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雪与血——第九章 活捉熊
含笑此生2018-07-16 16:063,238

  拜戴夫的成就或许是几代人的积累,但不论怎么说,拜戴夫在骑射方面真有本事,可以说百里穿阳,百发百中,所以他想着趁着打猎这看家本事该在基辅大公面前秀的还是得秀秀。

  然而没想到最后还让切尔歇的二姐组占了光彩……据说那天他们所射到的鹿一共有八只,其中有三只是那个拜戴夫搞到的,而且只用了三箭,真正做到的箭不虚发,成绩也不错,有两只是切尔歇的父亲格列夫随心射到的,然而还有四只都是二姐给弄到手的……不过二姐那倒不是用弓箭射的,而是一只过活捉一只,三只用标枪,反正用了很粗暴的方式给逮到的,逮回来手,二姐还不忘自己父亲带着的那一只不死大猞猁,还扔了一只肉多块头大的麋鹿给它。

  当时他们还遇到大熊,当时拜戴夫想一箭射死,但是被二姐用标枪将那箭给挡了下来……不得不说那真是个技术活,将一个人射出去的箭用标枪给截下……而且还是拜戴夫这样的神射手,到现在没准拜戴夫都有一些怀疑人生……自己的箭是怎么被那疯女人给戳下来的……当时他的确看到了,自己的箭在射出的一刹那,就嗖忽地看到一个闪影而过,这箭杆子都只有他小指头粗,而她那标枪都有三个指头并起来粗,她的那标枪能够精准地戳自己那么细的箭杆子,那简直是得有多准的手法……这让他感觉都不是人力所为,而是某种来自于环恒或者基叶这种宗教里的魔法、巫术要么就是那来自于东方的某一种无法解释的神奇力量……

  二姐之所以要拦截下他的箭,是因为留里克德的家徽里是有熊的,她是这么说的,因为她们留里克德的家徽里面是有熊的,所以熊对于他们留里克德家是有灵性的动物,是杀不得的,于是提出要活捉的建议。

  当时拜戴夫始终对女汉子是很反感的,一听到二姐那句活捉大熊,终于忍不住要爆发了,就问,这么大只熊,你活捉?

  如果说是一般的熊也不怎么,但那熊差不多有两米多高,光看它移动时能踩断的那有人大半个胳膊粗的枯枝条就知道那熊的质量可不一般。

  然而偏偏能够用箭就射掉的,要人去活捉,这不是在劳民伤财么?然而因为二姐提出了他们瓦伯家的家徽是有白熊的,熊在瓦伯家里就是一种圣物的象征,所以一般来说,瓦伯家族是不能够杀熊的。

  拜戴夫听了,要反驳,但又因为当时兰依妮洛的舅舅突然发声说支持,就没有多说什么,但心里他想着,瓦伯家的家徽为什么不像他们捷潘族那样弄个稻草加上镰刀那样简单……

  不过这家徽是什么样子,委实也是祖上定下来的,而且上面的图样还有一些历史文化的追溯。而且既然二姐说要用活捉的方法,舅舅自然要给二姐撑这个场面。又看着二姐那么自信,心想着这小丫头还真不懂得衡量……当时舅舅还不知道二姐投标枪那么生猛呢……委实说,舅舅与像父亲一样是大忙人,所以他们平时也没有多少时间花在打猎上,要不是因为二姐的婚事,为了撮合两家,所以舅舅才当是国家差事一样参与这次狩猎,不然舅舅与父亲一样,每天有很多的法要立,很多的民情要去考察,有很多的仗要打。

  所以舅舅其实对二姐有那些本事也不太清楚,所以觉得二姐是不会衡量人力与熊的力量,乱说乱讲的吧,不过舅舅想了想,估计二姐也只是因为家徽,所以才想着活捉的吧。

  自己带着这么多的亲兵队也没什么,于是就问她要多少人,然而当时二姐完全就不顾及一下自己的淑女形象,似乎她完全就没有对方是来提亲的意识,而是自顾自的玩,然后就掂了掂自己手里的那几支标枪以及数了数自己马背上的几支,皱了一下眉头,然后又下马,往拜戴夫的马上抽了几十只挂到她马上,然后又矫健地一蹬自己的长腿就上马,接着说就我一个人就成了,说这句话的时候,还故意很不屑地看了拜戴夫一眼。

  当时在一边的拜戴夫流露出了“这女人估计是疯了”的表情,心里面都在想,自己那该死的老爹,这都是给他介绍什么人啊……这联姻他也想得通,属于政治上的关系,虽然她也长得漂亮,但是如果自己真的娶了这女汉子,那不论是在身份上,还是身手上……乃至身高上都是被无情压制的啊,当时拜戴夫似乎地看到了自己缥缈的下半辈子……

  二姐光是用标枪掷出一个相互交叉着的围栏形成的大笼子,这个大笼子能够将那大熊给关在里面后。

  当他看一了这不可思议的一幕之后,他心里想还是退婚吧,不然没准自己一半辈子会比那关在那标枪里的熊还惨,那简直将自己关在一个女人手里一辈子吧……

  但即使二姐能够做到这些,但是父亲依然在性别上有着很偏颇的认识,每一次二姐主动请求去帮忙,即使她在很多方面,不光说是她个人的的素质,像骑马射箭这些,还比如像用兵、出谋其实二姐已经表现出了自己惊人的天赋,包括周围人都已经十分认可了依然还是改变不了父亲那固执的想法,他总觉得女人就是成不了大事的。

  当然要不是因为有二姐的出现,不然其实切尔歇也没准会同样会有着女人不能成大事的观点,始终他从小的价值观是他的父亲所引导的乃至是父亲周围的人引导的,包括舅舅都会有这样的观点,就别说其它父周围的人了。

  但是因为他二姐的出现,所以打小就纠正了他这一个错误的观念,反而现在,他倒很崇拜自己的二姐。当然他并没有像二姐那样有勇气去而对一只巨大而魁梧的罴熊而面无惧色,更没有二姐那种技术能够使着自己手中的几十支标枪将一只大熊给关在其中,他想想,也能够理解二姐的那种胆大了,有一外俗语说,艺高人胆大,也就是这个意思。

  而且舅舅始终比父亲要开明一些,似乎后来也很支持于二姐坚持于自己的爱好。

  而切尔歇很了解自己的二姐,很像父亲也很像舅舅,是一个很尚武的人,其实有时候很多人都觉得如果二姐是一个男的就好了,那样的话就一举两得,一来也能够让留里克德二十三世,留里克德·格列夫能够有自己心仪的继位之人,也同时能够让切尔歇的二姐释放自己释放个够,她不是从小就嚷着要自己的父亲给自己弄个一官半职什么的,然后自己能够统帅着大军为民族做点什么贡献什么的。

  而且切尔歇自己也在想这么厉害的二姐,如果真的是男的,对他也是一件好事,那他现在也不用将自己的脑子给想坏,也不用自己还是该快乐游戏的年纪却来这里眼睛一睁一闭地开地,不过以切尔歇的了解……似乎二姐也不喜欢这冗长的会议吧。

  当然切尔歇有很多的姐姐,嗯,如果只是算上正统的……反正他可不知道自己的父亲会在全世界的某个角落留点情并且顺带留下点能够接种的奶酪汁什么的,这不是前不久就有一个死了母亲跑来认父亲的私生女不,不过那个不算在正统之内。

  奶酪汁这个词还是二姐告诉他的,其实他也不知道什么意思,到现在他对男女之事一点也不知道,只是记得二姐说,当女人接受了男人送给她的奶酪汁之后就会生宝宝。

  当时切尔歇就抓脑子了,他当时也就十岁,当然不知道这是在说什么,所说还傻呼呼地对着二姐说,那奶酪汁是什么东西,好吃嘛,为什么要女人。

  然而二姐只是对着他坏坏一笑,然后用手刮了刮他的小鼻子说,反正是好东西。

  姐姐白皙的手上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芬香,吸进去有一种幽静清凉的感觉,而且姐姐的手指比较冰,切尔歇很喜欢那种冰手指刮在自己脸上的感觉。

  切尔歇听姐姐说是好东西,于是又傻傻的说,那姐姐喜欢,那要那里弄,他也要弄点给姐姐吃。

  接着二姐就毫不客气地对着他的额头一个板栗指,还说什么,小小年纪不学好。

  当时切尔歇也是一愣一愣的,也不知道自己那里没学好了,当时还紧张,以为自己没有背书的事被二姐知道了什么的,只是觉得这话题转的有点快,然后摸了摸自己那有一些红的头,准备着接受批评,因为他的确没有背舅舅要求背的那些东西,什么兵法什么的。

  只是接着来二姐又补充了一句,他才意识并没有转换话题,就是刚才的话题,她说:那好东西是以后切尔歇留给最爱自己的,也是自己爱的人的。

  切尔歇当时想了想,然后就对着二姐蹦出了一句:“我觉是这个人应该是库奇科舅舅,因为我觉得他对我很好,我觉得他很爱我,而且我也很喜欢他。”

  二姐一听,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就捂着肚子,蹲在地上笑了半天,时而拍地时而锤腿的……切尔歇也习惯了,二姐总是这样神经不太正常,不然也不会什么事都会没由来的用板栗指敲他的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八界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八界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