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要自残
凤舞阳光2017-08-03 13:104,072

  “一开始见到她拿着刀要自残地样子,我一下子就没了主张。而且我还真怕我会一不小心就做了不该做的事情。不过当我看着她的眼睛时,我在那里看到的是探究。”

  “仿佛她把自己当做一个考题摆在了我面前,考验着我地定力。我要是稍有差池就会彻底被击败。”

  “我那会为了转移注意力,脑子里就想着她说的话。觉得她不简单。”

  “一个家境一般的人是不识得那些东西的价值。后来我就猜她的身份,大约失恋被弃后才去自杀的。对她的好感又打了折扣。心中未免有着鄙视。”

  “可她居然也鄙视我。我又不耐烦了,讲话语气自然也不够好。”乔飞宇微笑道。

  “我觉得你说道现在为止,你做得十分好,甚至可以说你真正赢得了她的信任。不过后来你的鄙视大约激起她的斗志。而你的情绪事实上来自于她那种漠视一切,一再挑战你的极限,甚至还故意嘲弄世人地狂傲态度。”

  “你虽然没有在那个状态下失态,但是你的心理落差一定也很大。人处在那种巨大落差下,会本能地有轻视对手求得心里平衡的反应。可能后面她故意使坏,害你彻底败在她手上。”钱铭忽然笑着道。

  “你小子能不能笨一点。”乔飞宇笑着踹了一下钱铭。

  旁人更好奇后面的事情,催促着乔飞宇说下去。

  “等她情绪完全平复,坐稳了我才问着她的情况。她冷冷地告诉我她不想说。如果我一定要知道,她告诉我的也是假的。那口吻十分成熟老练。她说着话接连打了几个喷嚏。”

  “我本来觉得她被我驯服了,该温柔一点,没想到她依然如故,坏脾气,不屑一顾,所以好斗的性子又冒出来了。而且我也不知道她是怎样的人,就想试探她一番。”

  “我走进吧台倒了一杯酒给她:“喝一口,可以驱寒。那会我猜想一个自制的女人是不会轻易在喝酒。就算那女人本来会,但是在陌生环境中也会有所收敛。我也不过是希望她能收敛一下自己张狂地个性。别处处不把人放在眼中。我转身倒酒自己喝着。在吧台玻璃上看着她的反应。”

  乔飞宇在旁人目光注视下接着说下去:“玻璃中倒映着她拿起酒杯很熟练的抿着。完全就是那种风情女人的姿势,我也不知道为何心中闪过一抹失落。我忽然对她失去了兴致,至少我觉得一个随便地女人还不值得我用心对待。”

  “我只放松了自己,是慢慢喝着酒,感受着海风地咸味,远处海浪拍岸地声音,慢慢地先前不平静的心情渐渐地平静下来。我那时想着这不过是一个被我救过的女人,她就算有一点与众不同的地方,那也只是说明她有点性格。别的也不过如此。”

  乔飞宇淡淡地说着自己怎么和某个小顽固斗智的过往。所有人听着入神

  “我想我该负责。可想到就这么结婚我又不甘心,我正在犹豫着,那女孩自己穿好了衣服。我奇怪她这么晚穿戴整齐干嘛,就问她去哪里。”乔飞宇淡淡道。

  “那女人说了什么话了?”斗鸡好奇地问着。

  乔飞宇学着凌梓那口吻冷冷地道来。

  “她是不是女人啊?”斗鸡跳起来喝道。气得来回走着。

  “当然是女人了,不然你让不让我活啊。我可是正常地男人,喜欢女人的男人。你怀疑她的性别,不就是怀疑我了吗?”乔飞宇一本正经回答道。

  一时众人笑了起来。

  “飞宇,会不会你被她骗了,这世上多的是假冒第伪劣的女人。”斗鸡不屑道。

  “安静点,小子,又不是你,你生气什么呢,该生气的是飞宇。”方远笑了起来。

  “不会有个女孩要那样做了去自杀。她绝对没想到会遇见飞宇。也许之前的男人教会了她一些东西,却在最后一步有所保留,所以她才会对从前的男人念念不忘。”

  “不过我猜她家世一定不普通,否则一个好女孩是不会那么样子的。有可能她的母亲和她差不多也是桀骜不驯,父亲可能是那种彪悍好色之人,凶悍起来一定不逊于那个色狼,她父母不是正常夫妻关系。”

  “同样她家境可能不俗。不过女孩可能很厌恶那样的家庭,爱情又无望,这才要自杀。还有可能那份爱情是给人拦腰砍断,有可能对方父母反对的理由之一还是和家庭父母有关。”钱铭淡淡道。

  “你为什么这么猜测?”乔飞宇正儿八经地看着钱铭,他对那女孩一无所知,他做了很多猜测,也曾经寻找过,就是没有成功。

  “你说起她父母一定要她,可她却没有回应你。如果父母要她,那她最起码会有一个归属,也就不可能会去自杀。同样她的行为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坏女人,可她却又不是。”

  “那很显然是她身边有那样的女人存在,她耳濡目染,不学自会。作父母的人是不会让自己孩子学那些举止,那就只有一个可能,她母亲是那种人了。父亲有可能是那种男人。”

  “她爱那个男人甚至连命都不要,那她的生活中一定没有值得她留恋的,唯一一个也就是那份恋爱。如果男人抛弃她,她不会把别的男人当成自己所爱,显然那男人没有抛弃他,有可能是被人棒打鸳鸯了。”钱铭分析着。

  “如果真是这样,那女孩就不可能有先前的那种正义凛然。那样家庭出来的孩子,一般心态都是扭曲的。”有人反驳着。

  “如果她爱的男人是那种正义凌然的,那就另当别论了。”方远沉思了一会道:“因此她才会不断地试探飞宇,就像飞宇也在不断试探那女孩一样。其实飞宇需要的是那种内在真正有着美好品质的女孩,而不仅仅是一个漂亮有个性能说会道的女人。”

  钱铭又分析着:“还有一种可能,那个母亲在做也爱过类似的男人。有可能色狼男人害了她,她才会变得桀骜不驯。同样她对那个女儿漠不关心。否则如果是爱情结晶,就算是婚外情,母爱还在,做女儿的未必会对父母没有一丝眷恋。”

  他们这些男人都是见过世面的人,如今又是旁观者,理智状态下自然能看清很多东西。他们不像乔飞宇感情用事,难免对很多东西都视而不见。

  “那接下来呢?我看你一定气糊涂了。”有人笑着把话题拉回去。

  “是啊。”乔飞宇看看钱铭,想着那小女人家境的可能,而后懒懒道:“我那会想着可恶的丫头,明明一个好好的女孩子,什么都不懂,居然还学人使坏,我就要好好教训教训她,免得她不知天高地厚。”

  “换做我遇到那种女人,一定会抓住她,免得她去外面使坏。简直就是无法无天,明明是个好女孩,却学人使坏,又可爱,又气人。”又有人笑着道:“话说能有一个这样的女人做老婆其实也不错,聪明,淘气,还彪悍,真要是驯服了,对你还忠心。”

  “那女人呢,不见得就喜欢你那样吧?”钱铭淡淡问道。

  “她这会儿学乖了,假装很乖很听话的样子,我以为她老实了也就没多想。后来也觉得娶那样一个女人也不错。最起码她能让你有意外惊喜。我是怀着那种心情睡觉的。”

  “等我醒来时她已经走了。我有些遗憾,不过想想走了也就走了吧,我救她,她那样做,也没遗憾的。没想到她却留了一张条。”乔飞宇又道。脸上的表情看不清是喜还是恼。

  “把你骂得狗血淋头!”钱铭看着乔飞宇笑着问道。

  “你又知道了。”乔飞宇苦笑。又倒了一杯酒喝着。

  “那女孩说你什么的?”斗鸡好奇地笑着问。随手也取了一杯。

  “那字条上写着:你救我一命,却也取走了我最宝贵的东西。我没有求你救我,就像你也没求我给你一样,我们算是互不相欠。对了,你欠我一次。之前你和那个禽兽一样没人性,不过我的话激发了你的正义心,你才变成了人,所以你还是欠着我的。”乔飞宇说着。

  方远喝着酒,一时摇头,这话一语中的。

  “还有你虚伪,你明明喜欢做坏人,却还要假正经。你定力不够,经不住考验而乘人之危,你做事没有原则,虎头蛇尾。你做人不彻底,没有坚持做人该有的分寸,不知道适可而止,不明白过犹不及这话,你算不上真君子。最多也就是一个喜欢逞英雄的普通男人。”

  “这种人喜欢踩着别人往上走。你与其说救人,还不如说是救己。你和那些沙滩上后来有些人性的人品质一样,都是平凡普通的人。你记着,救人要救人心。只有心不死,人才不会死。所以你这救人只算半吊子的。你不值得我记着。好在我不欠你的。”乔飞宇背着纸条上的留言。

  所有人又是笑又是叹息:“那丫头算是把你从云端踹到了地上。”

  乔飞宇一笑继续背着:“还有一点忘了说了,我属猪,千万别来找我,否则,我可是要用法律来对付你,你的行为本就是错的。记着,错了就是错了,没有任何的或许,假如。”

  “那是什么意思?”斗鸡不解。

  钱铭看着乔飞宇没多说。所有人细细想了一下顿时明白了那是什么意思。

  乔飞宇泄气地坐在椅子里。

  “可怜的孩子,你被一个什么也不懂,明明是小白兔,却假装坏人使坏的小女人诱拐着行差踏错了。”方远拍着乔飞宇的肩膀叹息道:“判断一再失误,就这么可怜地染上了污点。可怜啊,你这会儿子是从地上给踹进污泥塘了啊!”

  “还有没有别的话?”钱铭笑了一下又询问着。

  乔飞宇接着说下去:“记着,你的错不在我,而在你自身的那些弱点上。别把责任归咎于别人,别忘了你有选择的权利,恰恰是你意志不坚定,没有明确的是非观,没有清晰的界限才导致了你的错误。是你自身的弱点让你选择了你的行为,最终害你背上了污点,我不过是训练你人性的一块磨练石。”

  “哈哈哈,这会儿是她把你一脚踹到污泥灭顶。你给闷在那里了。”方远大笑着:“真没想的这世上居然有这种可恶的女人。别说你亲自遇到了难忘,我看我们听过一回都难忘了。真是个害人精。害死人不偿命。”

  “还有,我发现咱们做的事情也不是坏事,呵呵,说不定我还就入这一行呢,你好好祈祷我千万别因为你的一己之私而让我走错人生路,那时候可就是你的罪孽了。”乔飞宇继续背诵着。

  所有人一脸呆滞。

  “最好的办法呢以后安分守己一点,别随意和女人上床,记着色字头上记着色字头上一把刀。”乔飞宇补充了一句。

  “简直是神也是她,鬼也是她,末了还要装好人一下。”别人都笑了起来。

  “那天我拿着那纸条还真的非常郁闷,我懊恼自己怎么就把持不住,就算那女人故意勾引我,我也不该那么做,我该装神才是。可见鬼的,我居然就这么一失足成千古恨了。”乔飞宇就差没捶胸顿足:“不过,话说回来我真的不后悔要她,后悔的是我怎么没有晚一点,等到她对我有心了我才那么做。”

  大伙再一次笑了起来,十分同情乔飞宇。任谁遇到那样的女人还真的很难克制,那丫头完全就是无法无天,非要把人逼得使坏才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豪门蜜爱:首席盛宠小萌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豪门蜜爱:首席盛宠小萌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