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妖剑犬牙
骆驼2020-01-14 10:073,414

  嗡!

  长剑轻轻一颤,许默耳朵微动,听到自己面前似乎有什么东西。

  在许默伸手间,那一把长剑自行落入了许默手掌之中。

  手掌拂过剑身,许默脑海之中大致的有了剑的造型样子。

  此剑剑身如鱼骨,剑刃亦是如同鱼刺一般呈一节一节造型, 剑长三尺有余,剑宽五寸!

  嗤!

  当许默手指划过剑刃之时锋利的剑刃割破了许默的手指,手指上流出的血液顺着剑身流动,可是诡异的却没有一点滴落,不一会儿是时间全部被那长剑吸收。

  随着许默血液被长剑吸收,那滔天的妖气和赤芒顿时迅速回敛,不一会儿的时间便消失无影。

  “剑名……犬牙!”

  之前那声音再次出现,但只是说了一句剑名犬牙之后便没有了声音。

  “前辈何人?为何赠剑?”

  许默疑惑的问了一句,但是那个声音却是再也没有回答。

  唰!

  许默的身影直接被移出了问心碑。

  轰!

  在许默的身影出来的那一瞬,江映天辛辛苦苦拼命镇压的问心碑却还是依旧倒塌碎裂了!

  天空之中妖气消失无影,那赤芒也退去,乌云消散。刚才的一切就像是一个梦境一般。

  “说你不是来砸场子的恐怕都没人敢信啊!”

  姚一顺呆愣愣的看着那有些不知所措的许默喃喃自语。这家伙难不成是天上的扫把星下凡不成?怎么走哪里哪里就有坏事发生!今天这才一天的时间,得,堂堂西武宗,金桥被人拆了,问心碑也被人砸了!

  江映天颓然的坐在蛟龙背上,问心碑毁,等于毁了西武宗一半的气运。西武宗之所以能傲立西雨城第一大宗的位置,很大程度上都是因为这问心碑的缘故,可是如今这问心碑却是被人毁去了。

  “罢了罢了!或许这就是天命吧!”

  “天命无常在,唉……”

  江映天无奈的叹息了一声,有些事情天命早有定数,难以强求。

  在看到许默手中提着的那一柄赤色之剑时,江映天目中闪过一抹精芒。

  “混蛋小子你过来!”

  虽然叫着过来,但是江映天一勾手指,许默却是不由自主的朝着江映天走去。

  “宗主!”

  许默之前听到姚一顺称此人是宗主,遂恭敬的行了一礼道。

  “剑!”

  江映天盯着许默那双无神的双目看了好一会儿,这才冷冷的吐出了一个字。

  许默将手中的剑递了过去,他知道,若是这西武宗宗主想要抢夺此剑,那他是绝对保不住,所以还不如大大方方的递给对方。

  “犬牙……”

  江映天看着那长剑叹息了一声。

  许默心中一动,此剑出自西武宗的问心碑,而这宗主江映天竟然能一口叫出此剑之名,是否说明江映天认识那问心碑之中赐剑之人?

  “前辈这剑曾经是何人所持?”

  许默问了一句,他没有问江映天认不认识这剑的主人,而是直接问了一句是何人所持,在这里他算是耍了一个小心眼。

  “此剑乃是……”

  江映天很是自然的开口便来,但是猛然之间反应了过来。随后狠狠的将剑丢给了许默,没好气的道:

  “人混蛋,心机也不少!既然他给你,那你拿着就好了,问那么多当饭吃?”

  许默一阵哑然,摸了摸那把犬牙,掏出一根布条缠起来便绑在了背上。

  “那小子我带走!”

  江映天指了指直到此刻依旧目光呆滞的严朔,对姚一顺淡淡的道。

  姚一顺木然的点了点头,目光依旧死死的盯着许默,似乎想要将这妖孽里里外外看一个遍才肯罢休一般。

  “还有……这混蛋我也带走!至于董家那小子你们几个长老看着带!”

  江映天一把将严朔丢在了蛟龙背上,又指了指许默淡淡的道。

  姚一顺一阵无语,暗骂您是宗主,您说了算,还问我问个屁啊!我说此人不能带走你会同意吗?

  “等等等!宗主前辈你先等等!”

  一听宗主要将自己带走许默急忙出声道。

  “嗯?你不愿意?”

  江映天用那冰冷的眼神瞪了一眼许默,可是瞪完之后却才想起这家伙是个瞎子,不管他的眼神多么可怕对这家伙来说没有丝毫的影响。

  “不是不是,能得宗主垂青那当然是我几辈子的福分。”许默道。

  “那还等什么?”江映天问。

  许默犹豫了一会儿才道:

  “宗主,西武宗分武神殿和魂殿,我想去魂殿成为灵修!”

  修行之人虽然统称武者,可是却分为两种,一种就是江映天这种,从小开始刻苦练习,煅筋熬骨,引天地灵力入体,灌入血肉,不断的突破自己肉体的极限,以炼体为主。

  这种人虽然成长起来不是很快,但是日积月累,厚积薄发,以力证道,肉身成圣!

  相对于这种修行方式还有一类人,他们叫做灵修,也有人叫魂修!灵修不注重肉体的煅熬打磨,他们注重的修炼神魂,感悟天地万千大道!

  灵修不注重日积月累,他们讲求的是一招顿悟便能飞升成圣!他们不注重自身的力量,注重的是以自身之感悟,勾动天地之力为己用!

  相对于体修,灵修只占了修行之众当中一小部分人。因为人们觉得灵修是在走捷径,灵修并非修行自正途。

  对于体修,一个普通人一辈子就只能是一个普通人。而对于灵修来说,一个普通的农夫,说不准哪天就突然顿悟,直接一飞成圣!

  西武宗也是一样,注重体修,而灵修虽然设有魂殿,可是全宗灵修就只有那么三个人而已。

  “你……说什么?”

  江映天以为自己听错了,他可很清楚这混蛋小子是一根极为罕见的武者苗子,只要安安心心的走体修之路,终有一日别说超越武尊宋陵轩,就算是成就传说中的武圣境界也未尝不是不可能啊。

  “宗主,我说我想成为灵修!”

  许默肯定的道,这是他早就想好的结果,他要成为灵修,走灵修感悟天地之路。

  噗!

  江映天气得 一口老血直接喷出。

  “你你你……你这混蛋!灵修灵修,你懂个屁的灵修!”

  堂堂一宗宗主直接被气得爆了粗口,他和姚一顺心中都很清楚八百铃到底是谁,他们那么做有他们的目的。

  但万万没想到这万年难得一见的天纵奇才在这一刻竟然跟他杠上了,死活要走那颓废荒废人才的灵修那条死路。

  “走灵修?问问你手中的剑答不答应!你这混蛋的师父就是这剑的主人,他既然将剑赐予你,就说明收了你为徒!你师父他是体修,你也只能是体修!”

  江映天气得吹胡子瞪眼睛的,跳着脚在蛟龙背上骂道。

  若不是怕自己一出手一不小心就将这混蛋玩意儿拍死了的话,江映天很想狠狠的一巴掌将这混蛋玩意拍他个十八遍。

  “额……”

  许默伸手摸了摸自己身后的犬牙,剑柄之上一股淡淡的冰寒。

  沉默了许久,许默开口道:“可是……我还是想成为灵修!”

  这一刻不仅是江映天想要打人了,就连一旁的姚一顺都忍不住想要打人了。

  这混蛋玩意,凭借着他的资质,只要愿意进入武神殿,西武宗的大把资源还不是任他的随意挥霍!别说是这混蛋原本就资质逆天了,就算是个废物,凭西武宗的底蕴也完全能给他堆成一代强者!

  江映天一阵气血翻腾,一连深深的吸了好几口气,他感觉自己迟早会被眼前这混蛋玩意气死。

  “好……好好!这样总行了吧!反正凭你师父的辈分,这西武宗魂殿和武神殿都去的。这样吧,你给我灵体双修!只要你能完成我每个月给你的任务,你便能去魂殿做你的灵修如何?”

  不得已之下,江映天只好做出了退步。不退步还能咋的,修炼这东西又无法强迫,也总不能为这修炼之事将这混蛋一巴掌拍死吧。

  许默歪头想了好一会儿,这才点了点头。一个月布置下来的任务量?呵呵,他最不怕的就是鬼东西,只要不反对他灵修就可以。

  江映天叹了一口气,其实他也是在赌。毕竟修行一途艰难万分,一个人一生的精力非常有限,要么做体修,要么就一心的感悟天地大道做灵修。至于体灵双修,那简直就是扯,曾经不是没有绝顶天才试过,可最后呢?只能落得个一事无成的下场,体修不成,灵修也连屁都没能感悟出来。

  “好了就上来啊!要我请你啊!”

  江映天被许默气得脸色铁青,看着依旧站在那里的许默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要不……我还是骑牛吧!”

  许默一指远处的青牛,青牛似乎也感觉到了自己的主人在召唤自己,顿时屁颠屁颠的迈着步子跑了过来。

  “……”

  江映天强忍着一剑戳死这混蛋的冲动,骑牛?骑你妹啊!老子这是五级妖兽蛟龙,你骑着你那破青牛你啥时候才能登上西武宗的山峰到达大殿?

  许默似乎也感觉到了这么做有些不对,尴尬的咳嗽了对跑过来的青牛道:

  “老伙计,你在后面上山,我先上去等你!”

  说罢许默便摸着准备骑上那蛟龙。

  咔!

  就在此时,一声轻微的声音响起,像是什么东西碎裂了。

  许默脸色一变,将从怀中掏出了一片晶莹剔透的玉叶,可是此刻那玉叶已经碎裂成了两瓣!

  出事了!许默心一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禁武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禁武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