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神秘空间
骠骑2017-09-13 18:015,972

  花香的确有毒。

  荒谷之中生长的藤蔓植物都有毒!当徐罔文发现并告诉舒妃的时候,一切谜团似乎已经了然:现在是古藤的花期,大量花粉随风飘散在谷中,当人吸入了令人致幻的花粉之后便会出现幻觉。尤其是晚上,谷中的小气候导致气压偏低,大量的花粉被压制在谷口附近,更容易中毒。

  “为什么会出现那种奇怪声音的时候会产生幻觉?”老夫子对此表示怀疑,但徐罔文的猜测是有科学依据的,只是无法确定声音是从何而来的。

  舒妃盯着百米之外的巨树,心中的惊惧并没有消除。各种迹象表明荒谷中的秘密远非这些,那颗巨树便隐藏着巨大的秘密?而随着那种奇怪的声音消失,班杜尔汗的痛苦减轻了不少,爬起来盯着巨树一言不发。

  漆黑的甬道里,当詹莎莎睁开眼睛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晕过去了,而且被一个人抱着。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被陌生的男人抱过——呼吸是那么熟悉,一双大手小心地握着她冰冷的胳膊,男人气特有的气息让她的浑身燥热起来!

  “暴风……”

  “别动!”楚枫沉重地喘息着松开女人,詹莎莎却不小心滚到了地上,楚枫窘迫不已。若换做钱飞的话一定抱得更紧吧?

  詹莎莎挣扎一下:“这是什么地方?难道不是树洞吗?”

  詹莎莎的记忆还停留在跃如树洞的那一瞬间,没有做过什么风险评估,只想着跳下去救人,却不料给摔晕头了。

  而钱飞却抱着脑袋靠在墙壁上,显然也摔得不轻,不过神志还算清醒:“楚爷,咱们发大财了,这地方像是藏宝洞啊!”

  “没伤着吧?”

  “皮肉小伤,没事!”钱飞打开高能强光手电观察,石头砌成甬道四壁砖墙与外面保护巨树的墙一样,不同的是没有任何装饰。石阶蜿蜒向下而去,上面积满了树叶腐殖质。楚枫抚摸着墙壁,感觉很粗糙,不像经常有人光顾的模样。

  钱飞刚猫着腰刚要上台阶,却被楚枫一把拉住:“等等!”

  “怎么?还怕有机关算计?”

  “我是怕你找不到北!”楚枫凝重地盯着漆黑的甬道思索着,用强光手电向甬道顶端照去,上面是一块硕大的青石,与其他部位绝不相同。

  钱飞也注意到了青石的蹊跷之处,慌忙后退两步,扒开石阶上十几公分厚的腐殖质,露出三级石阶,石阶上面便是缓步台,正对着青石板。钱飞算计好了青石的位置后竟然直接踏上了台阶:“一千多年的机关现在早就失效了,我怀疑当初就没怎么用过!”

  “小心!”詹莎莎紧张地看着用到顶部的青石板,这种机关以前听说过,触发之后会落下来把人给砸扁!

  钱飞上了第三级台阶,虽然装作若无其事但实际上紧张得不行,脚跟轻浮得很,万一发生意外好应对。但并没有触发什么机关,钱飞终于松了一口气,左脚刚刚踏上缓步台,忽然听到一声“咔”的声音,寂静的空间内听得清清楚楚!

  “不好!”楚枫一个箭步冲上缓步台,把钱飞给撞飞,随即便滚了出去。

  空间内发出“轰隆”一声巨响,硕大的青石板从天而降,直接砸在缓步台上,碎成数块,空间内烟尘四起,把三个人笼罩其中!

  詹莎莎惊叫一声跌倒在地。

  钱飞跟肉球似的惊呼着滚下了台阶,楚枫则鱼跃道五米开外之处,撞在了洞壁上狠狠地摔在地上,浓重的灰尘瞬间袭来,几乎无法呼吸。

  好险!如果楚枫的速度不够快,如果救援的时机掌握不好,如果钱飞的动作再慢点,两个人恐怕早被砸扁了。

  詹莎莎爬起来踏着碎石冲了过去:“你们没事吧?”

  “阿米豆腐,大难不死必有后福……”钱飞感到浑身散架了一般,强自爬起来向上看,滚过了十多级台阶,若不是皮糙肉厚估计就废了。

  楚枫抓住詹莎莎的手向下面走去,詹莎莎本能地挣了一下,心跳加速:男人有天然的保护女人的意识吗?这家伙虽然有点冷,但还是蛮不错的!

  不过楚枫可没想那么多,在他面前詹莎莎只不过是弱者而已,强者保护弱者天经地义,跟性别没有关系。

  “这地方铁定藏着宝贝,咱们发大财了!”钱飞疼得直咧嘴还不忘给自己打气。

  楚枫望着漆黑的甬道尽头,里面似乎藏着某种机关一般,不禁凝重地摇摇头:“算你幸运,下次小心点,这里没你想象那么简单!”

  十几级台阶之后,甬道方向发生了改变,但还算平坦,上面覆盖厚厚一层灰尘。让楚枫疑惑的是甬道内没有留下任何有价值的遗留物,难道当年这里没有人活动吗?还是建成之后就废弃了?这里究竟是干什么用的?甬道是通向哪的?楚枫百思不得其解。

  “楚爷,好像是运兵道啊,难不成一千多年前就开始打地道战了?”钱飞举着手电胡乱照射,突然发现墙上两米多高的地方有凹槽,便好奇地跑了过去,原来的安放灯具的,凹槽里面还有干枯的黑色炭状物。钱飞点燃了灯芯,一抹微光照亮了甬道。

  山谷里建军镇乃兵家大忌,而在地下建运兵道岂不是成了瓮中之鳖?楚枫打量一下灯槽高度,不禁惊讶:身高至少要在一米八以上的人才能轻松点燃灯具,难道唐朝的士兵都是身高丈二的大块头吗?

  三个人继续往前走了一百多米左右,甬道忽然又改变了方向,并且变窄了许多,仅能容一个人通过。洞壁上镶嵌着一条铁锁链。锁链制作得十分精良,拂去上面的灰尘之后依旧泛着特有的光泽,而且每条铁索上面都錾着字,楚枫仔细辨认之后才发现是“兵 刘武、冶;锻 赵”等几个繁体字。

  “这是什么意思?”詹莎莎疑惑地看着锁链上的字不明所以。以前寻龙探穴的时候看过明朝的长城砖,上面刻的是造砖的工匠年号等信息,感情古人在唐朝的时候就开始“实名制”了吗?

  “铁是一位兵工刘武冶炼的,铁链是一位性赵的工匠锻造的,大唐年制成。”楚枫抚摸着铁链,似乎感受到了历史的厚重。从青石台阶和锁链的磨损情况来看,这里建成之后即投入了使用,但不久便废弃了。

  楚枫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判断出秘密空间究竟是做什么用的。阿飞说是运兵道显然不靠谱,本以为是储存粮食之所,但空间规模不够大,难道是一条退路不成?

  甬道近乎垂直的坡度让詹莎莎攀爬起来有些费劲,跟攀岩似的,好在有楚枫在前面拉着。钱飞打先锋,在上面兴奋得地大呼小叫,中了邪魔一般。楚枫对此已经习以为常,这是钱飞的特点,简单点说就是走夜路吹口哨——壮胆呢!

  斜坡甬道大概有几百级之多,钱飞累得气喘如牛,詹莎莎在中途歇了两次,终于到了尽头,前面出现了十几平米的缓步台,缓步台前面出现一道石门。

  “莎莎,定一下位置。”楚枫打开对讲机,里面发出一阵电磁干扰的声音,好像是摔坏了,不是三防的吗?楚枫调整一下频道,喊了几声,里面没有任何回应。

  钱飞鲁莽地冲上台阶刚要抬脚却收了回来,紧张地盯着石门回头喊:“楚爷这个不是什么机关门吧?”

  没人知道石门后面是什么,更确定不了是不是机关门。钱飞尴尬站在第一级台阶上裹足不前。青石台阶纤尘不染,好像有人擦拭过一般。按照一路走来的经验判断这是不可能的,一千多年无人光顾了怎么会没有灰尘?

  楚枫用手按了按台阶,然后从容地走上去到了石门之下,钱飞擦了一把冷汗:“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

  “前车之鉴!”詹莎莎捧着罗盘,

  发现指针始终在不停地旋转着,不由得紧张起来:“不可能呀……暴风,罗盘定不了位置!”

  楚枫盯着石门上雕刻的精美图案,回头看一眼女人:“为什么?”

  “好像是磁力异常——我的罗盘绝不可能坏掉的!”

  “没有什么不可能。”

  “好吧,就当是坏掉了哦!”詹莎莎收起罗盘上下打量石门,对开的石门上雕刻着五行八卦图,刻纹精细异常,两扇石门严丝合缝如同一体一般。

  钱飞用力推了一下石门,纹丝不动,又趴地上往里面看,门与地面之间根本没有缝隙,爬起来愁容满面地拍打着石门:“里面一定有断龙石,我最擅长破门而入了!”

  “别着急,先弄明白是不是机关门。”詹莎莎上前仔细观察着石门,石门下面有滑动的痕迹,从对开门接口的情况来看,此门开关的次数也极其有限,或者当初这道门不是常关的。詹莎莎仔细抚摸着五行八卦阴阳鱼突出的圆球,圆球竟然是活动的!

  这个发现让詹莎莎惊喜异常:“这个是机关锁,看我怎么解开它!”

  果然是机关门?不过这个机关门有点特殊——或者说它的锁头有点特殊。楚枫用强光手电照射拳头大的圆球,每只圆球上都刻着稀奇古怪的文字,不像是汉字,也不是英文。以楚枫的文化底蕴也不知道是什么文字,但他知道一定是开机关所必须的。

  莎莎研究了半天,用九宫格推算法也没有弄明白,用五行相生相克的办法也没有打开。不禁颓然:“飞哥,还是用你的破门而入法吧!”

  钱飞看一眼楚枫:“用炸药炸?”

  “你小子除了搞破坏以外能不能动动脑筋?”楚枫抚摸着圆球,上面的文字符号都看了几遍,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球上的符号与骠骑令牌上的差不多,楚枫记得十分清晰。

  “老祖宗弄的这玩意太烧脑了,最有效的办法就是炸掉!”钱飞嬉笑道。

  楚枫双手用力旋转两个圆球,侧耳倾听里面的声音,圆球上出现两个相同的文字符号之际忽然停下,双手用力向里面一按,圆球竟然缩进去了,只听一阵锁簧乱响,地面忽然震动一下,犹如两支石球从脚下滚动一般。

  三个人慌忙退下台阶,十几秒钟后地面的震动戛然而止,似乎石球已经归位了一般,空间内传来铁索摩擦的声音,石门竟然自动打开。钱飞惊得目瞪口呆:原来石门是左右滑动的,难怪前后推不开呢,硕大的石门缩进了两侧的凹槽之中。石门洞开,一阵阴风随即迎面吹来,夹杂着一股灰尘的味道。

  门后是一个神秘的的空间,当楚枫用手电四处扫射以后才发现是一间硕大的石室,断壁残垣的影子一扫而过。

  钱飞闯进石室惊叹不已:“发财了!发财了!”

  “别动!”楚枫向前走了两步,手电照射之处出现了石桌石凳,兵器架,还有一个粗大的通天石柱。地面一片狼藉,石桌碎裂在地上,石凳滚到了角落里,锈蚀的兵器横七竖八地扔在地上。除了通天石柱之外,所有物品都被破坏掉。石柱上也被利器砍了十多道痕迹。

  “咱们陪古人秉烛夜谈吧!”钱飞一屁股坐在石凳上,用手电四处乱晃着:“楚爷,没嘴能发现老祖宗的蛛丝马迹呢,咱这也叫实至名归了。”

  楚枫不禁苦笑一下,小心地观察着整个空间:“骠骑军镇牢不可破,唯有从内部才能毁掉,天宝十年三月接到开拔指令,骠骑军便挥师北上与主力汇合,这里也就废弃了。”

  “难道没有留守一兵一卒?”詹莎莎紧张地跟在楚枫的后面,空间内阴森诡异,跟古墓没有太大的区别。

  楚枫忽然发现在石门后面各有两个精致的灯槽,灯芯完好如初,可见这个秘密空间很少有人光顾,即便是在当时也是如此。楚枫小心地点燃灯芯,发出一抹微弱的光亮,片刻之后却亮光大盛!

  墙壁上忽然蹿起一条火索,火索沿着既定路线迅速燃烧,每到一个节点之处便开始分岔,无数条火索在石室的墙壁上、穹顶上形成了燃烧的火网,而每个节点之处都燃烧着一盏油灯。让人叹为观止的是当最后一盏灯被点燃的时候,整间石室亮如白昼,穹顶之上如同星空一般,呈现出北斗七星的形状,站在穹顶之下如同置身于灯海之中;石室中心区域粗壮的石柱也燃着灯火,与穹顶上的灯火相连,如同巨树一般壮观已极。

  不用说开凿这条甬道有多困难,单单是设计巧夺天工的照明设施已经让人叹为观止。所有人都被眼前的一幕震撼不已,钱飞半天没有反应过来,待醒过神来才大呼小叫地冲到楚枫和詹莎莎近前,才发现空间一侧的墙壁上开凿着巨大的神龛,神龛内供奉着佛像,两支三足青铜鼎式的香炉翻倒在地,一千多年前的香灰铺在地面之上。

  古人为何在深谷之中开凿了这样的空间?楚枫想到了祭坛,但没有迹象表明是祭坛。军镇里面也不大可能有祭坛,即便是有也不可能深藏在地下!唐军所向披靡,他们所祈祷的只是胜利,而胜利对于强悍的大唐军队而言似乎永远是那么容易?

  另一面墙壁上打磨得十分光滑,上面刻着稀奇古怪的文字。詹莎莎抚摸着光滑的石壁:“好奇怪的文字啊!”

  “这是鸟书,已经绝迹两千多年了。”楚枫凝神望着石壁陷入了沉思,这种文字竟然与家传的骠骑令牌上面的符号有些相似,楚枫成一度想解开令牌上的符号,但翻阅了许多资料,只能确认是一种古老的文字,但代表什么却不得而知。

  现在看着墙壁上的鸟书感到有一种亲切感,难道令牌上的也是同一种文字吗?

  “这种文字曾经在云贵川少数民族地区发现过,史书曾经记载吴越之地使用鸟书,出土的越王勾践宝剑上的铭文就是用鸟书书写的。”楚枫盯着墙壁,脑海中闪现出骠骑令牌上的符号,忽然一个奇形怪状的符号映入眼帘,竟然与家传令牌其中一个符号一模一样!

  楚枫忽然兴奋起来:“骠骑令牌上的图案是隐文,要用这种文字来解读,知道成吉思汗发明巴斯巴文的故事吧?如出一辙!”

  “关键是怎么解读,这上面的都是鸟语,咱看不懂!”钱飞用狗腿刀敲打着墙壁,竟然发出咚咚的声音。

  “是空的!”三个人不约而同地惊呼一声。

  如果是空的,墙壁后面是什么?钱飞上下左右仔细查看,没有发现任何缝隙,不禁颓然地坐在地上:“楚爷,怕不是一面机关墙吧?古人怎么这么能烧脑呢!”

  “一定是隐藏着什么秘密,或许是宝藏也说不定!”詹莎莎拿出罗盘想要测量位置,罗盘上的指针竟然在快速旋转着,早就知道会是这种结果。詹莎莎还是不死心,捧着罗盘在空间内踱步,一边走一边看着罗盘。

  空气中充满一种脂肪燃烧的气味,让詹莎莎有些作呕,又跑道楚枫近前。

  楚家祖传的令牌有四个,两个是舒妃送回来的,不知道是哪一代先祖弄丢了的。两个令牌上面有八种复杂的符号,楚枫已经找到了七个!

  七个神秘的符号是按照北斗七星的形状排列的,楚枫的眼前仿佛出现了一副星空图:斗柄指向东方,顺延七星所对应的是摇光、开阳、玉衡、天权、天玑、天璇和天枢。但四块骠骑令牌有八种符号,第八个符号在哪儿?

  顺着“斗柄”寻找,在斗柄内侧,果然发现了第八个符号文字,此为洞冥。原来骠骑令牌上的符号都与墙上的“天书”一一对应的,其中蕴含了什么道理?虽然已经猜出了这是古代传令用的“密码”,但想要破译是比登天。因为每一组符号代表的不是一个字,而是一句话。

  楚枫望向“斗柄”的外侧,如果还有一个符号没有找出来的话,必然是第九颗星——隐元。但令楚枫失望的是上下左右皆有文字符号,唯有一处留白!

  “阿飞,过来搭个梯子!”楚枫打了个手势,钱飞跑过来双手交叉,钱飞踩在他的手上,钱飞用力向上把楚枫给拖起来。

  楚枫一下按在“天枢”所在的符号上面,那符号竟然塌陷进去两公分左右!这就是机关墙的秘密——楚枫兴奋不已,接连把七个符号都按入墙中,整面墙的格局立即发生了变化!

  “原来如此!”钱飞伸出大拇指:“楚爷,不愧是骠骑军的后裔!”

  楚枫盯着“左辅右弼”两个位置的:“骠骑令牌上的符号有两个作用,一个是用来传特殊的军令,另一个便是开启这面机关墙。”

  楚枫毫不犹豫地按在了“隐元”所在的位置,又将“左辅”星的符号按了下去,只听地下一阵机关响动,墙壁在不断地震颤,空间内传来一阵剧烈的轰隆之音,惊得楚枫和钱飞慌忙后撤。

  就在一瞬间,整面石墙轰然碎裂!

继续阅读:第十五章:诡异干尸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春秋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