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雪与血 第十一章 学习
含笑此生2019-01-08 17:113,106

  而舅舅就让切尔歇就在内城里把那本《兵经总要》的前十卷给记熟了,回来检查,这是做为一个准基辅大公的要求,这个要求还是父亲起出来的,他说以后他的后辈如果想继承基辅大公的位置,第一看的并不是他是不是长子,而是看他是不是一个优秀的政治家以及一个优秀的军事家,至于外交那或许可以不太熟悉,可以任命别人来做,但是全国的政治管理以及军事领导必须由基辅大公完成。

  所以切尔歇从小就必须看着那些兵书,以及政治书籍,反正机几乎从早上起来,一直到晚上睡觉,除了练习自己的武力,就不学习这些东西。

  学习政治以及兵法可不是那么简单的,比如兵法,它就涉及到了很多的东西,而政治涉及的东西也同样不少。

  比如说,兵法就需要懂得纵横外交,正所谓上兵伐谋,所以打仗谋略也好,外交也好,都是极为重要的,这属于兵法,切尔歇需要掌握。战斗的时候,对那些地形,对那些植被的粗细高矮也同样需要有一个明确的了解,也就是他需要掌握地理,他还需要计算一些战争所带来的损失,还然如果根据边有政策去纳税,或者就是向某些商业大地主们商议国债,还需要了解兵器,武器的制备,起码要知道那一种金属最坚韧又便捷,起码要知道现在最好用的武器工艺,所以说光是军事学方面就是一个极困难的事,且不再说那政治,那什么政体、什么国体,那个时候的切尔歇主要还是学习兵法,这是父亲的意思,因为父亲说现在罗达斯还处于一种隐形危机的时刻,如果有一天他不在了,可能这个国家的危机就会爆发,而他的存在或许能够稳定这些危机,但是他不确定后代能不能,但他估计,可能到切尔歇这一代依然是避免不了战争的,所以首先要让切尔歇学习好兵法,当然对政治他也同样抓紧,只是说先学习了兵法,到他十三岁的时候,他就会带着切尔歇到战地上学习。

  其实那些都是寻找一种感觉,但是光是看兵书的话那始终依然是不够的,其实学习兵法,在一定程度上还是需要一些睿智一些在这方面的天份,兵法有重点,但是又有很多新点,奇点,有一些有天份的人,就懂得去观察生活中的每一件事,然后形成一个计谋,不光是看看天气什么的,比如有一些人会利用蚂蚁或者田鼠去捣乱敌方的良田之类的,反正这都是一些常见的不按兵书里的行径,准确的说那不能说是兵法,而是谋略,这一方面倒可以任用贤臣为自己出谋而弥补自己,但是基础的军事知识做为基辅大公必须融会贯通。

  也就说是舅舅当时让切尔歇所学习的那些也只是九牛一毛,也就是看他当时年纪尚小也就十左右并没有太过苛刻于他,等到了一定年纪了,他的功课自然会增加。

  整本书一共二十一卷,虽然总加起来也就二三十万词,而十卷也就十万多词,或许在词数上并不多,但是对于一个十岁的小孩子来说这倒不是一个的阅读量……况且不是让他阅读,而是让他记熟,虽然切尔歇也聪明,理解能力也不差,记忆力也不错,只要他理解的东西一般都能长时间的记得。

  但始终这不是那种易懂的故事书,那可是是兵法,有一些还比较深奥难懂。时而还需要自己用石头在地上去摆一些阵列什么的,也就是用石头去模拟那战场。

  所以学习兵法并不是那种容易的,不过好在切尔歇资源比较多,他只要见到自己不会的事,他都以跑到内城里设的修道院分院那边去找里面的人,反正每天那里面都有人在那里值岗的,他们都是学士,自然知道这些,而且又是切尔歇,他们不伦是谁,脾气再怪,也会很耐心的向切尔歇解释那里面的内容。

  而且有时候他也能问问二姐,因为二姐的爱好就是这些,切尔歇每次问二姐的时候就会觉得二姐如果生成一个男的就好的,那样的话父亲与舅舅就会将那些责任交给二姐,这样二姐也喜欢,而他也不用这么辛苦了吧。不过每次问二姐,二姐就总喜欢和扯别的,就比如她练兵场的那些事什么的。

  切尔歇记得的,当时他们是坐在花台上说这些的,那个时候还是在夏天,没有那大雪,而是有太阳,而太阳又经常藏在云里,所以他们就是坐在花台上,然后他荡漾着两只腿,划着空气,享受着温暖的阳光带来的惬意。切尔歇就喜欢听二姐和他说一些关于内城外的事……不然平时他很少有机会出内城的。

  因为父亲为了他的安全,所以在没有足够的保护之下是不允许出去的,因为怕被一些人暗杀什么的,始终他是父亲的独儿子,而父亲又重男亲女,所以对他的保护就有一些显得偏袒。

  然而切尔歇听了二姐说她说的兵书里都写的,于是就傻傻的去翻那《兵经总要》,一边翻一边还时不时瞟了二姐问:“在那呢?”

  当时二姐就拿过了切尔歇手里捧着的那一本书《兵经总要》,然后翻到了一页上指了指上面的料兵、选能两个词,然后说:“喏,就这个。”

  “这里的料兵、选能就需要识人、去识别这个人能做什么,去了解一个人的性格。”二姐又补充说,“然后再抓住这个人的缺陷或者欲望。”

  二姐做为一个女流,能瓦伯家军的精英对打,而且还赢得那么的轻而易举,自然二姐在格斗上有实力,一来平时二姐也为了保持体型经常苛刻的锻炼自己,反正她倒喜欢这些运动,因为热爱,所以一天到晚都在钻研技术也不会觉得累,二来,二姐天生眼疾手快,本来就是这方面的天才。

  说到二姐与格斗,就听着长辈们说过,二姐在小时候,也就三四岁的时候,还打哭过一个七八岁的大男孩……反正从心性上,还是在格斗上的敏感性上,二姐的确算是天才了。

  二姐对切尔歇说过,皮肖塔也是一个不错的战士,做为教练,他的确是有着很多技巧,她都经常去找他学习经验,只是他的力气小了一点,当然是相对于二姐,但二姐那气力又不是练的,完全就是天生的,所以输给她也很正常。

  不过这个人的缺点就是不爱说话,不太会表达自己,还是就是家里的条件不是很好,他家是世代农耕。

  后来二姐还给过他银子想得能改善一下他的生活环境,但是皮肖塔不要,他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也看得出他是一个有原则的人。

  不过后来皮肖塔倒也向她借过钱,那是因为他家里的一个姑姑家的小孩子病了,得了疝气,那东西不好冶的,如果拖延着那将是对一辈子有影响的,皮肖塔四处借钱,但是始终不够,最后只有向二姐借了一点,并表示要立下字据,到了就会还的。

  本来二姐做为贵族倒也不在乎这点小钱,但是她又想了,还是按皮肖塔的意思,二姐也是一个会尊重别人意愿的人,这个切尔歇记得二姐对自己说过一句来自东方思想家的话,“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一句很好理解就是自己不喜欢的不要强加于别人的身上。

  不过二姐又自己加了一句“己所欲亦勿施于人。”而这一句的意思也好理解,就是,自己喜欢的也不要强加在别人的身上,因为每个人有自己的想法,自己觉得对的,不一定在别人看来就是对的,自己觉得开心的,不一定别人就觉得开心。

  就像是皮肖塔要立字据,他所在乎的是自己的品德,自己的为人,而不在乎那些钱,虽然他很拮据,也是很需要钱,不然也不会来入伍,也就是赌自己的生命为了挣钱,但是皮肖塔这个人看自己的人品比钱更加的重要,所以将心比心,如果要让他快意就是让尊重他的品德,所以二姐也没再显土豪之气,而是让皮肖塔写了字据,自己也妥善保管,不过她就没有要过,当然皮肖塔会每个月定时偿还一部分。

  她倒是将人家当成好朋友了,反正当皮肖塔每个月休息的那一天,二姐有时间的话都会去找他吃吃菜,喝点酒,虽然瓦伯家军是有规定不能酗酒,但是只是喝那么一两口,只要不喝醉,那都是可以的。

  二姐还说过别一个教练,那个人虽然有一身本领,但是有一个缺陷,那就是好酒。那个人叫韦内拉。

  二姐就是一个很开放的人……当然是在切尔歇面前的时候,如果是在舅舅或者是在父亲面前的话,那想必她就会收敛得很多,她可不会当着舅舅或父亲讲关于她在城外在与几个练兵教练打架喝酒的事了。

  说关于韦内拉这一段的时候二姐说得很绘声绘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八界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八界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