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雪与血—— 第十三章 截刺拔
含笑此生2018-07-16 16:063,204

  韦内拉在喝酒之后,还对着她吹牛皮自己怎么怎么厉害,而且这货还有一点小色色的,记得有一天喝醉了还想上二姐,整个人毛手毛脚的,但是被二姐提出对练一气。

  对付那种大块头,二姐自然不会硬碰硬的,她知道自己在爆发力上其实是不如韦内拉的,所以她就用柔术双腿夹在了韦内拉的头上,然后用惯性将他给甩倒在地的……这个还是二姐认识的另一个教练教的,叫巴尔福柯。

  不过巴尔福柯当天没有来,他没有休息,而且即使休息,那货也不喜欢喝酒,或者一起出去吃饭他也不喜欢,他是一个不喜欢社交的人,似乎那个人喜静。

  当来在的也就只有皮肖塔、韦内拉、德里、基米、以及二姐兰依妮洛他们一共五个人,然后单独包了一间喝酒。

  当时韦内拉也是不知道二姐的真实身份,不然也不会这么放肆吧。估计韦内拉那个时候在背地里还会像很多发情的男人一样议论着二姐说,“这妞身材不错,也够野性,要把她弄上床。”

  之类话题。

  所以那天才会喝了酒之后就对二姐毛手毛脚,不过二姐可不会让那韦内拉的色心得逞的,就用着巴尔福柯教的那些招式揍了韦内拉一顿,然后再说只是切磋什么的,自己还又陪喝了一口谢罪酒,哄乖了这醉汉后,再让皮肖塔扶了他去睡了。

  二姐其实挺头疼醉酒后的韦内拉的,不过她又觉得,人就得有点缺陷才好。

  而教二姐那个柔术的教练巴尔福柯,就是一个快没有缺陷的人。

  巴尔福柯身高不高,还比二姐矮一点,一米七五左右,招风耳,鹰勾鼻,双眼皮的眼睛十分有神,除了瘦了点,但是他很灵活敏捷,身材比例也是极好,就是那种六比四的那种。

  他也是通过了教练考核的,并且是个武学世家,所以格斗术的经验相对懂得多。而且生活也是很有规律,就像是一个修行者一样,每天都是千篇一律,听和他一起的人都是这么说他的,一个人按时起床洗漱好后,叫醒自己所在宿舍里的所有人,然后一个人跑到操场,然后让跟自己训练的人一律起床训练。

  中午训练完,按时吃饭,吃完发按时午睡,午睡这后按时又到操场集队,到晚饭的时候只要不因为特殊任务耽误,也是到点吃饭,一天训练完毕后,就会洗衣服,当天就洗,说实在的,他里面当兵的,一般来说三天洗一次衣服的那个算是勤奋的那个了,每天训练又那么累,谁不想回来就躺着,然而那巴尔福柯反而坚持着这个习惯,除非某一天有特殊任务。

  整个练兵场有一百三十八个教练,光是他手下训练着两个大队,因为大家说他教的实战好,在瓦伯家军里的训练是先学习文化方面,文化方面并不是需要士兵懂得有多少,但是至少要知道鼓声、火明、烟熏、以及摇旗等所表达的意思,因为到了打仗指挥官都是通过鼓声、火明来指导着士兵运动的。

  需要知道一些起码的野外生存的方式,去识别一些常见到的能够吃的野生果,在军队所培训的知识里还专门的介绍过木鳖子、忽地笑、石龙苪这些容易与一些常见野生菜会混淆的有毒植物。

  不过对于植物这方面的知识很多,也很杂,对那些士兵们也没有太多的硬性的要求,但如果能够多掌握一些,是对自己的生命负责。

  硬性要求的就是要必须懂得那些军队上鼓声、火明这些基本信息所表达的意思。

  但是到了两军对杀的时候,那依然需要真刀真枪的对杀,那就需要武力。

  而巴尔福柯总结了一套比较适应那种本来没有多少基础的士兵的武力训练,那样让很多士兵平时学习来也迅速,而且到了战场上也会变得有信心,即使没有信心,按他的方法去训练出一种自然反应,到了战场成就开成了一种运动本能。

  所以很多士兵很喜欢巴尔福柯,但也怕巴尔福柯。

  如果跟着巴尔福柯能学到很多官方学不到的经验,包括野外生存这些,但也怕他,因为他很苛刻,但是很多人都知道,只要这样才会让他们不在战场上轻易成为炮灰。

  喜欢他就是因为他所教的东西能够保自己在战场上多坚持一会,而每多坚持一会儿就可能保证着他在整场仗打完能活下来。

  就像韦内拉曾经会经常对自己训练的士兵:“在战场上没有谁他妈不会死,没谁他妈能金刚不坏,他妈的老子也会嗝屁,但是我们只有向前冲,神会因为我们的勇敢而眷顾我们。即使在最后一刻也要他妈的多捅一个,给他妈的战友捡烂多给些机会,即使是死,也要死的骄傲。”

  这句“即使死,也要死的骄傲。”用的是那种俏皮的语气,所以逗笑了训练的所有士兵。

  韦内拉最大的魅力可能就是亲和力吧,的确,很多跟他训练的人都喜欢听他开的段子。

  虽然是一些大实话,但现在他没这么说了,倒不是因为他不想说,而是上级有一天检查的时候听到他这么说,觉得他这样说完全会让士气减弱,所以就不允许他这么说。

  然而巴尔福柯可是一个无神论者,他可不相信什么神灵,他都是说:“你一定要一集中精力,环顾左右,而且他们最好有意识的三个人成一个小组队,帮助自己的队友观察着周围的危险,当然前提是保证自己的时候。

  如果你在大军的右边……你们是我巴尔福柯训练的军队,一般都是在右边,右边意味着什么,意味的攻击,意味着责任巨大。”

  在罗达斯每个队伍的右边都是精壮的士兵,而左边很多都是体力较弱的老兵,这个队形是从实际原因而确定的,很多人习惯的用右手拿兵器,而左边的那边则是有盾牌,而且他们因为身边队友的影响一用手中的武器是比较不方便的,而右边的人为了顺手而且不干扰到自己身边的队友,就没有盾牌,就只有用手中的剑为保护自己的力量。

  所以巴尔福柯就教他们,“如果是剑的话,那最好用比较长的剑,但不能太长,不然在短距的时候不好刺,而且是那种剑身较窄一点那种,但也别太细,不然容易被砍断。

  而特别宽的剑适应那种力气大的,那不是把人砍死,而是隔着盔甲把人砸死。

  而剑身窄一点的剑容易穿入,但需要绝对好的钢材以及绝对的锋利,并且要刺一些容易死亡的部位,以及训练刺时的力量。可以想象,在两个战士面向而冲时,是有一个向有冲的力的,最好的招式是刺,而不是砍,因为一般来说,只要你没有刚才说的那种大的力气,能够用宽剑将人砸死的力气,那在同一量级,不论怎么砍,都有甲胄保护,所以剑所砍下去的深度都不大,所以如果实战,特别是那种有后面的人推着你往前冲的实战,你需要的是能一招干掉一个,那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让你想太多的花式,你最好以攻为防,以主动化被动,简单化成两个招式,一个就是截,一个就是刺,当然还有一个就是拔剑,一个截就是用斜砍的方式砍截对方比你先刺来的剑,要么砍距离剑尖处左右,因为那里能让对方受到最大的力,这一点你们可以去问修道院的大学士厄拉多塞,他懂力学,他会给你们做分析,告诉你比如像杠杆这样的名词。要么有条件就侧身砍了他几根握剑的手指,或许手腕是被那护腕保护着,但是有些指头是没有保护的,那要看战场上的情况。不过瓦伯家军的士兵的甲胄是一直保护到指头的第二个指节。

  但最好你先刺,要主动攻击。或许有很多人觉得在截下那一刻可以却削,那是错的,依然是刺,因为如果你去顺势削,因为甲胄的保护没有削死,那对方再刺来,我们又已经将剑削出去了,当我们想准备刺的时候,对方已经刺进来了,那整个过和自然就是慢了半拍,所以我们就是争取刺的机会,截了下来就刺,或许对方会顺势削你或砍你,只要你保证自己的护甲带好,不要嫌重,那一般只会给你一点小伤,但相比于刺不致命。

  而且你要主动,当你先发制人,你刺进去了可能对方的会因为疼痛而用不上太多的力,所以你要先刺,但也有一些会挣扎的,在你刺进去正好卡住的时候,再来刺你,所以你得在刺入的时候保证对方并没有翘起剑对着你刺的状态,如果是那还是先斜砍了截下去再刺。而且刺后要刺的足够深,让他因为剑长,而无法收回手再刺你,但这个时候周围的队友就要有意识保护好他,因为他的身侧是很危险的,他的剑是在敌人身体里的,这一刻他很脆弱,所以需要你们每三个人有一定意识的互相保护。

  然后还有一道就是用力拔,拔完之后你还要用力踢开他,防止他会诈尸然后捅到你,所以你要能把他踢得越远越好,然后再前进,再去刺别一个目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八界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八界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