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雪与血——第十四章 由简
含笑此生2018-07-16 16:063,160

  所以巴尔福柯不重视那个腹肌的训练,并不像韦内拉那种,整个人全身都是肌肉,当然那自然很有力量,不过需要花费的时间太多了,可不是所有入伍的都像韦内拉那样从小都训练着长大的,入伍的人有很多都没有基础的,很多时候需要的是速成。

  所以巴尔福柯在教新兵的时候而是在意大臂肌以及胸肌的训练,因为刺需要的就是这些肌肉来协助运动。

  巴尔福柯始终是有资历的教练,在整个练兵场即使不是总教练,但是他有足够的话语权。他曾经在战场上可是履获战功的的,很多次都是先登,就是能第一个冲到城上那个,而且能活着回来。

  不得不说,他确实是技高一筹。

  但是在战场上,说真的,就像韦内拉说的,没有谁保证不死,没有谁在战斗之前就能肯定自己是那处必胜的主角。

  而在战斗时并不是所有士兵都有着一样的心理素质,每个人其实不怕死,之所以向前冲得那么勇敢,并不是因为他们不怕死,而且想活着,他们是为了活着才冲得那么有力。

  但在战场上,有太多的情绪干扰会让他们犹豫,而这样一来,平时他们练习再多的招式,到场上脑子一片空白,那平时所用的也是化为乌有。

  那还不入就将他们的招式公式化,这样一来,即使他们大脑空白,也依然能自然反应地操作着截、刺、拔这些动作。

  巴尔福柯不光只是教剑术,剑很多时候属于后备武器,而一般打仗的时候使用更加多的是矛,矛与枪一直都是在战斗中的突击兵器。特别是步兵作战,而同样的巴尔福柯也是将招式比较公式化,对于矛的使用,就变成了刺、拔、掷。

  刺与拔便不用解释,而掷,这是一门技术活,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像兰依妮洛那样有着天赋,能够将自己手中的标枪投掷的又准又有力。

  他们依然要训练,也是一个极简单的动作,就是保持着矛沿着一个抛物线出去,扎中目标,这需要反复的训练,而且为了加大他在战场灵活性,平时训练就会用比较重的东西练习投掷的动作,一般来说,很多士兵手里的武器都是很轻的,大多都是三公斤以内,而那矛也有两公斤上下,而在平时他们训练所需要的训练矛的重量为二十公斤左右。

  当然这样训练的确能够增加士兵的手臂的力量,但有好处也有不好之处,不好之处就是这会导致一个人的不适应性,会导致因为轻重的误差而。

  就是很多的士兵已经习惯的用重的矛去投掷,但是当换上轻盈的矛以后反而控制不住准心,感觉就像是在扔羽毛那处,自己然没有一个适应的手感。

  所以巴尔福柯也会注意,那一些人是不适应这种重矛训练的,让他们单独出来,多次用正规矛投掷,当然他们投掷的次数就比那些使用重矛所要投掷的次数多得多。

  巴尔福柯也不是指死板的就让所有人都像他所说都是截、刺、拔的那样的去做,也可灵活,但除非那个人本来就有素质,曾经就是有过基础的,不然最好就像他所说的那样,简单而且又有用。

  巴尔福柯所会的近身格斗和柔术这些是家传,他是把二姐当朋友才教她的,而是教这个可不是几个把式,还需要对练,为了让二姐熟悉招式,巴尔福柯还站着让二姐摔了几十次,试一下感觉。不过是在那比较松软的细沙上,而且巴尔福柯也本来就从小练习着跌打摔跤,所以他有技巧让自己摔倒但不伤到自己。

  可能因为巴尔福柯曾经家里也是有功勋的人,巴尔福柯的父亲已经叔叔都是曾经在瓦伯军里的老兵,退役了干着一些公职,领着一些散碎钱,而他从小就是受父亲以及家人的教导,所以他比较喜欢军旅,于是就参加了军队。

  后来屡屡战功,虽然他并没有被封爵,始终他不是贵族后裔,所以在封爵上上级都十分小心,除了有显赫的战绩,还有一点,就是你需要是某个贵族的心腹,不然谁愿意将那拥兵权给他,很多事不是就是完全凭着有一身本事就能吃饭的,人始终是群居动物,始终喜欢相互巴结。

  但是像巴尔副特他这种性格,也不喜欢外交,也不喜欢张罗,特立独行,自然形成了他在爵位上的阻碍。

  不过对于他来说,他倒不在意什么爵位,他对自己的要求就是,战场上永远的一把好剑,他一直在简单化自己,这样才能静心的深造自己。

  不过因为他屡屡战果,所以上级封了他一个特勋战士,这是能够有特殊津贴的,一个月有二十五万格里夫纳,虽然比一个子爵少,而且不能像子爵有佣兵权,但是对于他来说,那些津贴也就只有存着,反正他生活开支也不大,只要他在服役十年,能够活着回去的话,他的那些钱能在自己家乡那里建一座大房子了。

  巴尔福柯有二十四岁,按照罗达斯的《服兵役法》里就有,一般十八岁后按规定服役,然后到达三十五岁结束兵役,到时候国家会分配一些职务给他们,当然薪酬就没有入伍时那么多。或许是为了这荣誉,或许也是他的性格是这要,巴尔福柯一向很严格要求自己,不光是训练上,还有生活上也是一样的一板一眼,井井条条。

  不过能把日子过得像他那样极简化也不错,如果你问他的兴趣爱好,他可能会说:“就是训练吧。”

  如果问他除了训练,那其它的兴趣爱好呢。他可能会说:“就是洗洗衣服吧……”

  真的是把生活过得极为简单。

  即使休息的那一天,他也会将自己训练出一身大汗,然后泡个澡,整理一下自己宿舍……

  基米和巴尔福柯就在一个宿舍,他这个么比较长舌,喜欢说人长,说人短,不过也成了二姐了一个“情报员”。

  就比如像韦内拉喜欢二姐的事,就是基米告诉二姐的,二姐听了也只是笑笑,不以为意。

  基米也说过巴尔福柯的训练方式,就是什么刺什么截的,他也在闲聊的时候告诉过二姐,但是他说他借鉴了一部分,但有一些他还增加了些。还有刻意训练肌肉什么的,基米就不太喜欢,因为他就没肌肉……他是个大胖子,但别看基米胖,但是可是一个灵活的胖子,他使锤子可厉害了,基米高子也算高,一米八七,比韦内拉矮一点,但没有韦内拉那么有型,有肌肉,韦内拉虽然说不上那种精致的帅,就像戴拜夫那种五官精致的帅,说实话,二姐将两个人的脸想到一起,才发现真的这脸的差别真大,像二姐这种心不太细的女生都觉得,还是戴拜夫那小子的皮肤白嫩而且没有韦内拉那么粗糙,但韦内拉只能说不丑,也算型男,但是基米这胖子就真的长的寒碜了,小眼睛,大蒜鼻,白色皮肤的两腮还有红晕,一点军人样都没有。要不是能握住一双共九十公斤的大铁锤很灵活的走动,不然很多人都觉得他是个好欺负的软蛋,不过性格上的确很和蔼,什么事都是笑眯眯的,比较乐观的那种。

  基米不像韦内拉、巴尔福柯他们,他是教特殊兵种的,也就是工兵,所以他并不像他们十八般武艺样样都会,不然皮肖塔虽然喜欢用棍,巴尔福柯喜欢用剑,但是并不是说他们就其它的武器不会用,他们几乎所有的武器都学习并互相交流过,什么刀、枪、剑、戬、斧、钺、勾、叉他们不说有像那专业的武术大师傅们精通,但是始终他们起码是达标的那种,因为每一天都罗达斯都有规定要对这些教练们的职称做评估,每年检验的就是关于行军打仗时的文化课程外,那就是关于对武器的认识,始终这些教练到了战场上也起码是一个先锋,所以他们懂得知识之然多的多,而且对武术方面的研究这也会检查的。

  就比如说马刀的使用,以及长矛的使用各带来的好处,马刀适用于隐蔽时的偷袭,而长矛使用于对刺,但对于很多人来说,切换常用武器会导致不称手之类的,而做为一个好教练教练反而要去归纳如何更快的适应新的武器。

  而巴尔福柯就能够做到这一点,他能研究各种武器的使用,他的父亲也曾经是教练,不过不是教正规军的,而教怀恒教的记察司,那些人可一个个身手不凡,而他的父亲就是根据那喀尔国的马上套人绳研究了一套铁链网阵,就是由十几个人为一组,然后用由倒斗以及链子组成的武器,来牵制人,这就是再厉害的高手,除非是有一些巫术、魔法或者是东方奇术,不然都逃脱不了。

  而巴尔福柯也继承了父亲对武器的研究,所以很多时候其它教练都还会来请教于他。

  在平时他是教练,如果在打仗的时候他有官职,有着对一定人数的指挥权,一般他都是带奇兵。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八界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八界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