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犯贱的世道
骆驼2020-01-14 10:073,341

  见夜无眠发话了,贝饮天和花无颜只好挣扎着起身回到了夜无眠旁边。他们这个大师兄虽然平时似乎啥事都不管只知道睡觉,可是一旦发话他们两个是不敢不听。

  夜无眠慢悠悠的走过去将沐雨涵也拉了过来,而后示意花无颜和贝饮天两个帮忙看住情绪激动的沐雨涵。

  “犯了错就该罚,姚长老您说怎么罚就怎么罚!”

  夜无眠对姚一顺行了一礼之后淡淡的开口道。

  “不是大师兄,是他们先欺负我们……”

  贝饮天有些急了,这原本还想着大师兄来了撑腰呢,这怎么感觉有些和想的不一样呢。

  花无颜也着急的看着夜无眠,似乎在等他给一个说法。

  “听大师兄的!”

  许默淡然一笑,对夜无眠点了点头。而后对沐雨涵做出了一个你放心的手势。

  “哼,这魂殿还是有识大体之人么!”

  姚一顺点了点头示意执法弟子将许默带上习武场。

  习武场位于武神峰,那里本是宗主弟子们平时对战打斗的场所,只不过当有犯重大错误的弟子要当众受刑之时也会在习武场进行。

  咚!……

  习武场上那面三阶雷纹兽之皮做成的鼓被击响,巨大的声响传遍了整个习武场。

  许默被绑在了正中间那一根三人粗的巨大石柱之上,手脚尽皆被锁链锁住。

  “西武宗弟子许默,残害同门,肆意捕杀宗门圈养坐骑,现罚你一百棘刺鞭,一年之后你负责的虎狼坐骑必须多出五十匹,许默你可服气?”

  姚一顺那冷冷的声音响起,清晰的传入了每一个人的耳中。

  许默平静的看着姚一顺,从进入西武宗的那天起他就知道迟早有一天他会被姚一顺报复,只不过没有想到这报复会来的这么快而已。

  雷鼓一响,顿时习武场上人山人海,原本这当众受刑就不多见,更何况此次受刑的还是那位刚入西武宗的小师叔,这使得西武宗的弟子们沸腾了,宗门这个辈分的人当众受刑可是头一次,于是都跑来围观。

  “这位小师叔犯了什么错啊?”

  一名女弟子低声问她旁边之人。

  旁边之人小心的看了姚一顺一眼,低声道:“还能是什么错,据说这小师叔在参选 之时就得罪了姚长老!”

  “这个辈分都被拉出来当众受刑,这得是和姚长老有多大的仇恨啊。”

  “哈哈哈,刚一入宗门就被当众受刑,这小师叔有意思啊!”

  “不过看着皮白肉嫩,这经不住打吧?而且听说他还是灵修。”

  人群之中对于这个有些奇葩的小师叔议论纷纷,毕竟刚入西武宗还没满一年就受此刑罚,许默也算是开了西武宗历史上的先河。

  “等等!师父我哥怎么了?那些欺辱我哥的人怎么不罚!”

  皮肤本来黝黑的董不懂脾气一上来脸就更黑了,赤luo着上身就那么直冲冲的朝着习武场中心冲去。

  夜无眠无奈的摇了摇头,暗道这个小师弟怎么认识的都是这种二愣子呢。

  “残害同门是大罪,这就该罚!你给我回去闭关去!”

  姚一顺怒目而视,狠狠的瞪了董不懂一眼。

  “哎哟!我还就……”

  说话间董不懂直接噌的一声拔出了那把青锋剑,看那架势是准备要对自己的师父姚一顺动手。

  旁边一名执法弟子眼疾手快,连忙一把夺下了董不懂手中的剑,将董不懂强押到了一旁。

  姚一顺一脸黑线,对于这个二愣子徒弟他也很是无奈,做事完全就不想后果也不多考虑,只要看不惯我不管你是谁我提剑就上啊这二愣子是。

  “还就个屁!乖乖一边呆着去!”

  许默急忙喝骂了一声,他还真怕董不懂胡来,姚一顺可是董不懂的师父,若是这二愣子今天铁了心的胡来,以后可就没好日子过了。他不能让董不懂为了他而断送了前程。

  “哟!这不是小师叔吗?这是怎么了?”

  严朔那不阴不阳的声音响起,四名绝色女子抬着一身华丽衣袍的严朔缓步而来。严朔斜倚在座椅之上,怀中躺着一名美貌的女子,那是在西武宗也算是资质中上的弟子,目前已经步入了二阶武徒。

  原本严朔就长得还算可以,而且家世显赫,再加上人家还是传说中的八百量骨铃,顿时使得西武宗稍有姿色的弟子们都趋之若鹜,每天晚上排在严朔门前前来向严朔这个还没入武徒之境的凡人讨教修炼问题的女弟子大把大把的,赶都赶不走。

  董不懂愤怒的看着严朔,可是严朔却直接无视了董不懂那欲要杀人的眼神,直接让那一群女人抬着坐到了习武场边上,俨然一副看戏的样子。

  “行刑!”

  姚一顺冷着脸大喝一声。

  一名执法弟子狠狠的一挥棘刺鞭朝着许默打去。

  嗤!

  血水飞溅,棘刺鞭上布满着钢构倒刺,这一鞭下去浑身被勾出数到血槽,勾掉的皮肉挂在那倒刺之上,看到人一阵毛骨悚然。

  一阵钻心的疼痛,许默忍不住浑身一颤,随惨白的脸上挂满冷汗,可是却依旧挤出了一丝笑容,对着众人淡然一笑。

  “小爹!”

  看着被血水浸透衣衫的许默,沐雨涵悲痛欲绝的嘶吼了一句便直挺挺的晕死了过去。

  第二鞭立马而至,再次勾起一阵血肉飞溅。

  “小师叔你快大声喊叫,宗主是你师兄,他肯定会来说情,少挨一鞭是一鞭。”

  这脸上有着一道疤痕的执法弟子低声对许默快速的说了一句。

  许默感激的看了这名执法弟子一眼,可是却依旧摇了摇头。

  仅仅十鞭,许默已经浑身被血水浸透,身上已经遍体伤痕。这棘刺鞭似乎是经过专门处理的,若只是够破皮肉还好,可是这鞭子上似乎有什么东西,让每一鞭的疼痛都成倍的增加。

  “这么下去小师弟会被打死的!大师兄你倒是说话啊,只要你一句话话咱们敢他娘的,大不了不在这西武宗混!”

  贝饮天咬牙切齿的道。

  “你如果怕惹事情不愿意动手,我们来,不关你什么事!”

  花无颜不知从什么地方抽出了一把匕首,赤红着双目看了夜无眠一眼冷冷的道。

  “都给我站着!你们还嫌小师弟受的苦不够吗?只要你们动手他们就算是杀小师弟也有足够的理由!”

  夜无眠愤怒的给了花无颜和贝饮天一人一巴掌,冷着一张脸。

  “你们当我不愿意救吗!”

  看着石柱上那已经不成人形,可是脸上却依旧挂着笑容的许默,夜无眠无奈的叹息了一声。不知不觉间一双手死死的攥在了一起,指甲狠狠的刺破了手心,手掌之中血流如注。

  “姚一顺!贝爷我记住你了,总有一天我他妈吃了你!”

  贝饮天指着远处的姚一顺神色狰狞的破口大骂。

  “我去找宗主!”

  花无颜似乎被夜无眠那一巴掌给打醒了,他们的小师弟许默可也是宗主江映天的师弟,他就不信江映天会不管。

  夜无眠点了点头,可是他心中明白,怕是花无颜找宗主也没用。如果有用的话宗主早就出现了,宗门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宗主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滚开啊!放开我!我宰了你们这一群狗日的!”

  董不懂死命的挣扎着,可是无论怎么挣扎他都不可能是那名执法弟子的对手,根本难以逃脱。

  五十鞭之后习武场上到处都是许默的血迹和碎肉沫子,绑在石柱上的许默有些地方因为筋肉被刮完之后骨头都露在了外面。可是他脸上却依旧挂着笑容,只不过此刻他脸上的笑容看上去却十分的瘆人。

  “姚长老,这许默本是凡人,尚未踏入武徒,怕是一百鞭会打死,要不要?”

  那名执法弟子面露难色的对姚一顺请示,棘刺鞭一百鞭别说是一个凡人之躯,就算是三阶武者怕是也很少有人能够受的下来。

  姚一顺沉默了一会儿,这执法弟子说的没错,他也怕直接将许默打死了,毕竟许默怎么说都是宗主的师弟。

  “哟!法还能这样执啊?打到一半就不打了?”

  严朔阴狠的瞪了一眼那执法弟子,而后扫了一眼众人淡淡的道,对他来说许默死了最好,这样他可就是真正的八百铃了。

  姚一顺懒得理会严朔,看了许默一眼道:

  “许默,只要你认错态度良好,接下来的五十鞭……可免!”

  “师弟你快认错啊!快啊!”

  贝饮天激动的对许默吼道。

  “哥!快啊!”

  董不懂感激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师父,而后亦是激动喊了一句。

  许默嘴角动了动,扯出一个难看的笑脸。可就是这简单的动作,却依旧使得他浑身刺痛。

  那一双阴寒的眸子扫过在场的众人,所有人都忍不住浑身一颤,那是一双什么样的眼睛!这双眸子,成了所有人的噩梦,终生难忘。

  “还是……那句话,嘿嘿,让我下地狱的人,我也要他永世不得超生!”

  他很清楚这是一个怎么样的世道,这是一个犯贱的世道,你若示弱,所有人都会跑过来踩上一脚以显示自己的高大。你若强大,扇别人几个巴掌别人都会喜出望外的觉得那是恩赐。

  这……是一个犯贱的世道,而且他高傲不允许他卑微的求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禁武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禁武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