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笑着生,笑着死!
骆驼2020-01-14 10:073,491

  将那碎裂的玉叶揣入怀中,许默急忙一个翻身骑上了青牛,对江映天道了一句。

  “宗主!我有些急事处理一下,过几天我再来宗主报道!”

  说完之后也不待江映天那便回应,许默慌忙的拍了拍青牛。

  “老伙计,快!”

  青牛似乎也感觉到了主人的急切,一改之前的懒散,撒开蹄子疯跑了起来。

  江映天呆呆的望着骑牛绝尘而去的许默,一时间竟然感觉有些反应不过来了。

  “他……这真的是专门来砸场子的吧?”

  半晌之后江映天才有些怀疑的喃喃自语了一句。

  姚一顺认真的思考了半天,深感同意的点了点头。

  “嗯嗯,我觉得也是,现在是砸完场子跑路了!”

  距西雨城千里之地,有着一处群山环绕之地,在那群山之中有着一座小村落,这个村落叫做沐家村。

  山上群芳争艳,原本应该是鸟语花香,可是此刻闻到的只有绝望的味道。

  “蒋玄,这是我们沐家村的事情,你快走!”

  老族长拄着拐杖颤巍巍的走了过来,狠狠的推了一把蒋玄道。

  蒋玄坚决的摇了摇头,看了看身旁的妻子微微一笑,伸手握住了妻子的手。

  “自从我和颖儿结婚那天起,我就已经是你们沐家村的一员了,沐家村的事情,就是我蒋玄的事情。”

  声音虽淡,可是却透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坚决。

  身旁的沐颖莞尔一笑,眸中洋溢这幸福的泪光。后面一个少女走了过来,轻轻的挽住了蒋玄的手臂,她是蒋玄的女儿。

  蒋玄原本是影楼之中的杀手,后来退隐此处,结婚生子。他的过往除了妻子之外无人知晓。

  原本,这沐家村虽然小了点,可是却如同世外桃源,鸡犬相闻,春耕秋收,黄发垂髫,怡然自乐。

  可是前些日子,有武者发现这沐家村所在这一片山中有着矿藏。这使得西雨城第一大富商严家动了心思。

  毕竟这里住着的几乎都是普通人,所以严家也没有任何的顾及,直接派出了数名武者前来屠村。

  不过幸好蒋玄还懂些阵法,设下了一个简单的阵暂时挡住了那些武者。

  老族长叹了口气,他知道他们这些普通人是如何都逃不掉的,蒋玄是武者,只有蒋玄有着逃离的一线生机。

  “你快走!你要留下给我们沐家村报仇!”

  老族长再次劝解道。

  周围的村民们也纷纷上前劝解,毕竟此时的情况,能活下一个算一个。

  蒋玄朝众人行了一礼,再次摇了摇头。

  “我的妻子和女儿都在这里,我的家在这里!我蒋玄……如何走?大伙儿叫我蒋玄往何处逃?你们不怕死,蒋玄亦可死!”

  众人不再言语,只是默默的望向了山谷的方向,山谷外就是严家派出的武者,只要那些人破了阵法,沐家村今日将无一人可活!

  蒋玄沉默了半晌,欲言又止,可是看着众村民那绝望的眼神,他又有些不忍。

  从怀中取出了那枚已经被他捏碎的玉叶,看了良久。

  “大家相信我,马上会有人前来就我们!”

  忽然蒋玄开口高声喊了一句。

  一听有人将会前来救他们,众人脸上这才有了一丝丝的希望。

  “他真的回来吗?”沐颖紧了紧丈夫的手,小声的问了一句。

  “会的!盲客一定会来的!”蒋玄自信的道,说着将妻子和女儿抱在了怀中。

  玉叶已碎,盲客会来吗?虽说杀手最是无情,可是他相信盲客,他相信只要盲客没死,他就一定会来!

  “保住我们的涵涵!”

  沐颖低声道,他们的女儿沐雨涵。

  蒋玄轻轻点了点头,将那已经碎裂的玉叶放在了早已泣不成声的女儿手中。

  噌!

  那把已经十多年未曾出鞘的刀今日再次出鞘,刀身之上寒芒依旧!不减分毫!

  轰!

  山谷处的阵法被破,三名武徒二阶,两名武徒两阶,五名武者提着刀朝着山谷之中杀来。

  对付一个尽是普通人的小村落,五名武者足以。

  蒋玄周身淡淡的黄芒亮起,他也是武徒二阶!

  手中的刀发出一声嗜血的颤鸣。

  “杀!”

  一字出口,蒋玄的身体已如离弦之箭般窜出,而村民无论男女老幼,只要是能提得起刀的几乎全部跟在蒋玄之后冲了过去。

  “哈哈哈,干他娘的武者!”

  一名中年汉子提着镰刀朝一名武者砍去,可是还没等他的镰刀砍到武者,那武者已经将他的右手一刀斩落。

  血水喷溅!

  中年汉子狂笑一声,用左手捡起地上的镰刀再次砍去。

  那武者露出一丝不屑的神情,刀芒一闪,一颗头颅滚落,一腔热血冲天而起,最终散落成了滴滴血雨飘落在这昔日宁静的沐家村。

  “孙子唉!老娘劈死你们!”

  一个体型肥硕的妇女挥舞着两把菜刀一路横冲直撞,其中有一名一阶武徒竟被她生生撞翻在地。

  妇女直接一屁股狠狠坐到了那武者身上,手中的菜刀朝着那武者的头颅就砍去。

  噗!

  一把剑穿透了那妇女的腹部,剑朝上一扬,顿时血雨飘洒,那妇女已经被生生劈成了两瓣。

  “蒋叔!我狗娃子这次没给你丢人,若有来生,你可一定要将涵涵许配给我!”

  一个少年身上已经不知道被斩了多少道伤口,他的双腿已经不见,但是双手却已经死死的抱着一名武者的腿,朝着蒋玄高声喊道。

  蒋玄回头看了一眼狗娃子,这孩子从小父母去世,吃着沐家村百家饭长大,从小胆小如鼠,还怕疼的要死,平时见着村子里的公鸡都是躲着走的。之前一直被大家嘲笑说是沐家村最懦弱的男人。

  可就这样一个人,此刻即便是斩去双腿,伤痕遍体,却脸上依旧带着笑容……

  “哈哈哈,好样的狗娃子!男人嘛,当是如此!”

  “哈哈哈,是啊,这最后的时刻表白还能来得及!”

  村民们一阵哄笑,今日是沐家村的灾难,但是沐家村不会有那怕一人哀嚎痛哭跪地求饶!他们笑着生,死,他们也会笑着死!

  “好!”

  蒋玄微微一笑,低声道了一句。

  噗!

  那武者手中的刀狠狠的刺入了狗娃子的后背,一口黑血从狗娃子最终流了出来。

  “蒋叔……真他妈的好痛啊!”

  狗娃子咧嘴挤出一个微笑,看了一眼远处的沐雨涵,没有了气息。

  即便是死去,他的双手却依旧如同铁爪一般死死的钳住这那武者的腿。那武者眉头一皱,狠狠的一刀直接将那一双手斩断。

  蒋玄毕竟是杀手,不适合正面应敌对战,一上来他就被那两名二阶武徒死死缠住,根本无法脱身。

  蒋玄急红了眼,身边的村民们一个个死去,可是他却无能为力。

  嗤!

  蒋玄身上再次多了一道伤口,毕竟是一个打两个,他根本不占上风。

  “这群狗日的畜生!老子年轻的时候一个就可以敲死你们一群!”

  见蒋玄被两人围攻,不服老的老族长颤巍巍的拄着拐棍跑了过来。举起手中的拐棍便朝着那武者打去。

  刀芒闪过,拐棍被削断成了两截,老族长的头颅在地上滚动了两圈,一双昏黄的眸子已经不服气的瞪着。

  回头看了一眼远处的妻子和女儿,蒋玄心中一阵黯然。一个男人,保护不了家中的妻儿,保护不了脚下的土地,这是最大的悲哀。

  “兄弟!我可能要先走一步了,等不住你了,若是可以,记得为我们报仇!”

  蒋玄看了一眼飘血的天空,喃喃自语了一句。

  他知道……盲客一定会来的!

  还不及一炷香的时间,整个沐家村已经只剩下不到十人,剩下的人无论老幼全部被杀,甚至就连尚在襁褓之中的婴儿都未曾放过。

  “玄哥,我……我们的……孩子!”

  刀穿透了沐颖的身体,就在刚才一瞬间,她推开了一名孩子,挡住了这武者。

  沐颖艰难的回头看了一眼正在拼杀的蒋玄。

  “娘!”

  沐雨涵抱着自己母亲,拼命的想要捂住流血的伤口,泪水如断线的珍珠。

  啪!

  沐颖强撑着用那满是血液的手掌扇了自己这最疼爱的女儿一个耳光,这么多年来,这是她第一次打她。

  “沐家村……沐家村的人……不允许哭!”

  沐颖咬牙断断续续的道,说完之后便手一垂,就此逝去。

  沐雨涵使劲的点了点头,再次起身之时这女孩子的脸上已经没有了任何伤心的神色,有的只有刺骨的冰寒。

  一看妻子死去,蒋玄发了疯一般狠狠的挥舞着手中的刀。

  噗!

  血液飞起,蒋玄的右臂直接被斩落。

  叮!

  那把陪伴多年的刀深深的刺入了地面。

  身影一晃,蒋玄欲以左手拔刀,可是还未等他到刀前,一把利剑已经狠狠的刺穿了他的胸膛。

  “死!”

  沐雨涵捡起一把镰刀,便朝着一名武者狠狠砍去。

  那武者一刀挥出,可是当看到沐雨涵那张已经算绝色面容之时他突然刀锋微微一转,脸上浮现出一抹淫邪的笑意。

  嘭!

  沐雨涵被一脚踹翻在地,此刻的沐家村已经只剩下了半死不活的蒋玄和沐雨涵。

  几名武者围了过去,将手中的刀剑插在一旁便开始脱衣服。

  “畜生!滚开!”

  蒋玄拼命的喊了一声,一大口血喷出老远,可是奈何此时的他已经没有了提刀的力气。

  哞!……

  就在这时,一声沉闷的牛鸣之声传来。

  嗡!

  一把血色长剑刺穿了一名武者的胸膛,将他生生钉死在了地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禁武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禁武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