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天堂客栈(二)
骠骑2017-09-13 17:574,048

  所谓的“沙漠艳遇”就是参观香妃墓,而“西域宝藏”则是石头城旅行团。

  当两个美女喷着烟讲完两个成人段子之后,和盘托出了两条线路的优惠价格,逼着徐罔文选择一条。

  徐罔文拉着美女的玉手摘下黑边眼镜满脸堆笑:“下次一定去香妃墓,这次真不行,实在抱歉!”

  原来是客栈推荐旅行线路赚中介费的,不过这种方式还真充满诱惑,没有哪个男人会拒绝美女陪伴探险的,尤其是那些想入非非玩艳遇的臭男人们。别看徐罔文文质彬彬,美女两句话就把他给攻陷了,比上床还容易。

  就在钱飞百无聊赖地伺候着舒妃的时候,陈老板领进一个黑瘦的中年汉子,楚枫一眼便看出来是在角落里喝酒的那个。

  “舒小姐,班杜尔汗是远近闻名的荒漠探险向导,为接您这单生意推掉了不少业务!”陈秃子满脸堆笑,锃亮的脑门子满是智慧的模样。舒妃甩过几张钞票,陈老板慌忙接住,伸出大拇指:“谢了!”

  这是中介费,不管舒妃要不要班杜尔汗当向导,这笔钱是省不下的。班杜尔汗拘谨地向舒妃等人行平手礼致意:“班杜尔汗愿为各位效劳!”

  声音很低很谦恭,带有当地人那种天生的憨厚和朴实韵味,里面还夹杂着一种特有的精明。这是向导应该具有的睿智和沉稳。

  “哪条线路最有挑战性?”斜靠在软沙发里的钱飞上下打量着班杜尔汗,既然舒妃把试探任务交给他,必须得负起责任,但钱飞从不按常理出牌,那双阅人无数的眼睛扫一下就大概知道对方是什么样的人,班杜尔汗也不在话下。

  尽管他尽量保持着冷静。

  “不要相信他们说的那几条线路。”班杜尔汗略显紧张地看着钱飞:“她们编故事无非是骗中介费,拿钱之后不会管你们。我对荒漠很了解,知道什么地方最有挑战性,但很危险。”

  舒妃微微点头:“不在他们推荐之列吗?”

  “是的,那里至今没有被开发,荒芜到原始状态,我也几年没有去过了。”班杜尔汗面露虔诚地平视着妖娆到骨子里的舒妃:“我向您保证!”

  “有点意思!”钱飞瞥了一下嘴起身轻轻地撞一下班杜尔汗,却没有撞动,这家伙的下盘很有料啊!

  班杜尔汗主动后退半步:“如果你们想要真正探险的话,可以去试一试,不过费用会高一些,翻倍。”

  “费用不是问题,这是预付款。”舒妃扔过一打钱,估计有一万多,这对于偏远之地的人而言比其年收入还多。有钱人出手就是狠,尤其是女人。

  班杜尔汗接住钱,脸色也缓和了一些:“谢谢老板,荒漠探险最重要的是准备充足,以防不测。”

  “我们已经准备了一些,看看还缺什么,你提个意见吧。”钱飞打了个响指走出舞厅。

  天黑得彻底,钱飞很久没有看到过这么黑的夜了,让他忽然想起了当年夜训拉练钻山窝子的一幕。

  客栈外面一辆越野车附近闪过两个黑影,一闪即逝。钱飞有点眼花,感觉是人影,但冲出去的时候已经消失不见,只看到一个服务员拎着水桶进来。钱飞围着越野车转了两圈,检查一下车门,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越野车里装着部分物资,食物和水要在这里做最后的补充。班杜尔汗看一眼所带的装备,若有所思地看着钱飞:“我有一辆货车随行,装食物、水和汽油,你们人太多,带这点物资只能有去无回。”

  “一切听你的。”钱飞一头钻进班杜尔汗的那辆破旧的长城皮卡里,打了一声呼哨。班杜尔汗开着长城皮卡向补给站入口的方向驶去。

  就在皮卡驶离的时候,从越野车下面滚出来一个人,一张刀疤脸阴鸷地望一眼天堂客栈大门,刚想撤离,却忽然发现有人晃出来,又敏捷地滚进了车底下。

  楚枫扫视一眼空旷的小街和客栈门前的两辆越野车,旁边的一个服务员紧张地赔笑,却被詹莎莎推到一旁,女人似乎有天生敏感细胞一般,她似乎发现了某种危险。

  詹莎莎望一眼漆黑的天空和空地上的两辆越野车的影子,暗中将越野车的钥匙塞进楚枫的手里,贴着楚枫的耳边吹了口酒气:“大门朝西路横房前,这是断财的风水!”

  楚枫有意避开詹莎莎,一言不发地走到越野车前,女人特有的香味让他的头有点晕,如果自制力不强的话早就受了她的魅惑,后果不堪设想!楚枫开车门打火发动马达,发动机转数一下窜到了三千转以上,詹莎莎一头钻了进来,身体灵活得像个猴子!

  越野车咆哮着窜了出去,差点撞进客栈,吓得门口的服务员惊呼一声逃进去。詹莎莎得意地打着呼哨,拍打着车门兴奋得娇笑不已。越野车原地转了一圈,猛然向后面碾压过去,剧烈的轰鸣声如同野牛怒吼一般,向地上滚动的人冲去。

  楚枫的车技毋庸置疑,硕大重载越野车在他的手里就跟遥控汽车一般,原地一百八十度漂移出去两个车位之后,竟然将在地上翻滚的人直接给挡住,排气管子冒出的黑烟将其笼罩在里面。越野车在三个车位大小的场地里打转,发动机憋得一阵轰鸣,而那家伙只能闪转腾挪,犹如困兽一般根本跑不出去。

  陈老板和十几个伙计惊慌失措地跑了出来,被眼前的一幕惊得目瞪口呆。

  “玩够没?要不压死他?”楚枫连续打着方向盘,几乎没有看后视镜便知道对手的方位!

  “那太便宜了他!”詹莎莎打了个响指,越野车突然停下,前后所有车灯都打开,小小的院子亮如白昼。

  舒妃和两个保镖冲了出来愕然地看着越野车原地打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当楚枫和詹莎莎从车里跳出来走到躺在地上的人近前的时候,才发现问题。

  人被车灯笼罩着,看不清楚样貌,狼狈不堪地喘着粗气爬起来。楚枫上去就是一脚,人直接飞起来撞在天堂客栈的墙上,发出“砰”的一声闷响。那家伙就跟抽了筋的是死蛇一般瘫软在地上。

  楚枫甩一下风衣,面无表情地看着对手,这是十几年来第一次动手打人,基本没有什么感觉。如果他想下重手的话,一脚能踢死他。

  陈老板惊得目瞪口呆,旁边的十几个服务员蠢蠢欲动,舒妃看得十分清楚。难道天堂客栈是“黑店”?她没有想过这个问题。行动组还没有出发便碰到这种事总不是什么好兆头,而且她不想旁生枝节。

  “门朝西不好吗?”楚枫忽然看一眼詹莎莎问道。自己经营的古董小店的门就是朝西开的,没办法的事,东边是个臭水坑,死路一条。

  詹莎莎不可思议地看着楚枫:“你没听说过紫气东来?”

  “了解!”楚枫现在才明白方才詹莎莎说话的意思,感情是扯淡!

  摔在地上的那家伙满脸鲜血,但借着车灯的光亮仍能看出来就是在客栈里喝酒的那个刀疤脸,是跟班杜尔汗是同伙!楚枫不动声色地看着对手,一股杀气油然而生。

  陈老板慌忙跑菓来,秃脑袋门子细汗密布:“我当是谁那!”

  “他是谁?”楚枫冷冷地看着陈老板问道。

  声音很冷,冷到骨子里。

  陈老板嬉皮笑脸地起身:“是班杜尔汗手下打杂的——这小子不是跟飞哥筹备物资去了吗?怎么造这熊样,哈哈!”

  楚枫拍了拍陈老板的脸蛋子,转身走进客栈。

  “你想自断财路吗?”詹莎莎面带不善地瞪一眼满头大汗的陈老板,脸色铁青,在车灯之下显得鬼气森森。

  陈秃子仿佛被点了死穴一般,但下一秒便油嘴滑舌起来:“误会了,实在是误会了!补给站里的向导多得是,但舒小姐非要找最好的向导不是?班杜尔汗的向导团队是最好的,他有三个助手,这家伙是其一,据我所知是负责搬运打杂的!”

  詹莎莎不想听他的解释,转身进屋。正在这时候,钱飞和班杜尔汗采购物资回来,长城皮卡在客栈前面停稳的时候,班杜尔汗便看到客栈门口围着的一群人,脸色不禁一变,跳下车扫视一眼地面上被压出的车痕,心里已经明白了几分。

  舞厅内的包厢里面,楚枫一言不发。舒妃饶有兴致地看着楚枫淡然一笑:“发现什么了?”

  “没什么,车子没事。”楚枫冷肃地看着舞厅内群魔乱舞的人们,让人厌烦的的士高音乐和劣质香水混合在一起让他反胃。

  舒妃和詹莎莎的目光交流一下,詹莎莎耸耸肩:“他在车底下被暴风发现了。”

  “嗯!”舒妃没想到在向导这个环节上到底出了问题,真想象不出还能发生什么事。

  客栈外面,班杜尔汗的手里握着一把镶着绿松石的匕首,死死地盯着躺在地上的那家伙:“到底怎么回事?”

  “大哥……我……我想弄点柴油混点钱花。”

  话音未落,匕首直接刺向那家伙的胸脯,服务员们吓得目瞪口呆!

  关键时候钱飞一把抓住班杜尔汗的手腕子,顺势向上一带大手一用力,匕首飞了出去,扎在木板墙上。钱飞攥着班杜尔汗的手脖子:“杀人偿命你不知道啊?”

  班杜尔汗气得直哆嗦:“滚!快滚!”

  刀疤脸滚是滚不了了,被两个伙计给抬走的。

  班杜尔汗的向导团队是四个人,两个后勤支援一个打杂的,班杜尔汗是老大。

  “老板,刚才那个是我团队里的,想要偷汽油换钱。”班杜尔汗面色死灰,额角上细汗淋漓,双手捧着那打钱放在茶几上:“偷盗是最忌讳的,他已经被我驱逐出去了,但为您的安全考虑,还是另找可靠的向导团队吧。”

  班杜尔汗做的没有错。至少他表达了自己的姿态:不被信任的团队是不能给老板带来安全感的,这是基本原则。

  舒妃与楚枫对视一眼,没有说话。

  “你要带我们去探险的地方叫什么名字?”楚枫摆弄着班杜尔汗的那柄镶嵌着绿松石的匕首问道。

  班杜尔汗迟疑一下:“是一个神秘的峡谷,叫卡热古丽。”

  “卡热古丽?什么意思?”詹莎莎好奇地学了一遍,感觉很饶舌的样子。

  班杜尔汗恭谨地低头:“是美丽的雪花。”

  楚枫忽然想起了那张神秘的军镇地图,地图最明显的特征就是一条峡谷!

  “明天早点出发吧。”楚枫拍了拍班杜尔汗的肩膀,与之擦肩而过。

  他还是选择了信任。但舒妃明白,信任是一把双刃剑,可以伤到别人也可以伤到自己,楚枫有没有权利让班杜尔汗留下来。

  漆黑的后院传来柴油机的噪音,尤其是在寂静的夜晚,轻轻的叩门声悄然响起。舒妃不知道为什么心跳有些加速,她没有深更半夜敲敲一个男人房门的习惯。

  房门打开,楚枫靠在门框上上下打量着妖娆的女人:“有事?”

  “为什么留下他?”

  “他知道你的目的地在哪。”楚枫淡漠地看着舒妃:“不过最好小心点,人心险恶。”

  楚枫突然察觉到天堂客栈里所有人都是恶人,他们不仅掏空客人的钱,还想要客人的命。如果汽车柴油被盗走的话势必让旅行者陷入死地。陷入茫茫戈壁之中是无论如何也走不出去的。

继续阅读:第八章:荒漠危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春秋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