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司丞
杨志远2018-08-08 09:242,912

  一座接天连地的漆黑殿宇,似一方世界一般矗立在这阴暗天地之内。

  一声声凄厉无比、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嚎声,自殿宇内不断传出。在这阴冷、昏暗的天地间显得无比的悚人。

  在巨大的殿门正上方,悬挂着一块巨大的漆黑牌匾。牌匾上两个巨大且透发着摄人心神的“地府”二字,更是令人一望之下便会产生无限的惊恐与绝望。

  不管你生前是平平凡凡、默默无闻,还是英雄无双、盖世帝王,只要来到这里,一切都将会变得没有什么不同,都只会成为一道,无法自主,孤苦无依的鬼魂,任人摆布与蹂躏。

  这扇巨大的漆黑殿门始终紧紧地闭合着,两旁一些较小的门户,倒是大多都敞开着。形形色色的鬼吏或手拿皮鞭,或手持铁链、棍棒押解着一个个被锁拿来的鬼魂,在各大门户间进进出出,好不繁忙。

  杨宇被两名鬼吏带到左手边较远处的一座偏殿门前。杨宇抬头观瞧,只见殿门的上方,一块匾额上书写着“金玄宫杂疑司”六个大字。其他的还未及细看,便被两名鬼吏推推搡搡的带进了殿内。

  大殿外的光线本来就已经十分昏暗,进入殿内就显得更加阴暗了几分。乍一进入时,双眼几乎不可视物。

  杨宇双目微眯,稳定了一下被震撼的有些慌乱的心神,再次睁开双眼时才隐约看清殿内的一些景物。

  大殿之内十分宽阔,但却没有太多的摆设,故此显得十分的空旷。大殿正前方摆放着一张巨大的桌案,桌案上堆放着一些账册,文房等物。

  两盏由人头盖骨制成的油灯凭空悬浮在桌案的两侧上可,散发着幽冷的蓝光,令人观之毛骨悚然。桌案后方是一把巨大的圈椅,圈椅之上坐着一人。那人闲来无事,正自以手扶额,打着瞌睡。

  两名鬼吏押着杨宇径直来的桌案前,回头示意杨宇跪下,而后毕恭毕敬的站在桌前。

  杨宇身在矮檐之下,无法抗拒,只得屈膝跪倒,头脑低垂。

  两名鬼吏在桌前站了一会儿,见桌案之上的人没有一丝醒来的迹象,犹豫再三才躬身低声道:“启禀司丞大人,卑职勾魂、索命,擒拿要犯前来赴命。”

  司丞正在熟睡,听闻下方有人呼唤,心中大为不悦。打着哈欠睁开了惺忪的双目,懒洋洋的直起身子,向下看来。

  杨宇也是偷偷向上望去,本以为司丞也必是一个青面獠牙的厉鬼,不料一看之下却只是一个中年文士。

  这中年司丞,长相一般,只是一张脸惨白的吓人。除了没有一丝血色之外,还微微的发青。在那幽冷的淡蓝灯光映射下,更显得有些瘆人。

  被二鬼称作司丞的中年文士,向下看了一会儿,才懒洋洋地向旁边一歪,斜靠在巨大圈椅的扶手上,懒洋洋的问道:“锁带何人呐?”

  那名自称‘勾魂’的细高鬼史连忙上前一步,满脸堆笑的道:“圣星国,杨宇。”

  说话间,自怀中掏出一块长半尺、宽三寸、其上刻有密密麻麻小字的黑色石牌。

  紧走几步之下,来到桌案前毕恭毕敬的呈给中年文士后又小心地退回到原来的位置。

  白面司丞伸手接过黑色石牌,略作查看后,随手将之抛在了桌上。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伸出右手食指向上指了指道:“可是上头索要之人?”

  两名鬼吏忙摇头应道:“这个小的却是不知。小的只是遵命拿魂而已!”

  白面司丞见二鬼不知底细,也懒得与他们啰嗦,二次取过桌上的黑色石牌,细细的查看了一番后,猛地用力一拍桌案,沉声喝道:“下跪何人?”

  “圣星,杨宇。”杨宇淡淡的答道。

  “抬头!”

  杨宇闻言缓缓抬起了头,并向后轻轻甩了甩遮住面庞的凌乱发丝。目视白面司丞,面色坦然,毫无惧色。

  白面司丞见杨宇看向自己时,面色坦然,毫无惧色,不觉心中来气。鼻中发出一声轻哼,道:“哼!大胆鬼囚,你可知你身犯何罪?”

  “杨某一生为国为民,从未做过任何亏心之事,不知大人所说为何?”杨宇淡淡的回答道。

  “大胆,放肆!”

  白面司丞怒声呵斥道:“你一生无恶不作,罪大恶极,如今到了这里还不如实招来!”

  杨宇轻蔑的一笑,向上拱手道:“杨某一生行得正,坐得端,仰不愧天,俯不愧地。何来罪大恶极、无恶不作之说!所以实在是无从招起。”

  “嘿嘿嘿……”

  白面司丞一阵狞笑,双手击掌道:“好,好,好,仰不愧天,俯不愧地,好一个英雄了得呀!”

  突然话锋一转,厉声道:“不过到了这里,是龙你得盘着,是虎你得卧着,本大人说你是对,你就是对,说你是错,你就是错的!”

  杨宇闻言,怒发冲冠,虎目含威的盯着白面司丞沉声道:“莫非这地府是大人一人执掌,没有王法了不成!”

  “哈哈哈……”

  白面司丞像是听到了一个极其可笑的笑话,哈哈大笑道:“王法,你和我讲王法?真是笑话!在这里我就是王法,我就是这里的天,我让你死你就得死,我让你生,你就能生!”

  白面司丞一番言语令得杨宇怒满胸膛,暗忖:“不想这地府之地也有这么多无耻之辈,行这些贪赃枉法的肮脏事!”

  “既是如此,那杨某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但杨某虽是一介凡俗,无力抗争,却也有做人的原则,愈加之罪,杨某是断断不会承认的。大人有什么手段尽管施展便是!”

  白面司丞闻听杨宇一番言语,眼中杀意一闪,重重地‘哼’了一声道:“哼!不想你倒是有些骨气,既然如此,本司丞就成全了你!”而后转头对两名鬼吏高声道:“此囚既然拒不交代自己罪行,还不速速带他去极刑司见识见识!”

  两名鬼吏应命,就欲带杨宇去极刑司。不过,正在此时却见一名紫发小鬼从大殿后门匆匆的跑进殿来。

  小鬼径直来到白面司丞跟前,在其耳边低语了几句。便见白面司丞原本狰狞的面目顿时一怔,而后迅速阴沉了下来。

  白面司丞听了小鬼的禀报,心中虽是老大的不愿,但也不敢违背上命。只得出声唤住正要出门的勾魂、索命二鬼。

  二鬼押着杨宇二次来到桌前,不敢多语,毕恭毕敬的等待白面司丞吩咐。

  白面司丞本就惨白的一张脸,如今阴沉的更是难看,一双阴厉的眸子,紧紧的盯着杨宇看了半晌,突尔转怒为喜道:“算了算了,本司丞向来仁慈,见不得人受苦,今日权且放你一马,望你好自为之!”

  言罢将手中的黑色石牌抛与报信的小鬼,不奈道:“带走吧!”

  小鬼点头应命,上前几步从勾魂手中接过锁着杨宇的锁链,押着杨宇径直向大殿后门走去。

  杨宇心中虽有疑惑,但也不愿多言,只是快步跟上。

  看着杨宇二人离去的背影,白面司丞的脸阴沉的好似要滴出水来一般,心中暗自盘算:“算你今日走运,暂时留你一条狗命。不过落入此人之手,恐怕你的结果会更加凄惨呢!”

  思及此处,白面司丞嘴角不禁泛起一丝阴狠的笑意。

  杨宇被小鬼带着出离了疑杂司大殿,小鬼驾起一阵黑风,带着杨宇沿着一条蜿蜒崎岖的小径一路向地府大殿深处飞去。

  小径偏僻异常,鬼气森森,四下阴风飒飒,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厉鬼的狞笑声与呵斥声不时随风传来,令人闻之心惊胆颤、遍体冰寒。

  杨宇随同小鬼一路前行,一路之上,除却遍地的枯骨与毒虫之外却是未见一人经过。

  杨宇一边赶路,一边心中暗自思忖:“我与那白面司丞宿未谋面,不知为何今日他如此刁难于我,难道是怪我没有卑躬屈膝,还是另有原因呢?可为何又临时改变了主意,这是要将我解往何处!”

  杨宇,越想心中越是不解,索性不再去想,只是暗暗下定决心:“我虽身死,却也不是待宰的羔羊。对方若是有意为难于我,纵是拼的魂飞魄散,也是在所不惜!”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 上仙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渡之逆斩苍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