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神秘军镇(二)
骠骑2017-09-13 17:584,063

  悬崖上传来的古怪声音似乎模糊了很多。奇怪的声音变得缥缈空灵起来,老夫子的视线忽然模糊,再看石碓之上竟然出现一个黄色的骠骑令牌。老夫子抓过令牌兴奋不已,想喊叫却发不出声音来。

  如果楚枫看到老夫子正抱着一个骷髅的话一定会惊掉下巴,但实际上他抱着的就是骷髅。

  钱飞一头摔倒在灌木丛里,挣扎着想起来,却被楚枫一下给按住,拉了上来:“你怎么回事?那是一个骷髅而已!”

  当过七八年特种兵还怕一个骷髅不成?即便真的是人头也不会吓成这样,但楚枫明白钱飞绝对不是贪生怕死之辈,他也是特种兵,见过比这血腥的场面多的是,一定是发生什么状况所导致的。

  “是僵尸!”钱飞猛然挣脱楚枫的束缚,连滚带爬地向前面跑,被楚枫一脚踹趴下,上去就是一掌把钱飞给砸晕了。

  后面的詹莎莎还在灌木中挣扎着,楚枫一把把她拽出来:“莎莎,你看到什么了?”

  “血尸!”詹莎莎惊恐地扑到楚枫的怀中,浑身瑟瑟发抖:“真的是血尸,很新鲜的!”

  “你是天师!”楚枫怒吼一声,真是一个莫大的讽刺,堂堂的詹家新任族长、号称最年轻的的天师,竟然被一个骷髅头给吓成这样。楚枫抱着女人丰满的身体不知道该如何处置,也许他和钱飞所看到的是同一个东西,但那坐石堆里真没有什么死尸啊!

  没有任何办法说服一个执拗的女人,只能把她给砸昏。詹莎莎瘫软在地上,罗盘滚落出来,楚枫抓住罗盘想要确定一下方向,却发现罗盘上的指针在不停地旋转着,已经摔坏了。

  夕阳不见,谷中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那种。楚枫此时才感觉有些疲惫,拖着两个人往谷口走,走到方才的石堆附近才发现老夫子正抱着骷髅瑟缩在角落里满嘴胡言乱语。

  这种情况让楚枫始料不及,忽然感到事态有些严重,怕打着老夫子的脸蛋子:“夫子,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又找到一块……骠骑令牌!”

  楚枫二话不说就把骷髅夺下扔到一边,一掌把老夫子打晕,他们似乎都出现了某种状况,是幻觉吗?为什么自己没有出现幻觉?难道他们喝的水或是吃的食物有问题?楚枫想到很多种致幻因素,都被自己排除掉:因为自己也喝了瓶装水,也吃了面包。

  “我受不了了!”班杜尔汗抱着脑袋在地上打滚,整个人都滚到了沟里里,在灌木丛里也没停止。

  “到底是怎么回事?”楚枫把班杜尔汗从灌木丛里拽了出来,这家伙被灌木刺刮得满脸鲜血淋淋,跟从血池地狱出来的小鬼似的。如果钱飞和詹莎莎此时看到他一定会误认为血尸!

  班杜尔汗痛苦地撕碎了衣服用两块布团塞住了耳朵,但奇怪的声音并没有消失,反而加强了许多一般。楚枫抓着班杜尔汗的手脖子嘶吼:“你快说话!”

  满脸鲜血的班杜尔汗忽然翻身跪在地上虔诚祈祷着,楚枫一句话也没听懂,不过能看得出来他是在请求神明原谅之类的。生死关头只有自救才能保命,楚枫立即决定离开这个诡异的地方,不管如何都要将人救出去。

  楚枫一手扛起老夫子另一支手夹着莎莎向谷口方向跑去。进入谷口容易出去却很难,尤其是楚枫还扛着人呢,一路上坡无路可走,他挑选直线的路,冲过灌木丛爬上陡坡,连滚带爬地把老夫子和詹莎莎背到距离谷口一百多米的地方,远处出现了两大堆篝火,篝火旁人影晃动。

  篝火是舒妃命令两个保镖点燃的,天色已经漆黑,对讲机喊破了嗓子也本无人回应。舒妃拒绝詹武深入山谷寻人的请求,并要求任何人也不得进入其中,只点燃篝火示警。

  没有时间找人帮忙了,楚枫喊了几嗓子之后转身又跑进谷中。

  詹莎莎头疼欲裂,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高远而漆黑的夜空里星光灿烂,一阵冷风吹过让她清醒了不少。拿出罗盘辨别一下方向,才发现正身处“死门”!

  “血尸……血尸在哪?”莎莎的记忆如同被清空一样,方才还看到的那具血尸在转眼之间便消失不见了,而且自己置身于遍布碎石的山谷之中,向里面眺望则什么也看不见,里面太黑了。

  詹莎莎娇喘吁吁地躺在碎石上回忆着方才的一幕,冷汗湿透了全身,冷风袭来不禁哆嗦一下,想要爬起来却浑身无力。

  现在已经是酉时三刻了,詹莎莎推算一下,谷口的位置依然是“死门”!

  “暴风……”

  楚枫跑回事发地却找不到了钱飞,记忆当中他把钱飞打晕了扔到了碎石堆下面,但那里空无一人——不仅如此,班杜尔汗也消失不见了!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楚枫无从想象。在他离开的十几分钟时间内,他不知道钱飞和班杜尔汗是否出现了意外,也不知道现在在哪。唯一确定的是石堆上的那个骷髅头也消失不见。

  空灵的声音再次断断续续地响起来,在漆黑静谧的夜里更加清晰。楚枫忽然感到一阵恶心,头晕目眩,他忽然想起了班杜尔汗痛苦的样子,才知道他为什么痛苦——那种古怪的声音犹如一把无形的利刃一般插入了脑子里,不断地撕扯着大脑神经,想要把神经从大脑之中剥离一般。

  最要命的是出现了幻觉!

  楚枫不断地拍着自己的嘴巴子,摇摇晃晃地向深谷中跑去:“阿飞——阿飞!”

  阿飞是钱飞的小名,楚枫很少叫。深谷之中传来楚枫喊叫的回音,却没有听到钱飞的任何回应。楚枫一下摔倒在灌木丛里,但还是挣扎着站起来,眼前金星乱窜,忽然发现山谷之中出现了点点篝火。

  橘黄色的火光旁边晃动着人影,有人在唱歌也有人在跳舞,还有人在喝酒,粗鲁的声音随风飘荡。手执陌刀的巡逻队突然出现,所有声音全部归于平静,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一般。楚枫爬上一座乱石堆,居高临下望着深谷里星星点点的篝火,眼前的景象让他目瞪口呆:一座规模宏大的军镇出现在眼前。

  一条栈道凌空飞驾,两侧石砌的堡垒望楼有二十多米高,石阶从谷底盘旋到望楼顶端,堡垒之下是两座大型军营,士兵们手持牛皮盾牌,背后背着角弓弩,腰间挎着箭筒。弩兵营的左前方依然是两座堡垒兵营,兵营前方是数排兵器架,架子上置放着长长的陌刀,森寒的锋刃泛着屡屡青光,一队身披明光铠的兵士忽然从堡垒中冲出来,腰间挎着短刀,手执陌刀列队而出!

  楚枫痴痴地望着长长的栈道,弩兵队和陌刀队从身边奔驰而过,他能感觉到栈道的抖动,也能感到兵士们奔跑的脚步声。就在陌刀队分列冲出栈道之际,对面忽然一阵战马的嘶鸣,地面传来万马奔腾的震动声,古栈道在空中不断地摇晃着,马队从楚枫的身上凌空踏过。

  这就是那个传说中的神秘军镇?古地图在楚枫的脑海中不断闪现,地图上每一座军事堡垒都与谷中的情形一一对应!

  骑兵队踏过栈桥,后面紧跟着的是辎重兵队,大型的兵车、伏远弩车、炮车、云梯、铁甲车轰隆而来,栈道在颤抖,地面在颤抖,楚枫也在颤抖——旌旗猎猎,车行马嘶,两千多人的多兵种军队在霎时间便完成了集结。

  牛角之声渐起,谷内忽然火光四起——那些星星点点的篝火忽然成燎原之势扑向栈道,深谷内一片火海!

  “军镇!”楚枫不顾一切地冲上了古栈道,可以清晰地看到栈道悬索被斩断,栈道的衡梁被大火吞噬,木板纷纷碎裂,雄伟的栈道顷刻之间便成了一片废墟。

  楚枫在灌木丛里挣扎着:“这不是真的!不是!”

  楚枫打着自己嘴巴子,但眼前燃烧的栈道却触手可及,那些唐兵唐将声音可闻,战马嘶鸣和号角之声还在耳边回旋。

  这不是真的。

  但楚枫挣扎起来便向火光之处奔跑之际,忽然被一道黑影拦腰抱住:“暴风,你出现幻觉了!”

  班杜尔汗扔掉了火把,死命地抱住楚枫,却被楚枫一招擒拿摔了出去。他在楚枫面前如同蝼蚁一般的存在,如果楚枫再用力一些,能把班杜尔汗甩出深谷扔到荒漠里去。

  楚枫把手伸进燃烧的火里,立即收了回来,传来一股肉皮烧焦的味道。班杜尔汗爬过来抓住火把砸向楚枫:“这才是真实的——你醒一醒!”

  没有痛觉该多好!人如果没有痛觉的话可以面对生死,可以笑傲鲜血,但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当楚枫死死地抓住火把,感觉痛彻心扉!火光照亮了那张几乎变形了的脸,咬牙举着火把望向山谷深处,漆黑一片。

  篝火、古栈道、望楼堡垒、古装士兵——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不见,一堆碎石,几杯黄土,而已。但战马的嘶鸣、士兵的脚步、旌旗猎猎和牛角号之音还在耳边炸响!

  “暴风你听我说,你所看到的听到的全是幻觉!飞哥把我砸晕了逃到谷里去了,我没找到他!”班杜尔汗抱住魁伟彪悍的楚枫声嘶力竭地喊道。

  楚枫用力晃了晃脑袋,耳中一阵蜂鸣,意识逐渐清醒,钱飞进入谷中了吗?为什么不等我回来救援!楚枫甩开班杜尔汗:“我去找人!”

  “你不能去!”班杜尔汗还想抱住楚枫,楚枫却用火把指着他,班杜尔汗怯步不前,他虽然恢复了意识,但心智却仍然陷在幻觉之中无法自拔。班杜尔汗扑通一下摔倒在地,痛苦地挣扎着:“我跟你去!”

  谷中的温度下降很多,风向似乎也变了。楚枫举着火把在灌木丛和石堆下搜索,却没有发现钱飞的影子。一个出现幻觉的人身处荒谷之中会跑哪去?谷中没有路,但地形极其复杂,乱石堆逐渐减少,灌木荒草茂盛异常,人藏到任何一个角落都不会轻易发现。

  “你说来过一次?”楚枫冷漠地盯着班杜尔汗问道。

  班杜尔汗落寞地点头:“那是我第一次来这里,本想在谷口露营,却鬼使神差地进入谷中,就在方才那地方出现了幻觉——应该是幻觉,除此之外我想象不出其他原因——我被很多人追赶,最后筋疲力尽,睡着了。”

  “被什么人追赶?”

  “幻觉里的人。”

  “是什么人?”

  班杜尔汗下意识地看着楚枫:“有一次我带领一个四个人的团,在穿越砂岩区的时候遭遇道沙暴,我劝他们立即迎着沙暴逃出去,他们不配合。跟今天我们做遇到的完全一样,结果可想而知,四个人全被砂岩砸死了。”

  楚枫凝重地点头:“然后幻觉里便出现了他们在追你?”

  “是的。”班杜尔汗惊惧地望一眼荒谷中的石堆。

  出现幻觉的时候楚枫满脑袋想的是那副古军镇地图,这段时间思考的也都是唐朝远征军的史料、故事和传说,所以他才出现了军镇的幻觉,但却是那么真实。

  钱飞想到了什么?他能想到什么?他说看到了僵尸,应该是受到詹莎莎的误导所致,莎莎说他看到了血尸,而老夫子则看到了骠骑令牌。

  每个人看到的东西绝然不同,是因为每个人思考的事情不同所致。楚枫神经质一般地侧耳倾听,那种古怪的声音竟然消失不见了,抓起一把黄沙扬出去试一下风向,才发现风向改变了。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神秘军镇(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春秋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