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骑牛的瞎子
骆驼2020-01-14 09:583,686

  西雨城,狂舞的闪电划破漆黑的夜空,豆大的雨珠夹杂着震耳的雷鸣如同箭矢一般狠狠的射向人间。

  那间奢华的房间之中红烛摇曳,整个房间都被布置成了喜庆的红色,床上铺满了初放的花瓣。

  在那铺满花瓣的床上,躺着一具雪白的娇躯。

  名贵的绸缎将她成大字型绑在了床上,带刺的花枝刺破了她嫩白的肌肤,血液将整张床单染得更加妖艳。

  头发花白的老人转头看了一眼这少女,嘴角勾起一丝笑意,走至桌前挥毫写下了几个大字。

  “红烛借光照美人!”

  老人那沙哑的声音读了一遍,似乎对于自己这蹦出来的一句诗很是满意。

  抽过桌上早已准备的那一把刀,那刀只有三寸来长,刀刃呈弧形,这样的长度刚刚好,下手比较精准,不会让这初开的花凋谢的过于太快。

  少女惊恐的看着那一步步走来的老人,可是任凭她怎么挣扎也挣扎不脱,她想喊叫,可是嘴里塞着的东西让她难以叫出声来。

  “这张美人皮……不错!”

  老人赞叹了一声。

  “别紧张……”

  手中的刀娴熟的一转,就朝着那娇嫩的肌肤割去。

  轰隆隆!

  又是一声震耳欲聋的雷声!

  随着那雷声的响起,整个房间之中的烛火瞬间熄灭。

  “谁?”

  老人一惊,紧紧握着手中的刀喝问了一句。

  过了半晌,除了他和床 上这女子粗重的喘息之外没有任何的声音。

  老人点着了床头的烛火。

  叮!

  在烛光亮起的一瞬间,老人惊骇的瞪大了眼睛,眼珠像是要从眼眶之中蹦出来一般,手中的刀也掉落在了地上。

  一道人影静静的站立在窗前,手中提着一把剑。

  “皇!”

  老人慌忙的从床上滚了下来,噗通一声跪在了那道身影面前,冷汗一瞬间浸透了他的衣衫,他浑身颤抖。

  嗤!

  那道身影手中长剑微微一扬,剑芒掠过了老人的脖子。

  血水飞溅,人头滚落。

  出了那充满着血腥味的房间,站在雨中呼吸着外面这湿润的空气,抬头看着夜空。

  “皇?呵呵……”

  “我回来了,这么多年了,某些人……我的那双眼睛……还好用吗?”

  冰冷的声音让这漫天冰冷的雨水都忍不住打了一个颤。

  转身离开的瞬间,屈指弹在了一滴雨珠上,顿时那滴雨珠穿透了雨幕,穿入了房间,穿透了那床上的少女眉间。

  ……

  今日,被誉为西雨城第一宗门的西武宗正式开始招收弟子。一大早密密麻麻的人群便已经站满了西武宗的山门。

  已经年近中年的许默骑着青牛,一路高歌朝着西武宗的方向赶去,他也想拜师西武宗。

  一想到自己即将拜入西武宗,许默不由自主的挺了挺腰杆,心想日后总算是有了一个安身的地方。

  自从眼睛瞎了之后,耳朵就变得异常灵敏,老远许默就听见人们在议论。

  “嗨!赵兄你听说了吗?昨天晚上庞老先生死了!”

  “什么!庞老先生?”

  “就那个喜欢美女皮的老变态啊!死了就死呗。”

  “嗨!这你可就错了,庞老虽然那点爱好确实不咋滴,可听说他可是皇城那边过来的,貌似是来咱们这小地方安享晚年的,呵呵,谁知道昨天被人割了头。”

  “话说回来了,那老头也就是一个普通人,连武徒都不是,随便一个人都可以杀他了。”

  “大话谁不会说?庞老虽然是普通人,可是他的宅院就算是四阶武徒也未必能进得去!”

  他们议论的无非就是昨晚发生的那起凶案,许默嘴角勾起一丝冰冷的笑意。

  哞!……

  忽然之间一声响亮的牛鸣,众人只见一年近中年之人骑青牛高歌而来。来人剑眉星目,虽穿着朴素,但是眉宇之间却有着一股神圣不可侵犯的高贵之气。

  许默轻轻的拍了拍身下的老伙计,示意自己知道到达了西武宗。

  “让开!”

  “滚开!”

  正当众人奇怪的看着这骑青牛而来的奇葩之人时,一声蛮横的暴喝之声响起,紧接着进入众人视线的便是八名绝色女子抬着一顶轿子而来,在那轿子旁边跟着一个身体如同肉球一般之人。

  “啊!严朔公子来了!”

  “果然是西雨城第一富家啊!”

  人们一边议论着一边急忙退让。

  朱不文扭动着那肥胖的身躯亦步亦趋的跟上轿子,时不时凶神恶煞的瞪一眼那些旁观之人,心中美滋滋的别提多得意了。

  轿子之中坐着的便是朱不文的主子严朔,严家是这西雨城的第一富商。

  正当朱不文得意之时,却忽然瞥见前面路中间竟然还有一个不长眼的在骑牛缓行!

  顿时朱不文就气不打一处来,在这西雨城哪个人见了他们严朔公子不得点头哈腰?哪个人见了严朔公子的美女轿子不是恭敬的避让!前面这人简直反了天了!

  “骑牛的滚开!”

  朱不文恶狠狠的叫骂了一声,可是那人却如所闻。

  “眼睛瞎了啊你!”

  朱不文再次大骂了一声。

  许默嘴角勾起一丝冷笑,依旧骑着青牛缓缓前行。大路上不让走?这是谁家的破烂道理!

  朱不文挡住了青牛,指着骂了半天,可是却发现骑牛之人眼神没有任何的变化。

  “哈哈哈,原来还真是个瞎子啊!”

  朱不文忽然指着许默哈哈大笑。

  “这么大年纪了不说,而且还是一个瞎子,怎么?也来参加西武宗弟子的选拔啊?哈哈哈,笑死我了,瞎子都来了!”

  今日来这里参加选拔的基本上都是少年儿郎,而骑牛而来的许默却是已经年近中年。

  “朱胖子你他妈的笑够了没?还不将这恶心玩意弄一边去!准备挡在路中间恶心我啊!”

  轿子之中传出一声愤怒的叫骂之声。

  一听见这声音,朱不文那肉山一般的身躯猛然一抖。抬腿便欲将这青牛踹到一边去。

  “严朔你好大的威风!”

  一名赤着上体的黝黑少年突然冲了出来,一脚将那朱不文踹翻在地上滚了几圈。

  “姓董的你威风也不小啊!”

  说话间一名长相英俊,皮肤甚至比女孩子家还要白嫩的富家少年郎从轿中走了出来,不过在他的身边陪着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子。

  “骑着一头连妖兽都不是的脏兮兮的下贱青牛,还是个瞎子,看着都恶心!魅儿,帮我杀了他!”

  严朔手上暗自使劲,狠狠的拧了两把之后对身旁那已经是武徒两阶的女子道。

  武者是何等尊贵!整个西雨城,能够让一名武徒如此心甘情愿的做侍奴的怕是也就只有这严朔严大少爷了。

  那女子低声应了一声,身体猛然窜出!周身开始涌现一层迷蒙的黄色光芒,这是武徒的标志。

  武者分为武徒、武士、武师、武尊、武帝等级别,传说在武帝之上还有武圣的存在,至于武圣之上再有没有却是无人知晓。

  黝黑少年脸上怒气满布,欲要阻止,可他到现在连武徒都不是,怎么可能是那女子的对手。

  女子直接一脚将那黝黑少年踹飞,借助这这一股力量身体高高跃起,手中的匕首便直接朝着许默脖子抹去。

  看着这一幕,众人一阵摇头叹息,暗道这骑牛的瞎子不识趣,惹谁不好偏偏就要惹严大少爷,今天此人怕是要丧命于此了。

  只要一进入武徒级别,那就和普通人有着本质的差别,更别说是二阶武徒,杀一个骑牛的瞎子,简直就是牛刀杀鸡,大材小用了。

  许默暗自摇头叹息一声,心道今日是不是不利于出行,怎么一出来就遇见这破事。耳朵微微一动,空气之中细微的震动能够告诉他对手从那个方向攻来。

  嗤!

  血水飞溅!

  那名女子难以置信的瞪大着惊恐的双眸,双手死死的捂着自己那喷血的脖子。

  她至死都不明白自己手中的匕首是怎么到这骑牛之人手里的,也不明白这瞎子怎么就一招斩杀了她。

  嘶!……

  众人倒抽了一口凉气,默默的后退了几步。就连倒在一旁的那黝黑少年和朱不文也骇然的瞪大着眼睛一眼的难以置信。

  一招击杀一名二阶武徒!一般人不可能有这等实力!

  武者无论是反应速度还是力量上面都比普通人强出了不知道多少倍。难不成这骑牛之人是两阶之上的武徒?但是他身上分明没有标志着武徒的黄光啊!众人心中暗自猜测。

  那依旧在滴血的匕首在许默手中急速的一转,而后朝着身后激射而出!

  他许默,不允许什么阿猫阿狗随意的在自己面前指手画脚的显摆!他的命也不是别人用来装逼的道具,谁若想死,他不介意手底多一条人命。

  看着那朝着自己面门激射而来的匕首,严朔脸色煞白,急忙一把拉过身边两名抬轿的女子挡在自己身前。

  叮!

  一声脆响,匕首被人挡下。

  “在我西武宗山门前公然行凶!你好大的胆子!”

  一名西武宗的护山弟子身影一闪出现在了严朔身前,手中长剑指向骑牛的许默,厉声喝问。

  “你这话就不对了吧!明明是严朔要杀这骑牛的,怎么就成了骑牛的行凶了!你这舔严朔的屁股也舔的太明显了吧!”

  那姓董的黝黑少年爬了起来,不满的嘀咕了一句。

  那西武宗的护山弟子嘴角狠狠的一抽搐,脸上有些难看,若不是这姓董的少年他也得罪不起的话,他早就以扰乱秩序的名义一剑解决了。

  “这女子尸体都摆在这儿了,董少爷,谁行凶这还不明确吗?”那西武宗护山弟子阴沉着脸道。

  随后也不待姓董的少年开口,便直接看向了骑牛的许默。

  “既然阁下今日专门前来我西武宗闹事,那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

  这人也是阴险,开口便直接给许默冠上了一个来西武宗闹事的恶名,这样一来他即便是杀了许默,也是正义之为。

  严朔往后退了两步,冷笑着看了一眼那姓董的少年和那骑牛的瞎子。那姓董的即便是他严朔也一时半会儿不敢弄死,可是这瞎子也敢和他过不去,真是找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禁武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禁武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