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神秘军镇(一)
骠骑2017-09-13 17:584,184

  山谷没有想象中那么荒凉,相比于荒漠而言似乎到处充满了生机。

  裸露的赤色的岩石在夕阳下显得特别刺眼,碎石遍布的谷口覆盖着些许的绿色。楚枫在望远镜里巡视片刻,才发现谷中别有洞天:断裂的崖壁露出黑乎乎的岩石,繁茂的灌木荒草遮挡住视线,深邃的山谷似乎有某种吸引力一般!

  古地图是以这条深谷作为参照坐标点,所绘制的军镇位置都是以这个坐标点布局的。也就是说当年军镇是在荒谷的西南方向,与古河道毗邻,一条驿道通过砂岩山区和荒漠地带,直达疏勒军镇都护府。

  所以,这里应该是对敌作战的最前沿。

  地图上的军镇早已被时光淹没,或是掩埋在荒漠之下烟灭了痕迹。楚枫忽然想起了那块“方城驿”的石碑,难道古地图所绘制的军镇就是“方城”?这里的确是一处险要之地,在冷兵器时代要攻下这样一座堡垒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楚枫在脑海中把古地图上的军镇功能区全部给搬进了荒谷里,这样才符合军事战略规律嘛。大唐时代的西域诸国属于游牧民族,主要以骑兵为主。但凡军镇都要有所屏障,防止被骑兵突袭。所以,大唐的将士不会愚蠢到放弃这样一个易守难攻的天然屏障而在荒漠之中搭建堡垒。

  舒妃发现楚枫的脸色有些不对,走过来扔给他一瓶矿泉水:“有什么发现?”

  “这里的地形很复杂,具备建立军镇的条件,天黑之前进里面初探,我和钱飞同去,你们留守在谷口。”楚枫把望远镜递给詹莎莎,回头看一眼妖冶的女人,心里忽然产生某种莫名的感觉,这个女人不简单。

  “我也要进去一睹为快!”詹莎莎拿出一副傲娇的姿态,挑衅似的看着楚枫:“作为一名天师,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这里面很特别!”

  “怎么特别?”楚枫打开包裹拿出自己专属的战术背包,检查着各种装备。这些都是楚枫当年当特种兵的时候留下的,每样装备都独一无二,也只有楚枫才能知道它们都怎么使用。

  詹莎莎把望远镜挂在胸前,扬了扬手里的微型电脑:“方圆五公里区域的地貌进行三维模拟,植入卫星地图中,以奇门遁甲分解相关信息,输入时间参数——现在是申时一刻——然后再旋转一百八十度,看看我得到了什么?”

  屏幕上的地貌三维图像开始生成,密密麻麻的红色坐标点将深谷地貌逐次标注,旋转一百八十度之后屏幕定格,竟然出现了一个状如八卦似的地形图。

  舒妃惊奇地看着屏幕上地图露出不可思议之色,随即又平静下来:“这能说明什么?”

  “谷口所对应的是死门!”詹莎莎把微电脑收起来,凝重地望着碎石遍布的谷口,徐罔文正在那里敲敲打打,找宝似的滑稽可笑。

  楚枫不相信奇门遁甲,总感觉那些不过是骗人的把戏,但还是沉默以对。看一眼詹莎莎:“生门所处的位置是悬崖绝壁,难道放着敞开的路不走要去攀岩吗?”

  “是的!按照奇门的指示理应如此。”詹莎莎毋庸置疑地应道。

  楚枫背起战术背包不屑一顾地走向谷口,钱飞及时追了过去:“楚爷,这就进?”

  “初探。”楚枫大步流星地走进谷口,立即感觉有一股冷风盘旋过来,抓起一把沙土向空中一扬,沙土飘向西南方向,深谷的东北向是黑石断崖所在,茂密的灌木丛挡住了视线,看不透里面的情况。

  老夫子和钱飞追上楚枫,也感到那股寒意迎面而来。

  詹莎莎好像被侮辱了一般,气得一跺脚:“暴风,那里是死门,不能进!”

  从堪舆角度而言,这条深谷形成隐龙之势,绵延数公里,傲视寥廓荒漠,背靠天山余脉,乃是藏风纳水的好地方。但由于周围的环境变化导致吉脉中断,尤其是古河道的干涸是最致命的,无水而不能有生,古河道成了“困龙索”,深谷的风水完全被破坏,隐龙之势被破坏殆尽。

  “什么生门死门的?死就是生生就是死,我们进了!”钱飞吊儿郎当地回头喊了一嗓子,差点没被脚下的石头给绊一跤,追上楚枫嬉笑道:“那娘们说这儿是死门呢!”

  “你没发现她有问题?”把普通的山沟拐弯抹角地地弄出个八卦图形出来,这里若是死门别处就是生门吗?难道悬崖绝壁那比谷口还安全?楚枫不相信詹莎莎那套,他只相信自己的眼睛。

  詹莎莎向前跑了几步,却被詹武给拦住,老谋深算地摇摇头,意思是看看情况再说。詹莎莎却径直追了进去:“我拦住他们去!”

  谷口遍布石头无路可走,嶙峋的赤色岩石与砂岩一般无二,在夕阳的照射下呈诡异的红色。舒妃在两个保镖的保护下走到谷口,楚枫等人已经深入谷中,只能看到背影,狐疑地看一眼詹莎莎两人,拿出GPS定位仪查看一下,确定好位置才松了口气:“通知他们不要走太远。”

  “是,老板。”雷桑打开对讲机,里面传来一阵杂音,喊了半天也没有人应答。

  班杜尔汗披着肮脏不堪的衣服走过来,脸上露出一种奇怪的表情:“他们进谷了?说好了要共同进退的,为什么这个时候进去!”

  “有什么问题吗?”舒妃立即警觉起来,他的声音有些古怪!

  班杜尔汗摇摇头:“我第一次发现这里的时候也是晚上,进去宿营,可第二天转悠了小半天都没有出来,后来是跟着一支沙漠狐狸跑出来的!”

  这能说明什么?里面有迷宫吗?舒妃想不出偌大的一条荒谷能困住人,而且他们都是训练有素的特种兵,野外生存能力超强。

  班杜尔汗是不是杞人忧天?

  谷中的温度下降得很快,方才搭建临时营地还汗流浃背,而现在则感到了丝丝寒意。钱飞不禁打了个喷嚏:“楚爷,感觉有点怪怪的啊,温度下降这么快?”

  “这是一条风道。”楚枫对地形的变化很敏感,从谷口到这里不过才三百多米远,但垂直落差超过了五十米,就如大地被撕开一条口子似的,山谷中形成了小气候,外面的热空气进不来,谷中的冷空气只能从谷口吹出去,形成了环流。

  冷空气与热空气搅在一起会形成旋风,如此循环的结果是什么?难道这里就是“黑风暴”的源头?楚枫对此表示怀疑,不过谷中的情况比自己想象中的复杂得多。

  荒草灌木之中突然出现一座硕大的乱石堆,估计是年代久远的缘故,石堆已经完全塌陷,仅能看出大概是六边形的状态而已。这个发现让楚枫不禁兴奋起来,用狗腿刀清理一下石堆下面的荒草灌木,仔细观察才发现竟然是人为堆砌的!

  石头都是经过打磨的砂岩,日久风化之后颜色变淡了许多。从底座规模来看石塔至少有十几米高,上部有坍塌的痕迹。

  “是烽燧?”老夫子狐疑地问道。

  “烽火台应该建在高处,而不应该在谷底。”这是军事常识,当年驻扎在这里的唐军为何要在谷中修建这种神秘的建筑?有什么功用?如果当年这里是古河道,更不应该屯兵,没有战略纵深,不适宜骑兵作战。

  正在此时,詹莎莎终于追了上来,娇喘吁吁地爬到石堆上:“暴风,这里很危险,真的,我没骗你,按照奇门遁甲排列此处是死门,快点退出去!”

  空旷的山谷中忽然传来一种空灵的声音,如果不仔细听根本听不到。楚枫忽然抬头望向对面的悬崖绝壁,奇怪的声音似乎是从绝壁上传来的。尽管楚枫特种作战能力超强,经验十分丰富,但还是不能辨别是什么声音!

  “既来之则安之吧,楚爷想要看看里面藏着什么古怪。”钱飞继续往前走了不远,忽然吼了一嗓子:“又一坐烽火台!”

  两座烽火台距离太近了吧?楚枫此时才意识到自己判断失误:这根本不是烽火台。唐朝的烽燧建设有明文规制,任何烽火台都要按照规制建造。但也有例外,这里是边陲之地,各方面的条件差很多,就地取材建烽火台也不是不可能的。

  几个人又发现了谷中散落各处的石堆,大小不一,都被灌木荒草覆盖着,没有任何规律可言。钱飞跑到距离最高的石堆上举目四望,脸色不禁变得极其难看:“楚爷,不是他娘的烽火台呀,我看像坟场!”

  一句话提醒梦中人,钱飞说的有一定道理。楚枫忽然意识道了这点,立即跳到一个小一点的石头堆上开始搬石头。詹莎莎气呼呼地站在一旁:“就算是坟场也早就风化的什么都不剩了,你要干什么?”

  “当然是找证据!”楚枫要确定石堆的年代,如果真的是坟堆的话应该有所发现。

  詹莎莎嘲讽地瞪一眼楚枫和钱飞:“找证据?我看像是盗墓的!这里鬼气森森,小心跑出血粽子来。”

  奇怪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来,越深入谷中声音越清晰。似乎是风笛又像是古埙,声音空灵而苍凉,时有时无隐隐约约。

  楚枫忽然感到有点头晕,却没有注意头晕的原因,也许是疲劳一天所致。

  “你听到那声音了吗?”楚枫犹疑不决地看一眼詹莎莎和钱飞。

  钱飞仔细聆听:“楚爷不说还真没注意,有人在吹箫吧?”

  “吹你个大头鬼!这里就我们几个人,难道还有其他的探险者?”詹莎莎瞪一眼钱飞:“向导说他都十年没来这地方,这里也不是常规探险线路。”

  楚枫侧耳辨别一番,淡然地望着悬崖方向,悬崖上面的石头风化得很严重。

  钱飞开着玩笑跳上另一座石堆,回头粗鲁地喊叫:“莎莎美女,什么是血粽子?”

  “就是僵尸呀,这里的阴气这么重,一千多年没人光顾过,如果有大粽子的话一定是白毛的!”詹莎莎幸灾乐祸地笑着,似乎也听到了那个古怪的声音,脸色不禁迷离起来,望着楚枫脚下的石堆,一言不发。

  石头堆被楚枫扒开了一个缺口,里面果然露出古旧的棺材板,板子已经腐朽了,一动就碎,木板和骨骸一起散开。钱飞擦一把汗忽然感觉有些呼吸困难,心跳骤然加速,而且视线仿佛也模糊了许多。估计是谷中天色太暗的缘故?

  詹莎莎皱着眉,喘息有些加重,不禁打了个喷嚏:“好像有一股怪味……是花香?我有花粉过敏的呀!”

  “家花没有野花香,我对野花不过敏!”钱飞嘻哈着搬开脚下的石头,一支白色的骷髅头从里面滚出来,吓得钱飞冷汗“唰”的一下就流下来,“啊……僵尸!”

  钱飞吓得从石头堆上翻下来,滚到了灌木丛里,发出一阵惊恐的惨嚎声。

  突发的状况让楚枫始料未及!

  “怎么了?!”楚枫定睛细看石头下森白的骷髅,并没有发现什么僵尸,这座墓葬至少有上千年了,哪来的尸体?楚枫拿起半个骷髅冲着詹莎莎摇晃了一下,詹莎莎吓得惊叫一声,指着楚枫后面,声音都变形了,转身就跑,忽然撞到一个人的身上摔到在地,滚到了灌木丛里。

  班杜尔汗险些没被詹莎莎给撞倒了,惊恐地盯着楚枫手里的白色骷髅,脸逐渐扭曲变形,双手抱着脑袋:“快扔了那东西!”

  他们看到了什么?不过是一个骷髅而已!楚枫刚要把骷髅放在石头堆上,却被老夫子一把抓住手腕子:“楚爷,有蹊跷!”

  什么蹊跷?楚枫还没有意识到,但钱飞和詹莎莎发疯了一般向谷中跑去,而班杜尔汗则痛苦地趴在地上,仿佛是在抵御无形的压力一般,狼狈不堪。

  “钱飞,莎莎——站住!”楚枫怒吼一声跳下石头堆追去。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神秘军镇(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春秋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