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8 不期而遇的战火
Cee2020-02-06 12:085,448

  周围的都傻了眼,一时也对发生的情况摸不着头脑。

  “喂,”徐熙宇一声叫唤腾身而起,快步走到了舞台旁边,对着那台上的人,说:“你这个人有没有礼貌啊?不想听你可以说,干嘛非要这样!”

  那人挑衅的看着徐熙宇,冷笑了一声,“你?在跟我,谈礼貌?”他一副不屑的样子,接着说,“我江凡要玩音乐,还要跟你们这群门外汉讲礼貌?妹妹,是不是灯光太暗,让你看得不清楚啊?要不要凑上前来,好好看看?”

  瞿宥这才抬起头打量着一旁的人,“江凡?”

  那人亦转过身看着他,“怎么?”两人面面相觑。

  “海高破洞乐队吉他手加主唱?”

  那人听闻瞿宥的发问,一副忻忻得意的样子,“小子,算你识相。”

  “听说你弹吉他很厉害?”瞿宥接着问。

  “呵,”江凡毫不谦虚,“兄弟,既然你都知道我的名号,难道不觉得你的这个问题,有点明知故问?”

  “道听途说的话我从来不当真。”瞿宥说。

  “哈哈,”江凡大笑起来,“道听途说?喂,我告诉你,就你刚才的那首弹唱,在我看来简直就是三脚猫的幼儿园功夫。要我说啊,我劝你再回去修炼个十年再来质疑我吧。”

  “喂,你什么意……”徐熙宇刚想上前争辩却被瞿宥打断。

  “有实力的话没必要那么多话,弹一曲不就一目了然了?”他说。

  “有意思,”江凡看着瞿宥,说,“你叫我弹我就弹,你以为你是谁啊?不弹又怎样,你还是没有资格在这儿跟我叫嚣。”

  “那就是怕了。”瞿宥语气淡漠的说。

  “怕?”江凡作捧腹大笑的模样,耸了耸肩膀看向他座位上的那群男男女女,“喂,你们听到没有,这家伙居然敢嘲讽我,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有趣,有趣。”

  瞿宥全没了耐心,转过身拉着徐熙宇说,“废话真多,走。”

  “等等,”他们刚转过身,又被江凡叫住。他眯着眼睛看向徐熙宇,只见那袖口的地方别了一个校徽模样的东西,“哈哈,”他又笑了起来,“原来是广雅的二愣子,怪不得傻里傻气的爱抬杠,都说广雅是个大煮锅,学生在里面越煮越傻,今天一看,感觉果然没错!”

  “你,”徐熙宇想要去争辩,但江凡完全不给她机会。他只顾自说自话,“校园音乐节……好像从来都没有过广雅的学校哦?我没记错吧?”江凡又望向他的那一帮伙伴,只见他们一个二个纷纷摇头,还不免有两句嘲讽,“广雅的乐队?难不成上去唱‘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

  “莫不是‘我爱学习,皮肤好好’?哈哈。”他们一句接着一句的调侃。

  “夜郎自大。”只听瞿宥这样说了一句。

  旁边人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江凡两步上前,“小子,你说什么?”

  瞿宥转过身,虎视眈眈的看着他,说:“我说你们,夜郎自大。”

  江凡忽然一下拽住了瞿宥的领子,恶狠狠的看着他。

  只见瞿宥一手拨开江凡的胳膊,整理了一下衣领,“不服气就SOLO,玩音乐就用音乐的方式证明自己,动粗?难不成海高乐队的名声都是动粗动出来的?”

  “呵呵,你小子够有胆量的,行,今天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音乐。”江凡一个跨步跃上了舞台,调整了一下琴弦和麦克风,一声躁耳的重音电流从音响里奔了出来,整个酒吧的地面都感觉再震动。

  何沐心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抬起双手捂住了耳朵。

  江凡的左手在琴颈上滑动,右手拨弄着琴弦。他闭着眼睛,好像十分沉浸于这样的表演中。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了酒,他的表情夸张,身体跟着节奏剧烈的摇晃。听惯了瞿宥弹琴的徐熙宇忍不住拧了拧眉毛,这样的表演似乎漏洞百出,弹奏的旋律总感觉有哪里的不对劲儿,只是那江凡弹奏的曲子也不算大众,她也说不出来是哪里不好,只觉得奇怪。但偏偏那聚集在江凡身边的一桌朋友,倒是十分享受和崇拜似的。特别是那几个穿着成熟,打扮艳俗的女生,投过去倾慕的目光烈得似乎都要把这舞台烧起来了一样。

  等到最后一个音收紧,江凡一把抓住了麦克风,看着那群女生,洋洋得意的做了一个暧昧的手势,说,“谢谢。”

  当大家都在鼓掌,瞿宥却摇了摇头,他笑着说,“果然是徒有虚名。”

  那一桌的几个男生猛地一下齐齐站了起来,伸出手就指向他,“你小子不想活了吧?”

  江凡卸下吉他,走到舞台边上弯着身子看着他,“小子,叫嚣也得有个限度,不自量力的人可一般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瞿宥看着江凡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心里觉得可笑,“就算选了一首小众的曲子,但还是不能掩盖你错音联翩的事实。”

  “错音?呵呵,”江凡冷笑着,“小子,说话可是要负责任的,如果是门外汉,就不要不懂装懂啦,不然下不了台阶,可让别人笑话咯。”

  瞿宥只是摇摇头,接着两步上了舞台,拿起了那把电吉他,弹音节试了试手,接着便开始演奏和刚才江凡所演奏的一样的曲目。

  大概是没有想到他会弹这首歌,江凡也一时间愣住了。

  第一个音出,但凡是能听懂一点点的人都能听出来,相比之下瞿宥的处理要比刚才江凡的演奏好得多。第一个八拍的旋律,清晰流畅,堪称完美。徐熙宇看着江凡强忍的吃惊,心里有些幸灾乐祸。却不料,就在第二个八拍的第一节,只听得“嘣——”的一声响,琴弦的一头“啪”的一下弹了出来,台上一下就安静了下来。

  明明刚才脸色还很难看的江凡一下就喜笑颜开了起来,“噗哈哈哈,”他捂着嘴,脸上的紧张感一时间荡然无存,“喂,你不至于吧,弹不赢也没必要搞破坏吧?”他的那群朋友也跟着一起落井下石,一般比出挑衅的手势,一边嘴里发出“切——”的唏嘘声。

  “算了,算了,”江凡接着说,“我也不为难你了,今天全当是我给你上了一课,告诉你做人不要那么冲,不然,”他用手点着自己的脸颊,“羞羞脸喏。”

  “这不公平,”徐熙宇终于插上了话,“弦断了为什么要算输?开头他明明弹得就很好,你凭什么认定后面他不会比你弹得好?只是弦断了,他就没有表现的机会了,才会让你们这些人在这里洋洋自得,还这么嚣张。如果他弹完了,你们还嚣张得起来么?”

  战火一触即发,江凡带着的一群人也上了前,围在了瞿宥和徐熙宇身边。还坐在座位上的周亦之一下捏紧了杯子,而何沐心观望着事态的发展,也有些不知所措。

  “小妹妹,”从那堆人里面走出一个身材高挑的女生,看样子大概快有一米八的样子。她俯视着徐熙宇,语气挑衅的说,“我发现你们广雅的人别的本事没有,打嘴炮倒是一等一的。”

  “我劝你说话也注意一点啊,”徐熙宇上前两步,这样的场合她从来不带怕的,“别开口一个‘广雅’,闭口一个‘广雅’的。我看你们海高是风气不正,才让你们在外面这么自恃。说我们学校都是书呆子,那是酸话,在我听来,你们不就是觉得广雅的学生成绩好,你们羡慕嫉妒恨?”她一开口便没了个停,一副不把他们说得颜面扫地誓不罢休的架势,“学渣就是学渣,我是学渣,我也承认我成绩差,但是像你们这样把这些不好的事情当作荣耀,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就去讥讽那些做到了的人,难道你不觉得,有点太可笑了?”

  徐熙宇的一番话顷刻间触怒了对面的一群人,那女孩子咬着牙,虽然化着浓厚的妆,但也不能掩盖她被气得通红的脸。“我看你是欠教训。”她刚抬起手准备一巴掌挥到徐熙宇的脸上,却被人死死扼住了手腕。

  一行人的目光投向旁边,只见何沐心两只手握拳抱住了那女孩儿的手腕,虽然看的出来她竭尽全力想要让自己变得凶悍一些,但开口的一瞬间还是那样和风细雨般的斯文,“君子动口不动手,你们这样一群人欺负女生,难道……难道不害臊吗?”

  “哟,”江凡见到何沐心,上前打量着,“这是哪里来的妹妹,看起来这么柔弱,这么可怜,简直就像是一只温柔的小绵羊嘛。”他抬起手靠近了她的脸颊,准备调戏一番。

  忽然,一只强有力的手猛地将他一推,瞿宥两步上前挡在了何沐心的前面,“手放干净点。”

  江凡一下来了气,径直看着瞿宥,“我看你今天是皮痒了,不教训教训你,你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姓谁名谁了!”话音刚落,江凡便一拳挥到了瞿宥的脸上,血一下就从他鼻子里面流了出来。

  徐熙宇见到瞿宥受伤,怒发冲冠,使出全身力气一脚踹在了江凡的腿上,接着一把抓住那刚才上来挑衅的女生的头发。那女生也不甘示弱,一手拧着徐熙宇的衣服,一手抓着她的辫子。正当徐熙宇挣扎着,那女生却像是触电一样的抽动了起来。再一看,原来是何沐心一脚踩在了她露出的脚趾上,一手还掐着她的咯吱窝。“哼,”徐熙宇坏笑道,“叫你大冬天的穿这么骚,吃苦头了吧?”

  此时,后面的几个人也涌上前,酒吧里顿时一片混乱,顾客们纷纷逃窜。老板娘慌张的上前想要制止,却像个无头苍蝇一样不知道应该从哪里下手。

  瞿宥已经被夹在了人群中,被死死包围了起来。正当那些人向他逼近,只见一个人被狠踢了一下膝盖,趴在地上摔了个四面朝天。瞿宥向他身后看去,只见周亦之两手握在一起正活动着关节。一旁的人刚准备还手,却又被他一拳顶了回去。

  这样一个混乱不安的夜晚,却成为了生命中永远无法抹去的记忆。冲动、荒唐、热血,自尊、洒脱和无畏,还有那些油然而生的集体荣誉感,都是青春里最微小,却又最宏大的秘密。站在朋友的身旁,我们好像总是那么无所畏惧,而面对压迫挑衅,我们好像也还没有学会什么叫做缄默忍让。于是我们就疯狂生长,疯狂的发芽,疯狂的接受风吹雨打,好像什么都不会害怕。

  “作孽啊作孽,”老板娘在店里面气得直跺脚,几个体魄雄壮的,穿着花衬衫带着墨镜的壮汉背着手站在酒吧里面,将闹事的两班人困在了室内,“这些个小鬼真是不怕事大啊,把我好好的一个酒吧搞得那是天翻地覆。”她抱怨着,看着面前好像略有悔意的几个孩子。

  “阿姨,是我们冲动了,对,对不起……”原本气焰还十分嚣张的江凡,面对着这些个“江湖人士”瞬间就没了脾气。

  “对对对,对不起你个头啊。”老板娘丝毫不领情,“我跟你们说,这些摔坏的杯子,该赔的赔,该捡的捡,还有地上脏的,桌子被推乱的,全部给我擦干净,物归原处!不然我该报警报警,绝不姑息了你们这么家伙!”

  “好……好的阿姨,我们一定会把这里打扫得干干净净……”那群人紧张得连一句顺溜的话都说不清楚。

  “还有你们!”老板娘插着腰转过身看着瞿宥一群人,说,“虽然不是你们挑的事,不过一个巴掌拍不响,他们要罚的,你们一样也要罚!而且,”她无奈地摇了摇头,“广雅和海中的学生不学好,跑到外面聚众闹事,要是我告到你们学校去,看学校要给你们记一个什么样的大过!不仅是在我这里,以后我要是听到你们这两拨人又在哪里惹事情,今天的监控我迟早要交到你们学校,父母,包括警察手里!我看你们还有没有这么闲。还有,你们这群小孩儿,少拿着什么音乐的名义到处招惹是非,有真本事就比赛场上见,跑到我这里来瞎闹腾个什么?”

  “只怕是某些人连比赛的门的进不了哟。”江凡身后又不知道是那个人死性不改的出言挑衅,一行人又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

  “闭嘴!”老板娘一声呵斥,“还想滋事是吧?”

  他们又齐齐摇着头。

  老板娘平复了一下心中的怒火,“你们几个,”她看着瞿宥几个人,皱了皱眉头,“他们清扫室内,你们就去给我打扫室外!洗手间、库房,还有后面的垃圾堆,都给我清理好了!要是敢怠慢一点我可饶不了你们。”

  “是是是……”瞿宥不停点着头,就跟个摇头翁一样,“遵命遵命。”

  “行了行了,”老板娘撇了撇嘴环视了一下被翻得乱七八糟的周围,叹了口气,接着看着那几个凶神恶煞的汉子,说,“把这几个带出去,看着我头疼死了!”

  那几个男子应着,接着带着四个人走了出去。

  徐熙宇还懊着恼,而一向乖巧的何沐心更是被刚才老板娘训的一番话吓得不轻。出了酒吧,她们的心越发沉重了,却不料瞿宥猛地一下跳了起来,眉飞色舞的。而周亦之也在一旁,全然看不出任何的紧张感。

  “回家回家!”瞿宥呼吸着外面的新鲜空气,撑着懒腰。“喂,”徐熙宇赶紧拽了拽他的衣角,小声的说,“我们还要做卫生呢,那个……”她挤眉弄眼的用眼神指示着旁边的“古惑仔”叔叔,说,“咱们还是乖乖打扫吧,不然……”

  瞿宥看着她,“扑哧——”一声的笑了出来,“干嘛,你这么想扫厕所啊?”

  “瞿宥,”何沐心也接着话,“我们还是乖乖的打扫吧,毕竟今天的事情也确实是因我们而起的……如果到时候真把我去酒吧的事情告诉我爸妈了,我就死定了……”她嘟着嘴,楚楚可怜。

  看着两个女孩子的模样,瞿宥也不好意思再作隐瞒,他笑了笑,悠然的说:“好了也不瞒你们了,刚才那个酒吧的老板娘是我的小姨!刚才她说的那番话啊,全是吓唬你们的!”

  “啊?”徐熙宇一声惊疑,“瞿宥,你……你可别开玩笑,我要当真了……”

  “喂,”瞿宥无奈地看着她,说,“骗你有什么好处?你告诉我?”

  “骗我没好处,那我也不信!谁让你平时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我哪知道你是不是现在拿我打趣!”

  听着徐熙宇的话,何沐心也有些信将疑,她转过身看向周亦之,想要向他寻求个答案,“亦之……”她诺诺道。

  看着何沐心水灵灵的眼睛,里面充满了求知的渴望和请求,周亦之倒也开始有些没心没肺的忍俊不禁了,他忍着笑,故作淡定的看着何沐心说:“是了,那老板就是他的小姨。”

  这一下两人的心才放了下来,只见徐熙宇踮起脚就伸手去拧瞿宥的耳朵,“好啊你居然告诉周亦之都不告诉我,害得我刚才还吓得半死,你这个家伙!你完了!”

  瞿宥一步蹿到旁边逃离了徐熙宇的魔掌,向她吐着舌头,“就不告诉你,你来打我呗!”

  “你当我跑不赢你,我这些年的田径队白进了!”说罢,徐熙宇拔起她的飞毛腿就追了上去。而周亦之和何沐心看着他们的打闹,也都不禁笑了起来。在这一派欢闹的气象之中,冷冻的夜,好似也暖了起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号乐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号乐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