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雪与血——第八章 拜戴夫
含笑此生2018-07-16 16:063,255

  主教是需要有宗教身份,是在宗教里任着某一重要的职务,就像切尔歇的舅舅库科奇,就兼任着罗达斯国教环恒教里的军议部,他是参谋总监,可以说他掌管着环恒教里的派兵权。

  所以每一天舅舅会那么的忙,因为他兼任着很多的要职,除了那个环恒教里的军议部参谋总监外,还有比如说议会会长,还有就是因家政议部部长。

  切尔歇每次去舅舅的书房里的时候都量大堆的文件需要去整理,不过有很多的手下会帮助着他整理那如山高的文件,他回来会有人大体的把那一份文件里最主要的事告诉他,让他有一个大体的框架了,阅读起来也比较的迅速,然后同意的就放在前面,而不同意的就放在自己的侧面,也同样是让自己手下的人去盖章,这样就能节省很很多的时间。

  虽然按比例来算的话,那么瓦伯家是能够有着近十三万的军队。

  不过为了节约开支,都没有招兵,而是到需要时再收编也不迟,所以实际养兵也就五万。

  不然那瓦伯家佣兵权是最多的,三十七万多,他们家里就有光是瓦伯·库奇科大将一个人就有着公爵与主教两大勋章,在罗达斯公国里,公爵的领兵权是十万人,而主教则是五万人,侯爵是一万人,伯爵是五千,而子爵就是像拜戴夫是一个大队。

  所以在瓦伯家,光库奇科就能带十五万的军,再加家里又有保留开国元老瓦伯·罗德也就是库奇科父亲的公爵勋章,所以那勋章还有十万领兵权,再加上家里的两个兄弟,所以他们家的领兵权是二十七万。

  至于那所说的元老勋章,只保留一代人的勋章,并且只保留整个家族家主的那一个勋章,这曾经是考虑到,如果某个家主突然暴毙,子女尚幼,不可能就直接收回那勋章,那不是相当于上屋去梯。

  本来那个家族为了国家,抵御外侵就得罪了外来入侵者,倘若没有一点兵力保护,那他们不会趁虚而入,或者内部他们本来就因为政治观念而有过政敌,那那些政敌会不会因为家主的死亡而落井下石。

  虽然说一个国家没有内部争斗是最好的,但那种国家是不存在的,这个始终是政治现实,而一个国家都也是从最现实的角度考虑问题。

  虽然会少了很多所谓的人情,更多的是考虑利益的最大值,但这也是国家稳定的一个根本。

  法律也是从最现实的角度出发,因为法律才是最无情的,也是需要最现实的。

  所以为了避免上述的情况发生,所以会在一段时间里保留其家主的勋章,但也不可能让他们一代人一代人将那勋章给积累起来,那不然十几代人所积累的勋章那领兵权都快超过罗达斯的总人口了。

  所以罗达斯在规定《勋章法》里就这么写道:“家主记第二十七条:一生忠诚者,必然是能够升入天堂到达灵英殿享受美酒;倘若有不忠,必然其灵魂被贬入地狱遭受地狱之火。入天堂者,一生荣誉,其灵魂护荫于子嗣,其功劳爵位勋章三十年后被收回,保留其一切爵位权力。入地狱者,耻辱千古,其子嗣受尽唾骂,生前一切勋章皆为虚无。”

  所以对于一些人死了都是有价值的,因为国家为了防止这些贵族什么佣兵造反,所以就制造了这些条条框框,比如为后代这一点,倒真的牵制了很多佣兵的贵族伯爵。

  伊凡·哥罗的他只是一候爵,拥兵权只有一万五,但是他的父亲伊凡·摩斯是公爵佣兵权。

  所以为什么伊凡·歌罗会将那罪名都揽在自己的身上,他自己就是一个侯爵,有的领兵权也就一万五,而父亲倘若他的荣誉受到的损坏的话,那他们整个家族所失去的兵力便是十万。

  而当时他人伊凡家族正好与百济人有纠纷,光是哥罗就杀死了不少的百济人,这笔账百济人一定是记得,并且想着暗中报复吧。

  而如果这个时候国家收回他们太多的军力,那样百济人没准会攻打他们家族,霸其男女,而且对于伊凡家族来说,他们家族本来就与其它的一些贵族着很多的分歧,其它的贵族就可能会在他们被收回大量的军队之后,对他们的家族产生不利,所以伊凡·哥罗就会选择这样。

  他才会选择不让自己的父亲的荣誉受到侮辱,而让自己承担所有的罪名。

  《勋章法》制定的时间比较早,应该是在留里克德一世的时候就已经将那个法给定了下来了。

  反正这肯定不是现在定的法案,因为它还带着一些文艺性,因为以前还没有规范关于法案条例的正式写法,所以他们在写法案的时候就像是在写一些文学性的草书一样,都会用什么诸如“天堂”或者地狱之类的做比喻。

  现在的法案条例都没有那么的文学性了,都是按照那处严肃式的写法,就是有什么情怳就怎么去写,反正不会有那一部《勋章法》那亲还有着的很多的比喻,还一会儿天堂一会地狱的。

  而且这一部《勋章法》带着这么深的宗教气息,估计是曾经没有两院的时候由环恒教的人来拟定的法律,曾经可以说,在没有三权分立的时候,罗达斯的立法权是由宗教与基辅大公一共完成拟定以及修改颁布的,所以权利几乎都集中在基辅大公,已经宗教教主上的。

  虽然现在两院也包括两个宗教教主,两个教主也参与着一个国家的立法权利。

  不过宗教立法的权利也被稀释了很多,一个聪明的君王自然不能将立法权交给宗教,那样自己也同样会受限于宗教,两院能成立也是贵族们觉得自己能够得到立法权,不被宗教教主所压制,让宗教磅礴,所以贵族们才支持两院的成立。

  似乎格列夫一直都在沿用一条“以利益为刃的方法,运用他们的心”。利用他们之间的联系,那种人与人之间的联系,最根本的联系,利益的联系,然后将这些复杂错综的联系给极简单化,最后再用规则给牵制起来,而对于他来说就是利益是人与人之间最大的联系点,所以他就充分利用了利益这一个点,让他们互相牵制。

  这种方式,格列夫似乎用了不知道多少次,而且还是在不同的场合,不同的人物下,比如关于《封地法案》的修改,这一点,他也就运用了大地主的利益,然后稀释了贵族们的利益。

  反正最后得到最多好处的就是基辅大公,因为无论任何一阶层力量的稀释,都不是对皇室的稀释,而稀释了其它阶层的利益,无非就是加强中央集权。

  虽然瓦伯家族能够有这么多的拥兵权,但实际上也同样没有那么多,自从撤销封地后,那瓦伯家估计也会解放一部分的军队,始终这兵不好养。

  所以拜戴夫并没有组织自己的军队,曾经他就有一个发小和他说,既然他有这个权力怎么不弄几个人天天跟着他,然后每天骑着马带着盔甲以及武器,那样不是很神气。

  然后拜戴夫一脸不屑的看了那个朋友说,难道当爵就是为了神气,为了面子这活的人,一般都很幼稚。当然荣誉是得要的。

  当时拜戴夫说这句话的时候是在十七岁的时候,所以说拜戴夫应该不是一个大在乎那种虚荣的人,那么他因为身高而拒绝于迎娶二姐也应该不是主要理由,而可能是某些其它方面的因素。

  在明面上说倒是因为拜戴夫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但是各方面的条件没有二姐那么的好,也没有二姐那么漂亮可爱,所以他的父亲也不是很同意,但是他就是喜欢人家……

  切尔歇一听说二姐漂亮可爱就完全就是一句奉承话,不过至于他有没有喜欢的人,切尔歇总觉得那不是根本原因,不然也是可以招为小妾的不是,也不用这以此为借口而拒绝这件事。

  不然按二姐的意思说,她都没有嫌弃他矮呢,不过长得倒真的很美。

  这个是二姐的原话,也就是二姐也是有一点喜欢人家的。

  拜戴夫的确,光是论长相,以及他的身材比例已经不能说只是帅气,以二姐的说话就是美男子一级。

  整个五官都是生得恰到好处,而且皮肤又白,而二姐就喜欢那种细皮嫩肉的。

  拜戴夫是子爵,虽位总的来说,在爵位上的确不算高的那种,但再相对于他的年纪自然让人惊讶,整个罗达斯被封为子爵一共也就那么四千人左右,大多都是在二十多岁的时候,即使是那个宫廷贵族,也是在二十岁之后大多都定型了去建立功业的,而这拜戴夫十七岁就是,就像他周围的那一些邻里说的,前途不可估量。

  当然一个人太过厉害了、太过优秀了成就太高了是会招来嫉妒的,特别是同龄人,捷潘家族是在在克曼罗沃州的南疆城里,因为拜戴夫十七岁封为子爵的事的确让人感到惊讶,自然羡慕的很多,也不得不说,拜戴夫一表堂堂,在南疆城里,拜戴夫在大多人眼里都是一个好孩子,并非那种纨绔子弟。

  然而树大招风,太多优秀的人自然会招来嫉妒,甚至是同龄人的讨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八界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八界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