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花无颜一跪
骆驼2020-01-14 10:073,369

  花无颜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夜无眠所料没错,花无颜根本就没有找见宗主。

  “许默你想清楚了说话!”

  姚一顺冷喝一声,只要许默低头认个错,他也就有了一个台阶下,这样对大家都好,可是哪知这许默性子如此这般倔强。

  “嘿嘿……来吧!”

  许默脸上依旧是那阴森的笑意,他每说一句话身上的伤口就钻心的疼。

  “小师叔您就求个绕吧,求饶又少不了一块子肉啊!”

  那名执法弟子有些无奈的低声劝说。

  许默微微摇了摇头,求饶?呵呵,他从来就不知道怎么去求饶,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不会!

  贝饮天见许默固执的不肯低头顿时急了,现在许默都已经被打的不成人形了,若是再打下去真的会死的。

  “姚长老!姚长老我小师弟他是被打糊涂了,他已经知道错了,求您放过他吧!我给您……”

  “贝饮天!”

  不待贝饮天把话说完,夜无眠突然怒喝了一声打断了贝饮天的话。

  “你还有没有一点骨头了!求什么饶?该怎么罚就怎么罚!魂殿的人什么时候变得没骨头了!他死了葬在悟道山便是!”

  夜无眠这次是真的怒了,他的声音显得毫无人情味,可是只有许默知道还是这个大师兄懂他。

  “继……续!”

  姚一顺黑着一张脸,恶狠狠的瞪着夜无眠吼道。

  嗤!

  棘刺鞭再次一鞭狠狠的打在了许默身上,可是许默却如同完全感觉不到疼痛,依旧脸上挂着笑容,不吭一声。

  血水和着肉沫溅起,严朔兴奋的瞪大着眼睛。

  “宝贝,刺激不?”

  严朔狠狠的吻了一下怀中那名女弟子的嘴唇,而后兴奋的问道。

  那名女弟子看了一眼血肉模糊的许默,有些厌恶的皱了皱眉头。

  “好恶心!”那女弟子娇声道。

  严朔哈哈一笑,也不在意身边的女子不喜欢,双眼发光的看着许默,他感觉这是他来到西武宗之后最快乐的一天了。

  “敢杀我的人,就该死!”

  说话间严朔悄然示意了一下身边一名侍奴,他知道无论是那执法弟子还是姚一顺都不会真的将许默打死,他们不敢。但是很遗憾,他希望许默死!

  那名侍奴微微一点头,悄然间屈指一弹,顿时一截晶莹剔透的冰针朝着许默眉心之处激射而去。

  那执法弟子忽然眉头一皱,原本挥出打向许默的一鞭在虚空陡然一转。

  叮!

  那枚冰针被击的粉碎。

  那名执法弟子愤怒的看了一眼严朔,执法过程中严朔竟然耍如此卑劣的手段至许默于死地。

  “严朔!你竟然当着大家的面公然杀人!”

  董不懂怒喝了一声,狠狠的一脚踩在抓他的那名执法弟子脚上,那名执法弟子吃痛手上一松。可是没等董不懂跑出几步便直接被那名执法弟子打晕了过去。

  严朔惬意的躺在那名女弟子怀中,似笑非笑的看了看董不懂道:

  “我说董师弟啊,你即便是对我再有不满也不能如此污蔑我吧,我何曾动手杀人了?”

  “混蛋!”

  贝饮天大骂一声,双目血红,若不是夜无眠死死拽着的话他和花无颜两个已经提刀砍过去了。

  “我相信,姚长老会给我们一个交代!”

  夜无眠咬牙切齿的瞪着姚一顺,寒声喊道。

  就在此时那名执法弟子亦是上前几步,对姚一顺行了一礼,愤怒的道:

  “长老,刚才有人想要杀死许默!”

  姚一顺冷着脸,看了一眼严朔的方向,“谁看见有人行凶了?”

  “什么有人行凶?”

  “啥时候的事?”

  “没看见!”

  “我也没看见!”

  “什么?有人行凶?怎么可能!”

  一听姚一顺这么问所有人顿时装作什么都没有看见,他们不傻,这许默虽然辈分高,可是既然到目前宗主都没有出现,那就说明他只是有着一个没有任何用处的辈分。而且许默还同时得罪了姚一顺和号称西武宗第一天才的八百量骨铃的严朔。

  许默身后有的只是魂殿几个废物罢了,可是严朔背后是什么样的势力他们不是不清楚,站哪一边他们能够做出最聪明的抉择。

  当看到所有人装作什么都不知道,都站在严朔那一边的时候,董不懂忽然之间不叫喊了,他已经心寒了,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扫视了一眼众人,像是要将在场的所有人的样貌全部记住。

  在这一刻,董不懂忽然间想起了他父亲曾给他说过的那句话,什么是对错?什么是善恶?所有的一切都是强者手中的剑说了算。

  “我看见了!”

  在众人那装作什么都没看到的叫喊声中,那名执法弟子淡淡的道,他目光坚定的看向了姚一顺。

  “既然没有人行凶,那么……继续!”

  姚一顺之间忽略了那名执法弟子的话,洪亮的声音压过了众人的喧嚣。

  那名执法弟子叹了口气,再次提着那一条棘刺鞭走向了许默。

  曾经,他以为他手中的这一条棘刺鞭代表着的是正义,是这西武宗的法。可是此刻他忽然间发现他错了,西武宗的法和这条鞭子一样,都只是强者手中的武器。

  “对不住!”

  那执法弟子对许默低声说了一句,明知手中的这条鞭子代表的已经不再是正义,可是他却依旧必须执行。因为他很清楚,若是他执行,或许最后许默还能活下来,可是换做其他人,许默今日或许真的会死在这石柱上。

  许默点了点头,他想问一句这名执法弟子叫什么名字,可是此刻的他却连说一句话的力气已经没有了。

  棘刺鞭再次抽去,只不过力道比起之前已经小了很多。

  忽然那执法弟子耳朵微微一动,猛然转身伸出两根手指夹住了再次破空而来的一根冰针。上一次他大意直接将冰针击碎了,可是这一次却是直接抓住了证据。

  “你还有什么话说?”

  那名执法弟子冷眼看向严朔,捏着那枚冰针一字一句的道。

  其他人或许会在意严朔的身份和地位,在意严朔身后的势力,可是他不会。他是从贫苦的山里爬出来的,是从那些饿死的尸骨堆之中爬出来的,他身份下贱,所以他无所畏惧,他只想有一天能够向头顶上的这片苍天问问到底是什么才是正义!

  噌!

  严朔阴狠的瞪了那执法弟子一眼,抽出了身边侍奴的刀看都不看直接一刀将弹出冰针的那名侍奴刺死。

  有些厌恶到底擦了擦溅到血迹,那名女弟子深知严朔最喜干净,急忙伸出香舌将严朔的手掌舔舐了一遍。

  “这种阴狠之人不知道怎么混到我身边的,差点就打扰了执法,嗯,现在我将他已经亲手除掉了,你……可满意?”

  严朔看着那名执法弟子认真的问道。

  那名执法弟子一滞,他没有想到这严朔竟然是如此心狠手辣之人。

  整整一百鞭,那个绑在石柱上的人却是未吭一声,全程都是那瘆人的笑容,眼神冷冷的看着众人,直到打完一百鞭的那一刻他才晕死过去。

  当将许默从石柱上解下来的时候,许默就像是被挂着几块烂肉的骷髅一般,浑身上下没剩下一块好处,整个人直接被棘刺鞭剥了皮,青色的筋翻在外面。

  “回悟道山!”

  夜无眠小心翼翼的背起许默,冷冷的看了一眼远处的姚一顺和严朔一干人。

  “我去弄些疗伤丹药!”

  花无颜急忙道,许默重伤,现在的这种状况最需要的就是各种药材疗伤。

  夜无眠将许默背到悟道山刚放到床上,原本晕过去的沐雨涵却醒了过来。

  沐雨涵死活要见许默,董不懂和贝饮天两个没能拦住,当她看到床上躺着的那已经完全不像是人的许默之时哭哑了嗓子。

  许默身上的所有伤口全部是沐雨涵流着眼泪清理的,她怕夜无眠这些大男人不小心碰疼了许默。

  西武宗丹草房。

  “求求你们了,价钱翻倍都行,你们给我卖点疗伤的丹药吧,我师弟都快要没命了!”

  花无颜双手捧着几块之境焦急的朝几名丹草房的弟子喊道。

  “没命了?又不是我们杀的,你在我们这儿喊什么啊喊!”

  其中一名丹草房弟子淡淡的道。

  “你……”

  花无颜眼中杀机一闪,可是转而却又变成了哀求,没办法,他小师弟还等着丹药救命呢。

  “各位师兄行行好,我们也都算是同门,这样,我出三倍的价钱剩余不够的紫晶我过几天马上就给你们还上。”

  花无颜弯着腰卑躬屈膝的道,这是他花无颜第一次如此对人说话,而这第一次就是为了他那个小师弟。

  “同门?呵呵,许默他打欺负我们丹草房常易的时候可没说是同门啊!”

  那丹草房弟子冷笑。

  花无颜脸色难看至极,犹豫了一会儿之后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都言男儿膝下有黄金,可是今日这个曾言只跪天地的男人却……弯了膝盖!

  当着无数人的面,花无颜静静的跪在那里,双手死死的攥着,指关节发白。

  “求求你们,卖我点疗伤丹药。”

  在众人的哄笑声中,丹草房的弟子丢出了五颗疗伤丹药。

  花无颜小心翼翼的将丹药捡起,认真的擦去上面的泥土将丹药收了起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禁武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禁武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