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七星宝函
骠骑2017-09-13 18:353,809

  夕阳下的荒漠有一种苍凉之美,连绵起伏的沙丘犹如黄金项链,彼此牵连着延伸至远方,而荒谷如同镶嵌在项链上的翠玉坠一般,诡异而神秘。

  “你们发现线索了吗?”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面无表情地看着舒妃,深邃的眼神被墨镜挡住,一条刀疤蜈蚣一般趴在他的左脸上。

  舒妃摇摇头阴沉地看一眼男人:“詹姆士,如果说一口流利的英语有助于救援的话,请你说得清楚些。”

  中年男人耸耸肩,无所谓地望向荒谷的方向:“他们的伤并不重,输点血吃点抗生素马上就会好起来。不过老板问起来我该怎么回答?是行动组出师未捷还是……”

  “这件事情我会跟老板解释。”

  詹姆士摘下墨镜,锐利的目光在舒妃的身上游移不定,最后落在女人姣好的脸上,戴上墨镜打了个响指:“那我就不打扰美丽的小姐执行任务了,总部已经为你准备了香槟和美元,祝一切顺利吧!”

  他的声音被淹没在直升机马达的轰鸣中。

  舒妃望着消失在夕阳之中的黑点,深呼吸一下:“立即对坍塌的悬崖进行地毯式搜查,不放过任何线索。”

  “是。”两名保镖应了一声去准备搜查工具。

  临时营地内并排放着三个担架,楚枫正在输血和营养液,电子生命检测仪的屏幕上闪动着绿色的荧光,心率、血压、呼吸频率及脑电波都有显示,一切指标都正常,但人仍然在昏睡状态。

  詹莎莎躺在担架上失神地看着楚枫,他已经熟悉了这张俊朗的脸庞,虽然满脸的血痂看上去有些瘆人。

  老夫子坐在地上给楚枫把脉,脸上露出一种古怪的表情。

  “他怎么样了?”舒妃走进来急切地问道。

  “脏器没有受到损伤,不幸中的万幸。”老夫子凝重地看着楚枫,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以他的能力和经验都无法处置?

  舒妃长出一口气,从保险柜里拿出四角包金的银色盒子,这是从楚枫的身上找到的,很奇怪的盒子,它竟然有强磁性。电子生命检测仪发出了警报,所有参数指标都紊乱起来,舒妃慌忙把盒子放进保险柜里,仪器又恢复了正常。

  “那是什么东西?”舒妃凝神看一眼老夫子,以她的学识竟然对那个奇怪的盒子一无所知。

  老夫子幽幽地叹息一下:“春秋战国时代的墨家在顶峰的时候曾经发明过一种密函,用来收藏兵符敕书等珍贵物件儿的,只有其主人才能打开。不过那种技术在两千多年前就失传了,这个是不是墨家的珍品不得而知。”

  如果是墨家的传世珍品,已经传承近三千年了!在一千二百多年的唐朝的时候便被隐藏在这个荒谷之中,里面究竟藏着什么秘密呢?有没有可能与骠骑宝藏有关?舒妃心思沉沉地点点头:“您有办法打开它吗?”

  老夫子摇摇头:“凡夫俗子是打不开的。”

  “好吧。”舒妃叹息一下,转身走出帐篷,正看见班杜尔汗跪在谷口的方向,估计又在祈祷了。

  两个兄弟出事对班杜尔汗的打击很大,他坚持把尸体运回老家,却遭到舒妃的拒绝,给了他一大笔抚恤金之后就地埋在谷中。人死了要钱有什么用?对于荒漠探险向导而言,时刻都在生死之间徘徊,在最关键的时刻要对老板的命负责,不过有些时候是无法做到的。

  比如十年前班杜尔汗率领一支四人的探险团队遭遇到黑风暴,四个人全部葬身沙海。他还记得把那个伤者运到了谷中,但并没有逃脱死亡的命运。他将死者埋在了荒谷乱石堆里,十年没有来过。

  钱飞醒来的时候已经深夜,舒妃等人都守在帐篷里没有睡,一阵剧烈的咳嗽把众人吓一跳。钱飞却坐起来头晕目眩,声音沙哑:“我饿,我渴,我想上厕所啊!”

  “阿飞,别动,小心伤口!”舒妃兴奋地看着钱飞,回头立即吩咐准备食物和矿泉水。

  钱飞活动一下脖子,疼得直咧嘴,浑身上下不知道有多少伤口,动一动都钻心地疼。班杜尔汗端来热乎的米饭和炒菜,舒妃亲自喂钱飞吃饭,钱飞心花怒放:“这待遇也太夸张了吧?”

  “不要高兴得太早了,吃完汇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舒妃淡然笑着给钱飞喂菜:“你们发现了什么?为什么会引发大爆炸?”

  钱飞用手托着下巴用外力辅助咀嚼着,脸色阴晴不定地看着舒妃,忽的想起那具怪物干尸来,不禁干呕了几下:“甬道里面有怪兽,密室里有星灯,跟楚爷进去的时候哪知道地底下藏着炸药啊,灯灭了就爆炸了,老子福大命大造化大啊……”

  老夫子探视一下钱飞的额头:“烧的不清,逻辑有点混乱!”

  “夫子啊你是没看到那场面,怪兽有两米多高,拿着一柄三米多长的陌刀,差点把楚爷给拦腰砍了!”钱飞自己也感觉说的有点玄幻,但事实就是如此,那家伙的眼珠子有拳头那么大,乌黑锃亮。

  钱飞忽然想起了什么,下意识地摸一下腰间,那东西还在!

  “你们是怎么打败怪兽的?”舒妃皱着眉头问道。

  钱飞努努嘴:“快点喂饭呀!”

  老夫子苦笑,这家伙的臭毛病还不少!不过阿飞不太可能说谎,也许里面真的有怪兽也未可知。

  “小心我扣你工钱!”舒妃莞尔一笑:“说说看,那怪兽是不是人猿泰山的模样?”

  钱飞定了定心神,揉着额头:“是浑身长满鳞片的人,就像身穿鱼鳞甲似的,狗腿刀都砍不透,不知道是什么玩意!”

  “那你们是怎么打败他的?炸药炸死的吗?”舒妃的脸上露出奇怪的表情,老板搜集来的资料里没有相关的信息,难道是古人拳养的神兽不成?

  钱飞吃了两口菜喝一口牛奶:“楚爷用狗腿刀就把他解决了……”

  舒妃忽然放下盘子,冷然地看着钱飞:“你要如实汇报情况,方才还说他刀枪不入,暴风是怎么解决的?”

  钱飞感觉脑子有点不够用,事实上的确是楚爷用狗腿刀斩断了那家伙的手筋,然后那家伙就倒地了。钱飞表情变得滑稽起来,想笑却笑不出来,一笑脸就疼,不笑却憋不住,一本正经地看着舒妃:“那是一个人形怪物的干尸,这么说你明白了吧?”

  “干尸?!”所有人人几乎同时失声,帐篷内的气氛立即紧张起来。

  帐篷里憋闷得有些透不过气来,无法想象一个两米多高提着三米多长陌刀的怪物干尸是什么样子?更想象不到干尸如何攻击他们。舒妃的目光向詹莎莎询问过去,詹莎莎脸色苍白地点点头,她不愿意再回忆密室中那幕。

  正在此时,楚枫呻吟了一声,众人才发现他已经苏醒过来。

  楚枫感觉好像睡了一个世纪一般,睡得昏昏沉沉口干舌燥,耳边还回响着爆炸声,脑海里闪动着密室崩塌一幕。脸上的血痂虽然被詹莎莎清理干净了,但数道血口子看得人触目惊心。

  “你醒了?”舒妃于心不忍地看着楚枫关心道。

  楚枫活动一下身体,才发现被各种管子和数据线困着,输血的、输电解质的、输营养液的,还有电子生命检测仪的。楚枫长这么大哪受过这种待遇?半辈子没打过输液,今天全给用上了。

  詹莎莎下意识地握住楚枫的手,眼睛有些湿润。

  “你的手很凉。”楚枫挣扎一下,数据线悉数脱落,仪器差点没掉到地上,彪壮的身体似乎睡了一觉后就完全恢复了一样。楚枫深呼吸一口新鲜空气,怔怔地望着帐篷顶一言不发。

  众目睽睽之下詹莎莎没有松开楚枫的手,反而握得更紧,怕失去他似的。对于詹氏家族的传承者,这位美女天师的娇蛮和任性可见一斑,看得詹武脸红心跳,缩着脖子却不敢说话。

  楚枫咳嗽几声竟然坐起来,把所有针头都拔掉,瞪着猩红的眼睛打量着周围的人:“没有时间了,真的没有时间了!”

  舒妃愕然不已:“暴风,我们的时间多的是呀,今天才是行动的第一天。”

  楚枫痛苦地摇摇头,四处找着什么,舒妃立即将保险柜里的包金银盒拿出来:“是不是这个?”

  楚枫漠然地看着银盒,脑海中那个怪物干尸的影子挥之不去。他是保护这个神秘的盒子的吗?盒子里究竟藏着什么秘密?父亲讲的稀奇古怪的传说难道是真的?楚枫不确定,现在他唯一想要做的就是证明那个传说是真的!

  沉甸甸的盒子上面绘制着古老的纹饰,却不是楚枫所熟知的祥云、莲花、缠枝等纹饰,而是与密室机关墙上面的文字相仿,难道是经过艺术加工了吗?楚枫翻来覆去地观察着银盒:“这是墨家所制的星函,传说内装阴阳乾坤,能容天地万物。”

  舒妃愕然看着盒子:“你了解它?”

  楚枫把盒子放下:“据传当年墨家发明了一种机关密函,以收藏兵符印信和皇帝敕书,但自从二千多年前墨家消失之后,这种机关宝盒便下落不明。”

  此次探险最大的收获便是发现了神秘的宝盒和那具人形怪兽干尸,并证明了当年骠骑军曾经驻扎在荒谷之中,可谓收获颇丰。

  “那具怪兽干尸找到没?”楚枫忽然想起那个怪物,一切都是因它而起,要解开谜团最好弄明白那家伙究竟是谁。

  舒妃凝重地摇摇头,看来钱飞并没有说谎,的确存在人形怪兽干尸。但她想知道更多的细节,却不知道从哪发问,不禁叹道:“人没事就是万事大吉,明日全面搜索爆炸现场寻找干尸。不过你能不能证明当年骠骑军是从疏勒军镇出发去龟兹的?”

  “可以证明。”楚枫淡然地看一眼舒妃,早已揣测到他会有此问。当初父亲传给他骠骑令牌的时候亲口说老祖宗参与了那场战争,执行一项颇为神秘的任务。

  舒妃终于松了一口气,她要的就是这句话。按照计划,探险还没有开始,来这里是应楚枫的要求,但收获颇丰,如果能找到那具怪物干尸就更完美了!好的开端是成功的一半,她甚至开始憧憬寻宝成功之后甘醇的美酒与丰厚的奖赏。

  每个人的心里都装着自己的心事,唯有班杜尔汗依然跪在谷口在虔诚地祈祷,他是在为十年前的所作所为赎罪吗?

  外面又起风了,砂砾拍打着帐篷发出沙沙的声音。昏暗的灯光下,钱飞一瘸一拐地走过来:“楚爷,那盒子里面真的装着阴阳乾坤?”

  “不知道,夫子是这么说的。”楚枫沙哑道。

  “那我就放心了,他的话永远都不靠谱!”钱飞咧嘴苦笑道。

继续阅读:第十八章:迷雾重重(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春秋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