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诡异干尸
骠骑2017-09-13 18:014,270

  烟尘散尽,石墙后面出现一个更为隐蔽的空间。

  三条人影映在空间内的石壁上,一动不动。

  钱飞擦一下冷汗才发现那是自己的影子。人在紧张的时候最容易犯低级错误,表面鲁莽却心细如发的钱飞也不例外。不过他看到的不是三个人影,而是四个!当目光看到那个高大的人影的时候,钱飞惊得目瞪口呆,心差点没从喉咙里吐出来!

  一个身高超过两米的“巨人”站在角落里,影子在地上拉得老长,手里握着长长的陌刀,身披黑色的鱼鳞甲,面目却看不清楚,感觉一股阴森之气灌顶入心,摄人心魂一般。“巨人”面对着一张黑色的书案,书案上放着一个锈迹斑斑的方盒。

  詹莎莎紧张得抓住楚枫的胳膊,惊恐地看着“巨人”,那家伙似乎在看着他们,而又好像对他们不屑。

  这就是隐藏的秘密?楚枫盯着一动不动的“巨人”,目光在他的身上游移着,最后落在巨人的眼睛上。他只有一只眼睛,右眼部位深深塌陷进去,面貌丑陋至极,干瘪的皮肤紧绷,露出白色的牙齿,但如铜铃一般大小的眼睛乌黑发亮,射出幽幽的青光。楚枫拍了拍查莎莎的手:“是干尸,不要怕!”

  冷汗从钱飞的额角流下来,感觉口干舌燥,他从来没见过如此诡异的事情。干尸以前见过两次,但绝对没有保存的如此“新鲜”的干尸,这个不应该叫“干尸”,他与真人没有两样。

  “楚爷……这家伙好像有眼无珠啊!从哪个角度看都好像是盯着飞哥那?”钱飞终于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一句话提醒梦中人,詹莎莎的第一印象也是如此。不过她没敢正眼看那具干尸,如果没有楚枫在前面的话早就跑掉了。现在看那具干尸才发现他的确是“有眼无珠”——那支黝黑的眼睛散发着深邃的青光,摄人心魄!

  “动作快点,找有价值的线索!”钱飞不动声色地走到书案前看着上面的青铜盒子,盒子上面雕刻着古老的纹饰,一种沧桑久远的感觉。

  钱飞梗着脖子,目光就没离开过那具干尸,还有他手里的陌刀。对于特种兵而言,武器无疑是最吸引人的,干尸手中的陌刀有近三米多长,一米多长的雕着纹饰的刀柄,其余部分全是刀锋,这要是耍起来该有多大的威力?

  铜质的盒子似乎有一种难以抗拒的魔力,楚枫不由自主地弯腰抚摸上面的纹饰,只感觉一股阴风袭来,不禁脑袋发麻,施展“铁板桥”的功夫仰面躺在地上,刀锋从面门横扫而过!

  “楚爷小心!”钱飞惊得目瞪口呆,阴风里夹杂着一股难闻的腥臭味,只听“砰”的一声巨响,陌刀砍在石壁上,顿时碎石纷飞。

  楚枫没有想到这里还会有机关!巨人干尸惊天一击足矣能把他拦腰斩断,当他躺在地上看着对面的家伙的时候,全身的毛孔展开,头发根子也竖起,冷汗“唰”地流下来。干尸怎么能发动攻击?难道自己看错了?

  以楚枫敏锐的洞察力和谨慎沉稳的性格而言绝对不会判断错误,但他真的有些麻痹大意了!楚枫没有来得及多想,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弹起来,手中多了一把狗腿刀,与干尸对峙着。

  场面有些滑稽:尺许长的狗腿刀对阵拿着三米多长陌刀的干尸巨人!

  狗腿刀飞出去,直接刺入巨人提刀的小臂上,陌刀应声而落。楚枫擦一下冷汗,这家伙的确是干尸,但不知道为什么会发出最后的雷霆一击。究竟是什么力量让一具干尸做出如此令人匪夷所思的攻击动作呢?

  钱飞小心地打量着干尸,舞动着狗腿刀就要往上冲,被楚枫一把给拽住:“干什么?”

  “老子要斩草除根,丫的差点没伤到您!”

  “仔细检查一下,没有时间了!”楚枫瞪一眼钱飞,仔细观察着书案上的青铜匣,确认没有什么机关埋伏之后才长出一口气。小心地移动青铜匣盖子,发出一阵金属的摩擦音,楚枫是在检查是否还有机关暗箭而已,但青铜匣内没有任何反应。

  而钱飞冲到巨人近前上下翻飞砍了十多刀,发出一阵“劈啪”的声音,怎奈巨人身上的鱼鳞甲太坚韧,锋利的狗腿刀竟然不能奈何。

  “你小心点,跟干尸较什么劲?”楚枫瞪一眼钱飞,将足有五十多斤重的青铜顶盖搬下去,里面是一个黑色的匣子,尺许见方,乌黑锃亮,散发着特有的金属光泽。黑匣子很重,楚枫把它弄出来后浑身透汗,就在打开黑匣子的瞬间,那巨人却轰然倒下,把钱飞直接压在了身下。

  与干尸面对面是什么感觉?钱飞张牙舞爪地推开干尸的脑袋,那家伙的眼睛却掉下来,砸在钱飞的脸蛋子上,吓得钱飞“嗷”的一声:“楚爷,快救我,别问了!”钱飞咧着嘴干嚎起来。

  把巨人干尸移开,钱飞才喘着粗气爬了出去:“他娘的死了还得咬一口啊……”

  楚枫忽然盯着巨人的“鱼鳞甲”,心里掀起惊天巨浪:不是唐朝的明光铠,也不是将帅穿的鱼鳞甲——这甲胄竟然是长在他身上的——不是盔甲!

  就如同以前听老夫子讲不靠谱的故事的时候,楚枫从来没有相信过,但现在他不得不相信,今天所碰到的一切太离奇了:竟然有身上长出甲胄的人吗?那还是人吗?不是人是什么东西?

  气氛顿时诡异起来,楚枫小心地用狗腿刀拨弄着怪物身上的鱼鳞甲片,甲片纷纷脱落,露出里面干瘪的皮肤,用手按了按发现还很有弹性。楚枫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干尸,而且是怪物的干尸!

  “楚爷,这是什么玩意?”钱飞好奇地凑到近前,才发现其中的蹊跷,脸色不禁变形了一样,指着“巨人”干尸半天说不出话来。

  楚枫凝重地盯着干尸的面目,才发现他的眼睛部位空空如也,抬头发现钱飞的手里握着一枚黑色的球形体:“你把它眼睛扣下来了?”

  “这家伙砸下来的时候掉出来的!”钱飞吓得把手里的东西扔在地上,球形体在地上弹起来,滚到干尸旁边。

  詹莎莎惊恐地看着干尸:“暴风,这是怪兽,不是人。”

  “是长着鳞甲的怪兽,但具有人的一切特征!”楚枫不断地搜索着记忆,却没有发现关于怪兽的一点信息,在他的认知里这样的怪兽只存在于神话中。楚枫拾起黑色球体,感觉微凉圆润,如浑天球一般,这就是怪兽的眼睛?

  钱飞稳定一下心神:“楚爷……怎么办?”

  “运出去!”也许这是此行最有价值的发现。

  钱飞踢了一脚怪兽捡起黑球揣进了怀中。这么大的块头怎么运出去?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怪兽虽然成了干尸,骨头也有百十多斤,钱飞拽了一下竟然没有拽动。

  楚枫忽然想起了徐罔文,他是生物学家,也是舒妃此行的合作伙伴。为什么要带一个生物学家寻找宝藏?难道就是为了找这个人形的“怪兽”吗?许多问题涌上楚枫的心头,忽的发现这支探险队真的不一般!

  楚枫定了定心神,打开黑色的匣子,里面射出数道银色的光芒。如同皓月之光,又如繁星点点。那是一个古朴天然的银色盒子,盒子的四角是金字塔形状的金色的装饰包镶,盒面上绘制着繁复的黑色线条,粗细相间疏密不同,诡异异常。

  詹莎莎目瞪口呆地捧着罗盘,上面的指针在疯狂地旋转着,在某个瞬间指针竟然折断!

  “暴风,这里磁力异常,我们必须尽快离开!”詹莎莎把罗盘扔到一边,回头却发现空间内的灯火变得暗淡了许多。

  楚枫把银盒收好,在隐蔽的空间内又搜寻了片刻,没有发现任何有关文字的痕迹。也许这个空间所隐藏的就是银盒,或者是干尸?

  楚枫和詹莎莎找遍了空间所有角落才发现这里是密闭的,再没有出口,只能按原路返回。钱飞则用绳索将干尸困住,想要背起来,却有些力不从心:“这家伙太沉,弄不动啊楚爷!”

  两个人抬着干尸都有些吃力,楚枫和钱飞两个人抬着干尸下了台阶,刚走几步,空间穹顶上的灯光开始逐次熄灭,方才还灯火辉煌的密室内立刻阴暗起来。石柱上的灯具里散发出淡蓝色的火苗,有一种置身地狱的感觉。

  “我们必须快点离开,感觉有点不对劲!”詹莎莎焦急地望一眼空间中间石柱上微弱的灯光焦急道。詹莎莎焦急地奔到石室的入口处,却发现那道石门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关闭了,吓得詹莎莎倒退了几步,呆呆地看着石门不知所措。

  石门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动封死了!

  这种情况让楚枫始料不及,只关心密室内的情况了,却没有注意退路。楚枫回忆起在破解机关墙的时候地下机关动作的情况,想必机关墙破掉之后石门便封闭了,以绝后路。当初设计密室的人已经想到了这点,任何进入其中的人只能一个结局:死亡。

  詹莎莎敲打着石门,想要找到打开门的机关,但徒劳无果。钱飞扔下干尸鲁莽地撞向石门,石门纹丝不动,人却被撞得七晕八素:“楚爷快想办法啊,老子不想闷死在这,还没享受过好生活那!”

  人在绝境的时候往往表现出来的是真性情,比如詹莎莎靠在墙壁上哭泣,钱飞躺在地上干嚎,而楚枫则淡漠地坐在台阶上看着那具干尸发呆。一股女人的体香忽然钻进鼻子,詹莎莎抱住楚枫啜泣。

  “立即联系组长,让他们尽快救援。”楚枫拍了拍女人的小臂凝重道。

  詹莎莎紧张有些过度,竟然忘记了外面的增援小组,一时窘迫不已。找到了对讲机打开,里面传出一阵强烈的电磁干扰声音,喊了半天也没有回应,不禁有气馁:“磁力干扰太大没有信号!”

  楚枫忽然想到罗盘损坏的一幕,昨晚第一次探谷的时候她的罗盘就没好用过,强烈的磁力干扰究竟来自哪?难道是附近有铁矿石吗?楚枫曾经听说过相关的报道,尤其是在北纬三十度线附近,磁力异常所造成的各种事故,最有名的就是百慕大三角。

  那些都是道听途说,自己没有遇到过,现在真的出现了这种情况,让楚枫始料不及,一时间也没了办法,只能等着救援了,别无选择。

  当最后一盏灯熄灭的时候,地面传来一阵强烈的震动!

  空间内陷入绝对黑暗之中,楚枫拉住詹莎莎跑到石柱之下:“阿飞,快过来!”

  没有人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更不知道震动意味着什么,但求生的本能告诉楚枫:石柱下面是安全的!

  钱飞还不忘拖着干尸挪到了石柱之下,但双腿已经发软:“楚爷,该不是天塌地陷吧?”

  震动越来越剧烈,空间内灰尘四起,布置在穹顶上面的灯具纷纷坠落,碎裂的声音此起彼伏。几个人犹如在等待宣判的死囚一般,无能为力地面对这这一切,不同的是楚枫握着詹莎莎冰凉的小手,而钱飞着拽着干尸的胳膊。

  巨树下舒妃正指挥众人斩断周围的古藤,忽然一股强劲的大风从谷口方向扑了过来,漫天黄沙飞卷,向深谷内压了下来!就在人们惊慌之际,巨树在狂风中发出“咔嚓”一声山响,硕大的巨树铺天盖地地砸下来,尘土飞扬碎石纷落,众人四散逃命。

  两名保镖保护着舒妃逃出巨树树冠的范围,而其他人悉数被砸在其中。

  飓风在荒谷上空盘旋扫过,留下一片狼藉。当老夫子扒开巨树藤条的时候一眼便看到了两个被砸得血肉模糊的尸体,是班杜尔汗的两个小跟班,而他们距离自己只有三米之遥!

  舒妃愕然地望着漫天飞花舞的紫色花瓣和烟尘,目送飓风盘旋而过。

  难道真的触怒了神灵了吗?

  正在此时,巨树对面的悬崖上传来剧烈的轰隆声,悬崖绝壁竟然发生爆炸,火光冲出了绝壁,巨石坠落,黑烟滚滚,半个悬崖竟然坍塌了。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逃出生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春秋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