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雪与血——第十六章 棍法
含笑此生2018-07-16 16:073,110

  所以在使用棍攻击对方的时候,要估计对方在没有在自己的圈内,要让别人进入自己的那个威胁圈里,那样和能让对手在自己的攻击范围里,所以练习武器最起码的就是用眼睛去估计……

  这些理论的东西切尔歇听的很仔细,但是当他握住小棍与二姐训练的时候就不是这么舒服了,虽然二姐也蹲了下来,这样就和他差不多高,这属于让着他,但是二姐那天赋秉异的力气即使蹲着也是比常人大的。

  二姐也只是用棍子轻轻点了他的腹部,然后对着他腹部一顶,然后一推,他就整个人翻在了花坛里,导致了他的牙齿都磕掉了一颗……好在那一颗牙齿不是新换的牙,是他还没有换的老牙齿,后来新牙长了出来,才没影响到他的五官,不然二姐也是很懊恼的、很自责的……

  虽然自己知道二姐不是故意的,也没有怪二姐,但是在后来的一段时间里,二姐见到自己就会扯着自己的嘴然后一边看,一看说我帅弟弟的新牙齿长了没有,虽然切尔歇知道二姐对自己的关心是发自己内心的。

  但被一个天生神力的姐姐见面就扯嘴,其实也是莫大的折磨……

  想到这里,走在议会毛毯上的切尔歇不由得用舌头顶了顶自己的那一颗曾经被摔过后长出的牙齿……这让他不由得想起被二姐扯嘴皮时候的痛苦……

  切尔歇又看了一眼,走廊上的那些被风吹得乱摇曳的烛火。

  他在想,兰依妮洛现在还好吧,已经好久没见到她了。

  二姐已经出去有那么七个月了吧,因为各种原因吧,第一来呢二姐向来就是一个不愿意受到任何约束的人,从小就是这样,到了长大一点了,思想比以前就更加的独立,舅舅因为有一些事说了她,于是她就干脆赌气离家出走。

  舅舅一开始还说这样没有礼教的侄女,去就去了,反正像这种说几句就跑了的侄女,没有一点儿教养的侄女,不要也罢了。

  父亲当时真在到四处组织军队,与那挹娄国展开第一场战斗呢,所以很多政治上的事都是由舅舅代理负责,始终舅舅是议会主任。

  所以当时父亲一直都在外面,而舅舅则在圣比拉斯主持着政治大局。

  委实说,父亲的军事才能一直都是在舅舅之上的,而舅舅的政治能力又是在父亲之上,所以父亲与舅舅就是商议着,由父亲去打仗,而由舅舅来管理议会。

  说实话,舅舅与父亲的这种组合一直都是受到争议的,因为父亲始终是一国之主,大家都觉得倘若在战场上出了什么事的话,那对于一个国家来说都是一种极为不利的损失,特别是在这个贵族繁多,每一家贵族都有自己算盘的联邦罗达斯,如果真的有一天父亲出了什么事,那整个国家就可能面临着分崩离析。

  然而父亲说了,反正先预设着切尔歇为准基辅大公,父亲在说这话的时候切尔歇也就才四岁。

  父亲对切尔歇倒有很大的期望,一来,因为切尔歇始终是父亲所生的第一个儿子,二来,可能是因为切尔歇母亲那一层的关系……

  可以这么说,母亲是父亲的初恋,也是父亲最爱的女人,母亲是在父亲最低谷的时候遇到父亲的,当时父亲因为被自己的表叔篡夺了权位,逃向了南边的城市里,而在路途中遇到了追杀者,就是母亲救了父亲的。

  至于父亲其她的几个女人都是因为各种政治原因才结合起来的,可以说那些大妈、二妈们都是喜欢父亲的,不光说父亲现在位居权贵。

  就光是那魁梧的身体,英俊的外表都足以让一个少女怀春,父亲是多么优秀的一个人,所以被很多女生喜欢也是一件极为正常的事,但是父亲所喜欢的就只有母亲一个。

  其实舅舅说二姐那个也是说一说,开始几天舅舅还在生闷气呢,对二姐的事也不想多管,即使是二姐的生母来找舅舅,一说二姐的事。舅舅也一拍自己的额头表示自己很心烦……舅舅说的是大实话,他的确从小就被这个侄女给烦透了……所以一提到她,提到兰依妮洛这个名字,舅舅的那的头大得不得了,用舅舅以前的话来说,他可能带兵驰骋以万里疆土,可以说是佛挡杀佛,鬼挡杀鬼,一路上披襟斩棘,就没有怕过什么,但是他这一辈子就怕过自己的那不争气的儿子……不过倒好,早死,这样省得操了很多心,反正那样大逆不道的小子也不会让舅舅觉得有多想念,只是每逢想起的时候还是会多一些感叹。

  而这第二怕的就是二姐,真的一个女孩子家的比一个男孩子还野,还难管一些,如果是男的,舅舅没准狠狠的揍一顿就成了,但是始终二姐是个女孩子,即使二姐格斗能力强,但舅舅还是有原则的,一般不打女人,所以他就从来没有打过二姐。

  说实话,有很多大将大王,能够冶一国一方,但是就是不能够处理好家里的那些老老小小。说来也的确有一些讽刺,不过也得说,舅舅为整个国家的贡献真的不小,或者就是因为这样为了整个国家的治理以及建设,所以他几乎没有在自己的小家面前花太多的心思。

  不过或许也可能真的舅舅在这方面没有多少方法,就像他经常说的,这人的性格很多时候不是人能够掌握的,或许你对着两个孩了使用相同的教育方法,但是最后他们都人因为种种原因最后都变得不一样,教育这种东西是很哲学的,它或许是在冥冥中的定数。

  就像舅舅不光管不好二姐,也同样自己的那个儿子也管不好,舅舅那个儿子是这样的,因为舅舅没有将他送到圣比拉斯,而是放在瓦伯家的老家沃洛格达州那里,由他的母亲带着,本来舅舅倒是想把儿子弄到圣比拉斯的,不过后来因为老丈人觉得他太忙了,就让他们来带,

  舅舅也觉得可以,而老丈人又是拂菻人,而沃洛格达州毗邻于拂菻,老人家就觉得自己不习惯对比拉斯的生活习俗,而且当时不是异党伊戈尔执政派刚下台,所以圣比拉斯还存在着很多的异党余孽,那段时间里圣比拉斯城是十分混乱的。

  所以最后舅舅也就没有让老丈人来圣比拉斯,当时自己儿子也就才六七岁,而他也正是很忙的时候,所以想想反正人也小,现在带在自己的身边也不见得能够有什么能够教的,年纪小,反正教了也记不住,而且那个时候的他做为新政的一员,刚刚建立起议会,他做为议会主任是十分的忙碌,同时他负责着圣比拉斯城里的安全问题,整个人就是一个大忙人,根本就没有足够的时间去教自己的儿子,所以他想来想去,就让自己的儿子给自己的老丈人以及自己的妻子他们还要好一些。

  但是这样一来呢平时就缺乏管教,也不知道那里学来的一身纨绔子弟的习惯,瓦伯·库奇科都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在自己几年没有教育的情况下会变成一个不学无术,但是喜欢对着很多人夸夸其谈,而且又铺张浪费的德性。

  那个时候他的儿子二十一岁,比二姐大九岁,当时的二姐也就才有那么十二岁,而切尔歇也就才那么三岁,那个时候的切尔歇也才记事,而且到现在为止,他都没有见到到那个表哥。

  他只是听别人说,在舅舅儿子瓦伯·罗杰二十一岁的时候被出的事故。

  那个时候的罗杰个子倒是老高了,和舅舅一样有一米九三,但是整个人就没有舅舅那么的魁梧,最糟糕的是没有舅舅那么有雄心壮志,整个人就玩物丧志,听人说生活很不检点,听说从十六岁开始就会乱花钱去找乐子,而且有时候还会请自己的那些狐朋狗友一起去。

  而瓦伯·库奇科那段时间也同样很忙,就是正在忙着去制裁关于伊凡家族起兵意图造反的事,光是这件事就差不多用了两年的时间,从调查,到定罪,然后到两边军队的僵持,大的战征两方并没有打起来,但是期间发生了无数次的夜袭,在留里克德与瓦伯家这边的伤亡人数一共也有千计,相对于大战战争来说倒并不多,但始终伤亡是他们最不想看到的。

  因为他们看见过很多次那些失去儿子的老婆婆,曾经他们去发抚恤金的时候最怕的也就是这一点,他们甚至会不知道怎么开口。

  而舅舅的儿子罗杰倒好,他老子在外面忙着,在外面拼着老命,一个男人喜欢那些也不说什么,也是真正,反正男人多经历一些,那以后也更加抗得住诱惑。

  但是不想这小子又喜欢上的赌博,赌了欠了多少钱,还有本事说自己的父亲几乎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说那点钱随便割一点土地卖了都能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八界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八界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