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砂岩古道
骠骑2017-09-13 17:574,819

  班杜尔汗率领两个跟班的用钢丝绳将陷入沙土之中的越野车拉了出来,地面留下一个深坑,所有人都面面相觑:倘若越野车撞到沙岭上后果不堪设想,因为沙岭下是十几米深的垂直断崖!

  “都是我的错,不应该怜悯一个偷盗成性的小人,荒漠之神会惩罚他,让他死无葬身之地!”班杜尔汗真诚地向楚枫道歉,尽管已经为时已晚,但这种姿态会让人舒服一些。

  一个偷柴油的家伙为什么要破坏汽车刹车装置?而且手法娴熟,想必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不知道有多少无辜的旅行者因此而葬身荒漠!楚枫沉默地看一眼班杜尔汗,跳上沙岭远望整个丘陵地带,才发现这处丘陵地带与此前所经过的绝不相同。

  徐罔文用考古铲挂着岭下的沙土,黑黄色的沙土被一层层地剥掉,挖出一米多深后露出木条和草梗,沙土也变得坚硬起来。这个发现让他兴奋不已:“这不是自然形成的沙丘,而是人工夯土墙!”

  “这里有人生活的痕迹。”老夫子从挖掘过的土里找到一块残瓷,在荒漠深处出现这种生活用品的概率少之又少,是谁在这里生活过呢?

  舒妃为此兴奋不已,证明这里就是当年的军镇所在。用GPS 定位仪再次定位,与预先设定的区域完全吻合。也就是说他们已经抵达了古军镇的边缘地带!

  詹莎莎在望远镜里仔细观察着远处的沙丘:“沙岭的走向很奇怪,按照这里的气候绝对不能形成这么大规模的沙岭,那些荒丘才是常态。”

  “如果能证明是唐朝的遗迹也许更好!”舒妃也跳上沙岭站在楚枫和詹莎莎旁边,举目四望,沙岭的走向成南北横贯之势,将整个沙丘地带一分为二,断断续续时隐时现,最后淹没在荒漠之中。

  军镇的规模不小,至少驻扎百人以上。唐朝的疏勒军镇到底是什么样的呢?难道各兵种之间都有自己的营区吗?楚枫对此感到疑惑,自己所知的是唐代军镇的形制很完善,而作为安西四镇之一疏勒军镇的规模不小,但此处的地理位置比较偏僻,又处于古河道的边缘地带,应该是一处普通兵营而已。

  楚枫跳下沙岭,班杜尔汗已经修理好了越野车刹车系统,众人上车继续穿越沙丘地带。在荒漠之中突然出现的荒丘地带本身就不同寻常,从沙岭的规模便可看出来当年这里的防御工事是何等的恢弘,即便是只剩下遗迹也在坚强地昭示着世人。

  “种种迹象表明这里不过是军镇外围防御工事,扼守交通要道,有充足的水源,生存有保障,屯垦戍边两不误。”楚枫望着窗外的荒丘,在一千多年前的唐朝在这里戍边的将士亦兵亦农,虽然自给自足但生活之艰苦是难以想象的。

  老夫子微微点头:“唐初实行府兵制,兵农合一寓兵于农,但西北边陲连年征战刀兵不休,大多数时间都在打仗,朝廷封赏和补给不能及时兑现,府兵制逐渐衰落,被募兵制所替代,就是雇佣兵模式。”

  “所以这里看起来城防坚固,其实早已被废弃了?”舒妃摆弄着GPS定位仪,扫描即时地图,与储存的古军镇地图相对应,地貌却相差甚远,这里不是古地图的所在地。不禁叹息一下。

  詹莎莎若有所思地看一眼楚枫:“如果没有后来的雇佣军,也许恒罗斯之战就会取得胜利,大唐王朝不会退出中亚的争夺!”

  历史不能改写,更没有如果。

  三辆汽车使出荒丘地带,一条蜿蜒的古河道出现在眼前,果然如楚枫所预料的那样,这座屯边的军镇屯垦的功能大于防御,在唐后期走向衰落也就不足为奇了。

  自从汽车刹车失灵差点出车祸之后,钱飞郁闷得要死,一路像变了个人一样,沉默以对。班杜尔汗的长城皮卡在前面引路,速度永远也提不起来。三辆汽车在广袤的荒漠里就想甲壳虫爬行一般。

  又走出大概五十公里的样子,地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连绵起伏的红色砂岩山突兀地出现在眼前,被河水冲刷的痕迹清晰可辨。砂岩山气势恢弘绵延逶迤,给人一种无限苍凉的感觉,尤其是在烈日炙烤之下,砂岩山如燃烧一般,展现出那种完全原始状态。

  汽车驶进砂岩山地之中,在山的阴影里爬行。这里的确是纯粹的原始状态,好像几千年没有人光顾一般,碎石密布的山地里根本没有道路可行,而那条古河道也消失了踪影。

  中午时分,探险队在一处高大的砂岩山阴影里停下来修整,所有人都在躲在阴凉之处躲避热浪,但还是汗流浃背苦不堪言。钱飞现在终于知道困在荒漠里是什么感觉了:生不如死!

  班杜尔汗说还有三分之一的路程就到他所说的那座深谷,但枯燥的路程已经让人受够了,队员们躲在阴影的角落里昏昏欲睡,他们不想再看那些一成不变的砂岩景观。其实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他们才是这里的风景,三辆汽车十几个梦想寻宝的人,还有班杜尔汗站在砂岩上的身影。

  他在砂岩上面“放歌”——说是放歌倒不如说是吼叫,似乎是在发泄憋闷已久的怨气一般。

  “他在干什么?”钱飞踢了一脚班杜尔汗跟班的问道。

  跟班的木讷地看一眼钱飞:“在祈祷一路平安。”

  “祈祷个屁?老子只身都能跑两个来回!”钱飞仰面倒在沙地上,望着高远蔚蓝的天空,如果让他重新选择的话,宁肯留在补给站抱着女人美美地困觉,也不会来兔子不拉屎的荒漠探险。关键是无险可探!

  这里的确没有人涉足过,楚枫没有发现有人走过的痕迹。正当所有人都沉浸在无聊的休息之中的时候,远处传来犹如万马奔腾的声音,班杜尔汗从砂岩上奔跑下来,嘴里不知道喊着什么。

  天边出现了乌云,翻滚着向前推进!楚枫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弹起来,紧皱眉头盯着铺天盖地的乌云:“那是什么?”

  班杜尔汗的两个跟班的淡漠地望一眼乌云也不禁惊骇起来,班杜尔汗气喘吁吁地跑回来:“该死,快上路,黑风暴来了!”

  不是乌云,而是沙暴。

  “我们应该在这里避风!”钱飞抓住班杜尔汗的脖领子怒吼:“你能跑过黑风暴吗?迷路了就他娘的全军覆灭了!”

  “我是向导!必须逃出砂岩山地避开黑风暴!”班杜尔汗挣脱钱飞用力地挥动着胳膊,两个跟班的跳起来钻进了皮卡里。

  钱飞气得一跺脚,这是什么理论?正在犹疑之际,地面忽然颤动起来,似乎有几百头大象在地下奔跑一般,惊心动魄。

  舒妃指挥众人上车,汽车的马达立即轰鸣起来,追向前面的皮卡,一支沙漠狐狸不知道从哪钻出来的,险些被越野车给撞到。

  三辆汽车在乱世砂岩山里爬行,而方才还烈日炎炎的天空顷刻间便变得阴沉下来,大风夹杂着砂砾拍打着车身,暴风中心还没有抵达砂岩山区,便已经飞沙走石了。楚枫现在才明白班杜尔汗说为什么不能在原地避风,那些拳头大小的砂岩砸在人身上就跟炮弹似的,倘若暴风中心区域经过这里的话,无疑会车毁人亡!

  对讲机里传来班杜尔汗的声音:改变路线,两点钟方向全力前进!

  钱飞没有来得及多想,向右侧猛打方向盘,向两点钟方向猛冲过去。外面飞沙走石,能见度急速降低到不超过十米。而且风力还在持续加大,能见度越来越低,黄沙漫天,风声轰隆,不时看到山上滚落的砂岩石块。

  车子颠簸得厉害,舒妃仅仅地抓住楚枫的胳膊,指甲几乎嵌入了他的肉里。楚枫没有任何感觉,保护女人是男人的本能,不管是多么软弱的男人都会有这种本能。

  “天那……”对讲机里传来班杜尔汗惊恐的叫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楚枫立即抓过对讲机:“怎么了?回话!”

  “进入了暴风中心——暴风中心!”

  暴风中心是什么样的没人知道,也没有人经历过,但所有人都发现他们正置身于暴风的漩涡当中,周围全是翻滚的石头,能感觉到砂岩砸在车顶发出“砰砰”的声音。前面的皮卡打着双闪,钱飞只凭借闪光灯的亮光开车,而地面上的情况根本看不清,也来不及去看。

  砂岩的硬度取决于风化程度,这里的砂岩并没有看起来那么硬,所以才被暴风刮的飞沙走石,不坚固的砂岩自然滚落摔碎,一路上全是碎石,说明这里经常有风暴光顾。

  十多分钟后最猛烈的风暴终于过去,蔚蓝的天和火辣辣的阳光依旧,众人跳下车才发现已经出了砂岩地带边缘,回头望着远去的暴风乌云,都不禁目瞪口呆:沙暴几乎摧毁了砂岩山谷,谷内大小石块密布,地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越野车被砸得坑坑洼洼,车头前面的漆早被磨没了,露出锃亮的铁皮,而班杜尔汗的长城皮卡差点被砸瘪了,一个轮胎彻底报废。

  钱飞从驾驶室里滚到地上不吐出嘴里的沙子,粗鲁地骂着。

  “黑风暴不常见,但遇到就会扒皮,如果没有准备的话就会葬身山里面。”班杜尔汗漠然地望着前方的荒漠:“我遇到过两回,上次也是走这条路线,两辆车报废,他们不听我的话留在原地避风,结果被埋了,三条人命啊!”

  楚枫相信班杜尔汗的话,风暴是在荒漠平坦之处生成的,沿着古河道推进,而这条砂岩山谷是唯一的通路——也就是说当年这里是一条古道,一千多年过去之后,古道早已被黄沙所掩埋。而且他推断在屯垦军镇所遇到的那道沙岭应该就是这条古道的延伸,而不是什么夯土墙。

  “谢谢你!”舒妃长出一口气,班杜尔汗的经验足够丰富,否则以自己的经验的话一定会步前者的后尘。

  探险团队最重要的就是向导,一个经验丰富的向导就是探险者的全部。所以舒妃对班杜尔汗的疑虑打消了不少,但也不意味着完全相信他。

  徐罔文拿着考古锤子敲打着一块砂岩,想找到有关古生物相关的线索,但毫无所获。正当喟叹之际,却发现砂岩下露出一块不一样颜色的石头,顺手敲打一下,锤子竟然弹了起来。徐罔文兴奋地叫喊:“快来看我发现什么了!”

  具体而言这块石碑不是徐罔文发现的,而是被黑风暴给“吹”出来的。残破的石碑被全挖出来人们才发现上面的自己已经风化的看不出形状了,老夫子摩挲了半天才确认上面刻的是“方城驿”。

  “这块碑足矣证明大唐军镇的存在,这附近应该有一座叫方城的城池,砂岩山谷是当年的驿道,而这里曾经有一处驿站。”老夫子拍了拍石碑,早已被风化得不成样子的石碑透出古老而沧桑的感觉。

  楚枫微微点头,石碑的发现再一次验证了自己的想法。

  “史料上没有这个驿站,古军镇地图上也没有标明。”舒妃看一眼楚枫:“既然有方城驿势必存在一个军镇堡垒,我想听一下你的意见。”

  “方城应该是依河而建,势必在古河道附近。”楚枫淡漠地挥手,钻进汽车里,

  史料记载疏勒国从秦汉时期就依附于中央政府,到曹魏两晋南北朝时期对西域的经营减弱,疏勒国与北突厥始终对峙,这种对峙直到唐朝才逐渐打破平衡,唐太宗在西域设立安西都护府,这里才稳定下来。

  楚枫预感到所谓的“方城”不过是疏勒军镇防御体系中的一环,但是否驻扎过大唐骠骑军却是未知。一千多年过去,相关的历史遗迹全部淹没在时光之中,能保存下来的文物少之又少。

  汽车在古河道里缓行了大约一个多小时,地貌陡然发生了变化,前面似乎出现了一块荒漠绿洲。久违的绿色从天而降一般,与荒漠接壤的边缘处重现了生机。长城皮卡车忽然停下来,班杜尔汗跳下车,跪在光秃秃的砂砾上,做着让人费解的动作,似乎是在祈祷。

  钱飞停下车回头看一眼舒妃:“组长,你雇佣的最好的向导,除了祈祷之外好像什么都没做!”

  班杜尔汗做了很多事情,只是在钱飞的眼里他做得还不够,尤其是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这个错误足矣毁掉他所有的辛苦劳动。

  詹莎莎举起望远镜观察着,一条山谷犹如游龙一般在远方延伸,目之所及天地混为一体,但都被葱郁的绿色所代替。这种地形极为特殊,在不可能出现绿洲的地方竟然就存在绿洲,尽管它与周围的荒漠环境格格不入。

  “那里是方城吗?”舒妃用GPS 定位仪定位,显示出一张全景地貌图,那抹绿色深谷如游龙一般蜿蜒。

  楚枫摇摇头:“真正的探险才刚刚开始!”

  班杜尔汗面露神秘地走过来:“老板,卡热古丽就要到了,那里十分危险,为安全起见我们必须在谷口搭建营地。”

  天色渐晚,如果再不搭建好临时营地的话他们就得露宿荒谷了。舒妃摆摆手:“一切由你决定吧。”

  众人折腾了一整天筋疲力尽,抵达了目标区域之后才发现探险旅行不是闹着玩的。置身荒漠之中时时处在险境中,而往往是当你发现危险之后才意识到有些后怕。尤其是眼前的这座神秘莫测的荒谷,似乎散发着一种诡异的气息。

  唯有对死亡敬畏的人才能感觉到危险的存在,而那些被夕阳下的美景诱惑的人正在赞美大自然的奇迹,比如徐罔文。

继续阅读:第十章:神秘军镇(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春秋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