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地府
杨志远2018-08-08 09:243,198

  一阵钻心的疼痛,使杨宇不禁浑身轻轻一颤,浑浑噩噩的神智也是多了一丝清明。

  随着清醒,随之而来的便是剧烈的头痛,好似整个头部都要炸开了一样,浑身上下更是犹如刀割一般。

  杨宇想睁开双眼,可眼皮好像却有千万斤那般沉重,用尽了力气却也是未能撼动丝毫。

  稍稍平静了一下心绪,待得身体又恢复了一丝气力,他才再次努力挣扎着将双眼睁开了一丝缝隙。

  可还未等他看清什么,便是听到了“啪”的一声脆响。随之背后便传来一阵火辣辣的剧痛,令得其面皮一抖,嘴里亦是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闷哼。

  “嘿嘿嘿……”

  一阵阴森而凄厉的笑声传入杨宇耳中,随后便是听到一个嘶哑且不带一丝生气的声音道:“既然醒了就快滚起来吧,还有不近的路要赶呢。咱们兄弟可没时间和你在这干耗着耽误时间!”

  杨宇忍着剧痛,强打精神睁大了些迷蒙的双眼,眼前的景物渐渐清晰了起来。

  只见四周阴暗异常,一阵阵刺骨的阴风吹来,令人寒毛倒竖。冰冷潮湿的地面之上坑坑洼洼长满了绿苔。绿苔湿滑异常,其间更是有着大量狰狞的毒蛇怪虫爬来爬去。

  杨宇见状心中大为吃惊,暗自思量道:“这是哪里?我怎么会来到这个地方?”

  正在纳闷之际,忽然又自背后传来“啪”的一声清脆鞭响,剧烈的疼痛顿时使得他不禁打了个寒颤。

  强忍住剧痛,杨宇回头怒视身后。却是惊愕的见到,在自己身后此刻竟然正站着两个无比狰狞的怪物!

  这两个怪物长得凶恶异常,玩便是以杨宇的心性,也是吓得不轻。不由险些惊呼出声。

  只见这两个怪物,一个身高接近两丈,足足比常人高出一倍有余,但却奇瘦无比,浑身上下没有二两肉,好似是一张干枯褶皱的细长人皮披在了一根细长细长的竹竿上一般。

  此怪一张脸足有三尺长,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只有一对细眼之中闪烁着幽冷的光芒,令人望之心惊。

  其双手之中擎着一条同样细长的长钩,似金非金,似木非木,不知是用何种材料打造而成,同样闪烁着乌黑的光芒,极为的诡异。

  此怪已然是极为的骇人,可另一个怪物长得却是更加可怕。它虽然没有第一个怪物长得那样高,但却生后格外的魁梧雄壮。

  一张大险生得更是青面獠牙,骇人之极。一头乱蓬蓬的火红长发,足有四尺多长,散披在身后。一双长满黑毛的利爪中抓着一条丈许长的皮鞭,皮鞭之上,还沾染着斑斑的血迹。

  杨宇饱经世故、心志极坚,绝非常人可比。因此,在见到二怪之时虽惊却是不乱。

  反倒是强忍着身上的剧痛,双手撑地艰难的站起身形,倒退几步,对二怪沉声道:“你们是何方妖孽?来此欲意何为?”

  “哈哈哈……”

  “嘿嘿嘿……”

  二怪见杨宇如此一问,均是发出一阵悚人的怪笑,其中一人怪声怪气的道:“咱们兄弟乃是地府的勾魂索命使,今日奉命特来拿你!还不速速随咱们兄弟上路!”

  “地府?拿我?”杨宇闻听此言大吃一惊,心中暗道:“莫非是我已然身死!不然何来厉鬼索命?”

  这时二鬼自身上拿出一副锁链,不由分说就要锁拿杨宇。

  杨宇见状,急忙忍痛再次退后两步,抱拳道:“二位鬼差大人且慢!在下杨宇,乃是圣星国元帅,不知何故身至此地,还望二位大人高抬贵手,放杨某一条生路,在下感激不尽!”

  二鬼一听杨宇此话,相视一阵怪笑,道:“管你是王侯将相,还是平头百姓,鬼王叫你三更死,哪个敢留你到五更啊!少要废话啦,速速随咱们兄弟前往地府,也好少受些皮肉之苦!”言黑锁链一抖,径直向杨宇脖项锁来。

  杨宇强忍伤痛向旁一闪,避过飞来的锁链。哪料想这锁链竟然不是凡物,一击不中之下,在半空中拐了一个弯儿,依旧向他锁来。

  杨宇此际浑身疼痛欲裂,再想躲闪已然是有心无力,只听“咔嚓”一声,脖项处已被锁链锁了个结结实实。

  杨宇无奈,只得再次抱拳对二鬼道:“二位鬼差大人且听杨某一言!我杨宇绝非贪生怕死之辈,实乃另有下情。如今赤阳国大举入侵我圣星帝国,烧杀抢掠,无所不为,我亿万圣星百姓正值水深火热之中,杨某若是此时身死,又有何人能救我圣星百姓于危难之中啊!”

  二鬼闻言面现讥讽、戏虐之色,冷冷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一切皆有定数。凡人的生生死死,自有地府鬼王去理会,又岂是你一介凡夫俗子能管得了的?再说,咱们兄弟二人只管拿魂捉魄,其他一概不论!”二鬼言罢不再多说,锁链一抖之下便是拉着杨宇向前走去。

  杨宇无奈,只得跟着二鬼深一脚浅一脚地前行。借着极为昏暗的光线,他赫然发现此地竟是一处沼泽之地。

  这二鬼丝毫不讲人情,稍有懈怠,便鞭棍相加。如此走了没有多远,杨宇已然是遍体鳞伤,浑身是血。

  这沼泽之内,泥泞湿滑异常,多是毒虫蟒蛇。杨宇被二鬼多次鞭打,身上多处受伤,鮮血淋漓之下更是引得那些蛇虫不时地向他发起攻击,当真是苦不堪言!

  如此艰难的走了半日,三人终于是走出了沼泽,来到一处山林之间。

  杨宇抬头观看,只见此处山势陡峭,怪石嶙峋,山石之间,生长着尽是些低矮的灌木,枝杈上的尖刺足有寸许长,坚硬锋利,犹如一根根钢针一般。

  杨宇在荆棘中穿行,一根根钢针似的尖刺无情的扎在他的身上,好似万箭穿身一般,其痛苦无法言语。

  二鬼带着杨宇一路上又穿过了一处烈日如火的戈壁,翻过了冰封万里的冰川,闯过了寒风如刀的罡风谷……一路历经千辛万苦,不知多少时日,方才来到一条大路之上。

  二鬼带着杨宇沿着大路前行了约有一个时辰左右,一条奔腾的大河拦住了三人的去路。

  杨宇抬头向河中望去,但随后见到的情景,纵具他一生杀伐无数,心坚似铁,也不禁大感心惊肉跳,浑身寒毛倒竖。

  远远望去,只见河中大浪淘天。但细看之下却是会发现,那河中上下翻滚的,哪里是什么河水,而是一道道灵魂之体,一道道人类的灵魂!

  这些灵魂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但大多都是残缺不全。更有甚者,好似已然腐烂了一般,身上爬满了蛆虫!

  这些灵魂脸上表情各不相同,惊慌,恐惧,无助,麻木,愤怒,哀怨,痛苦……各种负面情绪应有尽有、一个不缺。可那些乐观向上、积极阳光的表情,却是一个也没有见到。

  二鬼带着杨宇踏上了一座石桥,桥头上矗立着一块高大的石碑,石碑之上则是写着“畜河桥”三个朱红大字,犹如鲜血书成一般。

  杨宇看着这三个血淋淋大字,心中暗自思量:“畜河桥,畜河,难道这条河是通往六道中的畜生道不成?”

  杨宇随二鬼过了畜河桥继续前行,一直来到一处大殿前方才停住了脚步。

  与其说这是一座大殿,倒不如说是一方小世界,因为这大殿也实在是大的太过的离谱。

  大殿全部是由漆黑如墨的巨大石料建成,占地不知多少万里,一眼望不到尽头。高大亦是不知几何,好像已经和整个同样黑暗的天空连接在了一起,给人一种压抑到极点的感觉。

  一对漆黑的巨大殿门矗立在大殿正中,威势惊天。石门高有万丈,宽也有几千丈,似金非金,似石非石,不知是由什么材料铸造而成。

  门面之上铸满了各种恐怖的鬼脸,如若用心去看,便会发现这些鬼脸表情各不相同,而且好似活的一般,还在不停地扭曲变幻着。

  在大门的中上方,众多的鬼脸,拱簇着一对狰狞恐怖的巨大骷髅头。其巨口之中则具各自衔着一只巨大的环子。

  杨宇仰头望向这对巨大的骷髅,只是一瞬间,便觉得心神似被其吸引,欲要离体而出。大吃之下,赶忙闭合双目,收敛心神,不敢再多看一眼。

  杨宇不再去看大门之上巨大的骷髅,而是继续向上观望。在大门的正上方悬挂着一块同样巨大的黑色匾额,匾额之上两个大字龙飞凤舞,大气磅礴,散发着惊天地泣鬼神的庞大威压,正是“地府”二字。

  杨宇看罢多时,不尽心中暗自赞叹:“如此门户不知需要何等伟力才能开启,更不知须得何等样的人物才能从此门中出入!”

  大门两侧各自排列着数十道相对而言较小一些的门户,但也是杨宇平生所未见的巨大了。

  一声声凄厉无比的惨嚎声自门内传出,再配合着这阴森恐怖至极的大殿,更是令人毛骨悚然。即便是以杨宇这等铁一般的心性也不得不心生寒意。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 司丞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渡之逆斩苍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