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妖吼
骆驼2020-01-14 10:073,298

  魂殿从去年开始就没有了疗伤丹药,幸好董不懂身上还有三颗疗伤丹药和一枚活血生肌丹。

  夜无眠叫沐雨涵将一枚疗伤丹药给许默先服下,毕竟许默伤的太重了,若是一次服用太多会适得其反。

  “大……大师……”

  花无颜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嗓子已经干哑,连一句大师兄半天都没有叫出来,只是将手中的小布包递了过去,整个人便瘫软在了地上。

  从丹草房到悟道山他用生平最快的速度跑来,一息的时间都没敢停歇,生怕自己会来晚一步。

  夜无眠接过丹药,拍了拍瘫坐在了地上的花无颜的肩膀。

  贝饮天端过了一碗水,花无颜仰头一饮而尽,此刻他感觉自己整个胸膛像是要炸开一般。

  “呀!死变态你今天是转性了?平时不是很挑剔么,这不喝那不吃的,地上不是嫌脏不坐么!”

  看着花无颜狼狈的样子贝饮天忍不住调侃了一句。

  “干你什么事!”

  花无颜顺了一口气,狠狠的剜了贝饮天一眼道。

  “那群牲口没为难你?”

  贝饮天很是疑惑的问了一句,似乎有些惊叹丹草房的那群家伙今天怎么突然之间人变得这么好了。他还怕花无颜这一回买不来丹药呢,没成想还真被他买回来了。

  “你可当!我亲自出马他们敢不给我买?”

  花无颜很是自豪的对贝饮天吹嘘。

  看了一下许默的伤势,夜无眠眉头死死的皱在了一起,仅靠这些低级的丹药许默能不能挺过去还真的不好说。而就在此时突然林中几声狼嚎之声响起,夜无眠猛然目中精光一闪。

  “你们几个快弄个大木桶,然后弄几头虎狼过来!”

  夜无眠急忙喊了一声。

  不一会儿的时间董不懂便弄来了一个洗澡用的巨大木桶。

  在贝饮天和董不懂以及花无颜三人各种损招出尽之后终于弄来了三头虎狼。

  滚烫的狼血放满了木桶,许默赤着身体静静的泡在一桶殷红的狼血之中。

  “这……有用吗?”

  强忍着那浓烈的血腥味,董不懂看了一眼许默,而后问夜无眠道。

  夜无眠使劲揉了揉布满血丝的眼睛,这是他有生以来醒着的时间最长的一次,一阵阵困意袭来,可是许默现在还生死未卜,他想睡也睡不了。

  “有用!虎狼是妖兽,你们体修在修炼之时也常常会食用强大妖兽的精血或者血肉以此来摄取其中的灵力,这虎狼虽然等级很低,可却也是妖兽,它的血液之中蕴藏着一部分的灵力,有了灵力的作用小师弟的伤恢复起来就会快很多。”

  听到此处贝饮天等人亦是双目一亮,可还没来得及兴奋眼神却又黯淡了下去。

  悟道山养着的虎狼总共也就只有一百头,先前已经被许默杀掉了一头。这每次泡澡需要三头虎狼的话一百头虎狼能撑多少天?若是宗门发现一百头虎狼没有了可怎么办。

  “反正虎狼还多着,小师弟的伤要紧,大不了宗门要的时候我就说全被我吃完了!”

  微微一思索,贝饮天烦躁的摆了摆手道,对于这个宗门他早已经失望了,大不了到时候将他流放而已。

  迷迷糊糊之间,许默只觉自己身上的伤口不再那么疼痛了,似乎有什么东西正通过身上的伤口钻入他的体内。

  那些东西在他体内不停的流动,暖洋洋的,很舒服的感觉。

  许默知道那是灵力,曾经他第一次踏足修途引气入体之时就是这种奇怪的感觉。不过许默很疑惑,为什么他没有主动引气入体,这些灵力却自行的钻进了他的身体。

  忽然,许默感觉到了不对劲。顺着伤口钻入他体内不仅仅是灵力,似乎还有着一种奇怪的力量,那股力量很狂躁,在他的身体之中横冲直撞,如同脱缰野马一般根本不受约束。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当那股力量再次出现在他的身体之中时许默猛然之间反应了过来,这是妖兽血脉之中的力量,狂暴无比!

  那一股力量将身体之中原本已经即将被灵力修复的经脉再次冲开,浑身经脉之中似乎有着万千的蚁群在啃食。

  突然,许默只觉有一股冰凉的感觉从自己的双眼漫延了开来,刹那之间遍布了全身,而那一股原本狂暴不受控制的力量竟然在这一刻变得温顺了起来。

  在灵力和那一股妖兽血脉之力的作用下许默的肌体开始了急速的修复。

  “哈哈哈,今天这群虎狼好奇怪,我们过去杀的时候竟然全部匍匐在地上身如筛糠!笑死我了。”

  这些天来董不懂和魂殿的这一群人也渐渐熟络了起来。

  这几天以来几乎每天都要杀三头虎狼为许默浸泡身体,往常这虎狼着实难抓,好几次还被弄的满身是伤,他们几个人合伙抓一只虎狼都费劲巴拉的,可是今天不知道怎么了,当他们过去的时候所有虎狼趴在地上呜咽着,身体不停的抖动着,当他们将刀架上虎狼脖子的时候虎狼都没有躲一下。

  “还能咋滴,肯定是这些天见贝爷生猛,吓破胆了呗!”

  贝饮天拍了拍自己的胸膛,很是自豪的吹嘘了起来,说着还兴冲冲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只长相怪异的虫子,三下两除二便揪去了腿和头直接放在嘴里咯嘣咯嘣的嚼了起来,看的众人一阵反胃。

  他们不知道,刚才他们去抓虎狼之时许默的那一双眼睛再次渗出了那种清凉的感觉,那种舒服的感觉漫延了全身。

  许默的双眼乃是九幽冥猫之眼,这种妖兽界顶尖的存在,只要露出一丝的气息足以震慑四阶一下所有妖兽。

  这些天来沐雨涵很少说话,整个人消沉了很多。就连许默的那头青牛这些天都不怎么吃喝,一天除了吃点草就是卧地上睡觉,不叫也不溜达。

  “大师兄,小师弟好点没啊?”

  花无颜忍不住问了一下夜无眠。

  “快了!”

  夜无眠换了一个舒服的睡姿含含糊糊的说道,他已经仔细的看过了,许默身上的伤已经开始愈合了,不然他也不可能睡得着。

  “什么叫快了啊大师兄,虎狼也快了,快没了啊!”

  花无颜皱了皱眉头有些无奈的道。

  整整一百头虎狼,这些天已经被杀的剩下可能就只有三十来只了。要是许默再不醒来虎狼就真的要被杀完了。

  灵力入体之时暖洋洋的感觉,眼睛突然散发出的那种冰凉的感觉,这两种看似完全相反的感觉却在许默身体之中交互出现。

  可是眼睛只有在妖仙之中的力量顺着伤口进入体内,在他身体之中狂暴的窜动之时才会被引动,才会散发出那种冰凉的感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许默开始感觉伤口之处产生了酥酥麻麻的感觉,像是有着小虫子在不停的蠕动,有些痒痒的感觉。

  武神峰之巅,江映天静静的站立在呼啸的风中,花白的须发随风狂舞,目光穿透了虚无落向了悟道山。

  许久之后江映天叹了口气。

  “八百铃,呵呵,我也压力很大啊,希望你不要怪我!”

  “一百头虎狼,足够引发你那一双九幽冥猫的妖眼了。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也不要让你师父 ……失望!”

  沧桑而有无奈的声音刚出口就被呼啸的山风吹散在了虚空。

  江映天眼神之中露出一抹追忆之色,曾经,那个手持妖剑犬牙之人扬言执剑换天地,可是他失败了。

  江映天原以为所有的一切就那么结束了,可是直到那日犬牙在问心碑之中再次出世,他才知道所有的一切都没有结束,那个人失败了,可是许默出现了。

  这一天,浸泡在狼血之中的许默猛然睁开了双目。

  “啊!小爹你醒了!”

  一直守护在许默身边的沐雨涵惊喜的叫喊了一声。可是还没等她跑过到许默身边却是被夜无眠一把拽到了一旁。

  贝饮天几人这才发现此刻的许默有些不对劲。

  许默一双眼睛通体成了黑色,没有瞳孔!一双黑漆漆的眸子瘆人的盯着众人。

  不仅如此,整个木桶之中的血水突然之间似乎被吸收一般原本一桶殷红的血水在众人惊骇的眼神之中血色慢慢褪去,不一会儿的时间便只剩下了半桶清澈的水。

  许默整个人身上妖气滔天而起,身上的伤口急速的开始了愈合,而在许默的身后模模糊糊的出现了一只无比庞大的黑色妖兽的影子。

  那妖兽虽然看不清是什么东西,可身上那庞大的妖气却是压的众人喘不过气来。

  嗷呜!……

  嗷呜!……

  山林之中那仅剩的十多头虎狼在这一刻此起彼伏的吼叫了起来,那声音之中充满着恐惧和不安。

  就在此时,许默身后那庞大之物的虚影仰天无声的嘶吼了一声。

  就在这一日,整个西武宗所有的妖兽尽皆疯了一般一阵狂乱的吼叫。

  姚一顺原本正在骑着金魔雕飞行,可是突然之间金魔雕竟然如同折了翅膀一般坠落在地浑身瑟瑟发抖。

  吼!……

  宗主江映天的那一条蛟龙猛然腾空而起,仰天嘶吼了一声。随后亦是趴在地上开始浑身发抖,像是遇见了什么极其恐惧之物一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禁武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禁武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