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迷雾重重(二)
骠骑2017-09-13 18:024,300

  众人对钱飞的印象逃不出四个字:口无遮拦。

  所以他说的话几乎没有什么参考价值,大家也都知道“七星宝函”最大的价值在于里面装着的神秘之物,但那盒子跟一整块石头一样,虽然华丽却打不开,或者说不是一个盒子,根本就是一块石头!

  “这盒子有两个最大的特点不知道诸位注意到没有,一个是使用材料特殊,到目前为止可以排除我们所知的任何普通材料。”钱飞煞有介事地拿起盒子掂了掂:“不是银质也不是黄金,更不是钢铁合金之类的,而是来自天外。”

  楚枫想笑,却笑不出来,他感觉钱飞不像是在扯谎。

  “第一感觉以为是钛合金材料,也只有钛金属才会有这样的金属光泽,钛是地球蕴藏最丰富的金属,随便抓一把沙子就富含钛,但冶炼金属钛是近一百年的事儿,一千多年前肯定不会有这种金属。”钱飞正色地看着舒妃:“而且钛金属不会产生强磁性,所以我判断这是一种来自天外的罕见的神秘磁性材料。他的磁性很强,甚至超过了人造永磁体。”

  舒妃不得不正视钱飞所说的话,盒子的材料的确有些奇怪!

  “用陨石制成的神秘盒子本身就不同凡响,里面所保存的物件儿也一定令人叹为观止,我猜想绝对不是什么兵符印信之类的,楚爷说这里是大唐骠骑军的军镇所在地,他们以这种价值连城的宝盒保存什么呢?”钱飞故意停顿一下,嬉笑:“这个不是我所关心的问题,因为这玩意根本打不开,上下部分无缝衔接,或者说他不是什么盒子。”

  “不是盒子是什么?难不成是整体的!”詹莎莎不屑地看一眼钱飞冷声质问道。

  钱飞凝重地把盒子放下:“也许本身就是一个信物,不能盛装任何物件。”

  “有道理。”楚枫微微点头:“第二点呢?”

  詹莎莎不自然地瞪一眼楚枫,两个家伙一唱一和的,好像是在演双璜。

  “第二点,盒子上面的纹饰很特别,楚爷,您还记得那面机关墙不?您说上面的文字是什么鸟书,甭管什么书,七星宝函上面的纹饰与鸟书很像,不过是经过艺术加工的鸟书而已,我敢拿脑袋担保,破译了上面的文字就知道这玩意到底是干嘛用的了。”钱飞满嘴喷着吐沫星子,他对文字之类的东西毫无兴趣,连汉字都认不全的主儿怎么会认得鸟书?

  这是一种古老的文字,骠骑军用“鸟书”作为密码传递军情,而当今认识鸟书的人已经不存在了,想要解读纹饰的意义恐怕是比登天还难。

  钱飞说的话基本靠谱,不靠谱的是他的表情,有点太夸张。

  “七星宝函上面的纹饰与骠骑令牌上的如出一辙,但我认为是先有的是七星宝函然后才有骠骑令牌,骠骑军里面有能识别鸟书的人,所以才能以此制造出空间机关并用此作为密码。也就是说必须懂得鸟书才能解开军令密码。”骠骑令牌最大的作用是开启地下空间机关墙,而不仅仅是指挥调动军队。

  在那个离奇的传说中,老祖宗血染沙场拼死御敌,保护着骠骑令牌回到了骠骑军镇,但他永远也没有完成那个神秘的任务。一千多年过去了,秘密依旧是秘密,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消磨而损耗半分,而故事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也就是说“七星宝函”所隐藏的才是骠骑军真正的秘密?从这点来看,上面所给的材料基本无用,因为老板再三叮嘱自己,骠骑令牌里隐含着“龙城宝藏”的位置。

  但现在看来他们想得过于简单了。

  舒妃深呼吸一下转头深意地看一眼钱飞:“基本同意飞哥的意见,宝函是陨石打造的,需要特殊的方法才能开启,宝盒纹饰是一种古老的文字。”舒妃转向楚枫:“暴风,你是骠骑军的后代,难道没有流传下来相关的线索吗?”

  不仅是古老的文字那么简单,作为传送军令的密码一定会经过加密处理,而楚枫从来没有研究过这个领域,只是对诸如“摩斯码”等现代密码有过了解。古人的智慧岂是我等小辈能了解的?楚枫看一眼银色的宝函,古朴的纹饰十分夸张,与骠骑令牌上的纹饰相类,难道是鸟文的变形体吗?

  对于掌握鸟书文字的人而言,这种密码传递方式岂不一目了然?所以楚枫笃定在当年使用的时候,这种特殊的密码也不会有几个人能够识别出来。骠骑军令是楚家传承下来的,能不能认为当年楚家的老祖宗了解这种密码呢?

  老祖宗是骠骑军左都尉,级别当然不低,估计相当于如今的师团长?这么高级别的官自然不需要亲自解读密码,手下定然会有加密和解密的一套班底。但楚枫没有对“鸟书”密码解读的任何记忆,楚家也没有流传下任何特殊的解读密码信息。

  舒妃若有思索地看着楚枫:“暴风,你的解读将直接影响下一步行动,如果能顺利解读出来,我会向上峰调整您的合作酬金。”

  一听说“酬金”二字,钱飞的眼珠子冒光,人立即精神了许多:“舒小姐此话当真?楚爷可是密码破译专家,别说是鸟书,就是虫书也没问题!”

  破译不出来你小子吃不了兜着走?俗话说弓不能拉满,话不能说圆,万事都得给自己留一个退路,以免难圆其说。

  钱飞的性格是记吃不记打!

  楚枫微微点头:“当务之急是破译密码,不考虑钱的事情。再有,让莎莎把密函纹饰拓印下来,每次都兴师动众地请它都要停用电子装备,万一出现问题就得不偿失了。”

  “暴风的意见很重要!”舒妃望向詹莎莎:“莎莎,没问题吧?”

  詹莎莎虽然面无表情,但内心却掀起波澜。这是她第一次近距离接触“七星宝函”,其中的奥妙究竟怎样并不知道,但一切迹象表明这个盒子就是最值钱的宝贝。詹莎莎立即从战术背包里找出拓印工具,井井有条地摆在桌子上,让舒妃略显惊讶。

  “拓印技术虽然古老,但是能有效地保存古碑遗存,我喜欢书法,尤其是碑刻。”詹莎莎莞尔笑道:“所以每次出来都会带着拓印工具,有备无患。”

  钱飞捧着盒子笑嘻嘻地凑过来:“活到老学到老啊,我得跟美女多学习学习!”

  “飞哥什么时候这么好学了?”詹莎莎挑衅似的看着钱飞揶揄道。之前她对钱飞的印象并不好,一个惹是生非、色迷心窍的公子哥而已。但经过密道探险之后印象大为改观,本质而言飞哥是一个胆大心细敢作敢为运气好到爆表却眼高手低的家伙。

  钱飞不以为意,一瘸一拐地凑到詹莎莎近前嬉笑:“莎莎,楚爷要立体拓印明白不?就是按照顺序拓印,完后折叠起来能卷成跟这个一样的纸盒。”

  这家伙是在难为莎莎吗?立体拓印需要很高的技巧,要想把盒子上的纹饰立体地展现出来,六面拓印必须完整无误,否则将前功尽弃。楚枫扫一眼詹莎莎,发现她正凝重地看着盒子上的纹饰,脸色微微泛红。

  “徐教授,您对人形怪兽有什么看法?”舒妃咳嗽一声转向徐罔文。

  徐罔文一边翻开考察笔记一边苦笑:“听他们说的时候我曾经一度情绪失控,以为找到了未知领域的生物,从描述来看的确是一种未知的怪物,但您知道……三天来并没有发现什么干尸,或者是相关的任何线索。如果按照楚先生的分析,千年干尸氧化变成了飞灰,也应该留下骨骸才对。”

  徐教授这是怀疑他们发现鱼鳞怪兽干尸的存在?楚枫虽然不以为意,但心里也不太舒服,自己看错了难道三个人都看错了?如果让钱飞把怪兽的眼珠子让徐教授欣赏欣赏,估计他的眼珠子也会惊得掉下来。

  楚枫下意识地看一眼正在和詹莎莎拓印的钱飞,表情十分夸张,甚至从来没见过他如此一本正经过。估计是做贼心虚所致?楚枫淡然一笑:“徐教授,不要怀疑怪物干尸的真实性,既然存在就有其合理性。”

  “那是,那是!”徐罔文满脸堆笑地擦着额角的细汗:“古生物研究要依赖于实物,首先是生物存在的环境,包括地质环境、地理环境、气候环境等等,第二是古生物形态的化石体,包括他的骨骼、痕迹极其相关。就您所看到的人形怪物干尸问题,我的第一印象是他首先是人,而不是怪兽。”

  “有长鳞甲的人吗?”

  “当然不会,但不排除是一种特殊的盔甲,当人在干尸化的过程中鳞甲恰好贴在了皮肤上,所以看起来就像人的身上长了鳞甲一样。”徐罔文透过瓶底似的镜片瞄一眼舒妃,陪笑道:“除非能找到怪物的骸骨,才能进行科学的分析和定论。当然,如果真的证实存在类人形生物的话,绝对会震撼世界古生物界或是……科学界。”

  徐罔文很自信,作为一名古生物学家,西北高原生物种群都装在他的心里,所以敢于用严谨的逻辑思维推断楚枫所发现的“类人怪物干尸”只不过是非专业人员不负责任的臆想罢了。

  气氛有些尴尬,舒妃忍不住看着楚枫:“徐教授分析得有道理,迄今为止还没有发现任何一种类人的生物的证据,也没有证据表明你们所见的干尸不同于人类的干尸,所以我希望从历史的角度考虑这个问题。那个人应该是保护七星宝函的武士,你所遭到的攻击不过是偶然或者是触动了机关导致。”

  一具类人怪物干尸攻击了楚枫,使用的就是地上这柄三米多长的陌刀,而且差点把他拦腰斩断。如果不是楚枫亲身经历的话,打死他也不会相信!

  “唯一的解释是七星宝函巨大的磁力作用,当我试图移动宝函的时候,改变了陌刀与之的磁力平衡,并非是干尸主动发出的攻击。”这个细节他分析了很长时间,干尸与手中的陌刀保持着平衡,陌刀与七星宝函的磁力保持平衡,但当其中一个平衡被破坏之后,所有平衡都会破坏掉。

  所以,陌刀的致命一击之后,干尸在陌刀的支撑下没有倒,当自己用狗腿刀刺断干尸的筋骨的时候,平衡被打破,陌刀坠地,干尸失去了支撑倒地。这是一个连锁的过程。

  楚枫起身,双手按着桌子一角,躬身盯着徐罔文:“徐教授,您以前见过荒谷中的那样的巨树吗?”

  “没有!”徐罔文的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似的。

  “那你见过绞杀巨树的古藤吗?”

  “没见过。”

  楚枫深意地看一眼徐罔文:“我可以告诉您,那怪物身上乌青色的鳞片的确是长上的,不是甲胄,因为我剥掉了一层鳞片,里面的皮肤还有弹性。”

  言外之意是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并非臆想。徐罔文尴尬地笑了笑,在笔记上无精打采地记上两笔。楚枫的话没有错,他分析的角度更为独特,虽然超出了徐罔文的研究范围,但他能感到他说的是真实的,因为巨树的确存在,古藤也存在,古藤绞杀巨树也的确存在!

  舒妃当然明白这二位组员孰轻孰重,更明白荒谷中所发生的一切都不能用正常的思维去考虑,因为这里的存在本身就不正常。现在所需要确定的是“七星宝函”里面究竟蕴藏着什么秘密,以及这个秘密是否与“龙城宝藏”相关,如果不相关的话,即便是很贵重,也不过是旁生枝节而已。

  她必须对寻宝行动方向负责。

  非凡的意义在于,西北荒漠里不应该生长那么大的巨树,但事实上它是存在的。

  帐篷里传来轻轻的拓印声音,楚枫站在莎莎的后面盯着拓纸,上面清晰地显露出墨色的线条来。优美圆润的线条构成了纵横相错的图案,古朴之气油然而生,图案的风格与楚枫所知的春秋、战国、秦汉等朝代截然不同!或者说“七星宝函”不属于任何一个已知的朝代。

  楚枫没想到竟然会以这种方式揭开了骠骑令牌的秘密,楚家口口相传一千多年的故事传到现在还有多少是真实的呢?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血色拓图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春秋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