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深夜遇袭
骠骑2017-09-13 17:554,367

  一座隐身于山林之间的别墅中,巨大的三维投射屏幕上,几名佣兵在漫无目的的疯狂射击,佣兵头上佩戴的实时影像传输系统时而满是雪花模糊不清,时而发出刺耳的噪声,更多的是佣兵崩溃呼喊救命的声音,随着一个模糊的影像闪过,所有信号中断。

  房间陷入了内一片漆黑,一个沉重的呼吸声伴随着玻璃的破裂声。

  舒妃来到门前,随着房门推开,光线进入房间,一名西服革履的白人巨汉走出房间对舒妃点头致意:“抱歉舒妃小姐,阁下有些不舒服。”

  房间里传出一个苍老的声音:“我的天使,你的到来为我驱散了所有阴霾,带来了欢乐。”

  舒妃微笑:“这是我的荣幸。”

  老者坐在巨大的软椅上,控制手柄椅子转了过来,光线只照到老者的脚部就好像被黑暗吞噬了一般,舒妃也似乎并没有前进一步的打算。

  舒妃微微一笑:“请原谅,我还是喜欢待在有光的地方。”

  老者也似乎并不在意:“当世界还是一片混沌的时候,黑暗笼罩一切,如果我们无法改变,那么就要学会接受,不是吗?我的天使。”

  舒妃:“您说话总是那么有道理,让人无法反驳。”

  老者叹了口气:“毁灭者真的是最优秀的佣兵队伍?我让你找的是最顶级的队伍。”

  舒妃微微一愣:“毁灭者队员是由各国前特种部队精英组建而成,绝对是第一流的佣兵队。”

  老者沉默了片刻,喃喃自语:“毁灭者这次是被毁灭了,把剩余的尾款打到他们的指定账户吧!虽然他们没能完成任务。”

  舒妃一脸震惊:“毁灭者的行动小队全军覆灭?什么情况?”

  老者将椅子缓缓转回:“所以这次我需要你亲自带队去,亲自带队,我会给你需要的一切。”

  房间的大门缓缓的关闭,就好像从来没有打开过一般,舒妃有些失神,一旁的看似人畜无害的巨汉递过一个加密的闪盘:“舒妃小姐,你所需要的资料全部在这里。”

  舒妃点了点头,走出别墅之后回头望了一眼,走向自己的F-350猛禽皮卡,随着V12引擎的巨大轰鸣声离去。

  房间内监视器前,舒妃离去的一举一动全部被记录了下来,黑暗中,借着监视器的光亮,老者似乎摇了摇头:“一个女孩子,怎么会喜欢开那种钢铁巨无霸?”

  自己爷爷遗失的骠骑军军牌,父亲几乎穷尽一生寻找却踪迹全无,为何会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难道那个传说是真的?坐在柜台后楚枫失神地望着漆黑的夜空。

  拎着德克保险箱的钱飞还带了二瓶酒和半斤猪头肉晃进了古董店。对于楚枫来说钱飞的到来是意料之中,也是意料之外,意料之中的是二瓶二锅头和半斤猪头肉,意料之外的是那只白色的德克保险箱。

  “什么时候你能替我做主了?说吧,都答应人家什么了?”楚枫坐在椅子里皱着眉拧开二锅头瓶盖皱了一口,辣的嗓子发紧。

  钱飞把保险箱放在桌子上,夺下楚枫手里的酒瓶:“楚爷,别看人家是一女流之辈,人家的心胸可比你宽阔得多,这玩意原本就是老楚家的,人家说是物归原主,您倒好一句话也没有就闪人了!”

  楚枫喝了一大口二锅头,任凭辛辣的味道顺着喉咙下流,皱了下眉不屑道:“记住了,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钱飞也是颇为无奈的操起一瓶二锅头:“楚爷,不是我说你,你这就是总有刁民想害朕,迫害妄想狂知道吗?”

  其实是闪了钱飞的面子,楚枫对此心知肚明。这家伙有时候面子和里子分不清,能得到“天地铜牌”的人会是简单的人吗?为了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出顿饭大费周章,目的能那么单纯?

  楚枫阅人无数,识人很准。他能在一百张不同的面孔里面找到谁是恶人,也能在一百个对手面前轻松应对。但他对女人从来都是敬而远之,女人太善变的缘故。

  “两块铜板换一箱子美刀,您感觉这笔买卖亏了?”钱飞一屁股坐在椅子里捏了一块猪头肉放在嘴里:“人家是在做好事呢,家传宝贝完璧归赵,您不过是动动身子,权当锻炼身体了。”

  保险箱打开,两块骠骑令牌散发着特有的金属光泽,古老而沧桑。楚枫拿起令牌仔细鉴赏着,脸上闪过一抹兴奋之色,这两块跟自家祖传的令牌如出一辙,珍品无疑。那女人说过骠骑令牌可以堪合出藏宝地点,楚枫却不相信。

  “舒小姐的意思是合作探宝,您就一点也不动心?”

  “天地铜牌”对于楚氏家族至关重要,而那个神秘的女人竟然知道“龙城宝藏”的传说!最奇怪的是她对骠骑军的铜牌的作用一清二楚,看她如数家珍的模样就跟这玩意是自己家的似的。

  但是她姓舒,不姓楚。难道当年骠骑军还有个舒氏在世吗?

  “我一个小人物,只求吃的香睡的稳,不想走偏门发横财!”楚枫灌了一口二锅头面带疑惑:“今晚街上为什么这么安静?”

  钱飞一脸不解:“什么安静了?”

  随着车辆马达如同暴雷一般的轰鸣声,楚枫一挥手用酒瓶将电灯打碎,屋内陷入一片漆黑。

  窗子瞬间被打烂,桌子上摆放的手机被击中,瞬间还原成了零件,脆弱不堪的古董架子被打散架,文玩宝贝摔在地上,一阵稀里哗啦过后屋内一片狼藉。

  钱飞窝在餐桌下向楚枫大喊:“楚爷想想办法啊!”

  楚枫从杂物间的架子底板下摸出一盒零件,迅速组装成了一支古董弩,将弩箭安装好,透过破烂不堪的窗子可以看到外面晃动的人影,标准的二三一进攻阵型,这些人不是普通的歹徒,而是训练有素的军人或者是佣兵。

  楚枫几乎没有停顿举弩扣动机簧,外面瞬间穿来一声惨叫,再次上弦击发,又击中了一人的腿部。

  当楚枫再次命中一个企图包抄自己的家伙的大腿,远处响起了警笛声,外面响起了一阵呼哨。

  楚枫长长的松了口气,这些家伙的目标是骠骑军牌,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钱飞回来的时候一定被别人盯梢跟踪了才招致大祸。

  远处的警笛声越来越近,就在楚枫和钱飞大口地喘着粗气等待警察救援的时候,舒妃小心翼翼的绕开满地的狼藉走入店铺。

  “你来干什么?”

  楚枫愤然地瞪一眼舒妃,想要去追偷袭者,却被舒妃拦住:“放心好了,一会就会有结果,我的人不会放过他们!本来是想拜访楚先生的,没想到碰到火拼了”

  舒妃缓步走进小店,店内一片狼藉。唐代的三彩骆驼碎了一地瓷片,生锈的陌刀、看不出颜色的盾牌、弓弩机座、各种皮囊酒具悉数散落一地。最让楚枫心疼肝疼的是清朝的古董架子已经成了一堆破烂。

  钱飞擦一下脸上的血:“我们正在煮酒论英雄呢,狗日的莫名其妙地开始砸场子——舒小姐,多亏您出手相助呀!”

  舒妃眉头微蹙:“人没事就好。那些佣兵明显是受雇于人,不知道楚先生得罪谁了?不过我也沾光了!”

  “你怎么知道是佣兵干的?”楚枫逼视着舒妃,瞪着猩红的眼珠子扫视被砸烂的小店,胸中的怒火早已被点燃,好端端的古董店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被毁了,而且他想不出得罪了谁。

  楚枫开始整理散落一地的宝贝,心疼无可避免,还憋了一肚子火无处发泄。

  忍是一种美德,小不忍则乱大谋。

  “得罪不起,以色列的科瓦非致命武器系统不是什么人都用得起的。”舒妃冷凝眉看一眼楚枫分析道。

  不得不说舒妃分析得有道理,楚枫也听出来对手使用的是非致命武器系统,以简单、快捷、粗暴方式著称的佣兵们很少使用这种武器。

  钱飞气得六神无主七窍生烟:“楚爷,您倒是说句话啊,到底咱得罪了谁?那帮家伙是冲您来的吧?”

  “不是冲着猪头肉来的就是了。”楚枫一副恨铁不成钢地瞪一眼钱飞,推了推古董架,古董架子很争气地散花碎掉了。

  舒妃始终看着楚枫整理古董,很耐心,当看到古董架子散掉的时候,脸上露出一种玩味的笑容:“楚先生,我希望您能拿出诚意来。”

  楚枫眉头微皱地看一眼舒妃:“我不会追索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

  舒妃从地上拾起一片碎瓷,却不小心划伤了手指,血流下来。楚枫从抽屉里找出一块创可贴扔给舒妃,钱飞殷勤地把创可贴粘在舒妃的手指上,满脸堆笑:“舒小姐真是对不起,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儿,混了这么多年没人敢这么打脸的,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啊!”

  “天地令牌是楚先生的家传,失而复得,得而复失,让人唏嘘。”舒妃刻意地躲开钱飞的毛爪子,精致的俏脸看向楚枫,却发现他无动于衷,脸上不禁浮上一层失望之色。

  钱飞察言观色的本领是一流的,尤其是观察女人。舒妃任何表情变化都在他的眼里,不禁讪笑着搬来一把椅子,擦拭一番让座,舒妃却毫不犹豫地拒绝。

  她来这里不是劝架的,也不是专门受人恭维的,对于一个心机深深的女人而言,不会浪费任何表情。

  “我想跟楚先生开诚布公地谈谈,条件任由您开,只要答应合作,一切都不是问题。”舒妃美目流转看着楚枫,她的心里第一次感到了些许的压力,这个男人有点冷,有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

  但她喜欢这样的男人。一个当过八年特种兵的男人绝非是轻浮之辈,而眼前的这位还是千年前骠骑军的后裔,骨子里流淌着桀骜不驯的血液。

  也许这就是男人的魅力。

  楚枫淡然地看一眼亭亭玉立的女人,一股清雅的香味直钻鼻子,有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您不满意我开出的条件?”

  “没有想过,只是一个淹没在历史烟尘里的掌故罢了。”楚枫捏着额头靠在古董架上,外面吹进一股冷风,撩拨着他的心事。

  安守祖宗的遗物,日子虽然清淡可内心安稳。不过楚枫发现他距离那种想要的生活越来越远。总想把握自己,到头来却总是被生活捉弄,一场莫名的飞来横祸落到自己的头上,没有来由也没有结果。

  舒妃优雅地转身看着楚枫,似乎想看透他的内心似的。但楚枫的眼中古井无波,看不出任何蛛丝马迹。

  “这不是传说,而是真实的历史。骠骑令牌是历史的见证,天宝十年发生的那段历史您应该很清楚,大唐远征军深入阿拉伯帝国七百多里的恒罗斯,由此爆发了一场改变历史的大战。”舒妃眉头微蹙地看着楚枫:“您的先祖是骠骑军左校尉,率领一千多名手下杀出一条血路撤退,遭到阿拉伯联军的劫击,战局未果,历史没有记载。”

  舒妃的话与《楚氏家传》所记载的如出一辙!

  楚枫不禁多看了女人几眼,算是对她的回应。

  “大唐远征军是世界上最强悍的军队,您的先祖是大唐的荣耀。楚先生安守清贫固然值得钦佩,但英雄的基因会遗传的。”舒妃的声音很轻,却一下击中了楚枫心中最柔软的地方。

  她显然很了解眼前的男人在想什么,就如了解“飞哥”这样的男人一样,钱飞的殷勤笑脸已经出卖了他的心思,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男人的面子很重要,尤其是对与钱飞而言。

  这位祖上当过郡守家境殷实的家伙最重要的东西不是钱,也不是女人,而是面子。

  楚枫尴尬地摇摇头:“现在不是大唐盛世,我也不想当英雄,让舒小姐失望了。”

  钱飞急得直冒汗,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围着楚枫转悠:“我说楚爷,舒小姐还差您这仨瓜俩枣的吗?令牌是寻宝的线索,而只有您才能找到线索——您是骠骑军的独苗,无可替代的。”

  舒妃优雅地转身走到门口,打了个响指,两名保镖退出门外,舒服深深地看一眼楚枫:“如果您想通了可以和飞哥找我,还是那句话,条件任您开。”

  女人留下一个妖娆的背影,消失在夜色之中。

继续阅读:第三章:别无选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春秋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