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天堂客栈(一)
骠骑2017-09-13 17:564,066

  天堂客栈不是通向天堂的。

  荒漠探险失踪者比比皆是,每年从这里启程去荒漠探险的人里就有3%回不来的,这个数字是保守估计,因为还有许多人在补给站稍作停留后就开始了旅程。

  别看是最后一个补给站,集镇上该有的东西这里一应俱全,而号称最“豪华”的天堂客栈规模不小,前院是饭店和娱乐厅,后院是两排客房和柴油发电机房。这里的电力供应全是柴油机,不通电。

  舒妃一行人等进入客栈立即引来不少旁观者,这是近段时间最大的探险旅游团,而其他的小团多则三四个人,少则一两个人,这个团队则是十个人,还不算未到的向导。

  客栈老板亲自迎接,是个五十多岁秃顶的男人,头发比徐罔文的还少,满脸堆笑地迎出来:“是舒小姐吧?一大早就准备迎接各位了,怎么来得这么晚?也难怪,从喀什出发要三百多公里呢!”

  “多谢陈老板!”舒妃落落大方地笑了笑:“客房都准备好了吧?”

  “花钱买的就是安心,上好的客房被褥全是新换的,您放心!”陈老板习惯性地摸一下光头,眼睛笑成了一条缝,色眯眯看两眼舒妃和詹莎莎,转身推门进后院。

  扛着装备包的钱飞才发起牢骚:“再好也不过是睡觉,又不是在这儿过日子!”

  “今晚你睡在车里。”楚枫接过装备包观察一番饭店内的情况,饭店和舞厅紧挨着,从后门直达后院客房,楚枫一眼便看到舞厅门口的两个穿着暴露涂脂抹粉的女人,满脸风尘之色。

  “开什么玩笑?”

  “那我去?”

  钱飞无奈地叹了口气:“楚爷,您现在就是西北大熊猫,金贵着呢,怎么敢让您遭罪?还是我去吧!”

  舞厅门口的女人似乎发现这两位与众不同,肆无忌惮的打量着楚枫和钱飞:“二位,一百元包夜,客房费都省下了!”

  钱飞冲着两个女人打了一声呼哨:“妹子,太贵了吧?城里才多少银子?”

  话还没说完,楚枫已经出门了,钱飞只好夹着包裹跟了出去,后面传来女人的笑声:看你长得帅五十元好吧?

  “一言为定驷马难追,一会哥就过来!”钱飞扛着包裹兴奋地喊了一嗓子追了出去。

  后院隐约传来柴油机的噪音,这里的电全是自给自足的,在柴油机房旁边还戳着风力发电装备,硕大的风车在不停地转动着。

  舒妃和詹莎莎各占一间客房,徐罔文和楚枫住一间,其他人等把剩下的客房几乎都分完了,陈老板亲自安排房间,即周到又暖心。尽管如此,钱飞还是睡车里的命。俗话说出门在外小心点是没错的,这里是戈壁荒滩补给站,市面上鱼龙混杂不得不防。

  对于钱飞等人而言这里的一切都很新鲜,包括那些明目张胆砍价卖身的女人们。

  吃完晚饭,舒妃召集众人开会,部署明天的行程。

  “今晚是最后一宿安稳觉,明天还有二百多公里的路程才能到达预定位置,届时部署任务,该怎么做不用我说了吧?”舒妃淡然地看一眼楚枫:“天气预报显示未来一周天气状况良好,平均气温42℃,无雨,请楚先生谈一谈吧。”

  楚枫没有什么好说的,这次的探险与当特种兵时执行任务完全是两个概念,“龙城”的位置很难确定,一切都是未知数。他喜欢挑战未知任务,但不等于盲目行动。

  “前途凶险,好自为之。”

  这就是楚枫要说的话。

  众人面面相觑,舒妃却莞尔一笑:“精辟,莎莎?”

  詹莎莎耸耸肩摇头不语。作为詹家新任族长的詹莎莎自然有自己的想法:进入荒漠就等于把自己交给了老天爷,一切危险和困难都要自己去承担,这是探险者的基本原则。但她的原则是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正在此时,陈老板亲自送来两个西瓜:“贵客远来不成敬意,出来玩就要吃好喝好休息好,前面舞厅有表演,妹子一个比一个水灵,花钱不多精彩多多——给你不了帝王的身份但能给你们帝王般的享受,诸位赏脸啦!”

  这是天堂客栈的保留节目,今天来的人不少,陈老板变着法地促进他们去消费。钱飞自然乐得手舞足蹈:“都听到没?谁想当帝王快点报名!”

  楚枫瞪一眼钱飞,丫的到哪都忘不了泡妞,满脑子精虫!

  “既然陈老板如此费心,恭敬不如从命了,今晚我们包场吧。”舒妃淡然一笑:“其他客人想去的一律免单,怎么样?”

  陈老板摸着光秃的脑袋半天没反应过来:“罢了,舒小姐不愧是干大事的,别人包场一万元,您包场——三折!”

  众人乱哄哄地出了房间,经过一天的旅途跋涉体力虽然消耗得不大,但精神很疲劳,能看一场“表演”实在是不可多得。而咋呼最欢的当属钱飞,早就想一个猛子扎进那帮水灵妹子的怀里去了,所以第一个冲进了舞厅。

  楚枫狐疑地看一眼舒妃:“我不去了。”

  “为什么不去?据说很精彩的。”舒妃的脸上露出一抹复杂的笑意:“担心女人会吃了你啊?”

  詹莎莎莞尔一笑:“他担心眼睛被污了,今晚我作陪怎么样?”

  楚枫的脑袋嗡嗡直响,脸憋得通红,起身出去长长出了一口气,詹莎莎立即贴了过来。

  没见过这么开放的漂亮女孩,楚枫的心底早已冷却了的那种情愫忽然被勾起来,曾经的故事有点泛滥成灾,呼吸竟然也急促起来。

  舒妃嫉妒地看一眼詹莎莎,满脸笑意地向前院走去。他不想招惹这个泼辣的女孩,不是因为惧怕,而是她没有碰触到她的底线。而且她不知道詹氏家族为什么会掺和进来,老板正在调查此事,想必不久就会有结果。

  客栈里人声暄暄热闹异常,几桌探险旅游的客人在拼酒,粗鲁的声音满屋飞,唯独在角落里的四个当地打扮的客人十分安静,举杯投箸,品酒夹菜,不时交谈几句。

  钱飞打一声呼哨,立即有两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围了上来,左右拉着钱飞的胳膊嗲声嗲气地撒娇拉客,让钱飞骨酥肉麻:“只能五十块钱,多一分也不给哈!”

  “别人都一百块呢,这么小气!”

  “我不是别人——妹子,过来陪飞哥参观一下!”

  舒妃环视一番喝酒的客人,不动声色地缓步走进舞厅,后面传来陈老板的公鸭嗓:“诸位诸位,大城市来的舒小姐今晚包夜场,见者有份免费娱乐,酒足饭饱了都过来吧!”

  “老板,找姑娘给报销不?”一名酒客瞪着猩红的眼珠子兴奋地喊道。

  陈老板摸着秃头,脸上的横肉直蹦,满脸不屑:“报销你个大头鬼,捡了便宜还卖乖?小心让你精尽人亡,哈哈!”

  角落里的四个客人都放下了筷子,刀疤脸的客人瞄一眼舞厅门口詹莎莎令人销魂的背影,忽然一笑:“今晚有热闹看了。”

  “我们不是来看热闹的,告诉陈秃子好好照顾着吧。”刀疤脸对面的一个黑瘦的中年人端起酒杯喝酒,面无表情。

  所有酒客们都兴奋地打着呼哨,乱哄哄的环境让楚枫浑身不舒服。他喜欢安静,喜欢一个人喝酒,最多不能超过两个人,比如和钱飞吃猪头肉喝二锅头。

  楚枫淡然若素地拍了拍保镖的肩膀,使了个眼色,两个保镖立即会意,把守在舞厅门口,跟门神似的。

  这两个保镖并非等闲之辈,号称世界级的“毁灭者”佣兵队就是被他们干掉的。隶属于一个极为神秘的佣兵组织——STNS,英文名称为satan soul,翻译过来是“撒旦之魂”。STNS佣兵队里所有人员都是各国顶级特种兵退役下来的战斗精英,有的参加过“沙漠风暴”行动,也有的是北非部落武装叛乱分子,不过没有人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

  舒妃从这支队伍里只精选了他们两个人,全程保护行动组安全。长得文绉绉的叫雷桑,日本人;另一个膀大腰圆的叫“青子”,中国人。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是尽人皆知的道理。当那些酒客们被客栈老板忽悠有免费的娱乐夜场而忘情纵酒的时候,看到舞厅门口的两名人高马大的人物之后,贪婪的小火苗马上熄灭了。

  陈秃子满脸堆笑着走进舞厅:“舒小姐,您还有什么吩咐尽管提,旅馆太小撑不起您的面子。”

  “要最好的红酒,加冰的,还有美女。”舒妃在进入舞厅的那一刻,脸上的温柔完全消失,锐利的目光扫遍各个角落,却发现钱飞在两个女人的追逐下喜笑颜开。这家伙倒是有勾搭女人的天赋!

  舒妃冷肃地坐在包厢的软沙发发里,钱飞正在检查舞厅内的情况,看似轻浮调戏女人,实则是打了个前站。钱飞左拥右抱地摇晃进包厢,掐一把女人的屁股:“正主在这儿那,别弄错了!”

  两个女人慌忙撒开钱飞刚想扑向楚枫,詹莎莎泼辣地“挺身而出”挡在楚枫面前。在詹莎莎面前这两位自称“美女”的家伙连自惭形秽的资格都没有。

  楚枫扔出一打钞票,却被詹莎莎接住,速度之快令人咂舌。钞票塞进女人的胸罩里,詹莎莎甚至还顺便摸了一下美女的胸脯,娇笑着坐在楚枫的旁边:“他是我的哦!”

  两个女人惊得目瞪口呆,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阵势,随即反应过来又扑向钱飞,钱飞继续左拥右抱,把两个女人甩给了徐罔文和詹武。两个老家伙此刻已经血脉喷张,又不好意思在小辈面前叫女人,这下正好满足了心意。

  钱飞擦了一把汗坐在舒妃旁边一边搓着脸一边大吐口水:“太彪悍了,累得想吐!”

  舒妃用一把精致的小勺向红酒里面放冰,美目看着钱飞不禁莞尔一笑:“一会向导来,试探一下。”

  向导还没来?舒妃不是说已经雇佣好了吗?这娘们心机太深,总是神神秘秘的,以后必须小心点。钱飞心里是这么想的,表面却兴奋地道:“多谢组长慧眼识才,交给我好了!”

  舒妃端起带冰块的红酒摇晃着:“刚才检查得怎么样?”

  钱飞嬉皮笑脸地夺过红酒杯一股脑就喝光了,估计是胃被冰得有点痉挛,以至于本来俊朗的脸抽搐两下:“没问题,飞哥办事您放心好啦!”

  粗鲁的家伙竟然抢走了自己精心调配的红酒!舒妃的脸色立即冷肃下来。

  钱飞把剩余的红酒倒在分酒器里,又把冰块放在干净的空杯里,顺手拿出一支细杆的香烟,小心翼翼地放在舒妃的两指之间,变戏法似的拿出一支黑色镶金边的电子打火机给舒妃点燃。

  女人希望男人懂她却不教男人怎么做,而钱飞却“无师自通”,完全展现了一个“郡守”后裔的风度。舒妃淡然一笑,看着钱飞分外俊朗却讨人嫌一般的脸:“谢谢!”

  夜场的环境着实有点糟糕,不过在进入荒漠的最后一个补给站能有这样的娱乐场所也着实不多见。在这样的环境里容易让人产生各种非分之想,就如徐罔文和詹武那两个老家伙一样,被两个女人骚扰得色心荡漾起来。

  “徐教授,沙漠里流传着各种各样的故事呀,您想听哪一段?是沙漠艳遇还是西域宝藏?”一个女人娇笑着吐出烟圈,把徐罔文的仅有几根头发的秃脑袋笼罩其中。

继续阅读:第七章:天堂客栈(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春秋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