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骑牛踏金桥
骆驼2020-01-14 09:582,988

  话音未落,那西武宗护山弟子便已经手持长剑直奔许默而去。他身上那迷蒙的黄光比之前那女子要深一些。

  虽然此人也武徒二阶,但人家却是西武宗之中的弟子,实力之强不是之前那女子那种江湖杂门之人可以比拟的。

  “呵呵,好大一顶帽子!”

  许默淡淡一笑。

  “骑牛的,接剑!”

  就在此时,那姓董的黝黑少年忽然大喝了一声,手中一把青色长剑抛向了许默。

  许默耳朵微微一动,翻手间一把将那长剑握在了手中,虽然他眼睛看不见,可是却依旧能感觉到这是一把好剑。

  “这是……这是青锋剑!”

  “好像真是青锋剑!”

  “不愧是武器阁董家,出手就是黄级七品的青锋剑!”

  人群之中有识货之人议论纷纷,武器分为天地玄黄四级,每一级又分九个品级。

  而董家,便是西雨城最大的武器铸造世家,这也是那董姓少年敢骂严朔的原因。

  “原本我不想惹事,只想拜入山门,一心求道,但是既然你一定要如此刁难,那也就不能怪我了。”

  许默冷冷的自言自语了一句,依旧骑在青牛背上未曾动弹。

  嗡!

  长剑颤鸣,那西武宗弟子杀至!

  唰!

  许默手中的青锋剑诡异的一转,剑身沿着对方剑刃一滑。

  嗤!

  青锋剑在那西武宗弟子的手腕上留下一道伤口,带起血液飞溅!

  西武宗那弟子骇然!之前他还只当是那女子大意所以才着了这骑牛之人的道,被其击杀,可是此刻看来这骑牛之人……诡异!

  对!诡异!这是他目前唯一能想到的形容!他是二阶武徒,但是剑一出手却对这看似连武徒都不是普通人无可奈何,这骑牛之人的剑……是杀人剑!

  远处西武宗山峰之上,一名老者目光穿过了虚无,看向了山门前的这一幕。

  “此人有意思!不过就是年纪有些大了,可惜了,武道一途宜早不宜晚,如此年纪才准备踏武道,怕是经脉根骨早已定型,难以有大的成就了。”

  许默不给这西武宗弟子任何喘息的机会,手中的剑急速的再次刺出。

  那西武宗弟子急忙抵挡,额头之上冷汗直冒。虽然对方似乎并非武徒,可是这骑牛之人出剑的速度竟然比他这二阶武徒还要快,快到让他难以招架!

  “够了!”

  突然的一声暴喝传来,随之一只金雕急速飞至,在那金雕背上站着一名中年大汉。

  这一幕许默看不到,只不过听着声音他知道那应该是二阶妖兽金魔雕。此雕虽然速度极快,可性子凶恶异常,非一般武者所能驾驭。

  哞!……

  青牛仰天一声鸣叫,若是一般的连妖兽都不是的兽类,遇见这金魔雕早已蹲在地上瑟瑟发抖了,可是这一头青牛却是如同挑衅一般的鸣叫了一声。

  听到那一声暴喝,那西武宗弟子急忙停手,他知道这来人是西武宗的二长老姚一顺,此人脾气不怎么好。

  “啊!”

  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之声响起,只见许默急速的挥出的几剑!

  在那几剑之下那西武宗弟子双手双脚的筋全部被挑断!作为一个武者,断了筋,若没有上等灵丹医治怕是要废了。

  “谢了!”

  许默随手将那青锋剑撇给了那董姓少年,淡淡一笑。

  够了?呵呵,你说够了就够了?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

  看着这一幕,姚一顺脸上肌肉一阵跳动。脸色黑的跟锅底一般,他都已经开口了,这骑牛的混账竟然敢不买他的账!

  “这位兄弟是来我西武宗砸场子的吧!”

  姚一顺跳下那金魔雕,冷冷的瞥了一眼那骑牛之人,阴寒的道。

  “不不不,您误会了,在下许默,是专程前来拜师的!”

  许默顺着姚一顺的声音方向,朝着姚一顺忽然展颜一笑,笑哈哈的道。

  “前辈您可要为我们做主啊!”

  正当此时,朱不文忽然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抱住了那早已死去的女人,痛哭着道。

  “长老……二长老救我!”

  那西武宗弟子痛苦的在地上翻滚着,血水染红了一片地面。

  “误会?我看一点都不误会!”

  姚一顺眼中杀机一闪,他当然知道今日之事是严朔等人挑事在先,可是这骑牛之人却是当众扫了他的面子,这让他动了杀心。

  而就在此时,西武宗宗主的声音却是直接在姚一顺耳中响起。

  “好了,开始测试吧!”

  姚一顺一滞,疑惑的看了看许默,宗主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让他不要在追究这骑牛之人的事情。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既然宗主开口了,姚一顺也不好再说什么。

  叫人抬走了那已经残废的西武宗弟子,姚一顺冷冷的扫了一眼众人道:

  “开始测试!”

  “过金桥!”

  许默笑了笑,之前这二长老姚一顺的语气之中充满着杀意,可是此刻却揭过此事,语气之中微微有些不满之意。许默想应该是有人给这二长老传音了,可是西武宗之中能让一个堂堂二长老如此听命的怕也就只有这西武宗的宗主了。

  西武宗有着一座叫做破云峰的山峰,山上架着一座金桥,桥下是不见底的万丈深渊。

  过金桥!金桥承其命格之重!

  若是命格轻贱之人,那么根本难以踏足金桥,即便是踏上金桥也必将被深渊之中冲天而上的诡风吹入万丈深渊!

  只有那些命格够重之人才能稳稳妥妥的踏过金桥,到达金桥的彼岸。

  可以说,金桥,测的就是天命!

  “许默,你先来!”

  姚一顺瞥了一眼许默,冷冷的道。

  一听此言,众人脸上顿时神色精彩万分,姚一顺叫许默先来,谁还能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金桥之上命格轻贱之人将跌落金桥,那时就需要宗门长老出手搭救,不然就真死无葬身之地了。

  姚一顺叫许默先来摆明了是要看着许默跌落万丈深渊,他绝对是不会出手搭救的。

  “哎,我去……”

  姓董的那黝黑胖子顿时不满意了,怎么还有这么不公平的事情,就准备冲出去为骑牛的讨个说法,却不想被自家老奴急忙拉住。

  “少爷,你是要拜入西武宗山门,不是来闹事的,出来的时候老爷都交待好几遍了!”

  那老奴紧紧的捂着那黝黑少年的嘴巴,有些无奈的叹息道,自家这少爷什么都好,就是太正义,这一点不好,更加不好的是这家伙天不怕地不怕,不管面前站的是谁,只要他不顺眼挥拳就上。

  “若是他能踏过金桥,我严朔去吃屎!一把年纪还来学人家拜师,也不看看自己那样儿!”

  严朔惬意的靠在几名美女怀中,很是不屑的看了一眼许默道。

  这次来的人当中,要说资质,他严朔和董家少爷绝对算是顶级之资。更别说他们早就是内定好了的,来这里只不过是为了走个过场而已。

  一听严朔此言,顿时人群中爆出一阵哈哈大笑,就连原本黑着脸的姚一顺微微一笑。

  “念及你目盲,所以特许你骑牛踏金桥!”

  姚一顺再次开口道。

  若说之前他给许默使绊子还使得比较隐晦的话,那么这一次就是明摆着弄许默了。

  是个人都知道这金桥测的乃是天命,别说一只普通人家用来耕地的青牛,就算是四阶妖兽都没有踏过金桥的天命!

  如果说之前许默还能凭着自身的强大命格通过金桥的话,那么加上青牛他必死无疑!

  姚一顺让许默骑牛踏金桥,这摆明了就是让这青牛轻贱许默的命格,好使的许默跌落万丈深渊。

  “哈哈哈,谢姚长老体恤!”

  许默哈哈一笑,对姚一顺一抱拳谢道。

  “老伙计,随我……踏金桥!”

  亘古以来谁敢骑牛踏金桥?没有人敢!

  今日,有人狂笑骑牛踏金桥!

  哞!……

  青牛再次仰天一声长鸣,似乎是在回应背上的主人。

  【《禁武令》已经完结!!!感谢各位兄弟姐妹们对禁武令的支持!!!元旦福利依旧不变,粉丝榜单前十!希望各位兄弟姐妹们关注《禁武令》泡泡圈,元旦当日骆驼会将获奖人员名单发到《禁武令》泡泡圈!!!爱奇艺会员充充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禁武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禁武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