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盲客
骆驼2020-01-14 10:073,246

  蒋玄咧嘴一笑。

  “盲客……你终于来了!”

  一句话说完,便垂头死去。

  他很想见见那多年未见的老友,可是……他坚持不住了,之前撑着是因为一口气,如今盲客来了,那口气松了。

  沐雨涵原本已经准备咬舌自尽,但是就在她这最绝望的时候,一人骑牛入山谷!

  “谁?”

  那剩余的四名武者大惊,转身看向了那骑着青牛狂奔而来之人。

  许默手掌一伸,远处钉死那武者的长剑犬牙自行飞回了他的手中。

  闻着空气之中浓重的血腥味,许默眉头一皱,他知道,虽然老伙计丝毫不停歇了奔跑了数日,可是他却依旧还是来晚了。

  “你到底是谁?”

  其中一名武者问了一句。

  虽然来人看上去似乎完完全全的就是一个普通人,可是普通人有谁能在百米之外一剑击杀一名一阶武徒!

  “盲客!”

  许默冷冷的道,盲客是他在杀手组织影楼的代号。

  “这人好像是个瞎……”

  忽然一名武者似乎发现了什么,兴奋的指着许默,但是他的话刚说了一半便再也发不出声了。

  妖剑犬牙掠过他的脖子,那兴奋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

  连杀两名一阶武徒!

  “杀!”

  余下的那三名武者大喝一声,一拥而上。

  许默本就连一个武徒都不算,只是借助着在影楼那些年练就的杀人技巧出招。

  若是单对上一名二阶武徒,他没有任何问题,加上妖剑犬牙他完全有把握斩杀对方。

  可是现在眼前有着两名二阶武徒和一名一阶武徒,再加上他目盲看不见,根本就占不到上风。

  怕这跟随自己多年的老伙计受伤,许默一蹬牛背,身体在空中一个翻滚,直接落在了远处。

  “哼!一个连武徒都不是的瞎子也敢在我们面前嚣张!”

  一名二阶武徒一声冷哼,手中长剑狠狠的斩在许默后背之上。

  许默如同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手中犬牙反手一斩直接将那人手中的长剑斩断!

  一炷香之后,许默已经满身伤痕。毕竟他只是一个杀手,杀手最忌讳的就是正面应敌。

  “瞎子!你不是很厉害么,起来继续打啊!”

  一名武者挑衅的道。

  “算了!快点杀了他,干完那娘们还要回去给公子复命!”

  其中一人催促道。

  许默嘴角微微勾起了一丝的冷笑,之前之所以那么被动是因为这三人一起上让他一时间难以判断他们的位置,可是现在……明确了!

  就在那三名武者随意的挥剑准备将这他们认为已经没有了丝毫威胁的瞎子斩成肉酱的瞬间,许默动了!

  速度快到不可思议!

  出招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一连递出三剑!

  那三名武者惊恐的瞪大了眼睛,双手死死的捂着自己的脖子。他们无论怎么都想不明白,这明明已经重伤垂死之人,怎么的突然之间就有了这么强的爆发力!

  那三名武者神色不甘的倒在了地上,只不过目盲的许默并没有发现其中一人在临死之时捏碎了手中一块玉牒。

  提着滴血的犬牙剑,许默走向了沐雨涵。

  唰!

  犬牙剑搭在了沐雨涵的脖子上,剑上那冰寒的气息让她忍不住身体一颤。

  她平静的看着眼前这个人,像是想要将他的容貌一生一世记住。

  目盲,双目无神,长相英俊可是周身气息冰寒,整个人就如同他手中所持的剑。

  持着手中长剑,许默心中没有丝毫的波动,没有丝毫的怜悯,平静无比。

  此刻的他……只是杀手盲客!他不是许默!而凡是知道盲客真容者,必须死!

  “谢谢你!”

  沐雨涵忽然低声说了一句,她的嘴角微微上扬,洋溢着一丝的笑意,很好看,只可惜某人看不到。

  她不知道这人和他父亲有何渊源,她只知道这人帮她报了仇,帮整个沐家村报了仇,现在他要杀她,她心甘情愿……

  沐雨涵闭上了双眸,母亲说过,不能哭,所以她没有流泪。双手展开,有什么东西滑落。

  叮!

  就在许默准备动手之时,忽闻一声脆响。

  许默摸索着捡起了那件东西,那是一片玉叶,不过已经碎裂成了两瓣。

  “蒋玄是你何人?”

  摸着那玉叶沉默了半晌,许默收起了犬牙剑,淡淡的问了一句。

  “他是我父亲!”

  沐雨涵睁开了眼睛,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许默道。

  “你叫什么?”许默又问。

  “沐雨涵!”

  沐雨涵顿了顿,似是想起了什么,又接着解释了一句。

  “我父亲不让我跟他姓,所以我随的是母亲的姓。”

  许默叹了口气,蒋玄将这玉叶交在这女孩手中,他怎么可能不明白蒋玄是什么意思。

  顿时了半晌之后许默将玉叶又重新丢给了沐雨涵,淡淡的说了一句。

  “给你一天时间处理父母的后事,至于其他人你爱处理不处理随你,一天之后跟我走!”

  说完之后许默便骑着青牛直接去了一旁的山坡上。

  青牛悠闲的吃着青草,许默懒洋洋的晒着太阳。而山下,那名瘦弱的女子拼命的挖着坑,娇生惯养的她的那里干过这等粗活,不一会儿时间手中便磨起了血泡,甚至连身上的伤口都来不及包扎,一使劲伤口之中便鲜血直流。

  沐雨涵抬头看了一眼晒太阳的许默,暗自嘀咕了一句。

  “以后……我愿意做你的眼睛!”

  说完便继续埋头干活。

  躺在那山坡上,许默想了很多,也想起了曾经。

  那一年,因为那件事情,他重伤垂死。那时便是身为杀手的蒋玄救了他,也因此他加入了影楼。

  后来蒋玄退隐,在临走之时他给蒋玄留下了那一枚玉叶,叫蒋玄在将来若遇事之时便可捏碎玉叶,他盲客必定赶到。

  在离开的那天,蒋玄说他累了,他不想成为多么了不起的杀手了,他也不想修行了,他只想找个地方,娶妻生子,然后安安稳稳,平平凡凡的过完一生。

  “兄弟,安静了这么多年,有妻有女,你也算是赚了!”

  许久之后许默自语了一句。

  西雨城最近人满为患,因为据传西雨城第一富商严家的小少爷严朔在西武宗测试之时引动量骨八百铃!

  刚开始的时候还有些人不相信,但在那日西武宗宗主亲自下山登门向严家道贺并收严朔为徒之后,众人开始相信了。

  八百铃!八百铃意味着什么没有人不清楚。八百铃那就意味着严家日后怕是要出一位武尊甚至武帝级别的存在。

  也因为如此,所以很多人提前专程赶来西雨城为严家小少爷道贺,顺便拉拉关系。

  那些先前与严家并无生意上往来的商人也是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和严家搭上生意往来。

  在西雨城某处气派的宅院之中,一名年轻正在院子里逗着一只虎狼妖兽,仔细看去次人眉宇之间和严朔颇有几分相似。

  此人便是严家的大公子严貉,也是严朔同父异母的哥哥。

  严貉虽然没有严朔那般天资,甚至到现在依旧只是一个普通人,但是此人胜在其精明的商业头脑和聪明才干。严家有着一半的生意都是此人打理。

  自己那个离开女人似乎就会死的怪胎弟弟终于扬眉吐气了一把,他也乐得高兴,毕竟严朔为严家的生意还是带来了很多的便利。

  严貉轻轻拍了拍手,一名武者便带着一名少女走了出来。

  那少女跪倒在地上苦苦哀求,眼神无比惊恐,花容失色。

  严貉手指勾起那女子的下巴叹息的摇了摇头,“听人说……你喜欢我弟弟?”

  那女子急忙摇了摇头,眼神之中满是哀求。

  “唉!……躺在我的胯下承欢,你却跟人说你喜欢严朔。”

  严貉无奈的一笑,那笑容看上去让人只觉浑身冰寒。

  “你还真是……贱呐!”

  说话间,严貉对院子里那虎狼妖兽招了招手,只见那虎狼猛扑而来。

  女子一声惨叫,却已经被虎狼咬断了脖子叼着走远。

  咔!

  就再此时,严貉怀中一块玉牒突然碎裂了开来。

  严貉摇了摇头,淡淡的说了一句。

  “真是一群废物,屠个只有普通人的村子还被反杀了!”

  微微一思索,严貉朝身后道了一句:

  “暗影,听说你原本是杀手,只不过任务失败之后迫不得已才逃到了我们严家来的?”

  严貉说完顿了顿,可是身后没有人回答他的话。

  半晌之后严貉笑了笑,毕竟他这么揭人的短也不好。

  “你带几个人去把沐家村的事情解决了吧!”

  待严貉说完,院子某处阴影之中一个人影一闪而逝。

  沐家村是个好地方,那个地方他必须拿下。既然他下定了决心要拿下沐家村,那么沐家村的人就必须全部死绝!没有为什么,他只是喜欢这样做而已,就如同严朔的双手不喜欢离开女人的身体一个道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禁武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禁武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