多嘴杂。而且大多都是不相干的局外人。

  钱老爷原本吩咐了管家准备轿子抬小乞丐上山,吓得瑞天直接矮身背起了袁相宜,连连拒绝了几次,才平安出了钱府——当然走是后门。

  一出来,袁相宜就挣扎着从瑞天的背上爬了下来。此时,时辰刚过午时,外面烈日当空,是一日之中天地间阳气最盛的时候。把一早的初春寒气扫了个一点不剩。暖洋洋的春日落在人身上,让人生出一点不可名状的舒畅感。

  瑞天也不强求,他是刻意挑这么个时辰回山上。出门前还有点忐忑,现在看着袁相宜步履平稳,当下放心了不少。

  他状似无意地问了一句:“之前为何要问我想不想带你上山?”

  袁相宜侧头看他,状似毫不在意地回了一句。

  “那不就是你的问题吗?”

  瑞天失笑,说:“我记得那时就同你说清楚了,我并不是住在寺里。寺里规矩诸多,但不包括寺外的那间破落院子。”

  “嗯……”袁相宜抿着嘴,装作自己没听懂瑞天话里的意思。

  瑞天也不跟她计较,他朝巍立在天际的那座高耸的山看过去,口中喃喃着说:“你我也算是有缘,上山后就以师徒相称,可成?”

  这种表面功夫,袁相宜不在意,也不太愿意花心思。

  让她最在意的还是瑞天之前说过,他有办法治她身上的阴气。

  “如果你说可以去我身上阴气是实话,一切都好说。”

  瑞天正要回话,忽听身后有人遥遥朝他们喊着。

  袁相宜全当没听到,依然走自己的路,俨然是一副习惯了的姿态。瑞天相对来说顾虑要多些,他停下脚步回头,看到在他们背后不远处,几个人正抬着一顶小轿子匆匆而来。

  瑞天皮一紧,心想他们还在钱府的时候不是已经义正言辞地拒绝了钱老爷的好意吗?怎么现在还让管家亲自送轿子过来。

  细看一眼,年轻的管家依然走路如风,手里还抱着一个巨大的包袱。

  “……”瑞天回头看了一眼走远的新出炉徒弟,朝她喊了一声,抬脚就追。

  这老年人的脚程绝对是无法跟年轻人相提并论的。也幸亏袁相宜消耗过多,即使走快些,也赶不上年轻力壮的管家。

  不多时,轿子就停在了瑞天跟前。瑞天深吸了口气,问:“这是……”

  忽然轿子的帘子被人从里面掀开来,钱有道探头出来,左右看了下,没看到袁相宜,就皱着眉问:“人呢?”

  瑞天后知后觉钱少爷口中的人并不是自己,他抬手就往前一指。

  钱有道仰着脖子往前看,勉强看到了走得老远的袁相宜,当下对着抬轿的下人只说了一个字。

  “追。”

  接着,瑞天被果断地丢弃在了原地。他眼睁睁地看着钱少爷跟自己的徒弟前后脚消失在了街口的拐角。并且在自己拼了老命追了整整八条街,到了山脚下,才在歇脚的凉亭里看到了一白一灰的两个小孩站在里面。

  看上去像是在等自己。

  走近了,隐约听到两个十来岁的孩子正在相互冷嘲热讽。

  “师父,”袁相宜头一回这么正式地喊瑞天,瑞天不太适应,正想着怎么这会这么通情达理了。下一刻忽然听到她接着对钱有道说,“瞧,我是老和尚的徒弟,所以才能上山。你算老几?”

  瑞天:“……”

  钱有道涨红着脸,说:“我家每年都给院门寺供奉香火钱,我比你一个乞丐可更有资格上山。”

  袁相宜:“老和尚说了,他不住在寺里。你不要跟我们走一条路。不然被人看到了还以为我跟你是一道的。”

  喝哟,这年头还是有人嫌弃跟钱有道走一道的人?

  袁相宜这地盘保护意识看样子非常重,以后瑞祥派人过来说话,极有可能没有从前那么方便了。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瑞天急忙上去,暂时化解掉这俩冤家之间的这一场毫无意义的争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镇魂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镇魂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