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神秘军镇(三)
骠骑2017-09-13 17:594,600

  当舒妃指挥众人打着火把找到楚枫和班杜尔汗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时分。楚枫背着钱飞艰难地走到发现骷髅的乱石堆发现前方摇动的篝火,听到有人喊他们的名字,意识之中才建立起现实感。

  楚枫是在深谷一处极为隐蔽的石堆下发现钱飞的,那时风向已经发生改变,古怪的声音再也没有听到,幻觉也没有再次产生。

  临时营地燃烧着两大堆篝火,钱飞醒来之后大喊大叫抓僵尸,然后猛喝了两瓶矿泉水就睡过去了,班杜尔汗始终处于亢奋状态,而楚枫则包扎一下小伤口,坐在篝火堆旁边喝酒。

  六十度的二锅头劲道不小,楚枫喝了一瓶。

  舒妃吩咐大家早点休息,明天探谷。她对楚枫等人在深谷里的遭遇十分感兴趣,穷根问底为什么会产生幻觉,班杜尔汗的回答让人啼笑皆非:误入神明领地,惩罚就会降临。

  没有人相信他的话,对于舒妃而言班杜尔汗所说的不过是笑话。

  “暴风,你们发现的乱石堆究竟是什么?”舒妃端着一杯干红一边品酒一边询问。

  楚枫把喝光的酒瓶子扔在一旁:“是古军镇的第一层堡垒,也就是地图中所绘制的望楼的位置。”

  两座高达二十多米高的石砌望楼未然耸立在深谷之中,顶部高出两侧的悬崖,能够发现进犯的敌人。而且那条雄伟的栈道可以任战马驰骋,各兵种迅速地迎击敌人,堪称是攻防兼备的地下堡垒,楚枫想象不出能与之匹敌的城防设施!

  “你的意思是这条山谷藏着一座军镇?”舒妃忽然显得十分兴奋,这是探险行动以来所发现的最有价值的信息,如果确认是大唐古军镇的所在地,定然会留下蛛丝马迹。或许会发现更有价值的线索。

  楚枫肯定地点头,他想说看到了古军镇得到原来模样,却欲言又止。因为那是自己的幻觉,但幻象是那么真实,与现实几乎没有太大的区别。

  “古地图所显示标注的所有军事功能区全部隐藏在山谷之中,绘图者为清晰地表明各功能区的相对位置,才将所有工事都画在了外面。”楚枫不想说得太多,他对古军镇的兴趣完全被致幻的原因所替代。

  那是一种令人可怕的手段。作为一名老资格的特种兵,楚枫知道有许多因素可以致幻,包括一些化学药剂,比如LSD(麦角酸二乙酰胺)就是著名的代表药品。还有冰毒、可卡因、海洛因等毒品以及罂粟、冬青、曼陀罗等植物。楚枫还知道有一种“仙狐涎”和深海鱼类也含有致幻作用。

  但在谷中所发生的致幻不是上述任何一种。

  那是一种奇怪的声音,应该是与脑电波同步的神秘声音让人产生了幻觉?而且所产生的幻觉与人的思维活动相关,譬如老夫子说他当时想的是骠骑令牌,结果把那个骷髅当成了令牌,而钱飞则看到了所谓的“僵尸”,是因为詹莎莎的暗示所致。

  最有说服力的是楚枫本人,在进入谷口之前便想的是古地图究竟该如何解读,想的是乱石堆是烽火台之类的事情,所以出现了那样的幻觉。

  但楚枫认可认为那是真的。深谷中的军镇足够隐蔽,如果以深谷为屏障建造军镇的话,那是最完美的解决方案。谷中的堡垒可以藏兵,古栈道可以快速出击御敌,弓弩兵营可以展开第一层进攻和防御,而且进入谷中也绝对不会那么简单,一定会有坚固的城防设施。

  现在他想知道的是,谷中驻扎的到底是什么样的军队,难道是大唐骠骑军吗?

  从古地图到产生的幻觉,似乎冥冥中注定只有楚枫才会发现这一切,因为他已经在设想那支奇怪的军队是如何防御和出击的。冷兵器时代建造这样的军事堡垒并非不可能——他忽然想起了那条飞驾于谷中的栈道来,是军镇中最主要的设施,所有的兵种都将通过栈道出谷,气势恢弘无匹,景象壮观已极!

  “是什么原因让你们出现了幻觉?你们是一起出现幻觉的吗?还是分别……”舒妃继续询问之际,楚枫裹着毯子已经鼾声如雷了。篝火还在劈啪地燃烧,映衬着那张棱角分明的脸。舒妃不禁叹息一下,起身走进帐篷里,拿出一条毛毯给楚枫盖上。

  一个黑影仍然跪在谷口虔诚地祈祷着,不远处的篝火跳动着的火焰逐渐微弱下去。

  满血复活的钱飞变得沉默了许多,吃过早饭之后便一言不发地开始整理自己的装备包。

  楚枫走过来拍一下他的肩膀:“恢复得怎么样?”

  “不怎么样,昨晚我看见僵尸,心情不美丽了,还他娘的穿着明光铠!”

  楚枫嗤笑一下:“我看到的比你多得多,幻觉而已。今天小心点吧,这地方有点怪。”

  大家都做好了探险准备,按照舒妃的要求分成三组:暴风、飞哥、莎莎、血影和班杜尔汗一组,负责前锋开路;舒妃、徐罔文和两个保镖负责策应,老夫子、詹武和班杜尔汗跟班的负责断后和货物补给和救援。

  “昨晚发生的事大家心里都清楚,任何人产生幻觉必须撤出去等待救援,各组之间保持联络畅通,不得随意更改路线。”舒妃打开电脑找出一张深谷地图,调整好分辨率:“第一阶段目标是入谷口三百米处,暴风小组抵达后原地待命,下面调试对讲机频道。”

  舒妃提供的对讲机是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军工产品,有使用者身份识别语音通话功能,频率范围更广,频道间通话互不干扰,在非正常情况下报警,“三防”,可谓功能强大。集群控制网络掌握在舒妃的手里,可以随时掌握每个人的通话情况。

  楚枫小组抵达谷口,詹莎莎又开始用微电脑测试一番,好像不算一卦心里不踏实似的。输入时间信息指令之后,詹莎莎不禁叹息一下:“暴风,谷口的方向是生门,可以进。”

  不管是什么门必须从这儿进去,别无选择。不过钱飞现在对詹莎莎那套理论产生了兴趣,昨天晚上她说这里是死门不能进,结果差点发生大乱子。此时听到莎莎说是生门,钱飞咧嘴一笑:“现在死门在哪个方位?老子还真想再走上一遭!”

  莎莎瞪一眼钱飞,努努嘴:“悬崖那!”

  楚枫下意识地望着悬崖方向不禁皱眉,耳边似乎有回荡起那种奇怪的声音,根据经验判断应该在悬崖的附近。

  深谷中的全貌一览无余。谷中荒草丛生光幕茂密,数坐硕大的石堆点缀其间,两侧的悬崖绝壁上长满了不知名的藤蔓植物,露出黑色的岩石,而詹莎莎所说的“死门”的位置的岩石犹如一张“鬼脸”一般挂在峭壁上。峭壁下面隐约可见一片茂密的树林,这是昨天没有发现的。但楚枫不确定,或者是一棵树?

  楚枫拿起望远镜仔细观察,脸色不禁一变:是一棵古树!目测距离大约一千七八百米远。不过那树很奇怪——树冠竟然是乌黑一片!

  “第一目标位,出发。”楚枫打了个手势率先开路,班杜尔汗紧随其后。

  这是第二次探谷,有了昨天的教训后钱飞再也不敢鲁莽地乱跑,背着两个战术背包断后,莎莎的背包也扔给了他,虽然不重但很别手,好在负重是飞哥的强项。不时瞄一眼女人晃动的腰肢和屁股,又开始想入非非了。

  完全没有轻车熟路的感觉,每走一步都要小心谨慎,进入谷口之后才发现谷中的地势很低,如果不时有灌木丛拦着的话直接能滚到谷底。

  不多时便到了昨晚的“发掘现场”——第一座乱石堆。

  乱石堆的底座呈六边形,沿着底座将灌木荒草清理出去才显露出真容,应该是某种建筑物的地基!而当楚枫向这座石堆对称的方向望去,那里果然也有一堆乱石,被灌木和荒草掩盖着,透出一股神秘的信息。

  钱飞跳上了石堆踢开几块石头,却被班杜尔汗给拦住,哀求:“不要触怒了神明,您快下来吧!”

  “我就想看看到底是不是古墓!”钱飞将不管三七二十一继续清理,但忙活了半天什么也没有发现,昨天晚上发现的那个骷髅都不见了。

  楚枫仔细观察一番:“这里是军镇的望楼所在,从望楼到谷口应该是一座悬索吊桥,这个应该是基座,走吧!”

  “楚爷,你不感到奇怪?葫芦瓢(骷髅)怎么不见了?”钱飞背起战术背包追上几个人。

  老夫子昨天晚上把骷髅当成了骠骑令牌,被楚枫给扔到了灌木丛里了。楚枫指了指侧前方的灌木丛,钱飞立即会意,跑到里面把骷髅给捡回来:“楚爷,您是这方面的专家,给相相面!”

  楚枫拿过骷髅看了看:“男人,青年,十年前死的!”

  “不是吧?我可是当古董收回来的啊!”钱飞还不死心,无论如何这是唯一最有价值的发现。

  “从保存的完好度来看不是古人的,从双眼的位置和光滑度来看是一个男人,从牙齿看此人不超过35岁。”楚枫继续清理灌木丛。

  钱飞伸出大拇指,又看一眼骷髅:“遇到楚爷算你幸运,还是入土为安的好,也算做了一件善事!”

  钱飞在灌木丛地下刨了一个半米深的坑,把骷髅掩埋,拜了三拜。

  班杜尔汗一言不发地走开,挥动片刀清理荒草路,狗腿刀所过之处灌木和荒草都被斩断,简单地清理出一条路来。路线是楚枫经过严密思考的,就是沿着幻觉中的那条古栈道,他想证明那幻觉是真实存在过!

  一千多年过去,除了石头基座以外什么都没留下。想要确定年代必须要有证据,比如遗留下的兵器之类的,石头不会说话的。那个骷髅倒是很好的证据,但需要用高科技手段测量,比如碳14之类的。

  詹莎莎正在用罗盘测量方位,血影则用照相机取景,把图片又倒入笔记本电脑里,两个人不时地交谈着,忙得不亦乐乎。

  不知不觉中班杜尔汗清理出一百多米的路径,正午的太阳火辣起来,几个人都汗流浃背。钱飞抱怨不是来探险而是义务劳动。不知道多长时间没人来过,地上的腐殖质有半米多深,踩上去软绵绵的。

  正在此时,风向忽然变了!

  楚枫和班杜尔汗都停下来,相互对视一眼,班杜尔汗的脸色立即变形了一般:“快准备好了!神要发怒了……”

  进入谷口之前已经做好了准备,没人都带着自制的耳塞,防止发生意外。班杜尔汗这一嗓子着实把钱飞和詹莎莎吓了一跳,慌忙用耳塞堵住耳朵。楚枫凝重地望向对面的峭壁,侧耳倾听,那种古怪的声音又断断续续的响起来。似乎很近,触手可及;又好像极遥远,缥缈无踪。

  楚枫并没有致幻,但班都热汗听到那声音后又痛苦起来,双手捂着耳朵蹲在地上,浑身瑟瑟发抖。

  “楚爷,您没事吧?”钱飞大声喊叫一声,用耳塞堵住耳朵,四处观察寻找声音的来源,最后目光落在对面的悬崖上,那里除了荒草灌木之外没有任何发现。

  班杜尔汗突然钻入齐腰深的荒草灌木之狂奔,一边跑一边惊恐地吼叫着,受到惊吓一般。楚枫毫不犹豫地追了下去,钱飞背着战术背包詹莎莎和血影后面,深一脚浅一脚地跑路,耳边忽然响起了那种古怪的声音!

  这是一种暗示,没有致幻经历的血影满脸茫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跟在莎莎的后面,一边保护她一边追前面的人。而钱飞则扛着战术背包跑得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奇怪的声音似乎在追在他后面,清晰可辨。

  深谷之中,几个受到惊吓的人影在荒草灌木之中时隐时现。钱飞抓着对讲机大叫:“组长——组长!”

  “飞哥,什么事?”对讲机里传来舒妃的声音。

  钱飞气喘如牛:“声音……那声音又他娘的来了,OVER!”钱飞喊了一嗓子后直接把对讲集挂在腰间,飞奔追赶楚枫和班杜尔汗,那小子估计又中了邪魔了!

  不知跑出多远,班杜尔汗一头栽倒在地,还没等爬起来便被楚枫给按住,又奋力挣脱,两人在荒草中灌木向坡下滚去,却忽然坠入一片荒草下面。

  詹莎莎亲眼所见两个大活人掉进了荒草里,刚要呼叫,也一下摔了进去,正好砸在楚枫的身上,爬起来才发现是长满荒草的陡坡,三个人直接滚了下去。

  楚枫长这么大从来没有看过这么大的树。

  树冠笼罩了半个山谷——如果它还活着的话——枯树上爬满了绿色的藤蔓,密密麻麻,几乎把整个大树给包围了,从远处看上去大树如同活的一样,树上开满了紫色花,以至于看上去乌黑的一片。

  树下被荒草完全遮蔽,二十多米高的树干虬枝遍布,张牙舞爪地四面延伸。

  钱飞累得普通一下摔倒在地,气喘吁吁地望着大树,惊得张大了嘴巴:神树啊!

继续阅读:第十三章:巨树之秘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春秋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