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殇
杨志远2018-08-08 09:244,551

  圣星大军经断龙关一场天劫元气本就大伤。之后为了阻截赤阳大军,为大部队争取一线生机,仅余的两万斩龙军亦是在葫芦谷一战中全军覆没。

  这便令得本就实力与对方有着极大差距的圣星军更加的没有了正面抗衡的能力。

  所以为了保存实力,在斩龙将杨宇的率领之下,圣星军一路向东落荒退走,接连让出了十几座城池。

  在此期间,杨宇很少与赤阳军正面交战,但却是奇谋怪招频出。一路下来令得图朗应接不暇,频频中招。更是致使气势汹汹、一路紧追不舍的赤阳军损失惨重、有苦难言。

  由于杨宇多方位,全角度的阻挠与不胜其烦,神出鬼没的偷袭、干扰,赤阳大军攻占圣星帝国的速度大大减缓。但也正是为此,憋屈至极的赤阳大军也是全面的爆发了他们的兽性!

  赤阳大军在大元帅图朗的纵容下,一路之上烧杀抢掠,无所不做、无恶不为。沦陷地区的圣星百姓苦不堪言,犹如置身于水深火热之中……

  杨宇的战术虽然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一路之上零零散散的消灭了赤阳大军接近十万。但在兵力的绝对优劣形势之下,也是难阻大势。

  赤阳大军一路横推东进,已然是深入到了圣星帝国的腹地,距离圣星帝都圣星城,已然不足千里。形势对于圣星帝国一方来说,已然危急到了极点!

  图朗纵马狂奔,身后一万精骑紧随其后。这位赤阳帝国的“战神”,这段时日以来可以说是饱受摧残,心中更是恨的欲要发狂!

  赤阳大军一路东进,势如破竹,作为三军主帅的他本应高兴才对。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却是实在高兴不起来,相反胸中的怒火却是越烧越旺,几乎到达了承受的边缘。

  一路之上,大军虽然一路横推而进,虽说并未受至圣星军的正面阻击。但是一路之上这无休无止,防不胜防的骚扰却是令得他们不胜其烦、损失惨重,但却又无计可施!

  突袭,暗算等各种阴招、损招、奇招层出不穷、花样百出。圣星军在杨宇的调度下,用极小的代价换巧妙的取得了巨大的胜利果实!

  虽说一路上折损的十万大军与战领的大片土地相比实在是有些无法相提并论,但这种被动“挨打”的局面也足已使得赤阳帝国大元帅图朗火冒三丈,大发雷霆了。

  就在刚才,一支千人左右的圣星小队,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从天而降,偷袭了图朗的中军大营,在烧毁了数十车粮草之后,堂而皇之的逃离大营,向一片大山飞退。

  大帅图朗在得知这一消息之后,险些被气得吐血。亲自率领一万精兵在后拼命追赶,誓要将这支胆大包天的圣星小队全部灭杀!

  一路追出了数十里,眼见这支圣星小队兜兜转转之下便又是成功的钻进了大山之中消失不见,图朗不由得有种想要发狂的冲动!

  不过,图朗毕竟不是寻常之辈,心中虽怒但理智却是并未完全丧失。此刻被山风一吹,头脑却也是清醒了不少。

  图朗勒住座骑,环目四顾。只见此处山势陡峭,怪石嶙峋,只有一条不算太宽的山路弯弯曲曲地通向大山深处。

  而由于自己杀敌心切,追击的速度不免过快。从而导至得自己所带领的这一万铁骑已然是被拉开成了一条长长的战线,跟在身后后已然不足四成。其余之人都是被远远的甩在了后面,实在是极为的凶险!

  图朗见状不由倒吸一口冷气,心中暗道:“好险,好险!幸亏本帅发现的及时,不然又中了这圣星军的诱敌之计!”想到此处便要下令撤军。

  不过正在此际,却是见引前方山弯处,一匹青鳞兽一闪而现,其上端坐一人,金盔金甲,腰中悬剑,却是杨宇!

  杨宇在马上哈哈一阵狂笑,高声对图朗戏虐道:“送君千里,终须一别!承蒙图帅远送,杨某感激不尽,就此拜别了!”言罢拨转马头,转过山弯消失不见。

  图朗一见是杨宇,早已是怒发冲冠,再听杨宇之言更是气的七窍生烟,仅存不多的理智更是被他转瞬抛到了九霄云外,一催胯下赤血宝马便是向着杨宇逃走的方向疾冲而出。口中更是哇哇大叫道:“杨宇匹夫休走,纳命来!”

  图朗一马当先,追击杨宇而去。身后仅余不足一半的兵马无奈之下也是不敢怠慢,紧随其后追了下去。

  图朗被杨宇气昏了头脑,一气又追出数十里山路,才隐隐觉得事情有些不对,赶忙勒住坐骑,四下打量此处地形。

  只是图朗不看便罢,这一看之下却是吓的浑身冷汗直冒,头发根发乍。

  只见此地,两面均是陡峭的悬崖峭壁,如刀削一般,光滑如镜寸草不生。中间是一条数十丈宽的峡谷,峡谷之内则是长满着较为低矮的灌木和一人多高的荒草。

  如今已然入冬,谷内的荒草和树木一片枯槁,在凛冽的寒风中飘摇不定,发出瑟瑟的声响。犹如鬼泣一般,令人寒毛发炸。

  图朗看罢,心中骇然。连忙拨转马头,厉声吆喝身后紧随其后的千余将士道:“退,退,速速退出此谷!快!快!”

  但为时已晚!

  “轰……”“轰轰……”“轰隆隆……”

  伴随着一阵沉闷的巨响,大地为之剧烈颤抖,沙尘四起。十数块万钧巨石,夹带着无数的细碎石块由山顶轰隆隆的滚落而下,将众人来时的路,封堵得严严实实,风雨不透!

  巨石轰轰而落,阻住了来路的同时好事也轰击在了图朗的心神之上。图朗不觉心中顿时一沉,暗呼:“休矣!”

  就在巨石堵住山口的同时,山谷两侧的峭壁之上,喊杀之声四起,声震寰宇,无数的圣星兵士也是齐现山头,将此处山谷团团的围在了正中。

  在较高的一处山头之上,一道伟岸的身影傲然挺立。此人金盔金甲素罗袍,手持三尺斩龙宝剑,却正是圣星大帅斩龙将——杨宇。

  图朗身在谷内,仰头向上观看。一见杨宇之下不由心中大恨,开口高声断喝道:“杨宇匹夫,你不敢与图某堂堂正正一战,尽是施展一些阴谋诡计暗算于我,这岂是大丈夫所为!我看你实在是有辱这‘斩龙将’的威名,以后不叫也罢!”

  “哈哈哈……”杨宇仰天发出一阵狂笑,怒声道:“住口!图朗老儿,你赤阳国以强凌弱,百万大军犯我圣星,杀我子民,夺我疆土,致我大好河山满目疮痍,陷我亿万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尔等行径,与土匪强盗何异?国仇家恨,你我注定是水火不容,又有何仁义可讲!今日,这棺材沟内就是你葬身之地!”

  杨宇情绪激动,大骂图朗,而后回身对身旁的将士们高声道:“兄弟们,今日灭了图朗,赤阳大军群龙无首,挥手可破。动手,为了帝国的荣耀与死难的袍泽报仇!”

  “报仇!报仇!……”

  圣星将士们闻听杨宇之言一个个斗志昂扬,齐声呐喊,回身拾起事先备好的干柴、鱼油等易燃之物,如雨点般的向着谷内投去。另有一部分士兵手持强弓硬弩,纷纷搭弓上弦,狞笑着点燃之后开弓放弩。

  一只只火箭与火弩带着阵阵呼啸之声,好似狂风暴雨一般,向棺材沟内齐齐落下。

  顿时,棺材沟内浓烟滚滚,烈焰升腾,火光冲天,千余赤阳大军尽皆置身火海之中!

  一道道身影在火海中,翻滚、奔逃,凄厉哀嚎!更有甚者已然浑身是火,却已是无力挣扎,只能任凭大火燃烧躯体,不时发出一阵阵本能的抽搐。

  一股股令人闻之欲呕的焦臭味弥漫空中。一时间哭喊声、哀嚎声、怒骂声不绝于耳,乱作一团,犹如炼狱。

  图朗在几名贴身护卫的保护下退到悬崖边一小块隐蔽之处,入耳皆是哭嚎之声,放眼望去,千余军士尽在火海之中。

  图朗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切,心底一片冰寒,不禁仰天发出一声悲吼,而后探手缓缓拉出腰间的宝刀。

  图朗右手持刀,左手轻轻的抚摸着寒光烁烁的刀面,面现绝望之色,轻声自语道:“想我图朗,征战一生,兵锋指处,所向披靡。这把战刀,不知饮了多少敌人的鲜血,不想最后要杀之人,竟然是我自己,真是可笑啊,可悲呀!哈哈……”言罢刀锋一转,置于了脖项之上!

  图朗见大势已去,无可挽回,便欲自刎身亡。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有一人急冲上前死死抱住了图朗的手臂,哭嚎道:“大帅不可,大帅万万不可如此啊!”

  图朗低头一看,拦他之人正是手下的侍卫首领图安。图朗望着已然泣不成声的图安,目中亦是略有湿润,长叹了口气,黯然道:“图安,事到如今你又何必拦我!”

  图安死死地抱住图朗持刀的手臂不放,泣声道:“图安自幼父母双亡,无依无靠,承蒙大帅收养,视如己出,大恩无以为报。如今大难临头,怎忍见大帅行此短见,尸首两分呐!”

  图朗闻言,心中酸涩,戚戚然道:“蝼蚁尚且贪生,何况人乎?但如今身逢绝地,与其被大火活活烧死,倒不如自行了断的痛快!”

  图安听图朗一说,也是神情黯然,无言以对。悲痛之余便欲随图朗一起赴死。

  然而,就在此时,他却是忽然间灵光一闪,继而目中神光大放,紧紧抱住图朗的手臂,大声道:“大帅莫急,此时虽然形势紧急,却也未到山穷水近啊!”

  图朗闻言一愣,疑惑道:“事到如今,还有何计可施?”

  “大帅您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图安兴冲冲的道:“难道您老忘了,国师在大破断龙关之后,曾交于大帅一物。曾言,若是诸事顺利,还则罢了,若是遇到性命攸关之时,此物可保大帅逢凶化吉,遇难呈祥啊!”

  图朗经由图安一语点醒,顿时大喜过望,连忙扔下手中的战刀,一边伸手入怀,一边对图安道:“事发突然,竟是一时未曾想起,险些白白送了性命!”

  图朗在怀中摸索了半天,从中无比珍重的掏出一个油布小包。而后目露奇芒的看着手上这个小布包,激动得双手都有些颤抖。

  图朗取出布包之后,迫不及待的将之打了开来,里面竟是一张极为古扑的符篆。

  这张古朴的符篆,不知是由何种兽皮炼制而成,上面更是用朱砂密密麻麻地画满符咒,稍一细看便是觉得头昏脑胀,目眩神迷。

  图朗取出符篆,不敢细观,而是双手托着高举过顶,面向南方恭恭敬敬的屈膝跪倒。

  只见他双目微合,口中更是念念有词,半晌之后双手猛的一甩,竟是将那符篆抛至了不远处的火海之中!

  符篆入火即燃,不一会儿便是冒起一团不大的黑烟。那黑烟风吹不散,而是极为诡异的袅袅上升,很快便是混杂着谷内浓烈的烟气升至了半空。

  黑烟越升越高,直至升高千丈方才停止。但这烟虽然不再升高,但却是迅速的扩张膨胀起来,不消片刻,便化成了翻滚的黑云遮蔽了整个天空。

  山头之上杨宇正在高兴,突然心中莫明的一阵心烦气燥,而后不知不觉的抬头观望。可这一望之下却是令得他大惊失色!

  “奇怪,谷内烟尘虽浓,却也不至会有这般景象!”

  正在杨宇不解之际,却是见刭那刚刚升入高空的黑云,不知为何又是迅速地压落了下来。随着降落,更是有着阵阵闷雷之声随之传出。

  黑云越压越低,雷声越来越密,忽然一道闪电划破长空,随后瓢泼般的大雨便是如天河倒泄般倾盆而落!

  杨宇仰头望天,任由冰冷的雨水无情的拍打在他的脸上。那雨水好凉,借着高空砸落之势,打在脸上好似一把把尖刀划过般疼痛。

  但此刻的杨宇对此却是恍若未觉,只是犹如失了魂一般呆立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望着天上的乌云。

  “下雨了!怎么会下雨?!这冬天里怎么会下雨啊?!”

  “这,这,这怎么可能!!”

  “天助我也呀,天助我也!”

  “苍天有眼啊,苍天有眼啊!”

  ……

  有人不解,有人愤怒,有人惊喜,有人高兴……但这一切杨宇都恍若未闻,他只是呆呆的立在那里,仰头望着天空,雄壮的身躯竟是有些微微的颤抖。

  良久,呆立的杨宇猛的嘶声力竭地发出一声大吼:“贼天!你瞎了不成!”

  杨宇气火攻心,仰头发出了一声怒极的嘶吼,尔后身子猛然一震,张口喷出了一股血箭。

  殷红的血液洒落在山石上,迅速被雨水冲走,没有留下一丝痕迹。而杨宇雄壮的身躯,却是在此际径直的向后倒去,重重地摔在了山石之上……

继续阅读:第十章 地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渡之逆斩苍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