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6 意外的重叠
Cee2020-02-06 12:084,193

  市区一条老旧的胡同里坐落着几栋灰白色的居民楼。这儿原本是一块糖厂工人的住宅区,跟着城市这几年的进步变迁,周遭的一些建筑早已经成了断瓦残恒,只剩下这巷弄里的几处住房还屹立不倒——因为这些个糖厂工人的后代怎么也不愿意让出这地给政府拆迁,持续抗衡了几多年。

  早在半个小时前,巷弄门口便停下了一辆黑色的轿车。车内回响的依然是熟悉的BBC广播声,周亦之向巷子口处看去,司机下车靠在一旁抽烟。

  忽然“哔哔——”两声的车喇叭响,后面一辆灰白色货车打着双闪拍着喇叭。陈叔匆匆撇下烟,赶紧上车启动着将车身往一旁偏了偏。只见那货车缓缓移到前面,停了下来。

  过了一会,一个熟悉的,着着校服的身影从巷子深处愈走愈近。只见徐熙宇停下来扶了扶腰又摸了摸膝盖摔伤的部位,接着站直了起来使劲儿的推着前面装满了货物的推车。

  周亦之连忙开门下了车,一路小跑到了徐熙宇面前,“你伤还没有好,这是在做什么?”

  “欸,”徐熙宇惊疑地看着他,问,“你怎么在这儿?”

  周亦之轻轻推开她,接过了推车的扶手,“来接你去学校啊,你的伤不是还没好吗?”他推着面前一车的货物,竟感觉有些小吃力。他怎么也想不到,一个柔弱且受伤的女生,竟然能干这么重的活儿。

  看着他微微凸起的青筋,徐熙宇又将手搭在了扶手上,意想要帮他一把,却被周亦之撇开了来,“你别动,我来。”他说。

  那货车的司机下了车,他手上戴着布满灰黑污渍白手套,厚重的棉服皱巴巴的,还有几个破口的补丁。他脚上踩着的是街边摊卖的黑色胶质雨靴,看起来像是长时间没有打理了,鞋头上都是土色干了的泥印。

  “你同学?”那中年男子用低沉的声音问了一句。

  “是啊,”徐熙宇应着,“同班的,叫周亦之。”然后她又转过头对着周亦之介绍着说,“这是我爸爸。”

  周亦之这才抬头仔细望他,然后礼貌的问候,“叔叔好。”

  徐父点点头,侧眼打量了一番身旁的小伙,接着搭一把手将推车挪移到货车后面,敞开了货箱的门,开始将东西一箱一箱的往上搬。

  徐熙宇趁不注意,一把抱起了一箱重物,两只手响长臂猿一样框着货箱。待周亦之反应过来的时候,中年男子已经将东西接过了手,而徐熙宇也已经敞开双手像要拥抱一样的紧接着去再搬下一个货物。

  只见前面忽然伸出一只手,将她的胳膊弹开了来。“你去车里坐着,就不要再这儿忙活了,我帮你弄就是了。”周亦之说着话,嘴里呼出来的气像是吐烟圈。

  “没事,我帮忙就快一些。”

  “上车去,”周亦之不想再跟她争辩这个问题,语气里瞬间带上了命令的语气,“让陈叔过来帮忙。”

  ……

  瞿宥将自行车停靠在停放的区域后,转身走到对面街道上的一家早餐店。清晨潮湿寒冷的空气像细微的针刺一样轻轻地扎在皮肤的表面,耳垂全然没了知觉,倒像是两块挂在颊边的冰块儿。

  硕大的蒸锅端在店前,中间股冒出热腾腾的气。同学们在一旁搓着手,摸摸耳朵跺跺脚,等待着即将迎来的美味早餐。

  “老板,”瞿宥凑上前看了看今日的菜单,想了想说,“一份白糖发糕,一杯豆浆。”

  “好嘞,”店长伯伯边应着,边在一旁白墙的挂钩上扯下一个轻薄的透明塑料袋。他揭开锅盖,里面的热气就和被围困已久的云龙一般,猛的蹿了出来,围绕在店前的同学们之间。“来,你的白糖发糕,”店长把东西递上钱,“还有热豆浆。”

  瞿宥接过东西,从口袋里掏了些钱付上,嘴里嘟囔着“谢谢”,便像店家道别转了身朝校门的方向走去。

  校门口的街道上来来往往,到处都是往来的家长接送孩子的车辆。雾气、早餐店的蒸汽,还有汽车的尾气呼啦啦的混作一团,覆盖在秋北的清晨。瞿宥一手拿着白糖发糕往嘴巴里塞着,一手端着豆浆。街对面停下了一辆白色轿车,车门打开露出了一个粉红色的毛线球帽尖儿。何沐心下了车与车上的人挥了挥手,接着转手走进通往校内的门廊,一下便被淹没在了熙攘的人群里。

  瞿宥左右看看来往的车辆,刚欲过街,又看到一辆黑色的轿车落在了眼前。只见周亦之先从前座下了车,接着马上转向身后打开了后座的门。待车开走了,才看见徐熙宇那标志性的高马尾辫。

  “喂,”落座在教室里,瞿宥放下了书包,头凑到徐熙宇课桌旁,挑着眉毛说,“你这家伙,最近跟周亦之走得有点近啊?”

  “我,”徐熙宇看着他,很不自然的拿起了不知道翻到了那一页的课本,“我没有啊。”她支支吾吾的说。

  “还没有?”瞿宥一下整个身子转向她,“我早上都看见了,你和他一起下的车。”

  “那是,”徐熙宇的眼神不停地闪,也不知道到底应该落在哪一个方向,“他爸爸说要他在我痊愈之前都帮忙接送,确保我不会摔着碰着什么的。”她说。

  “这样啊……”瞿宥点了点头,接着又死死的盯着徐熙宇,调侃着说,“小心你们日久……”

  “久久久,九九九感冒灵啊?晨读你去吧,少在那里想点有点没的。”徐熙宇无奈地回应,语气里面明显还夹带着一些怒气。她不想再和瞿佑说些什么,只是自顾自的看着书,也懒得再在他这样的猜测上再跟他争辩半句。

  ……

  “周亦之,”坐在最后一排靠着后门的大左用恢弘嘹亮的声音叫着,“校花找你咯~”

  他这一声下,全班人都开始起着哄,“哟,什么风把校花吹来咱们班啦~”

  “喂喂,周亦之和何沐心是什么关系呀?”

  “谁知道呢!”八卦的女生们七嘴八舌的在下面窃窃私语。

  这是一个二十分钟的长课间休息,本来准备来一个小憩的瞿宥却被何沐心突如其来的到访扰得全然没有了睡意。本来死死埋在两条胳膊之中的头,却缓缓转向后面方向腾出了正好可以露出一只眼睛视线的空隙。

  何沐心手上拿着这书本站在门边等候,那模样看上去十分乖巧。

  周亦之走到门边,“怎么了?”他问。

  “那个,”何沐心的声音温婉平和,脸颊泛着一些绯红,看着有些羞涩,“我觉得昨天你讲的那道题特别好,我之前看了解题答案,老师也在课堂上讲过,但是我总觉得有些不太好理解。但是自从你给我讲了以后,这一类的题目就都迎刃而解了。”

  “这没什么。”周亦之说。

  “嗯,”何沐心若有心事,她抿了抿嘴巴,两瓣粉红的嘴唇蠢蠢欲动,“我想,如果可以的话,不知道下午放学以后,你能不能辅导我数学?”

  周亦之没有欣然答应,他抬起头看了看面前羞涩的女孩儿,刚想开口说话却又被何沐心打断,“我们可以去麦当劳,我晚上可以请你吃饭。或者你想吃别的,也可以。”

  “嗯……”周亦之想了想,说,“可能不太方便,我下午要送一个朋友回家。”

  “送人回家……”听了他的话,何沐心的眼神瞬间黯淡了下来。委婉的拒绝让她有些尴尬和失落,但内心中她却不想这样简单的一两句便放弃了计划。她心里也好奇,对于周亦之口中的这位朋友,于是她问,“或许我们可以一起呢?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如果你那位朋友也想要预习的话,大家可以一起。我也可以给一些文科上的帮助,如果需要的话。”

  “嗯,”周亦之思索着,接着说,“那我去问问吧。”

  “那我跟你一起问,如何?”何沐心说。

  “行。”

  周亦之转过身,何沐心也跟在后面进了七班的教室。后几排的男生眼神齐齐的痴痴盯在何沐心的身上,而女生们也跟看一场偶像剧一样期盼着将要发生的剧情。

  瞿宥猛地抬起了头,用手抚了抚脸上被压红的印子,然后咳咳两声,开起旁边的一瓶矿泉水,故作自然的喝了两口,并拿起了久违的英语课本漫无目的地翻看了起来。

  “徐熙宇,”周亦之走到后排的课桌旁边,“放学以后你想复习功课么?”

  “复习?”徐熙宇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眈眈的,与周亦之相觑,“还是算了吧,平时上课我都没有听懂什么,别说复习了,现在说是预习都不为过……”

  何沐心看着眼前的女孩儿,模样十分熟悉,却也不晓得她的名字。周亦之向她的询问,语气里充满了尊重,“没事儿的呀,”未待周亦之回应,何沐心优先开了口,她曼声道,“其实知识点也就是那么些,如果花几天时间好好总结一下的话,还是会有成效的。”

  徐熙宇瞥了瞥一旁故作看书模样的瞿宥,思前想后还是摇了摇头,“我还是不去了,你们可以去啊,我去了反而还影响了你们的效率。”

  “那算了吧,”周亦之不假思索的接着说,“那我还是送你回家吧。”

  听着周亦之接着徐熙宇转瞬的拒绝,何沐心眼张失落,眉头不由的微微皱了皱。

  “去啊,复习这么好的事情,干嘛不去啊?”在一旁沉默了许久的瞿宥忽然说了话。他放下翘起来的板凳脚,合上了手上的书对着徐熙宇,说,“知道自己平时上课不听讲,考试之前还不赶紧临时抱个佛脚?难不成等着明年分班的时候被火箭班赶出去啊。”

  “喂,”徐熙宇赶紧向他使着眼色,“我要去凑什么热闹?去了也是听天书,你这家伙,自己不看书却要我好好复习,难不成你改邪归正,误入‘正途’啦?”

  “欸,你这丫头,我这可是为了你好,让你好好学习,以后才有好出路。”

  “妈呀,”徐熙宇嘟着嘴啧啧着,“太阳打西边了,这可是我们大魔王能说出来的话么?既然你叫我去复习,那不然你和我一起复习,一起渡渡劫?”

  “我就……”还没等瞿宥把话说话,何沐心便连忙接上话,“好啊好啊,大家一起复习,互相之间都更有动力。”

  瞿宥抬起头看着她,原本面有难色的何沐心表情一瞬间放松开怀了起来。这一来,倒也没了那么多的之乎者也,瞿宥默认这不说话,只是抿着嘴向她笑了笑,心跳也禁不住加快了起来。

  “你真要去啊?去复习?”徐熙宇投来了难以置信的眼神。

  “去呗。”瞿宥答着,表面上看上去好像丝毫无所谓样的。

  “那就这么定了,下午放学的时候咱们在一楼见?”何沐心说。

  而此时此刻,三双眼神却不约而同的望向了原本在计划之外的瞿宥。

  事情好像总是这样的出人意料,置身事外也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轻巧。时间像是一个漩涡,在流动之中总是卷入这样那样意外的人和事。漩涡源自于差异,就像是我们的人生,五感六觉都源自于,来源于差异的摩擦。

  我们摩擦眼睛、鼻子、嘴巴、甚至是身上每一个部位产生的感官,从而慢慢得到了对世界的感知。我们理解差异,包容差异,爱上差异,于是有了我们所拥有的世界。即使是不一样的人,却仍能踏步在同样的路上,瞻望同样目标,迈出相同的步伐,又在某一个瞬间做出同一种选择。或许,故事就这样产生,而我们,也就,这样成长。

  只见瞿宥晃着板凳,那侧脸的线条清晰明朗,他抬起手打了个圈,撑起后面的三根手指作ok状,“No problem。”他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号乐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号乐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