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荒漠危情
骠骑2017-09-13 17:574,157

  黎明时分钱飞便被冻醒了,睁开眼打了个喷嚏,回味一番抱着女人的滋味才算彻底醒过来。还没等下车便看到班杜尔汗和两个手下在搬运物资,干的很卖力气,仿佛是为昨天发生的不愉快赎罪一般。

  钱飞跳下车打了一声呼哨:“这么早?”

  班杜尔汗擦一下热汗尴尬地点头,把一箱矿泉水码放好:“太阳出来之前必须出发,否则到不了目的地。”

  天堂客栈门口,詹莎莎正端着一杯热奶茶享受着营养餐,楚枫和舒妃等人已经做好了出发准备。钱飞胡乱地吃完了早餐,楚枫却打趣道:“昨晚睡得怎么样?”

  “最美温柔乡,不错!”钱飞喝足了奶茶,把杯子扔给服务员,打了个饱嗝钻进越野车里。

  这支打着“科学考察”幌子的超大的旅行团足够引人注目,尤其是两位妖娆的美女,俨然成了焦点,一举一动都引来那些服务员和舞厅女人们的瞩目。

  三辆越野车缓缓驶离天堂客栈,迎着清爽的风和将起的朝阳,缓缓驶离补给站扑进空灵的荒漠戈壁之中。这是一次真正的旅行,没有真正进入荒漠戈壁的人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辽阔,目之所及天地一体,空旷而荒凉,充满一种绝望的意味。

  天堂客栈的陈老板却站在客栈门前望着车影,脸上露出一抹冷笑:天堂有路不须走啊!

  连绵起伏的山峰好似永远不变的图画一般挂在天边,汽车在荒漠丘陵间探险者之路上穿行,钱飞兴奋地打着呼哨,估计是昨天左拥右抱泄掉了邪火,还有两个美女结伴同行的惬意感觉,乘兴之至难于言表。

  “我们走在大路上,意气风发斗志昂扬……哈哈!”飞哥的嗓音永远是那么浑厚,伴着汽车马达的轰鸣一路高歌,没心没肺的样子就跟是真的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似的。

  詹莎莎依然故我地举着望远镜观察着周围的地形地貌,进入荒漠戈壁之后的景色一成不变,远处隐约可见的连绵山影和不时掠过的荒丘为单调的景色增添了不少活力。

  楚枫回忆着那张古军镇地图。军镇最明显的特点便是那条南北走向的河谷,也许在绘制古董地图的时候那里就是一条河谷,一千多年以后它还会存在吗?楚枫对此深表怀疑。这地方处于新疆地震带上,古往今来发生过不少地震,地形地貌经过大自然的改变之后,上面的遗物很少能够保存下来的。

  舒妃凝眉望着窗外的景致,虽然是荒漠戈壁但绝对不是那种荒芜的感觉,浅绿色的草地和淡黄色的土丘相间,充满了一种神秘的荒凉色彩。

  “我们的任务是找到那条河谷,古军镇应该建在河谷谷口附近。”楚枫淡漠地望着窗外,在没有向导的情况下也许永远也找不到古军镇,但他的直觉很强烈:班杜尔汗所说的那个叫做“美丽雪花”的深谷,很有可能就是军镇所在!

  舒妃拿出一个巴掌大GPS定位器,拉出天线开始定位,屏幕上出现了清晰的地质地貌图。玉指向下拉伸地图,前方几十公里的地貌尽收眼底。卫星地图显示方圆五十公里范围内的地势起伏不大,没有明显的河谷迹象,倒是有一条弯弯曲曲的古河道在距离十几公里的西侧。

  “唐朝的军镇建制十分规范,各兵种都有严格的驻守区域,我们要找的是骠骑军营地遗迹。”舒妃深意地看着楚枫:“暴风,你对那张军镇地图是如何理解?”

  楚枫略微沉思片刻,望着窗外难得一见的绿色,土地虽然贫瘠,但还是挡不住野草逆袭式生长。地图的重点不在于军镇的规制,而是地理位置——也就是说那不是一张正常比例的军事地图。那条深谷被刻意突出,说明绘图者是将深谷当做了参照物。

  “那不是城防军事地图。”

  “为什么?”舒妃略显惊讶地看着楚枫,有些不可思议:“当初竞拍的时候被鉴定为珍品的,专家说那是唐朝流传至今年的大唐军镇图,难道专家错了?”

  “专家没有错,而是你们被蒙蔽了眼睛,这张地图真假勿论,只从绘制者的角度来看,是一张侦查地图,有可能是一位斥候所绘制的,只标注了河谷和军镇位置而已。”楚枫分析道:“但也透漏了许多有价值的信息,唐朝的军镇已经分出了功能区,步兵营、骑兵营、陌刀营、弓弩营、火器营、卫戍营,还有粮秣、军械、辎重、兵工等各功能区,足以说明问题。”

  舒妃微微点头,这些细节她并没有注意到,或者是她并没有真正理解古地图所要传递的信息。

  “而且该地图不是唐人所绘制的,应该出自外族人之手。”

  “何以见得?”舒妃不相信楚枫有这等强悍的观察力,实际上地图上没有任何标注,更没有相关的文字说明。

  楚枫看一眼老夫子,老夫子也颇为同意地点头:“唐朝的斥候怎么会绘制自己的地图?那可是杀头之罪啊!”

  这是非常简单的道理,从古至今城防军镇地图都是最高军事机密,私绘地图杀无赦。但只有舒妃知道,这张图是在一次国外的拍卖会上拍的,持有人是一个阿拉伯商人。

  钱飞打了声呼哨:“暴风画的地图可以媲美印刷品,那个斥候的水平也就一般般,难怪打不了胜仗!”

  汽车忽然颠簸起来,路况显然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当钱飞发现的时候才感觉汽车根本没有在路上走,而是真正进入了荒漠,方才的绿色减少了许多,满眼土黄的沙丘。班杜尔汗的长城皮卡在前面带路,速度也慢了下来。

  “唐朝军镇的功能区分得很细致,个军种之间的配合更是天衣无缝,据说仅弓弩营就分出几大类,有伏远弩、臂章弩、角弓弩和单弓弩,四个人操作伏远弩,跟现在发射迫击炮似的!”詹莎莎放下望远镜,从倒车镜里看到楚枫怪异的眼神,不禁娇笑道:“伏远弩威力巨大,一支弩箭能洞穿敌人任何城防,可以想象一下万弩起发是什么情况?城墙都能射塌了。”

  这就是大唐远征军百战百胜的关键,先进的武器装备让他们所向无敌,而镇守安西四镇的大唐军队更为骁勇,可以长途跋涉奔袭作战。

  也就是说历史上记载的恒罗斯之战是真实存在的,但要证明那支两千人的骠骑军到底有没有追随远征,必须要找到他们存在的证据,仅凭借两快骠骑军的令牌是不足以证明的。

  楚枫建议舒妃第一站选择疏勒军镇的根本原因,他要踏着祖先的足迹追寻心底的那个传说开始的地方。

  这是楚枫答应与舒妃合作的前提条件!

  时至正午,汽车行进的速度更加缓慢,好不容易出了沙丘地带,班杜尔汗的那辆皮卡就趴窝了,原因是发动机冷却水箱开锅,需要散热。

  地貌发生了很大变化,养眼的绿色全然不见,代替而来的是满眼的荒漠戈壁,一眼望不到尽头。目力所及之处天地连成一片,一半是蔚蓝的天空,一半是焦黄的大地,形成鲜明的对比。

  “还有多远路程?”楚枫透过墨镜看着班杜尔汗问道。

  班杜尔汗跳上皮卡手搭凉棚四处远望:“才走三分之一,我们要穿过这片荒漠区才能抵达卡热古丽绿洲。”

  “那里是绿洲吗?”詹莎莎狐疑道,她不相信在一望无际的荒漠之中会有绿洲的存在。

  舒妃看一下手机上的位置显示,一上午的时间走了不到八十公里,而向导却说才走了三分之一?老板所提供的资料显示距离最后的补给站是一百公里左右!

  再次上路的时候,地表温度已经达到了四十五度以上,沙子都嗮冒烟了,车里就跟烤箱一般,所有人都汗流浃背,路上不时出现动物的骨骸,森森白骨仿佛是路标,向人们昭示着它们未走完的旅程。

  “飞哥,加快速度,前面进入目标区域!”舒妃盯着GPS定位器下达指令。

  钱飞猛然加大油门,越野车如发疯的怪兽一般,画了个“S”弯,直接超越前面的两辆汽车,一阵尘土飞扬而去。

  楚枫淡漠地瞪一眼舒妃:“不要太相信高科技,会让你误入歧途的。”

  “两点钟方向,一百二十公里进入第一目标区域,这是我们的计划。”舒妃不为所动。

  詹莎莎举着望远镜观察着:“前方地形突变,进入荒漠丘陵区,小心点吧。”

  后面的汽车也加快了速度,但班杜尔汗的长城皮卡始终是一个速度,不久就被拉得无影无踪了。

  超级越野车的动力性能实在强悍,横冲直撞地冲进了荒漠丘陵区,但就在汽车肆无忌惮地爬上山丘陡坡的时候,前面突然出现一道如城墙一般的沙岭,汽车如同炮弹一般冲了过去,吓得詹莎莎一声惊叫:“混蛋,快刹车!”

  纵使钱飞的车技再厉害,也挡不住重达四五吨的越野车的惯性,钱飞一边快速打方向盘一边踩刹车,汽车依然没有停下来!

  “刹车失灵了!”钱飞猛打方向盘,同时踩下离合器和刹车,直接搬动手动刹车,汽车熄火,在巨大的惯性力的作用下撞向沙岭对面的一座细高的沙丘,整个车头几乎都扎了进去。

  一阵剧烈的震动,碎石土块顿时纷飞,车内的所有人都被震得七晕八素,整个汽车陷入飞扬的尘土之中。舒妃不知道什么时候扎在了楚枫的怀里,酥软的胸脯紧贴在男人的胸膛之上,丰满之处早已挤变形了,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

  钱飞发动汽车倒车,汽车屁股顶在土丘上停下,众人狼狈不堪地逃出来,钱飞却还握着方向盘,脚踩着刹车,猩红的眼珠子瞪着脚下,暴怒地砸一下方向盘跳下车:“他娘的刹车失灵了!”

  烟尘散尽,超级越野车几乎被埋在土里面。

  楚枫吐出一口沙子,打开汽车机盖仔细观察着,才发现刹车油管路已经断开!

  钱飞拔出随身的匕首:“老子一刀捅了他!”

  楚枫扣上机盖愤恨地望着后面尘土飞扬中的长城皮卡,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现在不行!”

  钱飞太了解楚枫了,他有一百种手段对付敌人,任何一种手段都能让对手生不如死。别说是三个向导,就是穷凶极恶的佣兵队也能至于死地!不管怎么样楚枫是他老大,钱飞气炸了肺也得忍着,只好收起了匕首:“天意啊,老子开了几百公里车竟然没踩过一脚刹车,奶奶的熊!”

  舒妃和詹莎莎着实糟了不少罪,尤其是詹莎莎的脑袋差点没跟挡风玻璃撞伤,若不是系着安全带的话非破相不可。

  楚枫忽然发现一个拇指粗细锈迹斑斑的箭簇,慌忙捡起来仔细观看,箭簇虽然生锈,但还是能看出来当年的锋利形状,脸色不禁一变:“夫子,快来看!”

  老夫子接过箭头:“是弩箭?”

  “应该是角弓弩!”楚枫对与弩箭太了解了,小古董店里就有两只一模一样的箭簇,角弓弩是唐军常用的轻射武器,射程约二百五十步左右。

  舒妃和詹莎莎也走过来看着楚枫手里的箭簇不禁兴奋起来:很显然这里就是第一目标区域!

  后面的两辆车停下来,当看到舒妃的汽车竟然出了车祸,两个保镖惊得目瞪口呆,徐罔文和詹武慌忙跑了过来,而班杜尔汗和两个跟班的却无动于衷一般。

  “莎莎,没事吧?可吓死我了!”詹武上下打量詹莎莎,确认没有受伤之后才放心。

  两个超级保镖也过来:“老板,怎么样?”

  “没事了!”舒妃的脸色“腾”的红了一下,方才若不是被楚枫保护的话,现在说不定会撞成什么样呢。

继续阅读:第九章:砂岩古道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春秋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