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雪与血——第十五章 拒绝
含笑此生2019-01-08 17:163,135

  基米对巴尔福柯的评价一直都是正面的,他还说过,要不是部队里没有女孩,不然他估计是最让人喜欢的那种吧,还真是不烟不酒不赌不逛夜店,而且还一尘不染,干干净净。

  然而二姐心想,这种人才会没女朋友的,她想这些士兵们可能是不了解女生吧,以为女生都很干净吧,其实那是漂亮女生,和出门时候的女生……像这巴尔福柯这种干净到有洁癖的男生,其实女生也会很担心……自己会不会跟不上节奏……二姐像来也是会出门衣服乱扔……要不是有宫中侍女帮她收拾,也不知道她的那屋子能乱成什么样……

  所以说过于干净,干净到洁癖的那种男生,有很多女生也是望而却步的,当然如果他能不嫌弃女朋友的不整洁,而也还能帮自己女朋友的衣服也洗了,那这种男朋友那真的是喜欢得要死。

  但说真心话,巴尔福柯也是二姐钦佩的一个人,但是因为几乎找不到这个人太大的缺陷,也不像那种有心机的人,所以二姐一开始也不知道怎么去结交这种人,但二姐觉得做为王室的人所要学习的不是让自己强大到能够以一挡百,而是懂得读懂人心,所以二姐试了很多方式才与巴尔福柯这种人相处得当。

  像巴尔福柯这种人交往就是以心换心,以及寻找共同爱好,在那羲国不是有个思想家说过一个词,便是:感召。

  也就是物以类聚。

  他喜欢格斗,你也喜欢,那时间一长,他就喜欢有你在的时候,而且在格斗方面也会对着你滔滔不绝的说很多话。

  时间一长,二姐也发现巴尔福柯的一个无意表现出来的毛病:苛刻得有一些极端,就是如果你想与他训练,那就尽可能做到最好,似乎他对那种完美的追求有一种变态的极致。

  好在二姐是一个在实战上归纳能力很强的人,巴尔福柯所教过她的东西她会反复琢磨,而且也在这方面做到极致,她那倒不是性格,而是天赋。

  切尔歇其实觉得自己有这样的一个二姐还是挺幸福的,二姐会将她所听到的有用的,都告诉切尔歇,然后再回到那兵书上。

  二姐说那么多,其实就是教切尔歇看人,料兵,让他去观察,其实任何人都有能做到十全十美的人,你反而得当心,或许他是不把你当朋友,或许他是把你也算在他的棋盘里面。

  切尔歇听了后很认真的点头。

  他在想,幸好有二姐,不在他得无聊死了,没有二姐的话,他就只有舅舅给他的那些枯燥的诸如什么《兵经总要》、什么《厄瓦希操典》等一系列的兵书,但有二姐,她就会用故事的方式,然后让他快速理解兵书上面所说的意思,然后还结合着实际,这样让他学习起来自然迅速。

  不过舅舅倒的确说过,除了书上的经验,有些东西还需要实际经验的,不过实际经验还是要在有基础理论的前提下,所以舅舅认为要让他先打下基础,然后以后他长大一点了在教实际的,但是切尔歇觉得还是实际与理论一起最好。

  委实说这样的书也是因为切尔歇,不然在外面都是禁书,罗达斯的修道院是有大学堂的,但是那些人只能学习力学,天文、数学、地理以及能够学习一些简单的政治,但是不能学习兵法,因为怕他们懂了能地方组织民间力量造反叛乱,而到大学堂学习到一点程度的人,得到了指定,才能够允许学习法,已经深入学习政治。

  不过当时切尔歇听到二姐说到十全十美的人,于是就想到了父亲,他就问,那父亲不是一个十全十美的人么?

  然而二姐撇了撇嘴说:“才不是呢,他是一个花心大萝卜,并且没有为父亲意识的大男子主义患者……”

  切尔歇听了二姐的吐槽,才觉得父亲似乎的确有这些问题,果然人无完人啊,像父亲这种,也只能说是优秀,或者说是极端优秀,但依然不完美。

  切尔歇其实最好奇的还是那个想泡姐姐的韦内拉,始终八卦心理人人都有,于是他还问了二姐,难道不讨厌那个好色的韦内拉么,你们女生一定不喜欢好色的人。

  二姐听到当时十岁的切尔歇问这个问题,似乎感觉切尔歇开始懂点什么。然后不经意抿笑,然后说韦内拉那人虽然天性好酒色,但是他有他的能力,他是一个值得去培养的人才。世界会有很多让你很不喜欢的人,但要做基辅大公就要学会控制人的欲望,用他们的欲望来引导他们,然后达到自己的利益。

  你们说做基辅大公就像父亲那样,又苦又累,那有什么好处呢。切尔歇就问。

  二姐也点了点头,是啊,又苦又累,还没时间像普通父亲一个陪陪自己的孩子,但是他有着绝对的力量保护想保护的人,就像父亲保护我们一样,我们或许在他的保护下可以不担心衣食,可以不像皮肖塔那样为了给自己某个生病亲戚找钱,我想或许父亲不需要你回报,但希望你将这一份爱传递下去,贵族的教育,都是为后代而想,所以你肯定要把父亲的事业继承下去。

  突然二姐挑了挑调皮的眉,话题一转说道,话说我们的小切尔歇都知道女生不喜欢男生色了,看来小切尔歇知道的不少嘛,那小切尔歇是不是呢。

  切尔歇当时年纪小,被二姐这么一说,自然脸一红。

  接着二姐又大咧咧的说,其实我做为一个女生,得承认,其实女生不是不喜欢男生色,反正男生那有不色的,男生对自己色也是对自己外表的一种认可,只是女不讨厌的是那些自己不喜欢的人对自己色,以及讨厌自己喜欢的人对别人色。

  二姐又补充说,何况她做个女生的也同样会看男生的外表,比如说那个拜戴夫小子她就贼喜欢,眉清目秀的,虽然一小只……便是他比例好啊,反正很可爱的。

  不过那小子还嫌弃自己性格太汉子……二姐一想到这里就撇了一下嘴,然后接着说,自己就是这个性格,也不会因为喜欢那个人而改变自己,反正爱喜欢不喜欢,二姐说过,反正自己不会因为喜欢一个人而迷失自己的,她才不会像自己的母亲那么傻,因为喜欢一个男人而一直扮演着不属于自己的角色,时间一长了也就习惯了,那个扮演的角色也能成了自己,曾经豁达而又率性的瓦伯家二小姐,后来变成了一个沉默寡言的孱弱女子。

  二姐觉得自己母亲为这段爱付出的实在太多了,不光迷失了自己,还没有得到自己所想到的,所以二姐就觉得,喜欢一个人可以,要以一直想着他的好,但是就不能把自己的好丢了,反正还是那句,爱喜欢不喜欢。

  接着二姐又转过脸,捏着切尔歇的脸说,以后小切尔歇也会长大成帅男生的,都不知道以后会有那么运气好的女生会被你看上,但一定不能比你二姐差,那样你就太吃亏了……嗯,也不能超的太过份……不然你二姐我可是会嫉妒的。

  切尔歇当时嘴也算甜的,立即说,二姐在自己眼里永远是最棒的……说完这句,二姐一高兴,捏的那个手力量又加大的很多,说实话,切尔歇其实不太喜欢二姐捏自己的脸,因为或许在二姐看来,她只是轻轻一捏,但是他却能感受到明显的肌肉压迫的酸痛感……说实在的,切尔歇都感觉二姐这完全就是在掐……

  估计二姐到现在都不能很正确的衡量自己与别人力量之间的差距吧,总是会用力过猛。

  说到用力过猛,切尔歇还记得那天因为天气也正好,二姐想了想,切尔歇就一天看兵书也不见得有什么意思,那简直是一种没有效率的读书,所以就让切尔歇活动一下,然后二姐找了两根棍子,说要把她从皮肖塔那里学来的棍法教给他。

  二姐说了,学习棍子的基础就是需要有力量,能够用手握住棍子的最端处能够控制得了这个棍子,所以在力量上起码要能够单手平举横棍,并且举一段时间,而且前面还要加点东西,那样在打击之后才会有力,才能够扫开一些障碍。

  开始切尔歇很兴奋,始终对于小男生来说,大多还是尚武的,对动手动脚还是很感兴趣,切尔歇也不例外。

  他还很听话的听着二姐做着,还举着那有他小手腕粗的棍子,抬了一下,但后来他才发现真的不容易,以他当时的力气就是抬平都是很困难的,更别说还要抬平了再在那个棍子上套一点什么重物。

  接着二姐又一边演示了几个动作一边说,使用棍子就是要定好自己的圆心,然后正确的估计棍长所扫的圈,因为一棍击出后,棍打击力度最大的部分是在棍尖,所以它的有效攻击范围是有限的,这一有效的威胁范围就被行家称为“威胁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八界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八界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