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血色拓图
骠骑2017-09-13 18:034,540

  清晨,当第一缕阳光射在荒谷之中的时候,探险队露宿的痕迹已经悉数被抹平。三辆越野车已经发动,楚枫和钱飞站在谷口平静地望着远处堆积如山的坍塌物依然心有余悸,这条曾经充满神秘的荒谷也许会在长时间内陷入荒凉,也许在不久的将来就会被开发出来,但没有人知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就如他们第一次闯入荒谷中一样,还保持着一千年前的原始风貌。神秘的巨树,绞杀巨树的古藤,诡秘的地下空间和废弃的大唐骠骑军军镇,在历经岁月的风雨之后成为某种特殊的记忆存留于世,现在一切都已经改变,成了一片汪洋。

  而仅用了几天的时间,他们闯进了那段历史,毁灭了那段记忆。现在他们要走了,带着疑问而来又带走疑问而去,好像什么都不曾改变。

  “楚爷,我有一种预感,一千年前老祖宗离开这里的时候就知道永远也回不来了,就跟我们现在一样。”钱飞抚摸着黑色玉石一般的圆球唏嘘道:“我们也未必能回来了。”

  巨树已经被淹没,空间已经坍塌,荒谷彻底成为废墟。这里曾经是大唐骠骑军的出发之地,他们身负神秘的任务历经了几个月跋涉抵达了中亚,他们曾经在域外与阿拉伯人血战,过程之惨烈、结局之悲壮历史罕见。

  当他们的血流尽的时候也许也不会望见归家的路。万里黄沙埋葬了远征者的尸骨,千里雪域冰封了大唐将士的希望,连同那个没有完成了任务都成为归乡路上的陪葬品,只留下千年的传说和旷世的谜团。

  阿飞说的并不一定准确,还有一种可能是部分骠骑兵回到了这里,设下了机关埋伏,留下了龙城宝藏的线索。这种可能性有多大?楚枫叹息一下转身走下谷口,远远地看着两个女人靠在越野车旁边,荒凉之中多了一抹妖娆的颜色。

  詹莎莎把拓印纸扔给楚枫,一言不发地钻进越野车里:“男人最好不要有太多的留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我们去做呢!”

  “楚爷不是留恋,而是去哪寻找灵感。”钱飞调整一下安全带,肿的跟金鱼似的眼睛瞥一眼詹莎莎:“他可不是喜新厌旧的人,你应该庆幸才是。”

  詹莎莎脸色一红:“谁的新欢不是别人的旧爱?一千多年前这里骠骑军镇,他当然喜欢,不过也许明天就会忘掉这里,男人都这幅德行!”

  “经典!”丫的看问题还很透彻,钱飞嬉笑一下看着詹莎莎:“美女说话一针见血,飞哥也是这么想的,要不要明年故地重游啊?就咱们两个!”

  詹莎莎黑眼圈少白眼仁多,俊俏的脸上挂着一抹嘲讽。透过面纱看一眼楚枫和舒妃,欲言又止。汽车马达轰鸣,钱飞打一声唿哨,越野车径直加速追上前面的长城皮卡,一路尘土飞扬。

  “出境手续已经办好了。”舒妃淡然地看一眼楚枫,男人的忧郁似乎总是写在脸上,那种高冷的气质加上饱经风霜的眼神,让楚枫有一种特殊的魅力。

  车窗外的沙尘遮挡了视线,或者是楚枫根本没有兴趣看外面的风景,但他的眼睛始终望着外面:“我们有两条路线可以选择,一条是穿过中哈边境抵达哈东南部的荒漠地带;另一条是在雪域高原路线,翻越四、五千米的东帕米尔高原。选择哪一条?”

  “按照计划走,帕米尔那条线路不在计划之中,我也没有听说过。”舒妃拿出微型卫星定位仪,翻开一张图片递给楚枫,那是一张古地图,上面标注着红色和黑色的剪头。

  楚枫凝神细看才发现是唐朝西域版图,而红色的路线正是大唐远征军的行军路线,十分清晰一目了然。不过这东西有什么用吗?一千年时间过去,这条线路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当初荒无人烟之地已经成了重镇,譬如江布尔城。

  江布尔城是哈萨克斯坦东南重镇,古称恒罗斯城。据历史记载,恒罗斯城是昭陵九姓石国的境内,城中仅有六七百户两千多人口,但其城高墙厚易守难攻。大唐远征军行进道恒罗斯城的时候与阿巴斯帝国的军队遭遇,大战一触即发。

  拼杀五昼夜,阿拉伯的援军不断增加,最后竟然增援到十多万人,而唐军劳师远征,又在人数上不占任何优势。但血战不分胜负,如果不是葛逻禄雇佣军叛变,那场战役也许会取得意想不到的结局。

  “你说得对,唐军有两条撤退路线,一是穿越荒漠翻越东帕米尔高原返回安西,另一条是穿越荒漠经千泉山退至碎叶城,无论走哪一条路线都要穿越荒漠。”楚枫更倾向于第一条路线,那是大唐军队迂回进攻的路线, 没有理由不相信溃兵不会原路返回,这是唯一的生路。

  但骠骑军们终究没有回来,无论他们选择了哪条路,那些骁勇善战的将士们永远地消失在归乡的路上。

  越野车在荒漠里颠簸着,并不影响楚枫思考,“七星宝函”的立体拓印有些特殊,前后两个面积最大的纹饰并不相同。前面的纹饰明显要比后面的纹饰复杂得多,而且个侧面的纹饰又好像是前后纹饰的接续。

  也就是说宝函上面的纹饰如果是一种古老文字的艺术变形的话,讲述的应该是同一个内容。但如果不是古老文字呢?单纯的图案有什么意义吗?楚枫揉捏着眉头不断地思索着,银色包金的密盒在脑海中闪过。

  “那盒子为什么要带强磁?”楚枫靠在座椅上望着窗外一成不变的风景,头疼欲裂。也许纹饰不过是装饰而已,真正起作用的是诡异的强磁?

  钱飞夸张地打了个呼哨:“楚爷,知道信用卡上面带磁条干什么的吗?记录信息,上面有三条磁道可以录入信息存储密码,您把那盒子当成信用卡就成了,强磁里面一定隐藏着密码,只要找到能插进去的机器就OK了!”

  不得不佩服钱飞的智商与众不同。詹莎莎第一想到的是盒子里面装着的宝贝,磁力是因特殊材料所致,为了隐藏保护而已,而飞哥却脑洞大开独辟蹊径。詹莎莎乐得前仰后合:“飞哥,您确信有那么大的柜员机?插入宝函之后能吐出真金白银?”

  “您还真别不相信,据说现在最先进的密码锁早就不是机械的了,而是磁力密码锁,依靠磁力方向、强弱和有无对存储的信息进行保密,古人的智慧岂容小觑?”钱飞回头看一眼楚枫正色道:“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能把陨石雕琢得如此华丽,我敢说已经超越了现代的精工科技水平!”

  钱飞这句话并不夸张。自然界最坚硬的物质的金刚石,但陨石的硬度也不低,要想雕琢这样的盒子也不是一日之功。而盒子的诡异之处不在于里面装的是什么,而是其强大的磁性。

  “这盒子是磁密码钥匙?”楚枫叹息一下望着窗外,火辣辣的太阳炙烤着荒漠,空气如同要燃烧一般干热,真是脑洞大开的想法,不过有其合理性。

  舒妃平静地点点头“飞哥说得很有道理,也许这个盒子有独特的用处,而我们都理解错了,一定要打开看看里面。往往是思路绝定出路,我们的思路不对。”

  如此精雕细琢的盒子上面的纹饰只是装饰物吗?在坚硬的陨石上繁复雕刻复杂的纹饰有什么意义吗?楚枫举着拓印纸冲着热辣的阳光仔细地观看着,忽然发现精致的墨线边缘似乎有血色,翻过来再看,后面的血色更加明显!

  楚枫皱着眉头盯着拓印纸,混乱的思绪开始变得清晰:詹莎莎是用湿法拓印的,之所以会印上血色根本原因是七星宝函自身的原因,也就是说宝函上面的刻痕中带有朱漆或是……血。

  “发现什么了吗?”舒妃正色地看着楚枫手里的拓印纸问道。

  楚枫将拓印纸对折成盒子的形状仔细观看内部,古老的纹饰发生了变形,彼此勾连的线段相互折叠,纹饰呈现出无规则状态。楚枫叹息一下:“我知道一种古老的折纸成图法,经过特殊绘制的地图藏在折纸当中,用来迷惑敌人,只有正确的折纸才能解读其中蕴含的信息。”

  “难道比磁条加密还有效?”舒妃不禁莞尔:“这几天你太累了,应该好好休息一下,无论里面隐藏着什么秘密都要正确地去解读,而不是靠运气的。也许有一天我们会发现其中秘密的时候才会恍然所悟,原来道理是这么简单呢。”

  老祖宗绝对不会用“磁条”的方式隐藏秘密,阿飞的解读显然太过超前。其实最有效的方法也许是最简单的,只是没有发现而已。楚枫淡漠地点点头,改变了折纸方式,将拓印纸的两面重合起来,其他拓印部分独立出来,再仔细观看,里面呈现的图案依旧混沌,毫无规则可言。

  三辆越野车犹如躲避烈日的荒漠狼一般在癫狂中飞驰,掀起一阵黄沙飘荡在空中,车过去许久也没有散去。

  荒谷的谷口开阔地带停着一架大型直升机,詹姆士躲在直升机的阴影里,电话贴在耳边:“舒妃小组于早晨离开,现在已经超过了五个小时……是的老板,他们伤亡惨重,但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仔细搜索,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收到!”詹姆士挂断电话,望着远处的烟尘,两个黑点随着沙尘在缓慢地移动,不多时便看清是两辆运输车,车上装的是小型挖掘机和吊车。这种大型装备的移动速度很慢,唯有用大马力的运输车才能快速调动。

  从直升机上跳下来十多个全副武装的特种兵,詹姆士打了个手势,所有人都扑向谷口。

  “头儿,我们的任务是什么?”一名特种兵吊儿郎当地扬了扬手中的突击步枪问道。

  詹姆士打了个响指:“模拟荒谷地貌采集相关数据,老板要亲自目睹发掘现场,挖掘机和起重车已经就位了,都速度点,我们只有四个小时时间!”

  “收到,头儿!”

  挖掘机和起重车的轰鸣声越来越近,詹姆士打开超远距离对讲机:“立即进入工作位面,悬崖下面堆积如山……四个小时内要完成任务,OK?”

  命令已经下达,能不能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搜索任务要看运气了。詹姆士一头钻进直升机驾驶舱,调出卫星侦查资料,比对定形地貌,启动遥感装置,确定地下密闭空间位置。这是比较专业的勘探任务,詹姆士相信自己的手下完全能够胜任。

  因为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夕阳落下的时候,探险队终于到了荒漠的边缘地带,一抹绿色进入人们的视线,视线的尽头是连绵起伏的天山山脉,再往远处看可以看到雪峰的山影。一天时间跑出了五百多公里,而班杜尔汗的长城皮卡不知道甩哪去了,舒妃只好命令原地休息,待汇合以后在走出荒漠。

  钱飞跳下车趴在滚热的沙子上直腰,望着高远的天空和连绵起伏的群山,心里不禁百感交集:探险真不是人干的活!

  “老祖宗当年走的是东帕米尔高原,咱要是按照原路走估计小命得扔那!”钱飞一口气喝掉一瓶矿泉水,忽然想起当年进藏高原整训的故事,一晃五年过去了,一切就如发生在昨天一样。

  楚枫坐在地上手里拿着折叠好的圆筒形的拓印纸,这是他折叠得最成功的一次,但里面的图案仍旧模糊不清,没有任何参考价值。也许自己真的理解错了,“七星宝函”的表面纹饰只是纹饰,绝非是什么秘图。用了十多种折叠方法。却毫无收获。

  “嗯,平均海拔三千多米,迂回三个多月抵达作战区域,长途奔袭高原作战,与五六倍的敌人杀了五昼夜不分胜负,大唐远征军的确彪悍得够可以的!”楚枫淡漠地望着落日余晖叹道:“深入敌军七百里劳师远征打遭遇战,以两万人对阵十多万阿拉伯联军而不输,这等气魄也只有盛唐的军队干得出来。”

  训练有素的唐军并没有挡住阿拉伯联军,他们倒在了即将胜利的边缘。而那支只有两千多人的骠骑军一直坚持到最后,他们不知撤到了何方,也不知道栖身在何处。一千多年来没有他们的踪影,到现在为止唯一能证明骠骑军存在的唯有两块骠骑令牌。

  荒谷里的发现只能证明那里曾经是军镇,其他的细节被完全掩盖。

  詹莎莎怒气未消地看着楚枫手里的折纸气不打一出来:“你这是干什么?简直是糟蹋我的劳动成果!”

  “这是最古老的藏图法,如果里面真的藏着秘图的话,一定会发现的。”楚枫把折叠好的纸筒扔给詹莎莎。他似乎喜欢生气的女人,很有个性,也很可爱,浑身上下充满了刁蛮、任性。或许这就是飞哥所说的“女人味”?

继续阅读:第二十一章:隐秘玄踪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春秋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