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后面怎样
凤舞阳光2017-08-03 13:094,039

  斗鸡听了这话倒是舒服了一点。

  有人又问着乔飞宇:“后面怎样了?”

  乔飞宇笑着:“其实很多人往往因为玩乐而不知不觉模糊了善恶、正邪。有时候过了界被邪恶控制住都不自知。你以为不过是一件好玩的事情,或许在另一个人心中却是邪恶的。换一个角度思考完全是另一种感受。”

  “我那时庆幸没有去做那种蠢事。否则我就是那个挨骂的禽兽了。说实话,被她那样当众狠狠痛骂,我心中都发作不得,因为确实是自己坐错了,最多背后不饶她。”

  “毕竟人在给仇恨蒙蔽双眼时只知道图一己快乐,只知道看着别人伤痛自己就舒服。那时候完全是动物本能沾了上风。所以那女孩骂找她取乐的人是禽兽也有道理。在那一刻,大多数人都是禽兽。”

  “她的那番话激发了我内心的正气,那些从我爸那里获得的,却被初恋鄙视的东西。她的话让我想起我和初恋之间的一切。让我明白我虽然被初恋甩了,被伤了自尊,伤了感情,可我还有优点。”

  乔飞宇微笑着道:“我除了外貌遗传父母外,我也遗传了父母的优秀品质,学会父母教我的一切做人原则。初恋说我没有父母只是小白脸这话不正确。小白脸之所以被这么叫着,也是因为他们没有我愿意吃苦、愿意脚踏实地做人做事的优秀品质。”

  “他们不过是靠一张脸混饭吃。我懂得自食其力,我愿意和那些普通人一样积极进取,而不是做一个只知道仗着父母吃喝玩乐的二世祖。同样我也没有欺软怕硬,也没有和恶势力同流合污。虽然我也会犯错,但不表示我本质是恶劣的。”

  “我没必要为了一个不懂欣赏我内在美好品质的女人去伤害别人,最终毁了我自己。同样我就算受伤了,有些伤人的想法,可我依然能自控,总算我没白活,我依然还是一个堂堂正正的男人。”

  “我为自己在一开始有做个坏男人伤害别的女人的想法而惭愧,同样我也为我还能控制自己的兽性而骄傲。”那股子自豪油然而生。

  一时所有人点着头。善恶往往就在那一念之间。

  乔飞宇接着说:“周围的人听了这话不由自主和我一样挺直了身体,他们都凛然地站到了女孩一边,尤其是那些男女朋友的人,很自然的就到了女孩身边做增援。所有人冷冷地瞪视着那个男人。那时候大伙真正援助的是女孩身上那一点正气,而不是救助一个美貌柔弱的女人。”

  “那男人看着当时的情形对自己不利,就连自己的几个打赌朋友都躲在人群中不敢和他在一起,就灰溜溜地转身离开,但是目光中的狠厉却不改。从那人的神情来看,他绝不会就此罢休。他瞪着自己的几个朋友,那些人磨蹭了一会,才跟着他离开。”

  “所有人等着那人离开后就劝着女孩离开。女孩只是淡淡一笑,说了几句感谢的话后又坐下。依然只是看着大海。那些人见女孩不理会,也就各自离开了。我好奇那女孩到底为什么来这里,不过看她始终坐着不动,像是等什么一样,因此躲到了石头背后。”

  “那女孩一定是想自寻短见。”钱铭立刻道。这会儿他更能确定了

  “为什么你觉得她一定是要自寻短见呢?”有人问着。他们也有类似的怀疑。

  “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的。她那架势完全就是不要命。只有一个把生死置之度外的人,豁出去后才能无所顾忌地做一切。而且她对付那个人时在不断变换方式,但就算是那样,她依然有着凛然正气,普通人根本做不到那种沉着。”

  “她能有那份心智,说明她有着不同寻常的经历。她连色狼都斗得,普通挫折不可能难倒她。她一定遇到了很大的挫折,这挫折一定是按着她那个年龄无法改变的,所以才有了解脱的想法。”钱铭严肃道。

  所有人看看钱铭,斗鸡不解:“有你说得这么复杂吗?”

  方远沉思着,他常年和罪犯打交道,也接触过那些不想活的人,自然深有体会:“我觉得有点道理,那女孩说的话完全不是一个年轻人所能想到的,几乎句句都直刺人心。”

  “一个没有多少阅历的女孩绝不会有这样的勇气和急智,更不可能说出来的话犹如打击罪犯的铁拳,甚至还能激发人内心的浩然正气。我想飞宇可能也觉察到了那女孩有不妥的地方,所以才会留下的。”

  乔飞宇略一颔首,接着说下去:“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很快天色近黄昏,沙滩上一个人也没有了,然后我看到她扔下了那个保护她的刀,慢慢地走进大海。那时候我才明白她想自杀。”

  “我跑过去抓着她,想要把她拖上岸,她使劲挣扎着。我没想到她看着瘦弱,力气却很大,这一挣扎,差点把我拉下水去。后来我看情形危急,再拖下去可能两个人都危险,所以按着她头狠狠灌了她几口海水,她慌乱了,挣扎着自己要上沙滩。”

  “她跌跌撞撞跑到沙滩上,趴在地上吐了好多水,我站在那边看着她,防范着她再一次做不要命的举动。一会她情绪稳定下来,恢复了力气跳起来就冲着我狂吼。”

  “我想着留在海边到底不妥,就强行把她拖进了别墅中关了起来。那女孩脾气可大了,到了里面一阵狂暴打砸,就像台风扫过。”乔飞宇笑着摇头:“真没想到那么一个瘦弱的女孩,居然精力那般旺盛。”

  “那是必然的,她要没那种旺盛精力,也不可能吓住那个恶人。你后来打扰了她的计划,想必被你灌水灌怕了,她匕首不在手,可又不甘心,所以才会拿东西撒气,大约是想激怒你。”钱铭笑着道。

  这会儿大伙才觉得松了一口气。想想那情形可真凶险。

  “你倒是懂那女孩的心思。”乔飞宇笑笑。

  “后来呢,你们怎样了?”斗鸡好奇地问着:“你小子不会就此动了色心了吧?”

  “我是男人,她是美丽的女人,孤男寡女,我不动色心才怪。”乔飞宇坦然笑着:“何况她本就美貌,就算是那种狼狈的情形下依然不损她美貌,反而看着更是诱惑人。我发现她在安静的时候像一幅画,让人不由自主想要融进去。”

  “她和人斗的时候,完全就把人的内在气势全部激发了,让人忍不住想要和她一战,打败她;而她无可奈何暴跳如雷时,反而让人觉得心中很舒服,有一种这丫头没招了的得意感。甚至想要把她拥抱在怀中好好安抚她。再者她那么旺盛的精力我还真的非常想驯服她。”

  “不过你不该动她。”钱铭摇头。

  “你小子不会乘火打劫了一番吧?”斗鸡取笑着。

  乔飞宇慢慢喝着酒,而后淡淡道:“我虽然不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可那时候这点道义也分得清,更不至于乘火打劫。之前的色狼是都被她骂成那样,我要是乘火打劫,还不给她骂得比色狼更不如了?我可不想被我自己鄙视。”

  众人听乔飞宇这么说就想知道后面怎么回事。

  “不过她那会气呼呼地瞪着我,浑身湿淋淋地,衣服都粘在身上,我到底是男人,这私心杂念难免起了。我怕自己一个把持不住,就呵斥她去洗澡,换上干净的衣服。偏偏她就是不理睬我,我就喝问她‘我给你洗澡,还是你自己洗?”

  “她冲着我跳脚吼着:“你以为你是谁,谁要你多管闲事。我知道那女孩脾气彪悍,要是好言相劝她未必会理会,干脆霸道地说:“谁让你在我眼前的,你在我眼前我就是要管。你记着,你的命从现在开始属於我,我不许你再这么做。”

  “女孩丝毫不怕,大声吼着:“你以为你是我什么人?你有什么资格这么做?说着一脚踹在茶几上,茶几被她踹翻在地上,玻璃碎了一地。”

  “我看她那火爆样子干脆更严厉地说着:“不管我是谁,我就要管你的事情,你不信那就试试看,看我怎么收拾你。”

  “那女孩忽然转了一个口吻,开始呜咽着:“你欺负我。我猜想她那么聪明,未必就真的是服软,所有依然强硬道‘你的命是我救的,我欺负你又怎么着。”

  “她一看那一招没有用,拿起毛巾地向我砸过来。再一次愤怒吼着‘你不要脸。我看她沉不住气,心中倒是想笑。”

  听的人笑了起来,这会儿他们就觉得完全是男人和女人的斗智。好在乔飞宇没给他们男人丢脸。

  “我接住毛巾,只得压着笑冷冷道:“你再不去洗澡,那我就给你洗。给你十分钟,快。反正我是男人,我不在意和女人共浴。那女孩瞪着我,昂着头挑衅道。‘好啊。完全一副谁怕谁的样子。”

  “我看她那德行,想着我还驯服不了你这个小野猫的,所以一把抓着她胳膊往浴室走,一边故意恶狠狠地说着:“那我不客气了。这一来她害怕起来,使劲挣扎着,一边嚷嚷着:“我自己来。”

  “我也不给她挣脱的机会,进了浴室她真的十分害怕,双手抱着身体直往角落里退让,一副害怕我去扯她衣服,双眼惊恐地看着我。”

  “我见她瞪着我,就打开水龙头,将热水放到最大,开始脱衣服。她一看立刻吓得闭着眼睛转身过去,蹲在一边的角落中低着脑袋,一会抱着头一会抱着身体,呜咽着不敢看我。我看着吓唬起了效果这才放心,找了一个围巾裹着身体出来。”乔飞宇一边说着一边笑着。

  “我看那女孩子未必就会心服。”钱铭淡淡道。

  “那后来呢?你怎么上了她的?”斗鸡好奇地问着。

  “我那会想到能吓到她还很自得,觉得自己总算驯服了这小野猫。就倒了一杯酒慢慢喝着。耳朵还是关注着浴室的动静。后来我就觉得她在浴室的时间太长。”

  “总算我还机警,跑进浴室去看,结果看到她手中拿着刀片在割腕,那时我再一次被吓着了。又懊恼自己怎么这么大意的。她光溜溜的站在那里,就算我推门进去也不见丝毫害羞祸慌张。”乔飞宇握紧拳头道。

  听得人脑子里一片空白,就不知道乔飞宇下一步怎么办。

  乔飞宇想着当时的状况,话说他还是被某个坏女人吓得浑身冒汗:“她冷淡地抱怨着我的刀片不锋利。那口吻就像是谈论今天天气好不好一样平淡……”

  方远经常和各种人打交道,自然明白一个不想活的人不是那么容易放弃自己的目的,尤其面对的那种状况,确实十分地考验人地毅力。

  “我看她固执地不肯放弃自杀地念头,就尝试着和她说话。我告诉她我失恋的事情,她地说我骗人,因为之前她泄愤摔了的陶瓷等东西很值钱。我就告诉她那些古董又不是我地财产。同样我住地地方也是借来的。我不过是过客。”乔飞宇淡淡道。

  “可她地神情完全不信。”

  “我知道她能说会道,讲大道理我肯定说不过她。所以我只是示意她把刀片放下,只要她不自杀,其他一切都好说。我们的视线在空中较量着比着耐心。”

  “她的目光游移不定。迟疑了许久最后才把刀片缓缓给了我。我看着那个害人地刀片总算脱离她地控制,我才舒了一口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豪门蜜爱:首席盛宠小萌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豪门蜜爱:首席盛宠小萌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