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解画知音
吴念初2021-07-14 14:224,129

  贺天生此刻,正在布拉格博物馆中欣赏画展。他穿着一身名贵西装,打上领带,皮鞋擦得锃亮,看上去淡定从容,完全没有在香港面临公关危机时的压抑和烦躁。站在贺天生旁边的卓定垚,也换上了浅灰色晚装,跳舞时随意扎起的头发,也做好了精致的造型,披到肩上。

  卓定垚正在认真地看眼前的画作,画中一个舞者正翩翩起舞,阳光甚好,能看到画中人的表情。奕奕有神的眼睛,透出对舞蹈的坚定和沉醉。卓定垚一动也不动地看着这幅画。而贺天生看到这幅画的时候,也停住了脚步,认真打量起画作。

  画家是一名亚裔,正默默观察着往来的观众,看到卓定垚和贺天生看着这幅舞女画,走了过去。

  画家微笑地看着贺天生:“你果然又来了。”

  “你之前也来过吗?”卓定垚好奇地看向贺天生。

  “我的画展开了三天,他也来了三天了。而且,他每次都是目不转睛地看着这幅画。”画家向卓定垚解释。

  “我真是很喜欢这幅画。”贺天生有点不好意思地说。

  “这幅画是非卖品,又怎样吸引到了你呢?”

  贺天生把头转向卓定垚,“你也看了半天了,你觉得这幅画怎样呢?”

  “看这幅画中舞者的笑容,是洋溢着幸福的,这幅画的颜色主要是暖色调的,带着春天的气息,线条流畅而大气,这搭配明朗轻快,表现出舞者对舞蹈的热情。”卓定垚盯着这幅画,小声分析,表情依旧是专注。“但是,她作为一个专业舞者,动作却略有点不协调,似乎是太过于小心翼翼了。而舞者的目光落在腹部,说明了她小心的原因。”

  画家听到此处,忍不住鼓掌。

  “很好,你已经看出了我画中隐藏的讯息。“画家露出了兴奋的眼神,“我对画中舞者的设计,确实是刚刚知道自己怀孕了。她希望孩子和自己一样,感受到舞蹈的魅力。所以,这不是一副独舞的画,而是她和腹中孩子共舞的画作。”

  画家和卓定垚对视一眼,露出互相了然的表情。

  “至于这幅画我定为非卖品,正因为这幅画蕴含着我的想法,我不希望把它交给感受不到的人。”画家伸出手来,卓定垚微笑着和画家握手。

  “我很高兴,今晚能为这幅画找到懂它的人。”画家转头问贺天生。“对了,这位是你的女朋友吗?”

  卓定垚向前走一步,刚准备开口解释,贺天生默默从后面握了一下卓定垚的手腕,卓定垚回头疑惑地看着贺天生,贺天生突然握着卓定垚的手。

  “是的,我之前就喜欢这幅画,而我女朋友又是个舞者,我想她能看懂这幅画,就带她来看看。”贺天生说。

  “你真幸运,有这么美貌又聪慧的女朋友,简直是缪斯女神。”画家认真地赞美。

  卓定垚愣了一下,抿了抿嘴没有说什么,配合地笑了笑。

  夜色中的布拉格,竟比白日还多了几分喧闹。路边的街灯开了,卓定垚和贺天生从画展出来,在布拉格街头漫步。贺天生拎着画筒,而卓定垚有些心事重重。

  “原来你之前约吃饭之后去看画展是早有安排,你就是想让我骗这个画家把画卖给你。”卓定垚忽然说。

  “不,我根本没有想过,会在布拉格这里遇到你。”

  卓定垚愣了一下,恍然大悟道:“所以,你就是为了这幅画专门飞到布拉格的吗?”

  贺天生笑了一下,看向远方:“我太太特别喜欢这幅画,我想把它送给她作为礼物。”

  “想不到你这样的商界精英也会为太太准备惊喜?”卓定垚惊讶。

  “说到让女孩子惊喜,这方面我当然比不过方泽雨啊。”

  “他啊,嗯……他是挺好的。”卓定垚听贺天生夸自己男友,露出有点不好意思的表情,但遮不住脸上洋溢的幸福。她转头对贺天生说:“等我回酒店,我一定要告诉他,今天我靠自己跳舞挣到钱了。”

  卓定垚说着,兴奋地转了一圈,口中轻轻哼着音乐,足尖又旋舞起来。她想着,要是泽雨听到,肯定会……带着欣赏和赞许的眼神,夸奖她的舞姿。想到这里,卓定垚的心中充满温暖,多少年了,她的泽雨依旧是这样温柔体贴。

  贺天生看着走在前面,微笑着轻轻跳着舞的卓定垚,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卓定垚回头,看了一眼贺天生的表情,笑着说:“看来这次来布拉格,我俩的心愿都完满达成,真好。”

  “是啊,这次真是多亏了你。”贺天生回答。

  “彼此彼此,你也帮我抢回了赚的钱。”卓定垚笑着说。

  “应该的。”贺天生摸了摸鼻子。

  “那……我们就再见啦。”

  “好,香港再见。”

  卓定垚脚步轻快地离开了,贺天生留在原地,拿出手机,发短信给章明晞,“礼物已经准备好了,来吧。”

  傲堂证券大楼,投资业务部。

  高哲在电梯门口埋怨潘力晨。

  “不知道你在想什么?!站在这里和客人闹,完全是浪费时间。”

  “我知道了,哲哥……对了,定鑫少爷打电话给我,叫你一定要回电话给他。”潘力晨偷偷觑了眼高哲的表情。

  “呵,他打电话给我,我都不回复。难道打给你,我就会回复他吗?

  潘力晨听到高哲都这样说,只好唯唯诺诺地点头,快步跟着他一起来到电梯口。

  “对了,你去查一查,这份文件里面的东西。” 高哲从包里抽出一份文件。

  潘力晨接过文件,正好电梯门打开。他刚想和高哲一起走进电梯,高哲突然脸色一冷。

  “你跟进来做什么?不用工作吗?”

  倒霉的助手赶紧走出电梯,高哲独自乘搭着电梯离开了。

  然而,当高哲走出大楼的时候,卓定鑫正好在门外,当他看到卓定鑫的时候,想躲已经来不及了。

  “你为什么不回我电话?”卓定鑫显得非常愠怒。

  “你该不会是为了问我回不回电话的事情,来找我的吧?”高哲的表情冷淡。

  卓定鑫愣了一下,反应过来,换上了凝重的表情。“关于我们家族的投资,我还需要确认一下……”

  “卓少你不是不信我吗?”高哲听到这句话,转头就走上了车,“我要赶飞机,先走了。”

  汽车卷尘而去,留卓定鑫在原地,暗自咬牙。

  温哥华国家公园。

  高哲一下车,顿觉心情舒畅了许多。

  这里绿树环绕,郁郁葱葱,远方的山坳露出点点白雪,环抱在这绿树雪山中的,是一汪清澈的湖水,高哲静静地看着这仿佛油画画卷的风景,深深呼吸清新中充满凉意的空气。

  工作人员开始打扫路面,可能快到闭园时间了。高哲拉住职员,问他有没有见过一个女孩。

  职员安慰似的拍了拍高哲的肩,递给他一个襟章,上面画着温哥华国家公园的标志。

  我要这襟章干什么?工作人员转身走后,高哲准备把襟章丢到垃圾桶里去。

  “别扔!“郑思妤一身白色羽绒服,气质款款地走过来,刚好看到高哲准备把襟章丢进去。

  “干嘛要丢啊,做个纪念不挺好吗” 郑思妤接过高哲手中的襟章。

  “你来了,我正准备找你呢。”高哲不情不愿地让女友给他戴上襟章。

  郑思妤戴好襟章,顺便给他整理了一下衣服,露出了满意的微笑。“这就对了,很合适嘛。”

  高哲低下头,默默看着思妤线条优美的鼻梁和脸颊,也露出微笑。

  不远处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二人同时回头,一位满头银丝的老妇人弯着腰正翻动草丛,仿佛在寻找着什么。她细细地检查了栈桥的缝隙,甚至想翻开路边的垃圾桶。

  思妤忍不住上前询问。”女士,您怎么了?

  “我的项链不见了,找了一路,不知道是不是这里。”老太太声音中带着哭腔。

  “是怎样的项链呢?”思妤问。

  “我亡夫送给我的,对我来说非常珍贵。”老太太着急。

  “但现在不早了,您也不确定掉在哪了……”思妤皱眉。

  “可我一定得找到它。“

  “找了这么久都没看到,只怕很难找到了。“高哲小声嘀咕。

  思妤用手肘轻轻戳了戳高哲,示意他别说了。

  “这样吧,您一路找的也很辛苦,不如让工作人员先送您回家,如果我们找到了,会送回去给您的。”思妤想了想说。

  “好,好,那就拜托你们啦。”老太太满眼希冀地看着他们。

  工作人员带着老太太,上了景区的小巴车,高哲和思妤看着小巴车的影子渐行渐远。

  “你真的觉得能找到吗?”高哲问。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思妤回答,“快开始找吧。”

  她蹲在地上,开始一点一点检查栈桥的缝,一直延伸到了树林中。

  “好像栈道上确实没有。”思妤自言自语。

  她走到树林中的时候。抬头看了一眼,高哲竟然站在一边,没有动身去看。

  “站着干嘛?”思妤有点小郁闷。

  “陪你一起找呢。”

  “你是不是觉得,我肯定找不到。”

  “只是觉得希望不大吧。”高哲转开眼神。

  “我知道你肯定觉得找不到,那我们打个赌好不好?”思妤笑眯眯地看着男友。

  “怎样的赌?”

  “我相信,没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到的,就看你有多大决心了。就赌这次项链找不找得到吧。”

  “好,赌什么?”高哲宠溺地笑了笑。

  “就赌……”

  高哲的手机此刻非常不应景地响了起来,他掏出手机,皱了下眉头。“抱歉思妤,稍等一下。”

  还是卓定鑫发的短信,质问他投资的情况。高哲哲回复鑫:”明天一号,会出每个月的总结,如果你不满意结果,再问我怎么做吧。“

  高哲打完电话,朝着思妤走来,眼睛还紧紧地盯着手机。

  思妤看着低头看手机的高哲,叹了口气:哎,你又在忙公司的事情么?

  高哲一边看手机,一边不紧不慢地说:没什么事,如有有工作离不开我,我都不会出来,不用管他们。

  思妤禁不住抱怨:搞金融的简直就是24小时工作制,而且事情又多,一点都不能判断失误。她说着唉声叹气了起来。想到自己刚刚开始最金融行业,只实习了三个月就受不了了,只能草草离开。

  思妤一边抱怨着,一边在路边走着,猜想老太太行走的路线。

  突然,一处微弱的反光吸引了她的眼球。思妤“咦”’了一声:“那是什么东西,我好像看到林子里有什么东西在发光。”

  高哲失笑,“你找花眼了吧,林子里能有什么东西发光。”

  思妤恍然大悟:“是项链的反光!”

  思妤和高哲沿着光走进树林,在一根树枝上找到了丢失的项链。

  果然是阳光照到了项链上,反射出来的光被思妤看见了。

  思妤兴高采烈地说:“幸好太阳照到了这串项链,要是丢在土里埋了起来,我们肯定找不到了。对亏了这茂密的针叶林。”

  高哲眯了眯眼,“说起针叶林啊,我想到了我小时候的故事。”

  思妤不禁好奇,“哦?你和这个针叶林还有故事么?”

  高哲笑道,“并不是这片针叶林,而是在我家附近的那一片……”

  思妤被他逗笑,被毛绒围巾簇拥的清丽脸庞染上淡淡的红晕,一如洒在雪地上的余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创世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创世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