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隐秘玄踪
骠骑2017-09-13 18:044,314

  班杜尔汗的长城皮卡唯一的备胎也被碎石磨破了,冷却水箱严重漏水,彻底趴窝了。最关键的是油料也出现了紧张,要想走出荒漠是不可能了,只好将所剩不多的补给分给两辆超级越野车代劳,又走了十几公里后,探险队决定就地宿营。

  夕阳渐隐,荒漠苍凉,一轮冷月高悬在天际,这是探险队进入荒漠后所经历的最美的夜晚。尤其是成功获得了骠骑军最关键的线索之后,楚枫暂时卸掉了肩上的压力,尽力不去想关于骠骑军的任何信息。

  这一路始终在琢磨着“七星宝函”纹饰,着魔了一般。而一回忆起守护宝函的怪物干尸,便止不住想到被钱飞“私藏”的干尸的“眼珠子”,那是怪物存在的最有力的证据。钱飞不想透露更多的细节,但能隐藏多久呢?

  至少詹莎莎是知道这个细节的,奇怪的是她并没有提及此事。

  舒妃正在调整卫星定位仪,两名保镖在不远处警戒。空中忽然传来一阵直升机的马达声,舒妃立即警觉地望着天空,脸色阴郁地拿出卫星电话,电话里传出一阵电子干扰的声音。难道是那个混蛋在附近吗?舒妃一想起詹姆士脸上的疤痕就一阵恶心,他是行动支援组的负责人,也是探险行动的骨干分子。

  老板似乎不太相信自己,否则怎么会三番五次地派支援小组打扰她的行动?行动以来她只在最困难的时候求助过詹姆士,但基本毫无作用,那个家伙扔下几句轻飘飘的话便滚蛋了!

  舒妃淡然地思索着,不放过任何一个行动的细节。她认为到目前为止,所有探险队员都在正常地发挥着自己的作用,不存在任何矛盾,这也探险成功的关键。唯一让她深感忧虑的是暴风小组地下探险细节。

  直升机在荒漠上空盘旋飞过,没有做任何停留。舒妃长出一口气,将整理完毕的会议录音发送出去。然后打开卫星定位仪向总部发送探险队的位置,打开手机视频通话功能,准备接入。

  楚枫凝重地望着天空中的黑影,职业敏感告诉他这个不速之客绝非偶然出现的。前几天詹莎莎告诉他舒妃请求了空中支援,一辆小型直升机曾经造访过荒谷,不过那会他还在昏迷之中。

  “楚爷,得想办法弄明白目标位呀,不能总在这兔子不拉屎的地方折腾吧?换个景儿也换个心情,不然会审美疲劳的。”钱飞把战术背包放在地上正色到:“还有,天上那支苍蝇好像对咱们很感兴趣,小心被恶心到。”

  两个人的看法差不多,不过想要解开七星宝函的密码谈何容易?如果破解方向没有错的话应该有机会,但机会很渺茫。按照舒妃制定的计划,下一步要去边境地区寻找线索,但真正的“龙城”到底在那谁都无法预测。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埋宝之地是一处荒漠。

  画面上传来山间别墅的内景,苍老的声音随即传来:“真是一个美好的夜晚,大漠的夕阳是那么新鲜真是出乎我的预料,我的美丽天使,你有什么事情汇报吗?”

  舒妃理了一下卷发,平静地看着轮椅上的老者,淡然笑道:“一切进展顺利,爆风组找到了骠骑军镇并发现了一处秘密地下空间,嗯……发现一些奇怪的线索,与我们的计划大相径庭,我在考虑是不是改变我们的行动计划,当然需要您亲自批准。”

  “你是此次行动的总负责人,要知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古训,我相信你的眼光和判断力……是这样的,我说的是心里话!”老者面带亲切的微笑说道。

  他笑起来完全没有那种戾气,与普通的老人没有区别。不过舒妃知道那不过是掩饰而已,但他决定雇佣“毁灭者”雇佣军的时候,他可以让世界顶尖的佣兵队灭掉“毁灭者”!而那支佣兵队就掌握在那个混蛋的手里,美其名曰是“战略支援”,实则是行动组的替身,随时随地都可以代替自己执行寻宝任务。

  舒妃冷静地点点头:“暴风小组发现了许多有价值的线索,在秘境空间发现了一只奇怪的强磁盒子,被称之为七星宝函,而且还发现了一具人形怪物干尸。不幸的是地下空间被毁掉了,干尸无从找寻,所以请您派支援组重新搜查荒谷深渊堆积物,以免错过有价值的线索。”

  “七星宝函?人形怪物干尸?你们究竟发现了什么!”老者兴奋不已,点动轮椅向前移动了几米,那张平静的脸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笑道:“如果顺利的话明日便要出边境了吧?住你一路平安,等着你带来更大的惊喜。”

  “OK。”视频闪烁着,对方主动切断了通话。舒妃长出一口气,仔细思索着还有没有遗漏之处。一定要把任何不利因素降到最低程度,以免外界干扰对行动造成不必要的麻烦。这是探险行动所要面对的,也是她所极力避免的。

  “舒小姐,下一步行动计划是怎么样的?请您不啬赐教。”詹莎莎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舒妃的身后,狐疑地看着她手里的卫星电话,语气有些生硬却不失礼貌。

  舒妃晃了晃手中的卫星电话靠在车门旁:“按照计划要到边境去,但现在不得不改变行程,具体去什么地方要待暴风解读七星宝函的秘密而定。当前我们要走出这片荒漠,向边境地带机动。”

  詹莎莎望一眼逐渐消隐在夕阳之下的荒漠沙丘不禁叹息一声,转身走向临时营地帐篷。她喜欢和楚枫探讨关于历史的神秘话题,而对另一个女人的计划完全不敢兴趣。她还想去昆仑山转一转,但眼下只能追从团队的意见,哪怕翻越南天山山脉也好,至少有机会了解一下那里的山形走势,为寻找真正的龙脉准备第一手资料。

  徐罔文一如既往地抹了一把头顶上的几缕头发满脸堆笑地拦住詹莎莎:“莎莎小姐,你说的那个类人形怪物干尸到底真的存在?”

  “这是第十次回答你,也是最后一次!”詹莎莎不耐烦地瞪一眼徐罔文,从背包里拿出断了指针的罗盘看了看进入帐篷。

  徐罔文摘下眼镜擦拭着也跟进去:“从生物进化的角度而言这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是一种人类返祖现象,但必须得证明人是从海洋动物进化来的,比如大鱼。”

  无聊透顶!詹莎莎嘟囔着坐在楚枫身边娇笑道:“暴风,徐教授发现了能证明人类是由海洋动物进化而来的证据,这个可是世界级的发现,今年的什么贝尔生物学奖金就是他的了。”

  “我在求证嘛!”徐罔文的老脸憋得通红:“如果你们发现的类人形站着鳞片的生物是属实的话,这个发现弥补了生物进化中间断代的一环……”

  楚枫苦笑:“徐教授,海洋是地球生命的摇篮,一切生物都是从海洋而来的。”

  “达尔文进化论表明人类是由类人猿进化来的,类人猿是灵长类动物代表,经过几十万年的进化才进化成完美的人类。”徐罔文不依不饶喋喋不休。

  “猴子天生并不会游泳,但人却会。”楚枫正在用一种新的折叠法折拓印纸。一句话把徐罔文反驳得面红耳赤哑口无言,只得悻悻地出去。往往一本正经的扯谎要比专业人士论证真实得多,这就是楚枫的本领。詹莎莎笑得前仰后合,直到舒妃那张娇媚而严肃的脸出现的时候,帐篷里的气氛才紧张起来。

  帐篷外面已经搭好了一个方型水池,钱飞正在往里面倒矿泉水:“楚爷,这是我所见到的最奢侈的游泳池。”

  楚枫望一眼外面忙碌的黑影,不禁凝重起来:“水要回收的!”

  在荒漠中建游泳池,而且用矿泉水,楚枫难道真的疯了吧?班杜尔汗帮忙收拾空瓶子,看着池中的水直皱眉头:“是不是有点……太浪费了?”

  “你懂个屁?老子想学猴子捞月亮!”水池里的月亮清晰可见,钱飞把最后一瓶矿泉水倒完后一屁股坐在地上喘着粗气。

  詹莎莎和血影在水池边准备好了投影仪和单反相机,三个角度取景,远、中、近三个方位全覆盖。投影仪幕布设置在距离五米之外,前后没有任何遮挡,荒漠的黑夜非常好的隐藏了一切干扰因素。

  “这是最有可能的解密方法,也是最古老的折纸藏密的方式,如果是以这种方式藏密的话,透过月光的纸质将会在水面上投下倒影。”楚枫心事重重地解释道:“将倒影取景用三维影像处理手段处理,看看能得到什么。”

  折纸藏密是一种古老的密码方式,当月光透过拓印纸之后,拓印的部分将遮挡住月光,而空白部分的投影将会在水面投下倒影。也就是说按照折纸法决经过折叠后的拓印纸将会呈现与视觉不同的效果。

  楚枫想验证一下自己的猜测,虽然代价有点大。

  班杜尔汗跪在地上,双手合十虔诚地祈祷。不知道他是在祈祷新发现还是祈祷今晚的月亮。

  拓印纸被折成了双层圆筒形状,当楚枫拿着圆筒走到人造水池边上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投影仪的屏幕。是见证奇迹还是虚惊一场?舒妃淡然地看着楚枫,在VR风靡的时代还会有人崇尚这种小把戏吗?作为军用的顶级密码应该是以文字的形式展现出来,破解宝函上面的文字意思才是重点,而不是小儿科似的的折纸。

  但如果是一千多年的古代,这种加密技术绝对是“黑科技”!

  纸筒悬在水池上方,皎洁的月光透过拓印纸在平静的水面留下了模糊的影子。楚枫变换一下角度,模糊的倒影逐渐清晰。在一方小小的水池里陡然出现了一座连绵起伏山脉,高耸入云的雪峰,低洼的谷地和蜿蜒的河流。

  投影仪上同时出现了水池中的景象,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巴,不可思议地望着幕布上栩栩如生的影像,这是他们这辈子所看到的最诡异的风景!舒妃紧张地盯着幕布上的山脉走向,隐隐出现了红色的曲线,如同行军路线图一般生动,不禁激动得浑身发抖:“暴风!”

  楚枫缓缓的回头,眼角的余光只看到了幕布上三个模糊的血字——萨坎多。

  萨坎多都督府?!楚枫的脑海中突然闪现出这几个字,这是老爹讲述的那个离奇传说中唯一的地名,那个在无数个夜晚他不止一次地在史书里寻而不得的名字,却出现在荒谷秘境空间隐藏的宝函当中。

  这足以说明折纸法是正确的解密方法。

  楚枫的手颤抖一下,屏幕上的影像逐渐模糊并消失。

  一片乌云遮住了圆月,起风了。

  钱飞紧张地把空瓶子扔在地上:“楚爷,老祖宗……厉害!”

  这就是七星宝函所隐藏的秘密。当所有人都想打开宝函想找到里面的宝贝地图的时候,并不知道宝图就刻印在盒子的表面。当你穷尽心思想要解读其中的秘密之际,古人跟你玩了一个小把戏,将窃密者玩弄于股掌之间。

  “那是一副地图,是龙城吗?”舒妃的思维有些不够用,方才的投影过程以及影像都太过虚幻,以至于舒妃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楚枫望了望满天的阴霾,裹紧了风衣:“不是。”

  舒妃对楚枫这种怠慢的态度有些不满,但还是耐着性子跟进帐篷里。

  楚枫坐在保险柜上平静地看着舒妃:“天地铜牌上记载的风沙之城不是龙城,而是边关之意,所以也没有什么宝藏。‘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史料记载王昌龄所写的这首诗就是大唐军队远征大宛国时期,也就是天宝年间。”

  舒妃淡然地看一眼楚枫,露出一抹兴奋之意:“那是什么地方?”

  “是萨坎多都督府。”这个军镇同样在历史上没有记载。唐朝共有六大都护府,安西都护府总领天山南北大面积土地,包括现在的中亚五国部分地区,而那些归顺天朝的少数民族部落则按照规模大小编入军镇管理当中,成立都督府、州府、县府等管辖机构。萨坎多都督府显然是规模较大的少数民族部落控制的属地,千年以后早已消失在历史的烟云之中了。

继续阅读:第二十二章:遭遇袭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春秋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