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巨树之秘
骠骑2017-09-13 18:354,181

  楚枫和班杜尔汗从十几米高的陡坡上跌落下去,一路碾过半米多厚的腐殖质和荒草,安然无恙,当爬起来的时候才发现已经滚到了巨树之下,也被眼前的景象惊得目瞪口呆。

  班杜尔汗痛苦地呻吟着,脸被灌木刮得鲜血淋淋,跟被荆条抽打过一般。而楚枫因为带了围巾则受伤较轻,但也被刮得惨不忍睹。楚枫一把抓起班杜尔汗扔了出去:“你跑什么?出现幻觉了吗?”

  没有出现幻觉是不可能产生这种行为的,班杜尔汗似乎中了邪魔一般,一听到那声音就会万分痛苦,导致出现幻觉。谁也不知道班杜尔汗的幻觉里究竟出现了什么。

  后面又传来两声跌倒的声音,钱飞和詹莎莎滚下陡坡,砸得钱飞一阵眩晕,手似乎碰到了不该碰的地方,感觉软软的,詹莎莎脸色通红怒目而视,钱飞慌忙举起双手:“不是故意——疼死老子了!”

  詹莎莎狠狠瞪一眼钱飞,转身跑到楚枫近前:“怎么样?用不用包扎一下?”

  “不用。”楚枫提着狗腿刀望着巨树,这是他有生以来所经历的最诡异的事情,千年古树不知死了多少年,却被不知名的植物给包裹起来,而且花朵在树冠上生机勃勃地绽放,就如活生生的巨树一样!

  树下遍布那种藤蔓植物的根茎,足有手腕粗细,紧紧地抱住了粗壮的树干,逶迤爬行延伸到树冠上,借着高大的树冠而享受着阳光,而被寄生的古树却被绞杀而死。巨树虽然强悍,但不能抵御藤蔓的攻击。

  班杜尔汗恢复了正常,但变形脸还在抽搐着,好像得了面瘫一般。估计也被眼前的巨树给震撼到了,半天没说出一个字来。

  楚枫提着狗腿刀走到树下,凝重地观察着手腕粗细的藤蔓根茎——藤蔓分成前后三排,每一排都与前面的错开而生,巨树的周围无一例外遍布着这种藤蔓。就如早已经布置好的绞杀工具一样!

  “巨树是被人为弄死的。”野生的藤蔓绝对不可能这么生长,除了人为还有其他的选项吗?密密麻麻的藤蔓已经把巨树树干包围住,从外面看上去如同一体,铜墙铁壁一般,根本靠不到近前。

  就在藤蔓编制的网下,露出层层叠得的石头,石头上长满了青苔,但能够看出其形状!楚枫用狗腿刀砍断几根藤蔓,藤蔓冒出白色的浆液,四处迸溅。待清理出一平见方的空地,才发现里面竟然是方石砌成的。

  “楚爷,这是石头墙还是古墓?”钱飞的好奇心永远是那么强烈,尤其是看到眼前这种诡异的情况,满心为什么却不明所以。

  树包墙还是墙抱树?楚枫也不知道,现在管不了那么多,用狗腿刀又清理出一片区域,露出三米多长的一段石墙。石墙砌得十分规整,青石之间严丝合缝刀都插不进去,足见当年修造的时候是何等精细。

  苔藓被层层剥去露出石墙的真容,上面的纹饰逐渐显露出来。是一副雕刻得极其精细的“从军图”——旌旗猎猎,战马长嘶,工兵们推着弩车,骑兵的手中挥舞着陌刀,步兵腰间挂着短刀和弓箭,手中的盾牌和身上的铠甲栩栩如生!

  “是大唐远征军!”楚枫忽然失声,这是最直接的线索!这个发现证明了昨晚的幻觉是真实存在的!楚枫一言不发地盯着“从军图”陷入矛盾之中,难道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吗?昨晚看到的幻象是那副古地图引发的,而在此之前他曾经做过同样内容的梦。

  那是在打理小古董店的时候整理祖先留下的古物的晚上,想起了老父亲给他讲过的那个稀奇古怪的传说,便做了一个梦——跟昨晚的幻象如出一辙——与眼前的砖雕一模一样!

  “楚爷,楚爷!”钱飞拍了一下自己的脸蛋子:“可发现宝贝了,这石雕要是运回小店可值老了银子了!”

  楚枫瞪一眼钱飞,石墙一旦破坏便真成了一堆烂石头,没有任何价值。楚枫拿出对讲机:“发现线索,距离目标位五百米,巨树下!”

  对讲机里传来电子干扰声音:“收到,我已抵达第一目标位置,一切顺利!”

  钱飞耸耸肩,意思是他们为什么没事?

  楚枫摇摇头:“许是风向变了,没有听到声音。”

  巨树被藤蔓植物包裹得密不透风,清理出来的半面石墙已经被风干,那副图画更加生动起来。詹莎莎凝抚摸着墙面,不禁惋惜:“是六边形的石墙,好像是专门保护巨树的,可惜的是还是没有逃过古藤的绞杀。”

  如果说石墙是为保护巨树,为什么在墙外人为种植了那么多藤蔓植物?难道当初没有想到这种结果吗?楚枫对此持怀疑态度。

  “树龄超过一千年,古藤未必活那么长时间,或者说巨树在古藤之前就存在了,有两个问题要解决:砖墙是做什么用的?为什么要用古藤绞杀巨树?”楚枫心事重重地看着石墙上面图,非但用石墙保护巨树,还雕刻了如此精美的纹饰,难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

  詹莎莎用GPS定位仪测出巨树的位置坐标,将参数输入电脑之中,巨树在谷中的位置清晰地显示出来,在虚拟的三维空间中巨树恰好位于正北方。罗盘显示与电脑模拟一模一样,也就是说巨树生长的位置决定了它的命运。

  “巨树位于谷中正北方,在五行八卦图中属于玄冥所在,乃极阴之地,北方是坎位,五行属水,在奇门之中应属休门,是吉位。”莎莎眉头微蹙:“水生万物,春发而秋亡,巨树得以休养生息,巨树生长的位置十分古怪!”

  “既然休养生息为什么枯死了?”钱飞不解地问道。

  “不是枯死,是被绞杀的!”楚枫下意识地敲了敲砖墙的边缘:“六面型的砖墙的确是为了保护巨树而修建的,古人跟我们一样,把巨树当成了神来崇拜,在西北这样的环境里能生长出如此庞然大物也算稀罕。”

  料想一千多年前这里的环境绝不是这样的,深谷之中应该有溪水通过,或者是这样的小环境造就了这棵树。

  “既然为了保护巨树,为何在又种植了绞杀古藤?难道是有意为之吗?”詹莎莎狐疑地望着树冠上绽放的紫色花朵,似乎有某种香味传来,十分浅淡。

  这种情况的确是出人意料,没有更合理解释。

  “楚爷,把古藤都砍了!”钱飞挥动狗腿刀砍古藤,古藤冒出白色的浆液,溅了一脸。

  楚枫也有这种想法,但这可是力气活,估计清理完古藤就得一天的时间,什么事情都不用做了。这种鲁莽的办法不可取,楚枫立即阻止钱飞:“古藤与巨树一定有某种联系,以古人的智慧不会不知道会把巨树绞杀死,还是动动你的小脑分析一下为什么吧!”

  巨树,古藤,石墙,壁画都真实地摆在面前,犹如一道令人费解的谜题一般。而按照詹莎莎分析的,巨树在休门吉位,不应该枯死,但事实是却被古藤所绞杀!楚枫想象不出其中的原因。

  班杜尔汗盯着树冠上盛开的紫色花朵,眼神迷离起来:“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这里通向神邸,那是荒谷之神居住的地方。”

  班杜尔汗虔诚地伏在地上嘴里叨叨咕咕,该是又在祈祷了。众人对此已经习以为常,虔诚的祈祷并没有阻止致幻现象发生,只不过是一种心里安慰罢了。

  钱飞抓住古藤爬上巨树,上面看似很宽阔,平躺一个人不成问题,居高临下远眺,周围的景色尽收眼底:“楚爷,什么叫一览众山小?您爬上来就知道了!”

  哪有心思去观景?一堆问题纠缠在一起,心乱如麻。一千年前的古人回把巨树当成神供奉吗?一定会。他们为古树修造了最坚固、最精美的屏障,那为什么要把巨树绞杀呢?耳且以这种极其隐蔽的手段,让巨树死有很多种方法,唯有这种方法让人意想不到。

  也许古人另有目的。

  正在此时,舒妃率领第二组人员已经抵达,所有人都被眼前的一幕震撼得目瞪口呆。

  “暴风,有什么新发现没有?”

  “很奇怪的发现,巨树被古藤绞杀而死,而这面墙上雕刻的是大唐远征军的壁画,足以证明深谷中有军镇的存在。”楚枫漠然地看一眼舒妃:“我想知道第一目标任务是什么。”

  舒妃检查着巨树古藤和石墙:“要证明骠骑军的存在,只有如此才能进入实质性的探险,否则竹篮打水得不偿失,难道你提议来这里不是为了这个?”

  楚枫漠然地点点头,他来疏勒就是寻找祖先的痕迹,如果父亲所讲述的那个传说是事实的话,骠骑军为了完成神秘任务而失踪一定隐藏着惊天秘密,老祖宗把这个故事一代一代地传下来势必有着某种目的。

  “莎莎,你怎么看?”舒妃若有所思地看着詹莎莎:“以你的经验分析一下。”

  詹莎莎瞪一眼躺在树上的钱飞,收回视线:“巨树不应该死,却被绞杀,原因很复杂,至于是什么我还没有判断出来,不过……”詹莎莎顿了一下:“不过我发现巨树的位置很特殊,如果把荒谷看做一条隐龙的话,这里应该是龙眼。”

  “龙眼?”

  “是的,您听过画龙点睛吧?点睛的龙才具有灵气,而龙眼干枯则意味着龙失去了灵性,我怀疑此处与整个山谷的水源有关联,巨树因失去了水源干枯而死,山谷水源中断造成古河道断流,成为困龙索,隐龙龙脉彻底被毁。这也是大唐远征军之所以失败的原因。”

  解释得很完美,但楚枫不相信。

  “楚爷……”

  树上传来飞哥声嘶力竭的惊叫声,所有人抬头望向树冠,却没有看到钱飞的影子!刚才还看见他在树上优哉游哉地躺着,现在却凭空消失了一样!就在此时传来一种古怪而空灵的声音,似古琴的余音一般。

  巨树上紫色的花朵在山风的吹动下纷落,漫天飞舞紫色的花瓣构成了花海一般,而随着紫色花瓣飘落,异香四散!

  班杜尔汗痛苦地抱着脑袋跪在地上,他对那种空灵的声音太敏感了:“快跑!”

  詹莎莎忽然发现舒妃的眼神有些不对,慌忙以面纱捂住口鼻,抓起一把沙土扬到空中,确认风向然后拉起舒妃:“快跟我来!”

  詹莎莎逆风向巨树北侧狂奔,众人纷纷下意识地追了过去。一个保镖想要拉班杜尔汗,却被他挣脱,敏捷得向猴子一般爬到了树上,而此时楚枫已经到了钱飞所在的树干上,屏住呼吸向下面看。

  粗壮的巨树上竟然有一个黑乎乎的洞口,楚枫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转眼间便消失不见!

  待詹莎莎率领众人跑出树冠的范围的时候,徐罔文却没有跟来,而是在树下发呆。他想看看到底是什么花,也想辨认那古藤究竟是什么植物。他已经没有机会逃出来了,因为他发现地面上是密密麻麻灰色的甲虫!

  徐罔文似乎陷入了癫狂状态,声嘶力竭地拍打着地面,他要打死那些可恶的家伙们,继而癫狂起来,在地上打着滚。詹莎莎又冲了回来,一掌将徐罔文打晕,一个保镖像拽死狗似的把徐罔文拖走。而詹莎莎却没有随之返回,而是地爬上了巨树,跃身跳进树洞之中。

  舒妃面红耳赤呼吸急促,抬头却似乎看到深谷之中隐蔽的别墅,看到了坐在轮椅里的老者——是幻觉!

  “老板,你怎么样?”保镖拖着徐罔文跑回来发现舒妃有些不对。

  舒妃指着巨树:“暴风、莎莎……他们怎么不见了?”

  保镖立即抓过对讲机呼喊楚枫,对讲机里一片忙音,没有任何回应。

  老夫子此时才恍然所悟:“花香有毒啊!”

继续阅读:第十四章:神秘空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春秋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