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失落的传说
骠骑2017-11-01 11:175,042

  楔子

  大唐天宝年间,唐玄宗运筹帷幄节度安西,固守龟兹、疏勒、于阗、焉耆四镇,据大食、波斯、吐蕃及吐谷浑于西域,威震河西走廊拱卫都城长安于宇内。但千里战云仍然燃烧着西北边关,狼烟的阴霾不断蚕食着盛唐疆域。

  一边是大漠狼烟,一边是盛世大唐。

  多少戍边将士百战穿甲?多少大唐忠魂客死他乡?

  天宝十年四月,安西四镇节度使高仙芝率领三万大唐远征军再次远征,历时三个月的时间越过大漠,翻过葱岭雪山,深入阿拔斯人势力范围,在恒罗斯城(今塔吉克斯坦江布尔市)上演了一场惊心动魄的遭遇之战。

  两万余大唐将士与十余万阿拔斯人血战五昼夜,不分胜负。

  大唐军队再次发挥了彪悍善战的本色,阿拔斯人损失惨重。当胜利的天平即将倒向他们的时候,番兵葛逻禄部突然叛变,与阿拔斯人前后夹击,战争形势急转直下。大唐军队出现溃败,高仙芝在副将李嗣业的护卫下逃走。

  高仙芝的这次作战没有上演远征小勃律的奇迹。大唐远征军功败垂成,大部分唐军血染黄沙。高仙芝在陌刀将李嗣业的保护下逃回安西,而另有一支两千多人的骠骑军杀出一条血路,在异域荒漠和雪域高原与敌人作战,直至消失在归乡的路上,消失在历史的烟尘之中。

  残阳如血一般洒在异域荒漠上,空气中飘荡着血腥的味道,让人窒息。

  黄沙,鲜血,残阳!

  浑身鲜血的骠骑军左军校尉楚天逸拄着一把陌刀坐在遍布的尸体中,晚风吹动他的发髻。望着血染的沙场,从没有过的疼痛油然而生:黄沙百战,金甲磨穿,大漠狼烟,死战魂归!

  死也要死在大唐的土地上。

  此战之后,灰飞烟灭的恐怕不止萨坎多都督府,而是西域的半壁江山。此战也可能成为唐军在这片土地上的最后一战。

  如果自己无法走出这片荒漠,“圣物”的踪迹将成为一个谜团。

  活下去,把这个秘密传下去。

  骠骑军哪怕只剩下一个人,大丈夫一诺千金,无论再过多少年,也要完成护送圣物的任务!

  楚天逸用力握着骠骑军牌,扯下早已被鲜血迸溅浸透看不出颜色的披风,迈着坚定的步伐走向戈壁,他背后的那座宛如狼王啸月的山峰渐渐被黄沙侵蚀。

  楚天逸转身回望秃鹫盘旋的古战场,英俊的面容随着风沙淡淡逝去。

  黄沙之下埋葬着大唐将士的尸骨,尸骨之下是一座旷世难寻的废墟。

  幽幽岁月,斗转星移。

  千年前的故事被风化成动人的传说。如果没有神秘的“七星宝函”,如果没有血染的骠骑令牌,如果没有最后一个骠骑的血脉,这个传说也许永远被尘封在历史的尘埃之中。

  当楚家后裔沿着祖先的足迹寻找那段历史的真实的时候,另一段惊心动魄的故事已经拉开了序幕。

  第一章 失落传说

  京城古玩街北街一个不起眼的小店内,楚枫正在一丝不苟的在整理店内为数不多的货品。一个长相猥琐的胖子踱了进来,东瞧瞧西看看,煞有介事地拿起一件儿角弓弩机,扫一眼弩机侧面的铭文,脸色不禁微变。

  “买货?”楚枫把弩机轻轻地“夺”下来,吹了吹放回原处,看一眼胖子,那意思是“不买勿动”!

  胖子讪笑一下:“店面虽小五脏俱全,全是真玩意,名不虚传。不买,是出货,赏个脸掌掌眼吧?”

  胖子从包里拿出一支拳头大小的纸包,小心地放在柜台上。

  楚枫打开纸包,里三层外三层的包装纸让他有点犯合计,全部打开之后才发现是一个很奇特的酒杯。

  确切说应该是“酒樽”。

  楚枫面无表情地打量一下胖子,拿起酒杯仔细看着:“措金鹦鹉樽,稀罕。哪的货?”

  胖子搓着手,眼睛眯成一条缝:“老板说这玩意是从新疆淘来的。”

  “让你们老板来谈价。”楚枫把鹦鹉樽用包装纸包好堆到胖子面前。

  胖子擦一下脸上的汗:“我说兄弟,开个价我好回去交差啊!”

  鹦鹉樽在唐朝很流行,这种漂洋过海来的鹦鹉螺也很稀罕,措金镶嵌精雕细琢,很精美。不过这东西是给那些附庸风雅的人准备的,大唐戍边当兵的不会用这东西喝酒。楚枫从古董架上拿下一支铜制的酒樽在胖子面前晃了晃:“莫使金樽空对月,唐朝人用这个喝酒才叫爽,精铜所制,历久之后冒着金光,所以叫它金樽”。

  胖子瞪着斗鸡眼看着楚枫手里的酒觥咽了口吐沫,摇晃着出门。楚枫看一眼那家伙的背影若有所思地将酒觥放回远处,冷哼一声继续搭理自己的宝贝。

  楚枫是当兵的出身,而且一当就是八年。

  父亲告诉他“楚枫”这个名字据说是楚氏家族一位先祖楚天逸的字,让他信守家族传承千载的一个承诺,楚枫则认为是他老爹偷懒不愿费力想个好名字而已。

  楚枫的老爹临终前托付给楚枫二块圆形刻有骠骑字样的碟型铜牌,和一个比“鬼故事”还离奇的传说。

  用楚枫的发小钱飞的话说:老爷子肚子里“有货”!

  楚枫就是靠着这个“故事”才过起了安分守己的清贫日子,从来不去想楚氏家族的是是非非。

  楚氏家族可谓分枝众多,有的家大业大富甲一方,有的权柄为重,但楚枫这一枝却人丁单薄,作为穷亲戚,楚枫很少和家族内的少爷小姐们来往,家传的小店到楚枫手中已然是六代了,期间躲过了那次浩浩荡荡的文化运动。

  古玩行,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金科律例在楚枫这里被打破了,祖上有交代,勤练武,广交友,诚信为人。

  这三条楚枫都做到了,但混古玩行,不心黑手狠怎么发得了财?但楚枫始终没有发财。生活虽然还不至于三餐不济,却也要与清贫相伴,守着价值大几千万的店面,却过着近乎清贫的生活?恐怕皇城根下,楚枫也是难得的独一份。

  由于生意冷清,楚枫也没有雇帮手,只有一个发小钱飞经常过来打秋风。钱飞家境十分殷实,祖上出过郡王,这是钱飞最大的吹牛资本,每天什么都不干,泡茶馆,下馆子,吹水,要的就是这个派头,否则跌份。

  用钱飞的话说,哥儿借你的,是给你面。当然了,钱飞的借从来都是有借无还,楚枫曾经想过,集齐钱飞一伙闲人,应该能够吹散多少专家都治理不了的雾霾。

  两个家伙亦师亦友亦兄亦弟,最关键的他们还是“血浓于水”的战友。不同的是钱飞只当了四年的特种兵,而楚枫服役八年。

  收拾过店面,楚枫例行来到后院练一个小时的体能,这是当兵八年带给他的一个习惯,一天不练浑身难受。自从看了那件儿“措金鹦鹉樽”之后,楚枫的心里有点发紧,总觉着那东西不同寻常,但说不出来到底哪里有问题。

  打过一趟太极之后,楚枫在院中的一个石磨上倒立做俯卧,刚做了几个,听到有脚步声。

  “楚爷忙着那?”一身格子西装布鞋,显得不伦不类的钱飞面带猥琐笑容从角门钻了进来,楚枫清楚,但凡钱飞这样开口,肯定又要打秋风了,于是稳住身体平衡单手支撑倒立,一指自己挂在梅花桩上的衣服:“钱在里面,需要多少自己拿,留一千生活费给我。”

  “楚爷,您骂人?我给您还钱来了。”钱飞拿出了几踏新票得意的丢在石磨上。

  “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楚枫一个空翻下了石磨,拿起毛巾擦了擦身体,对丢在石磨上的钱丝毫不在意。

  钱飞无奈搓了搓手:“楚爷,中午赏个面一起吃饭呗?东西城最好的馆子,雍王府仿膳。”

  楚枫看了钱飞一眼:“什么事直说,请客的正主是谁?我的原则你是知道的,无功不受禄。”

  钱飞尴尬的一笑:“楚爷就是楚爷,请客的大老板巨有钱,海去了,我也知道楚爷不为五斗米折腰,对方点名说了,只要请您去吃个饭,您去了一切都明白了。”

  楚枫知道去雍王府吃仿膳的都是什么主,自己不过一个小古玩店主,既然被对方点了名,不去问个究竟也不好,略微犹豫点了点头。

  钱飞欣喜万分,楚枫无奈的摇了摇头,既然对方指明点姓,恐怕对自己也是做过了解调查的,调查自己一个平头百姓?对方只有二种可能,一是吃多了撑得,二就是挖好了坑等着自己往里跳。

  楚枫换了一套得体的唐装,将店面托给隔壁照顾,坐着钱飞老款爷爷级的奔驰,用钱飞的话说呗有面的来到了雍王府。

  进入包厢,二名身着旗袍的优雅美女殷勤的招待服务,熏香,净手,净口,奉茶每一道环节如同演示舞蹈一般行云流水。

  正宗的雨前龙井,水晶杯涌出的香气令人陶醉,如此好茶已经脱离了饮用的范畴,升华到了一种对美的欣赏。

  楚枫听到走廊内传来高跟鞋的声音,知道正主就要上场了,于是放下水晶盏。钱飞则是一脸花痴的盯着给他倒茶的美女那随步而动的柳腰。

  精致,知性,一种清新脱俗的美,足够让人怦然心动。钱飞傻了眼,楚枫却没有太多反应,他非常清楚,自己生活的世界与这种美到不食人间烟火的女人没有丝毫交集。

  “舒妃!”美女非常礼貌的一伸手。

  一旁跃跃欲试的钱飞主动解释道:“这位就是名动西城的楚爷,楚枫,我是钱飞,给面的叫声三哥。”

  “飞哥你好!”舒妃给了钱飞一个意外的惊喜,楚枫心中暗暗的对舒妃多了一份提防,如果舒妃直接高冷的无视钱飞,那么楚枫就不太需要过于担心,舒妃这种能能对钱飞都能客气有加的美女,要么是世家贵女教养非常好,要么就是口蜜腹剑。

  舒妃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楚枫欣然落座,十几道菜流水行云一般的端了上来。

  舒妃一指桌上缓缓旋转的菜肴微笑道:“真正的御膳手艺早就失传了,如今做的不过是形似意非,此番用料都是一个月前开始精心收集来的。”

  请一个凡夫俗子吃大餐用一个月时间收集食材,楚枫心知肚明,自己绝对不值得对方如此大动干戈。说实话,楚枫对仿膳是有过一定的研究,明清两朝的皇帝实际上吃得并没有寻常百姓想象的那么好,就如同乾隆年间一个笑话,乾隆帝微服私访,偶然听到二个老农谈论皇帝佬到底吃什么,争论之后,两个老农一致认为,乾隆帝的炕前支着一口油锅,天天顿顿都吃油炸饼。

  人所在的位置和层次不同,视野角度的不同,想法自然千奇百怪。

  实际上,御膳清淡得很,只不过用料非常考究,考究的程度在于总管内臣和太监的贪腐程度而已。

  舒妃显然也没想靠着仿膳就能震住楚枫,楚枫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舒妃的嘴角流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笑意:“楚先生,我们不必如此相互警惕。”

  楚枫拿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至少二十年的茅台,香醇,陈厚,难得!舒小姐,你我素昧平生,您对我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了如指掌?又用了一个月收集的食材请我吃饭,我自问不值你如此费心,你的种种行径很难让我不警惕。”

  舒妃也端起面前的红酒杯轻摇:“楚先生,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我记得有句古话叫做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楚枫也微微一笑:“所以,孔夫子曾曰唯女子小人难养也。”

  舒妃把玩着水晶杯:“楚先生,何必与我这个小女子逞口舌之快,明知道我这有求与你。”

  舒妃按了一下手旁遥控器的呼叫铃,不过一会,两名黑衣壮汉提着一只白色的德克保险箱走进房间,插入二把钥匙,分别输入密码。

  钱飞惊讶万分的看了楚枫一眼,楚枫虽然表面上不动声色,心中也十分震惊。

  舒妃将保险箱内的一个小盒捧到楚枫面前打开,二块包浆通润古朴的铜牌展现在楚枫面前,一旁的钱飞瞄了一眼,满脸失望的喃喃自语:“切!还以为是什么宝贝。”

  楚枫眉头紧锁,深深的呼了一口气,拿起两块铜牌轻轻抚摸,铜牌上用篆体刻着“萨图”两字,另外一块铜牌上则刻着龙城,铜牌上原有细细如同电路一般的纹路已经基乎被磨平了。

  楚枫安耐住激动的心情,许久放下铜牌道:“天地铜牌?”

  舒妃微微一笑:“据说这副铜牌原本是你们楚家的物件,失窃多年,现在物归原主可好?”

  楚枫皱了皱眉头:“无功不受禄,请明言。”

  舒妃点了点头:“萨图在西域古语中是风沙的意思,风沙古城亦是龙城,根据史料记载,二千骠骑军曾押运无数财宝和圣物欲返回长安,却不料遭到十余万各部落联军截杀,最终双方几乎同归于尽,剩下的部落联军被沙暴吞噬,而宝藏和圣物不见踪迹。”

  楚枫点了点头:“龙城藏宝的故事你讲得不错。”

  舒妃拿起一块铜牌:“传说当年骠骑军还有一名校尉幸存,他的家族世代守护着这个秘密,这两块铜牌配合骠骑军的军令勘合,就是寻找龙城的线索。”

  楚枫摇了摇头:“很多人将一辈子的时间和精力用在这些飘无虚渺的事情上,结果一生碌碌无为。”

  舒妃妩媚的微微一笑:“传说之所以是传说,就是因为没有人去追寻真相,你难道不想知道是不是真有骠骑军这支军队,或者这支不见史料,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军队和你有什么关系吗?”

  楚枫看了一眼铜牌:“天宝十年是公元751年,一千二百多年前的传说故事,真实的可靠性能有多少?就凭这两块铜牌?”

  楚枫起身对舒妃点头致意:“谢谢你的款待,我对历史和宝藏不感兴趣。”

  楚枫转身离开包厢,只留下不知所措的钱飞和轻摇红酒杯的舒妃……

  我的个人微信公众号:骠骑(ID:biaojidong)欢迎大家关注!

继续阅读:第二章:深夜遇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春秋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