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慈善晚宴
吴念初2021-07-14 14:093,120

  丽岛酒店大堂

  今晚聚集在丽岛酒店的都是香港各界的名流,绅士们挽着女伴,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衣香鬓影觥筹交错间,仿若一个灿金色的迷梦。

  这时门口传来一阵小小的骚动,众人的目光都向外投去,记者的长枪短炮也对准了那个方向。

  有个戴眼镜的年轻记者捅了捅旁边的前辈,问,“这两人容貌也不甚出众,为何大家都在议论纷纷啊。”

  前辈压低声音,“眼镜仔,一看你就没用心做功课!这二人是季生集团的老板跟老板娘,前段时间因为‘黄金城’的投资,全港都闹得沸沸扬扬的,就是因为他们了。现在问题完美解决,贺天生的身价也涨了不少,很多双眼睛都在盯着他们呢。”

  章明晞挽着贺天生,优雅得体地跟熟人打招呼,一边悄声跟贺天生说话,“今晚方松荫会来么?”

  贺天生端起侍应生盘子里的香槟,不以为意地道,“他本尊自然是不会到的,方泽雨应该会来。”

  说曹操曹操到,卓定垚和方泽雨出现在酒店门口时,整个大堂的目光都被吸引过去,人们的惊叹声此起彼伏。

  定垚将长发松松挽起,两鬓垂着几缕发丝,露出光洁额头,发饰上的流苏绕过耳后,坠下一颗钻石镶嵌的水滴,修长白皙的脖颈上戴着同款钻饰,一袭香槟色礼服裙,整个人似乎都散发着光晕。

  方泽雨穿着一袭黑色燕尾服,挽着卓定垚,从领结到袖口一丝不乱,露出爽朗笑容。二人站在一起非常般配,货真价实一对璧人,谋杀了无数菲林。已经可以想见明天各大报刊的头条都会是他们携手款款而来的样子。

  跟在他们后面的是一袭酒红色的低胸礼裙的丽瞳和她的明星男友,有了方卓二人珠玉在前,她的入场就难免有些失色了。但她丝毫不以为忤,非常积极地冲镜头挥着手,一副大明星的姿态。记者难得碰见如此配合的宾客,一时镁光灯也是闪个不停。

  随后进场的是卓启堂,他带着卓定鑫和卓定淼走进会场,见到记者都会客气打招呼。卓氏父子都是商界精英,卓家兄弟二人经过之处,女宾都纷纷整理起了仪容。他二人都是香港有名的钻石王老五,嫁入卓家也是不少女人的梦想。

  卓定垚挽着泽雨迎了上去,笑着打招呼,“爸爸,大哥二哥,你们来啦。”

  卓启堂笑眯眯地说,“泽雨,好久不见。”

  这时门口又是一阵骚动,众人回身望去,卓定鑫意味不明地笑了笑,“泽雨,应该是方叔叔来了。”

  一个相貌与方泽雨有几分相似的男人从宾利上下来,他长得堪称英俊,只不过面色青白,眼袋浮肿,一副纵欲过度的样子。白色西服搭配着丝绸衬衣,颈上系了一条花里胡哨的方巾,正是香港首富方松荫的儿子,方泽雨的父亲,方孝聪。

  方孝聪轻佻地吹了个口哨,一个高挑的混血女人从车里钻了出来,身材性感惹火,一袭露背的黑色旗袍,裙摆开叉开到了大腿根。而且胸口是一片布料轻薄的黑纱,隐隐露出迷人的沟壑。

  他搂着女人,大大方方地走到镜头前,对于记者的问题毫不避讳,笑道,“这是我的新女友乔瑟琳,我们刚从法国的天体海滩度假回来。”

  方泽雨的脸上现出一丝阴霾,他看了一眼卓氏父子,立马又挂起笑容,“卓叔叔,定鑫哥,定淼哥,我失陪一下。”便朝方孝聪走去。

  他的手紧紧握成了拳头,走到方孝聪面前时,深吸了一口气,才慢慢松开,唤了声,“父亲……”

  方孝聪转身看见他,很是开心地招手让他过来,一手搂着一个给记者拍合影。

  也许见他这么配合,记者胆子也大了,从相机后抬起头,问方孝聪,“请问方先生,方老先生自从病后已经休养了一年,今天还是没来出席慈善晚宴,是否身体还是不济呢?”

  方孝聪不以为意地摆摆手,“我老爸年纪大了,一天黑就睡觉了,哪里都不去。来,你再来给我们多拍几张。”

  方泽雨皱眉,却还是换上得体笑容,朝记者道,“祖父身体已经痊愈,只是他老人家喜欢清静,但是天荫对于慈善事业一直都是大力支持的,感谢各位媒体朋友的关心。”

  方孝聪自觉有些失言,底气便没方才那么足了,搂着女伴去花天酒地。

  另一边卓家四人也在记者的要求下合影,气氛很是融洽。方泽雨朝他们走了两步,又想到方孝聪的轻佻的模样,不禁心绪起伏,暗暗叹了口气。

  宴过三旬,卓启堂正在与身边宾客说话时,忽然一名服务生凑在他耳边说了句话,卓启堂抬头望过去,只见会场边缘,一袭银灰色西装的高哲靠在墙边,朝他举了举酒杯。

  卓启堂转头说,“失陪一下。”望了眼定鑫和定淼,二人便跟着他起身,穿过会场来到走廊上。

  卓定鑫看见高哲,有些惊讶地与定淼对视一眼,却还是客气地打了个招呼,“高先生,月结单我昨天已经收到了,数字很让人满意,辛苦了。”

  高哲点点头,立刻转向卓启堂,“我想,有些事情还是比较适合单独跟卓先生商讨。”

  定鑫和定淼脸色一变,刚要发作,被卓启堂一个手势按下。“你们先进去吧,我和高先生随后就到。”

  二人离开后,卓启堂有些抱歉地对高哲说,“阿哲,我的儿子们对公司太在意,希望你不要介怀。我让你全权负责公司的资金运转,当然是完全相信你的,定鑫怎么会不明白这个道理,他的态度不好,回头我会教训他,希望你也不要放在心上。”

  高哲的面色有所缓和,低声道,“卓先生,我没有放在心上,只是有一件关于傲堂的非常重要的事情,这里不方便说话,明天到公司了再跟您商量。”

  卓启堂脸色变了,但只有一瞬,又立马转换成好好先生的笑容,道,“好,具体时间我让助理给你去电,咱们今晚就先enjoy这个酒会吧!”

  高哲抬手看了看表,点头道,“那我先失陪了,卓先生代我向二位公子和卓小姐问好。”

  卓启堂笑呵呵地挥挥手,望着高哲离去的背影,面色渐渐变得凝重。

  另一头,宴会厅外的休息室里,定垚拉着泽雨坐在沙发上,吁了口气,“方才跟我们打招呼那两位是谁啊,我都叫不上名字,好生尴尬。”

  方泽雨有些无奈地点了点她的鼻尖,“你呀,好歹也是卓家人,联投地产的陈先生你都不认识。还有之前问起你首饰的任太太、刘太太,她们的先生都是金谷证券的,跟陈先生最是合不来,下次你切忌在他面前提起他们。”

  定垚吐了吐舌头,摇晃着泽雨的手臂,“我哪记得住这么多人呐。”

  “所以说,有我这个‘外交官’替你应付呐,”方泽雨宠溺一笑,“你只需要站在我旁边貌美如花就好了。”

  这时章明晞从补妆间出来,见二人神情亲密,主动上前招呼。

  定垚对她还是熟识的,于是开心微笑,问道,“贺先生送你的那幅画,还喜欢么?”

  章明晞也笑道,“天生告诉我,要不是卓小姐他也拿不到那幅画,叫我当面谢你呢。”又转向方泽雨,关切问道,“方老先生身体还好?本以为今晚有机会见到他老人家的。”

  方泽雨也知道她的身份,于是客气地答道,“祖父他一贯喜静,不想来喧闹的场合,但是早茶时分能见到你的话,他一定会很开心的。”

  章明晞感激地点点头,夸赞道,“卓小姐这身晚礼服着实是光彩照人,连这钻石项链也要黯然失色了。”说完眼珠子一转,含笑望着方泽雨。

  卓定垚大笑,“明晞姐这么说泽雨要伤心了,我这条裙子就是为了配这条项链呢!而且还多亏了明晞姐帮他挑款。”

  章明晞摇头叹息,“他还是这么不会哄女孩子,就不能说是自己挑的么。”

  卓定垚微笑,“泽雨知道我不喜欢别人骗我,再说了,既然是他出的钱,也算自己的买给我的了。论眼光当然还是明晞姐更好,这条可是我最钟爱的项链。”她顿了顿,又好奇地问,“对了,泽雨说他也去专卖店问过,这条项链很早就卖光了,都不知道明晞姐是怎么找到的。”

  章明晞淡然一笑,“如果你非常想要一件东西,自然是可以得到的,只看自己意愿是否强烈了。”

  卓定垚若有所思,“明晞姐一席话,当真是很多人的指路明灯了。如果真的想要,自然是能得到的……”她想起自己在布拉格街头,旋转的街景和散落各处的白鸽,人们的掌声与赞叹。

  那就是她真正想要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创世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创世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