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暗流涌动
吴念初2021-07-14 14:233,394

  晚宴翌日,傲堂证券大楼

  卓启堂位于大厦顶楼的办公室里,高哲与他相对而坐,面前的两杯咖啡早已凉透。

  见高哲眉头紧皱,卓启堂出言宽慰道,“阿哲,你也不要太担心,傲堂建立这么多年也是见惯了风浪的,不是温室里的花朵。”

  高哲摇了摇头,“卓先生,目前情况确实不乐观,根据目前市场的情况来看,我建议你精简公司的架构,削减成本。另外在未来半年内,买地计划和大型的项目都要控制一下,少做投资,将资金尽量留在公司。”

  卓启堂有些迟疑,“可是我们不买地皮,其他人还是会炒地的。”

  高哲把手提电脑推到卓启堂面前,上面正是他临走前让潘力晨调查的美国市场现状。

  “美国次贷危机的爆发,已经影响到了各大投行,连房利美和房贷美这种巨头都出现了危机,市场已经非常动荡了,很大概率会影响到全球。而香港,首当其冲。”

  “这些情况我都有留意过,可美国政府不是已经采取行动救市了吗?”卓启堂仍然不能理解高哲如此强烈的危机感。

  “美国政府确实会扶持一部分出问题的企业,但他们能救多少呢?再说了,美国政府也不是慈善机构,不会这么一直救下去,为了杀一儆百,可能会有大量的投资机构破产……”高哲身体前倾,“这时候的下跌会是断崖式的,不仅是美国市场,全球的市场都会被金融海啸波及。如果傲堂不及时筑好防波堤,只怕到时候会尸骨无存。”

  卓启堂神情凝重,他站起身对高哲说,“我相信你的判断,但是这时候用裁员来缩减成本,会让人心涣散。我会想别的方法缩减成本,务必要在不裁人的情况下,带领公司度过此次危机。因此……”他一只手搭在同样站起身的高哲肩上。

  “阿哲,你要帮我。”

  与此同时,布置风雅的陆羽茶室中。

  永祥扶着方松荫准时出现,茶室经理及侍应生立马上前殷勤地推门接引。方松荫在铺好茶布与餐具的桌前坐下,侍应生刚打算离开,却见他盯着桌上的餐具,眉头微微皱起。

  永祥会意,轻声叫住侍应生,让他将桌上的餐具摆正,方松荫这才端起茶杯,轻抿一口。

  嗒嗒的高跟鞋声渐近,室内众人循声望去,只见卓定垚挽着方泽雨,言笑晏晏地迈进茶室。

  方松荫见到卓定垚,立刻变成了慈眉善目的老阿公,倾身与她轻轻拥抱,又是吩咐侍应添茶摆餐具,连方泽雨这个亲孙都被冷落在一边。

  卓定垚坐定,拿出一个精致的纸袋递给方松荫,“阿公,这是我从布拉格带回来的茶叶,一会叫他们泡了给您尝尝。”

  方松荫笑眯眯地接过,“知道阿公喜欢喝茶,定垚有心了。”

  方泽雨有些无奈地接过话头,“说了爷爷只喜欢普洱,她又不肯听。”

  卓定垚满不在乎地晃了晃茶杯,说,“虽然阿公上了年纪,但也不代表他是老古板,不能接受新事物的。”

  方松荫点了点头,笑道,“既然你这么说,阿公一定会试试的。”又转向泽雨,“怎么今天带着女朋友来陪阿公喝茶呐?”

  方泽雨乖巧一笑,“爷爷那么喜欢定垚,孙儿陪爷爷喝茶不是天经地义的么。”

  方松荫伸手指着他,没好气地道,“你呀,说吧,又要求什么来了?”

  泽雨拿出iPhone,郑重地道,“这次我可是带着项目来的。我和阿凯研制了一款充电用的电池,专门用来给苹果手机充电。如果投资成功的话,既能方便大家,到时候爷爷想叫我来陪您喝茶也不用怕手机没电了。”

  方松荫沉吟片刻,没有问他,而是转向卓定垚,问,“你知道他搞的这个项目么?”

  定垚点点头,“知道是知道,但是他那个朋友,我不太了解……”方泽雨暗自皱眉,结果她话头一转,状似无意地说,“不过那个iPhone我试了试,功能真的蛮新颖,只是电量很容易用光啊。”

  方松荫想了想,说,“既然是你自己的项目,那我给你三天时间,写一份企划书给我吧。”

  方泽雨大喜过望,捏了捏定垚的手,“好的,一定不会让爷爷失望!”

  见他这么开心,方松荫也露出微笑,拉过卓定垚,“好了,你们回去酒店吃早餐吧,这里点心不合定垚胃口,压根就没吃几口。”

  茶室经理冷汗涔涔,刚想上前赔罪,被永祥拉住,恭谨地道,“老爷,孙少爷,卓小姐,我已经在枫亭定了早茶,卓小姐爱吃那里的虾饺,这就可以送他们二位过去。”

  方松荫点点头,“是了,难为你还记得定垚的口味。”

  方泽雨和卓定垚起身,告辞离开茶室。

  他们在走廊上,迎面便撞见了方孝聪和他的助理郭志昌。前者一副宿醉未醒的样子,隐隐还能闻见酒味,而可怜的助理还在兢兢业业地向他汇报。

  方孝聪看见泽雨二人,没心没肺地笑了起来,“哟,泽雨这么早就来陪老爷子喝茶啦?定垚也是,越变越漂亮了。”

  听得方泽雨眉头直皱,忍不住拉过他说,“爷爷不高兴你迟到的,进去之后谨言慎行。”

  方孝聪拂开他,“安啦,老爷子的脾气我知道的。”便大步流星地跨进院门。

  方泽雨叹了口气,牵起定垚,说,“走吧。”

  另边厢方孝聪也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好过关,方松荫自他进门起,正眼都没有看他。他只好自行拉开凳子坐下,刚端起面前的茶盏,方松荫的话声就到了。

  “想必你最近是太忙了,连这个家都不愿回了?”

  方孝聪立马放下茶盏,大气都不敢出。

  方松荫觑他一眼,“公司的情况你都晓得?”

  方孝聪一激灵,暗自庆幸早就叫助理给他准备了资料,于是一五一十开始背书。孰料老爷子忽然打断他,“上次化妆品代理的项目,你谈妥了么?”

  方孝聪立马接话,满脸堆笑地道,“自然是早就谈妥了,还找到了时下最火的女明星邱曼给咱们做代言!”

  “哐”地一声,方松荫将茶杯磕在桌上,冷声道,“你知不知道最近这个品牌闹出有产品水银中毒?你的助理没有给你准备好公关稿么?”

  方孝聪大气都不敢出。

  方松荫叹了口气,慢悠悠地道,“阿聪啊,手下人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当你犯了错事,他们会去帮你弥补;而另一种,在你犯错之前就会提醒你,避免你多走弯路。这两种人该用那种,你自己想清楚。”

  方孝聪听完,自觉矛头已经不是对着自己了,连忙打圆场,“我知道了,爸爸,来来,多吃些点心吧!”

  谁知方松荫并不买账,“这都几点钟了,还吃?你不用工作的吗?反正我是约了人,你先走吧。”

  方孝聪自讨没趣,悻悻地放下筷子,带着助理走了。

  走廊上竟迎面碰到了前来拜访方老爷子的章明晞,方孝聪心情正糟糕,想也不想便嘀咕了句,“老爷子这一天天的,见的都是什么货色。”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章明晞面色不变,她跨进茶室,还未落座,先摸了摸茶壶,便皱眉道,“这茶都冷了,快去换壶热的来。”

  经理连忙将茶壶撤了下去,方松荫笑眯眯地看着章明晞,“多日不见,明晞倒是颇有女强人的风采。”

  章明晞笑着说,“那还不是托您的福……”话音未落,看见桌子上吃剩的炒面,又担忧地道,“您有高血压,这样油腻的食物还是少吃为好。”又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竹篮,道,“这是我托人从乡下买来的野蜂蜜,前两天听您说话有咳嗽,特地带来给您泡水润喉。”

  方松荫连忙接过,握着明晞的手,叹道,“还是你细心妥帖,要是阿聪有你一半能干,我就能安心闭眼了。”

  章明晞连忙宽慰他,“其实聪少爷很聪明的,只是年轻欠缺些经验,历练一些时日就好了。”

  方松荫摆摆手,道,“你不用安慰我,我了解他。唉,真羡慕卓启堂,两个儿子都能继承家业,女儿也优秀。”

  章明晞嘴角微弯,状似不经意地问,“说到卓氏,我最近收到风声,说是傲堂叫停了好几个项目,不知道是不是他们内部出了什么问题呢。”

  方松荫一怔,“启堂怎从未跟我提起?”

  章明晞有些担忧地说,“目前市场形势不是太稳定,傲堂证券也是香港第二把交椅,要是出了什么事影响到天荫就不好了。”

  方松荫拍拍她的手背,笑道,“你这个丫头,还挺会替我们操心的。安啦,我方家怎么说也是香港首富,比傲堂根基稳健。大家这么多年朋友,万一傲堂出什么事,天荫也不会坐视不理的。再说了,傲堂既有码头,又有这么多资产,什么浪也掀不翻的。”

  章明晞抚了抚胸口,一副惊魂甫定的样子,笑道,“您这么说我就安心了。对了,泽雨少爷与卓小姐的婚期定了么?前阵子在酒会上见到他们,真可谓是天造地设一对璧人……”

  方松荫的注意力立马从傲堂的事上转移开了,笑呵呵地拉着她的手看黄历,并未察觉到她的若有所思。

  二人闲聊了一会,章明晞起身告辞,方松荫吩咐永祥亲自去送,被她婉拒了。

  章明晞坐进车里,对永祥挥了挥手,摇上车窗,面色便冷了下来,“回公司,我要马上见到天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创世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创世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