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逃出生天
骠骑2017-09-13 18:014,144

  两场灾难几乎同时发生。

  楚枫最后的记忆还停留在石柱爆裂的瞬间,从里面冒出的火光如同地狱之火一般窜出来,同时一股气浪将三个人冲进了干尸的密室里,刹那间那面石壁四分五裂,十几条粗壮的锁链绷断,石室地面之下发生了大爆炸。

  刺眼的光线穿透浓重的烟尘,塌陷的悬崖绝壁变得千疮百孔,空气中飘荡着火药的味道。而峭壁上的碎石还在不断地崩塌着,坠落到悬崖下面的深潭之中。

  詹莎莎算准了悬崖的位置是“死门”,却没算到自己会从这里死里逃生!

  巨树倒塌砸死了班杜尔汗的两个兄弟,其他人悉数挂彩。徐罔文的右臂脱臼,詹武的耳朵给豁开,满脸鲜血。老夫子受伤最轻,当他把詹武拽出来的时候以为没救了呢,岂料过了一会詹武抱着老夫子哇哇痛哭:“吓死我了!”

  血影钻出藤蔓之后摇摇晃晃辨不清东南西北,显然是砸出了轻微脑震荡。

  众人展开自救之际,舒妃率领两个保镖和老夫子向悬崖方向跑去。探险活动成了危急万分的救援行动。四个人冲过灌木带冲到悬崖附近,才发现中间隔着一条深不可测的鸿沟,远望悬崖之下竟然有一个碧水深潭,崩塌的石头堆积如小山一般,还有石头在不停地坠落其中,飞溅起白色的水花。

  “快找人!”舒妃焦急地喊着,沿着鸿沟方向奔跑,她要第一时间确定暴风小组现在是否安全,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如此规模的爆炸不要说是活着,就是留下囫囵个的尸体都是造化。老夫子急得一跺脚,背着楚枫的战术背包开始找人。悬崖之下的面积并不大,但地形太复杂,灌木丛,鸿沟,深潭,都有个能是落点,更有可能被崩碎了都未可知。

  正在这时候詹武捂着包扎好的耳朵跑了过来:“大侄女你死的好惨啊!”

  詹莎莎是詹武唯一的侄女,也是詹氏家族这一代唯一的天师。詹莎莎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詹武死一百次都不能赎罪!

  鸿沟延伸到深潭附近便断了,舒妃娇喘吁吁地举着望远镜搜索着深潭,除了坠下的石头翻起的水花之外没有任何发现,不禁失声呼喊:“暴风——暴风……”

  任凭舒妃怎么喊,也没有收到任何回应。

  崩塌的悬崖峭壁上哪里还有密室的痕迹?废墟之下一具乌黑发亮的干尸,甲片和灰色的干瘪皮肉正在迅速变成了灰尘,一阵风吹来飘散四处,只留下森白的骸骨。

  一千多年前就应该化成一杯黄土,留到现在已经是奇迹了。

  楚枫缓缓地睁开眼睛,浑身的骨头犹如寸寸碎裂一般,动一下便疼痛难忍,想抬起手来,却被女人压着,回头看着旁边的睡着一般的女人不禁咧嘴,一阵剧烈的咳嗽。周围一片昏黑,被筛碎了的阳光斑斑驳驳地射进来,不知身在何处。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说这话的那家伙哪去了?楚枫想喊钱飞的名字,喉咙里却如同堵着一块棉絮,想吐却吐出一大口沙子和血痰。

  鲜血从脸上流下来,楚枫感觉不到疼痛。

  冥冥之中却听到了风中传来呼唤的声音,是舒妃吗?楚枫想起了那个神秘莫测的女人,微微闭上了眼睛,手却在詹莎莎的身上抚摸着,喉咙里吐出几个字:“莎……莎,莎莎!”

  如果没有鸿沟上方茂密的灌木从,如果没有一米多厚的腐殖质,楚枫和詹莎莎早就过了阴阳界了。

  舒妃用对讲机不断地喊着三个人的名字,山谷中传来女人沙哑的声音。她不相信楚枫小组就这样解体,更不相信探险行动刚开始就遭到了巨大的挫折。探险队所有人都加入到了搜索行动中,徐罔文端着受伤的胳膊在灌木丛里寻找着,忽然在水潭边上发现一个罗盘,不禁兴奋得大呼小叫。

  舒妃仔细观察损坏的罗盘,指针已经折断,但其表面毫发无损。这个发现让舒妃笃定悬崖爆炸与暴风小组有直接关系,水潭距离巨树有几百米之遥,而且莎莎从来没有到过悬崖的位置。唯一的解释是小组在探险的时候发生了意外。

  詹武则拿着罗盘嚎啕起来,伤心得肝肠寸断。

  “用对讲机发信定位!”舒妃沙哑着吩咐道。这是唯一有效的手段,如果他们还带着对讲机的话就一定能确定他们的位置。

  血影立即返回去取集成控制器,不多时便确定了钱飞的对讲机位置:在水潭里面!

  舒妃颓然地摇摇头,那意味着钱飞生的机会万分渺茫了。

  “暴风和莎莎呢?”

  血影摇摇头:“信号返回装置始终受到干扰,不能确定位置。”

  “什么意思?对讲机损坏了吗?”

  “也许!”血影无奈地耸耸肩,除了损坏以外没有其他可能,更不可能发生奇迹。

  舒妃打开卫星电话拉出天线,一键式拨通电话:“探险遇到麻烦,请速增援,位置在补给站西南二百公里荒谷,OVER!”

  “收到!”电话里传来一声应答。

  天色见晚,如果在黄金十二小时内再找不到人的话他们将没有生存的可能。但舒妃相信两名特种兵和一位聪明异常的天师不是那么容易死的!

  “立即搜索深潭,确定钱飞的位置!”舒妃的声音沙哑,很显然探险失败对她的打击很大。

  班杜尔汗和一名保镖立即飞奔道水潭边缘地带,仔细寻找一番,没有钱飞的踪影。水潭上方的岩石不时坠落,救援难度很大。班杜尔汗把绳索绑在自己的身上,飞身跳进深潭之中,肩头上对讲机闪动着绿色的荧光。

  深潭对侧崩塌的岩石堆积如山,就在两块硕大的岩石形成的缝隙当中,钱飞蜷缩着身体趴在泥水里,鲜血染红了一片碎石。如果没有巨石相犄而形成的空间的话,钱飞早被砸成了肉饼,纵是如此,在他坠落潭边砸出半尺多深的坑。

  钱飞微微地睁开眼睛,满是红色的天空让他感觉如同置身于血池地狱之中。不过下一秒便意识到自己没有死,难道真的发生奇迹了吗?最后的记忆停留在秘密空间的石壁破裂的瞬间,怪物干尸飞起来撞在自己的身上,他与碎石一起飞了出去,然后便失去了记忆,怪物干尸也不知道飞哪去了。

  钱飞尽量保持着自然状态,稍微活动一下脖子,发现脑袋还能动,说明脊椎没有收到损伤。他不知道昏迷了多长时间,也不知道流了多少血。满脸鲜血已经凝固,眼睛都被封住了,难怪大白天看到了夕阳红!

  耳畔忽然传来坠石的声音,而且听到了对讲机模糊的喊话。钱飞活动一下四肢,腿一点知觉都没有。思索了半天才发现左腿压在右腿上面,长时间没有移动造成血流凝滞,两条腿都麻痹了。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老子的精彩人生才刚开始啊!钱飞改变了一下姿势,决定匍匐出巨石的缝隙。如果不及时摆脱困境的话,早晚得血尽人亡。钱飞想及此,还不忘摸了一下怀中的圆球,温润的感觉居然让他的情绪稳定了不少。

  班杜尔汗游到了水池中间,对讲机里传来舒妃的声音,询问他有没有新发现,班杜尔汗一边划水一边四处张望,前面是堆积如山的碎石,而且还不断有碎石落下。班杜尔汗只好远离危险地带,向深潭边缘游去。

  正当班杜尔汗全力游水之际,眼角的余光忽然发现从巨石里面滚出一个黑影,“扑通”一下坠入水中,在水里不断地挣扎着!

  班杜尔汗吓得一愣,随即一头扎进水里,拼命地向钱飞游了过去。在对岸监护的保镖似乎也发现了黑影:“老板,发现目标,发现目标!”

  钱飞闭着眼睛在水里挣扎,喝了几口水,权当是漱口了!没有学会游泳是这辈子最遗憾的事情。

  几分钟之后,班杜尔汗游到了钱飞近前,一把抓住他的胳膊:“飞哥!你没事吧?我是老班!”

  老板亲自来救我了?钱飞的脑子里闪过前凸后翘的影子,睁开眼睛却看到了满脸褶子的班杜尔汗,不禁又喝了一口泥水:“飞哥大难不死……”

  “别说了,我救你上岸!”班杜尔汗激动地搀扶起钱飞,钱飞跌跌撞撞地到了岸边,班杜尔汗检查了一下他的伤势,竟然都是皮外伤。

  不得不说钱飞的福大命大,从二十多米高的悬崖上给“炸”了出来摔到深潭里居然毫发无损,按照钱飞自己的解释就是因为太胖的缘故。

  “楚爷……楚爷他们呢?”钱飞趴在班杜尔汗的后背上吐出满嘴烂泥。

  “老板正在全力搜索,您不是和暴风在一起吗?为什么发生了大爆炸?”班杜尔汗气喘吁吁地爬上灌木从土坡语无伦次地问道。

  钱飞极力回忆着爆炸前瞬间的情况,楚爷发现石柱爆裂之后便拽着詹莎莎率先冲进了密闭空间,爆炸发生的时候他们应该在一起,那会自己和干尸在一块呢,以后的事情就不知道了。

  舒妃兴奋地跑过来,担架已经准备好了,两个保镖将钱飞小心地放在担架上,立即展开紧急救治。

  “舒小姐……密道……爆炸了。”

  “疗伤要紧,不必多说。”舒妃握着钱飞冰冷的手安慰道:“只要你们没事,就是我们的胜利!”

  钱飞感动得想哭,但最终也没有挤出眼泪,包扎伤口的那家伙用力有点大,疼得钱飞竟然晕了过去。

  老夫子摇摇晃晃地跑到钱飞近前,抓住他的手,拍打着钱飞的脸蛋子:“楚爷那?楚爷在哪?你们不是在一起的吗!”

  找遍了深潭周围和悬崖附近所有地方都没有发现楚枫和詹莎莎的影子,让老夫子不禁心急如焚。他对楚枫和钱飞的感情很深,尤其是楚枫是他的忘年交,一时间竟然接受不了现实,但他有一点相信:钱飞没事的话,楚枫不会有一点问题。

  “罗盘……用罗盘找。”钱飞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用罗盘找人?老夫子一愣,立即明白了钱飞的意思,一把夺过詹武手中的罗盘低头仔细查看,断针依然在旋转。

  “这玩意坏了的,快还给我!”詹武怒气冲冲地斥道。

  罗盘是天师必备的工具,可以定位置,可以指方向,还可以断阴阳。老夫子对这东西再熟悉不过了,许多传说里的天师道士们就是用这东西唬弄人的。老夫子捧着罗盘确定了一个方向,指针旋转的速度很慢,但始终在旋转着。

  舒妃跟在老夫子的后面疑惑道:“怎么确定暴风的位置?”

  荒谷内的磁力异常,所以进入荒谷后罗盘便失去了作用,阿飞提醒用罗盘找人,老夫子猜测他们在密道里面一定遇到了什么古怪。但老夫子来不及解释,只盯着罗盘的指针向前跑去。

  指针旋转的速度似乎快了一成,老夫子忽然停下来,紧张地望着前方,前面便是茂密的灌木从,过灌木从便是那条鸿沟。

  老夫子穿过灌木丛沿着鸿沟方向走走停停,舒妃、詹武和班杜尔汗跟在后面,所有人的希望都寄托在已经损坏的罗盘上。断针旋转的速度忽然加速,前方似乎有一种看不见的神秘力量!

  “人在鸿沟里,快!”老夫子大喊一声,捧着罗盘继续往前走,罗盘上的断针忽然停止不动了。不是不动,而是在震颤,在某个瞬间,断针又折断了。

  舒妃盯着断针,呼吸有些急促:是怎样的力量竟然能隔空将断针弄断的?

  班杜尔汗和两名保镖准备下鸿沟,老夫子把罗盘扔给詹武,然后趴在地上声嘶力竭地叫喊着,一名保镖小心地顺着绳索下入鸿沟,许久没有声音。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七星宝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春秋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