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迷雾重重(一)
骠骑2017-09-13 18:024,291

  悬崖坍塌搜索的进展极其缓慢,堆积如山的碎石让舒妃一筹莫展,在没有大型挖掘机械的情况下,她只能利用小型仪器搜索,期望能找到有价值的遗留物。可惜的是寻找了两天时间,只找到了一些锈蚀的箭簇,那具怪物干尸如人间蒸发了一般不见踪影。

  作为此次行动的指挥者,舒妃深知这里不过是探险行动的起始点,甚至如果没有楚枫坚持的话几乎不可能来这里。但意外收获让她不得不改变探险计划,她有权这么做,而且没有呈报总部。

  不走寻常路才能获得成功,探险也一样。更不能按照别人设计好的计划和路线去循规蹈矩,这也是前两次探险失败的原因所在。

  楚枫这两天恢复得不错,但变得更加沉默了,给詹莎莎的感觉就是更“冷”了。而钱飞的伤势本就不重,两天后就能拄着木棍荒谷看热闹,一想起探险的一幕他就心有余悸,比当年野外拉练刺激多了!

  夕阳渐隐,搜索队收工,今天总算没有白忙活,从堆积物里找到了一把三米多长的陌刀,让人惊奇的是陌刀呈现乌金颜色,虽历经千年却没有锈蚀的痕迹。

  众人抬着陌刀回来,一进营地便被钱飞撞到:“这就是那怪物用的兵器,老子也耍耍看!”

  陌刀有一百多斤重,两个人抬着都费劲,以钱飞现在的状态别说是耍,就是搬动都是奇迹。当时在密室空间的时候没有考虑那怪物何以能提起这么重的陌刀?现在钱飞想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他大呼小叫地指挥着众人把陌刀抬进楚枫的帐篷里。

  “楚爷,怪兽干尸的兵器找到了,那家伙人间蒸发了!”钱飞拄着棍子嬉笑道。

  楚枫皱着眉头看着陌刀,忽然想起当初那怪物干尸的雷霆一击,如果被砍上一定会被拦腰斩断。此时再看这兵器的确让楚枫有些冒冷汗,如果那怪物活着的话舞动这把陌刀,当真是无可匹敌。

  “停止搜查吧,怪物干尸藏在密室内的封闭空间里,爆炸之后暴露在空气里化成灰了。”楚枫淡然地看着舒妃:“当前的任务是破解七星宝函,确定骠骑军进退的路线,才能确定下一步行动。”

  舒妃凝重地点点头叹息一下:“现在只好这样了,我们不能在此久留,今晚最后召开一次分析会,明天开拔。暴风,有什么思路没有?”

  “没有。”

  “楚家的骠骑令牌里隐藏着骠骑军的秘密,龙城宝藏的传说甚嚣尘上,有资料显示曾经有许多寻宝队都折戟沉沙,不是葬身荒漠就是死在寻宝的路上。你怎么看?”舒妃抚摸着陌刀刀刃,虽然过了千年,但刀刃依然锋利无比。这把陌刀堪称宝刀,但对现代人而言只能放进博物馆观赏了。

  传说就是传说,不能全信但也不能不信。

  正在此时,班杜尔汗气喘吁吁地走进帐篷,脸色难看地看着舒妃,嗫嚅道:“那地方被水淹了,成了一个水塘,好在我兄弟的坟位置高。”

  舒妃满脸不可思议“巨树的位置全淹了?”

  “那位置本来就低洼……”

  舒妃摆摆手,这两天的关注重点全放在坍塌的悬崖了,巨树那边没有派人监控,本想最后再进入密道里搜查一遍,现在想去都不可能了。不过有一点好处:就是毁尸灭迹。

  “这是系统自毁所致,早已经设计好了。”楚枫思索片刻淡漠地看一眼班杜尔汗,他对这位荒漠向导的经历有些好奇,尤其是在荒谷中产生幻觉的诸多细节让他产生了某种奇怪的想法,虽然这种想法无助于探险。

  班杜尔汗被楚枫看得直发毛,尴尬地转身想要溜掉,背后却传来楚枫深沉的声音:“十年前你不是一个人来这里的,还有一个人跟你同来荒谷探险,但他死了,是死于幻觉吗?”

  班杜尔汗的身体有些僵硬,外面的风声里似乎又响起了那种奇怪的声音,尖锐的如鬼哭的声音。他知道那不过是幻听。三天来荒谷中再也没有响起过那种声音,也没有人再产生幻觉。

  “是的。”额角的细汗滴落下来,班杜尔汗尽量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不使自己陷入对往事的回忆里。

  楚枫抱着班杜尔汗的肩膀走出帐篷:“你的幻觉里充满了恐惧,恐惧之后你会虔诚地祈祷,但你逃不掉良心的谴责,其实你做了最后的努力,只是没有能挽救他的命而已,从今天开始你要学会放下。”

  班杜尔汗摇摇头,也许他永远也放不下那段梦魇式的记忆,也许唯有虔诚的祷告才能让他的心安然一些。而要做到这点是何其困难?

  又有两名兄弟葬身于荒谷,也许十年之后他还会来这里,但不是探险,而是祷告。

  “暴风,这只是一个小插曲。”舒妃站在帐篷门口望着向谷口走去的班杜尔汗的背影淡漠道:“徐教授说绞杀巨树的古藤是一种极为古老的植物,它的花粉具有致幻作用,而那种古怪的声音只起到了强化了催眠的效果而已。”

  楚枫摇摇头:“那只是其一,谷中所有藤蔓植物都有致命的毒素,被刺伤到以后会产生幻觉。这里的一切都是人为陷阱,包括巨树被淹没。”

  “所以要仔细分析一下前因后果,以便我们下一步行动。”舒妃淡然地看着楚枫,本想关心一下,话到嘴边却欲言又止。

  此次行动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跟着暴风深入地下空间共同探秘,诸多细节都无从知晓。巨树密道,地下空间,怪物干尸,还有在他的身上究竟发生了怎样的故事。从这个角度而言,舒妃有一点嫉妒詹莎莎。

  詹莎莎这几天变得分外沉默,好像是在经过此番经历之后开始怀疑人生似的。

  临时营地内外戒备森严,所有电子装备都被关掉,仅保留干电池运行。参加分析会的人也仅限于几个骨干,其他无关人员一概没有旁听的资格。老夫子本想躲出去,却被舒妃挽留下来,因为她要仔细了解关于墨家机关密函的相关信息。

  舒妃谨慎地把七星宝函“请”了出来,自从楚枫说这个盒子可以“容纳乾坤阴阳,启迪天地万物”之后,舒妃的印象里便把这东西当成了“圣物”,只要拿出宝函势必要切断一切电子设备,否则各种仪器都会遭到干扰而失去作用。

  这种现象已经超出了“科学”的范畴,却无法解释。用詹莎莎的话来说,宝函具有某种“超能力”,舒妃认为这种“超能力”就是强磁场所导致的。一个具有超强磁场的盒子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秘密呢?

  帐篷内的气氛陡然紧张起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黑色绸布上面银色包金的盒子,楚枫称之为“七星宝函”。舒妃似乎注意到了这点,不禁咳嗽一声,徐罔文和詹莎莎不好意思地收回了视线。

  唯有钱飞依然故我地盯着宝函,脑子里全是怪兽干尸横刀劈楚枫的那幕。

  “今晚的分析会全程保密。”舒妃的脸色立即冷落下来,锐利的目光看着众人:“三个焦点议题,一是历史脉络解读,天宝十年事件与我们所发现的证据关系;二是古生物研判,怪物干尸究竟是什么物种;三是……七星宝函。”

  帐篷里鸦雀无声。作为行动组组长,舒妃掌握着最丰富、最详实的资料,更掌握着行动的决策权。由于此行发现了重要的线索,舒妃不得不临时改变行动计划,她也承担着因改变计划所带来的一切严重后果,包括探险寻宝失败。

  不过开会之前舒妃对各种情况都进行了评估,才发现之前上面制定的所谓的完美计划“漏洞百出”。譬如计划提出直接进入中亚寻找大唐远征军的遗存,诺大的面积想要专门搜寻天宝十年的那支大唐军队的蛛丝马迹,无疑于大海捞针。再譬如老板向要利用卫星遥感技术探宝,理论上行得通,但实际操作难度不小,没有一个国家会随随便便让探险队去遥感他们的国土,这是最高的军事机密。

  计划不具有可操作性,这才是最致命的。

  舒妃看一眼楚枫,脸色缓和了一些:“暴风?”

  所有人的目光都射向楚枫,唯有钱飞依然专注地盯着银色的七星宝函,有点“目中无人”的感觉。当一个色迷心窍的家伙忽然对一件儿宝贝着魔的时候,女人们就要警惕一些了。

  “这里就是天宝十年的那支骠骑军镇。”楚枫从怀中拿出两块骠骑令牌,轻轻地放在面前的桌子上,目光停留在令牌上的诡异符号上面,幽幽地叹息一下:“当初舒小姐给我讲过骠骑令牌的故事,大体的意思是里面隐藏着龙城宝藏,这与楚家的传说比较吻合,但在荒谷中所发现的一些线索改变了我的看法,事情没有故事里讲的那么简单。”

  之所以不简单,是因为骠骑令牌里所隐藏的线索并非是“龙城宝藏”,而是开启荒谷之中地下密室机关墙的密码,而那种如“鸟虫书”一样的密码现在也无从知晓是什么意思。若没有荒谷之行,一切寻宝行动都将以失败而告终。

  冥冥中似乎注定一切都要将从荒谷开始。

  “史书记载,大唐天宝十年三四月份,安西四镇节度使高仙芝率领三万军队从龟兹出发,翻越葱岭远征阿拉伯帝国在中亚的势力范围恒罗斯城。按照唐军的编制,四镇总兵力为三万余人,其中两万人远征,一万人留守边镇。”楚枫看一眼老夫子,淡然道:“那多出来的一万人是雇佣军,也就是后来临阵倒戈的那支军队。按照时间节点来看,驻守在荒谷的大唐骠骑军应该至少提前一个月出发,前去龟兹与主力部队汇合,也就是天宝十年正月。”

  老夫子微微颔首,舒妃却投来疑问的目光:“这与我们的行动有关系吗?”

  “骠骑军临行之前封锁了消息,烧掉了荒谷军镇,封闭地下设施,并且启动了自毁装置,抹掉一切关于骠骑军镇的痕迹。他们义无反顾地去执行远征任务,所有人都知道永远也不能回来了。”楚枫没有正面回答舒妃的问题,而是拿起骠骑令牌沉思着,历史的结局与骠骑军所设想的如出一辙,恒罗斯一战让他们成为最后的战役,唯有一名副都尉侥幸生还,他把骠骑令牌流传后世。

  “楚家先祖携带骠骑令牌回到了这里?”舒妃犹疑地看着楚枫问道。

  传说里没有这个情节。父亲不止一次给自己讲那个离奇的传说,对骠骑令牌的作用只是概念性的介绍:令牌里隐藏着惊天的秘密,任何楚家的后裔都要保守这个秘密。不过父亲曾跟他讲谁都不知道秘密是什么,传到后来就剩下两件儿老古董和一个不靠谱的故事了。

  难道女人都这么敏感吗?这件事自己分析了三天三夜了,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楚家的那位老祖宗应该是死里逃生,后来回到骠骑军镇,否则该如何解释地下空间所发生的一切?骠骑令牌所隐藏的秘密是秘密空间里最隐蔽的部分:七星宝函。

  老祖宗把秘密藏在宝函里面,并且弄了个身披鱼鳞甲的独眼怪兽保护,一千多年过去了竟然没有人发现这个秘密。如果不发生古董店被打砸的事情,楚枫也不可能参与到寻宝探险行动之中,更无从发现这个惊天秘密。

  现在是应该解开历史迷雾的机会吗?楚枫无从知晓。只是对自己贸然发现了骠骑令牌的秘密感到庆幸,更多的还是不安。从某种角度而言,秘密是属于大唐骠骑军的,而不是属于我楚枫的,更不属于这些打着考古的幌子寻找“龙城宝藏”的家伙们。

  楚枫不动生色地点点头:“这就是骠骑令牌的秘密,而现在找到了七星宝函,必须解读出宝函秘密才能找到宝藏。”

  “楚爷,这盒子打不开啊,估计里面是不是一张藏宝图之类的?”钱飞一本正经地扫视众人:“也就是说咱的探险活动成功了,这个就是宝藏?”

  探险还没有开始怎么就结束了?舒妃对这种荒唐的结论嗤之以鼻,不禁瞪一眼钱飞:“飞哥,这就是你的看法?”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迷雾重重(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春秋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