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神秘地图
骠骑2017-09-13 17:563,823

  荒凉的戈壁滩上出现两辆越野车的影子,车后的黑烟与沙尘搅在一起直冲天际,马达的轰鸣由远及近,直接冲进了荒滩上的羊群之中。受到惊吓的羊群四散奔逃,牧羊人还没意识到什么情况之际,越野车如脱缰的野马一般呼啸着冲了出去,卷起漫天沙尘。

  “老子当特种兵那会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刀山火海任我行,戈壁滩算个鸟?”带着墨镜的钱飞拍打着方向盘哈哈大笑,回头正与楚枫的目光相对,不禁尴尬:“楚爷,您忘啦?有一次高原拉练进藏,咱们一分队跟野驴赛跑……”

  “那次跑迷路了。”楚枫扶着墨镜望着荒凉的戈壁滩,满头思绪似乎回到了军营时代,年轻的心又澎湃起来,但血已经不再沸腾。

  “还是楚爷精明,跟着一群藏羚羊找回家的,差点埋骨黄沙啊!”钱飞无所顾忌地看一眼旁边的詹莎莎,打了一声呼哨。

  詹莎莎举着望远镜漫不经心地四望着,俊俏的脸庞隐藏在黑纱面罩之下,竟然看不出什么表情:“藏羚羊有灵性,它们有固定的水源地,而藏民也在水源地周围居住,所以才能找到家。”

  楚枫诧异地看一眼詹莎莎,她说的没错,当年就是突发灵感才那么做的,否则就出大乱子了。不过这里是戈壁滩,一眼望不到边,没有野驴,更没有什么藏羚羊,走了差不多两百里路,只碰到零星的牧民而已。

  前面的越野车放慢了速度停下,舒妃跳下车向后面的人打了个招呼:“休息三十分钟,补充一下体力!”

  钱飞抓过一瓶纯净水一口气喝光,凑到舒妃近前:“咱们的任务是什么呀?总不能跟您屁股后面乱跑吧?我们这可是有无所不能的天师小姐那!”

  “进入目标区域才能公布任务,我们现在是戈壁滩的游客。”舒妃皮笑肉不笑地瞪一眼钱飞,拿出望远镜向远方张望。

  空气被炙烤得一点湿度也没有,楚枫把越野车的机盖打开散热,发动机都开锅了,再不散热就得报废。舒妃款款走过来看着靠在车旁的楚枫:“走了不到一半的路程,距离军镇还有一百多公里呢。”

  楚枫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过旁边不知道干涸多少年的河道,妖冶的舒妃过来并没有吸引他一丝一毫,此等定力估计只有楚枫能做到,要是钱飞那小子早就举手投降了。

  “你确定能找到一千二百年前的古军镇?”

  舒妃摇摇头,看一眼正在越野车里休息的徐罔文:“徐教授的意思是应该能找到疏勒军镇遗址。”

  楚枫苦涩地舔了舔嘴唇:“那是异想天开!除了埋在地下的能得以保存之外,所有遗存都会被时间消灭掉,另外古疏勒国就是现在的喀什,军镇在史书上并无记载。”

  “好吧,你说的对,但我们有一张唐朝的军事地图,可以借鉴。”舒妃从怀中掏出一张地图递给楚枫,楚枫却无动于衷。

  带着黑色面罩的詹莎莎走过来接过地图,只扫了一眼便扔给楚枫:“看不懂,指点一下!”

  楚枫抓起地图扫一眼,脸色忽然冷峻起来,这张地图似乎在哪里见过?作为一名出色的特种兵楚枫能在短时间内记住地图的主要特征,舒妃的这张地图的确很特别!

  舒妃仿佛看到了楚枫脸上的某种变化,心情却莫名其妙地烦躁起来:“这幅军镇地图是从国外拍卖行重金够得的,有很大的参考价值。”

  随手扔出一张地图都是拍卖行流出的古董,这种实力该有多可怕?詹莎莎下意识地看一眼那张泛着黄色的地图,无所谓地举起望远镜观察顺着古河道观察了半天,一成不变的景色连成一片,热辣的阳光几乎让她头晕眼花,摇摇晃晃地转身钻进车里。

  舒妃无疑把詹莎莎的那种高傲击得粉碎,而且不动声色。

  楚枫低估了这张古董地图的价值,当舒妃把众人聚在一起的时候,才意犹未尽地将地图收好,还给舒妃。

  “今天的任务是中途补给,明天抵达目标区域。”舒妃扫视众人,目光落在满脸嬉笑的钱飞身上:“我们不是在旅游而是探险,究竟有多危险,我无可奉告,你懂。”

  其实钱飞始终认为这次行动跟旅游没什么区别,没法跟当年进藏整训相比。但舒妃说完这句话不禁憋不住笑出声来:“舒小姐又吓唬人那?以前这地方百里无人烟,现在是风吹草低见牛羊,哪儿来的危险?”

  “请叫我组长!我有必要重申一下行动纪律,所有人都用自己的代号,不得随意开启电子装备系统,不得随意接触任何陌生人,不得擅自行动,执行命令不要问理由!”

  舒妃的冷峻让人不寒而栗,看惯了女人笑脸的钱飞也下意识地干笑两声:“四不一执行,记住了!”

  “重复一遍!”

  “舒小姐……哦不组长,忘了!”钱飞逃也似的闪开一旁,生怕惹怒了舒妃。

  众人上车继续赶路,一成不变的戈壁景色让人心生倦意,楚枫却在始终观察着景色的变化。古河道在不远的前方画了一道很大的抛物线,消失在视野的尽头。千年以来这条河始终存在,即便是干涸了,古老的河床在岁月的磨砺下并未消失。

  足以证明自己先前的想法是错误的!

  古军镇地图始终在楚枫的脑海中浮现,现在他才回忆其在哪里见过——梦里。老夫子讲述骠骑军传说的时候曾经描述过军镇的形制规模,绘声绘色,以至于当夜做了个梦,梦里有大漠戈壁,还有一条深谷。

  “楚爷,您没发现舒小姐是个冰美人?我就纳闷了,飞哥我算不上美男子也算是个高冷小生吧,怎么跟我说话像吃枪药似的,跟你怎么一点脾气也没有?”钱飞满腹牢骚,双手抱胸也不管方向盘,在这种戈壁荒漠里开车几乎完全无视方向盘的存在,只要车往前走就行。

  “注意纪律!”楚枫收回视线,夕阳的余韵浸染得戈壁有一种苍凉之美,天很高远,地也很寥廓,夕阳无限美好那种,只是黄沙满眼绿意全无。

  詹莎莎回头深意地看一眼楚枫:“暴风?有味道!戈壁滩千万别刮暴风,成气候了就是沙尘暴!”

  “我倒是想有一场沙尘暴,把埋在地下的军镇给吹出来!”楚枫淡淡地望着外面的夕阳,感觉温度降得很快,不知不觉中热风变成了冷风,不禁打了个喷嚏。

  前面隐隐约约地出现了市镇的影子,终于抵达最后一个补给站了,钱飞不禁呼哨一声,越野车发疯一般冲向舒妃的那辆,车后掀起一阵烟尘,呼啸而去。

  记吃不记打是钱飞最致命的特点,无论是在军营还是复原之后跟楚枫混,每次都会吃一堑但从来不长一智,更不会吸取教训:他已经犯了舒妃的忌讳!

  舒妃皱着眉头狠狠地瞪着前面野马脱缰一样的越野车:“超过他!”

  舒妃的话音还没落地,马达的轰鸣声如雷贯耳,越野车的速度立即提起来,发疯一般追了下去。徐罔文的帽子直接刮飞了,头上盘着的一缕头发迎风凌乱。

  “我的帽子!”徐罔文抓狂地拍打着车门声嘶力竭地叫喊着,车还没有停稳便打开车门下去追帽子,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地回来。

  舒妃皱着眉头瞪一眼徐罔文:“徐教授,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以后注意团队合作!”

  “那是,那是!”徐罔文的屁股还没有坐稳,越野车嘶吼着冲了出去,强大的惯性力把他摔在后座靠背上,发一阵剧烈的咳嗽。

  说是集镇其实就是一个补给站,一条街道,两边散落着简易房子,街上行人稀疏。两辆横冲直撞的越野车为补给站增添了不少活力,闲来无事的人们开始蠢蠢欲动:生意来了!

  这里是沙漠探险的前哨补给点,众多探险旅游的人基本在此地做最后补给,主要是水和食物,这是进入沙漠最重要的物资。

  越野车在天堂客栈门前停下,为舒妃开车的那个保镖下车面带不善地拍了拍钱飞的肩膀:“兄弟,车技不错!”

  “哥当年是全军比武车辆组状元!”钱飞喷的吐沫星子乱飞,他看出来这家伙的眼神有些不对,就知道又得罪了那个“冰美人”,看来被楚爷不幸言中了:活人的钱不好赚啊,开个车都能中招!

  客栈门口停着一辆破旧的长城皮卡,楚枫不禁多看了两眼。越野车里面坐着一个黑瘦的当地人,见来了客人畏畏缩缩地下车:“你们需要向导吗?很便宜的!”

  “不好意思,我们已经有向导了!”舒妃面带歉然地拒绝。

  向导在哪?钱飞左顾右盼刚想发问,却被楚枫一把按住了肩头:“耳朵是干嘛的?”

  “听声音啊!”

  “那就好好听!”楚枫的声音很冷,令人不寒而栗。

  这种情况很少见,纵使那天小古董店被砸了楚枫都没有这么冷——是那种从心里往外的寒意。钱飞收起笑容,狐疑地看一眼楚枫的背影,看来楚爷是进入临战状态了!钱飞吹着口哨吊儿郎当地开始卸货。

  从天堂客栈里出来五六个的伙计,领头的满脸堆笑:“诸位是住店补给还是吃饭?”

  “我们已经预定房间了,谢谢!”舒妃面带微笑走进客栈,两名保镖如影随形地跟进去。

  伙计们跑到钱飞近前:“我们客栈免费帮领行李——免费的!”

  “谢了哥们,不多,我自己来!”钱飞的肩膀上扛着一大包装备,左右手还夹着两个大包裹,竟然谢绝伙计们帮忙。

  “走吧!”楚枫满一地点点头,以钱飞的眼里识破那些人完全没有问题。楚枫不知道那些伙计是干什么的,但直觉告诉他不是善类。

  伙计们面面相觑,领头的阴鸷地瞪一眼钱飞:“舍命不舍财!”

  楚枫回头看着几个伙计,眉宇间似乎露出一股难以察觉的煞气,在阴冷的目光扫视之下,几个伙计们识趣地走开。

  詹莎莎突然挽住楚枫的胳膊:“干嘛那么凶?要学会尊重别人好不?”

  楚枫的身体有些僵硬,虽然一路而来都混熟了,但从来没想过被一个美女挽着胳膊是什么感觉。一股清雅的香味钻进鼻子里,不禁打了个喷嚏,甩开詹莎莎玉手:“他们面带不善,非奸即盗。”

  詹莎莎下意识地望两眼那几个伙计的背影,回头发现楚枫已经自顾自地走进了客栈,不禁气得一跺脚:“等等我!”

  作为一名天师,詹莎莎能看懂天地龙脉,可以堪舆风水吉穴,可以摸金盗宝,可以除魔卫道,她却看不透人心。

  那几个客栈伙计不过是普通人而已。而在楚枫的眼里,则看到了人心,这就是天师和特种兵的区别。

继续阅读:第六章:天堂客栈(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春秋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