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徒儿好伤心
杨志远2018-08-08 09:242,815

  九阳离火炉在半空中飞快的旋转着,炉内紫色的火焰生腾跳跃,温度高的骇人,好似要焚尽世间的一切。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九阳离火炉终于经赤、橙、黄、绿、青、蓝、紫七色火焰整整煅烧七七四十九日之后,渐渐的减缓了旋转的速度,连带火炉内的紫色火焰也慢慢地减弱下来。

  九阳离火炉终于是彻底停止了转动,稳稳地落到了地面上。炉内的火焰也已经熄灭,但整个火炉依旧是散发着炙人的热浪。

  天一仙尊此时已然是疲惫不堪,如渊似海的法力也已经所剩无几。但他的心情却是极度的紧张与兴奋,因为这令他期盼已久的“九转七彩百魂丹”今日即将要真真正正的出炉了!

  只要此丹成功炼出,他便可籍此达成他此生最大的愿望,彻底成为个这片天地的主宰者!甚至可能会有机会踏出他推测了千余年的那一步——破碎虚空,飞升更为高阶的世界!

  天一仙尊深深们吸了一口密室内灼热的空气,强行稳定了一下激动的心绪,方才慢慢地站起身形,一步一步的走向那散发着极高温度的九阳离火炉。

  天一仙尊整整迈出了七步,在距离丹炉只有一丈开外的地方才停下了脚步。

  站稳身形之后,天一仙尊强提体内残存法力,双手捏印,一边口诵真言,一边绕着九阳离火炉缓缓地转动。

  天一仙尊脚踏九宫,步行八卦,绕着丹炉先是缓缓的正转了九圈,而后又是转头倒转了九圈,最终再次停在了他最初站立的地方。

  不过,当他的脚步最终落下之际,他却是猛的双手食中四指并拢一处,倾尽浑身法力们向着九阳离火炉一点一挑,口中更是发出了一声如闷雷般的道喝:“启!”

  九阳离火炉炉体在天一仙尊倾力一指点落的同时,猛然发出一阵巨烈的颤动,随后便是见到那密封在炉身之上重有数千斤的炉盖竟是“轰”的一声陡然脱离了炉身,一冲而起!

  那炉盖在飞起之后,随着天一仙尊手指所向之处飞快的落在了地面之上,发出了“铛”的一声巨大金属颤音。

  九阳离火炉,启!

  随着炉盖的开启,顿时自炉内冲起了股股七彩烟雾,伴随着烟雾,一阵泌人心脾的药香也是随廴弥漫开来。

  天一仙尊深深地吸了一口醉人的丹香,顿觉精神一振、神轻气爽,就连几尽干涸的法力似是都恢复了一丝。

  九阳离火炉内七彩雾气喷涌,丹香弥漫,却不见任何丹药出现。天一仙尊见状一声冷笑,再次催法力用力向离火炉遥遥一点,暴喝一声道:“此时不出,更待何时!”

  九阳离火炉应声又是一震,随后便是见到一道七彩虹光自炉内疾冲而出,直奔密室上方,就欲寻路飞逃而去。

  天一仙尊见状不惊反喜,自语道:“不愧是‘九转七彩百魂丹’,竟是拥有一丝先天灵智,不枉我耗费无尽天材地宝,融炼九十九道同命凶魂铸炼而成,果然非同寻常!”

  不过,那七彩光虹虽然在冲出丹炉之后飞快遁走,但却并未在这密室内找到任何一个可以遁离的出口。只得如一只无头后苍蝇般到处乱窜。

  一层薄薄的光幕严密的封锁了整个密室,一道七彩虹光则是如流星般在密室内来回飞舞穿梭。

  可遗憾的是,任凭他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却依旧是被那看似只有薄薄的一层,但却坚韧异常光幕返弹而回,始终是无法逃离而出。

  那道七彩流光在数次冲撞无果之后,终是停止了这无用的举动,距天一仙尊极远之处悬停了下来。竟然是一颗龙眼大小,通体浑圆的丹丸。

  这颗丹丸通体呈现赤、橙、黄、绿、青、蓝紫七种色彩,更是散发着尺余的七彩光芒,好似一颗七彩的神星般映得密室内霞光万道,瑞彩千条,好似仙境一般。

  天一仙尊见七彩仙丹不再飞逃,抚须一阵大笑道:“幸亏本仙尊早有防范,提前布下这七星耀光锁灵大阵,不然被你逃了也未可知啊!”

  天一仙尊一脸得意的望着这颗七彩仙丹,好似面对着一个生灵般开口道:“可惜你终是无法逃出本天尊的掌心,如今你便认命了吧!纵是你轮回百世又能如何?到头来还不是要为本尊徒作嫁衣,注定要成为本尊登临绝巅的踏脚石!哈哈哈……”言罢心怀大畅,仰天发出一阵疯狂的笑声。

  这笑声越来越高,其音隆隆,震动天地,声传九洲。一时间整个天玄大陆,无论是修士还是凡俗都是莫明其妙的感到一阵心绪不宁,烦躁惶恐。好似正有一股无形无质、恐怖无边的气场骤然形成,压的世人连呼息都是相当的困难!

  天一仙尊笑罢,探手对着九转七彩百魂丹虚空一抓,顿时一股浩大的无形吸力便是凭空生出,强行引着九转七彩百魂丹便是向着天一仙尊缓慢靠近。

  九转七彩百魂丹天生有灵,自是不愿束手就擒。但可惜的是无论它如何极力的向外挣扎,都具无法摆脱那如海的吸扯之力,眼看便要落入天一仙尊之手!

  天一仙尊庄严的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一抹兴奋的潮红,平日间总是充斥正义与威严的双目之中竟是闪过一丝邪恶的贪婪之色!

  眼见九转七彩百魂丹马上就要入手,天一仙尊心花怒放,急急催市体内已然所剩不多的法力,想尽快将丹药取到手中。

  然而就在他既将大功告成之际,却是变故突生。只见密室的一角墙壁在“轰隆隆”的一声巨响之声下轰然崩碎了开来!

  密室一角墙壁崩碎,顿时便是令得室内烟尘大起,碎石四溅。而在烟尘与碎石间一道如磨盘大小的流光在击塌了密室墙壁之后更是如敲碎一面镜子般的击碎了七星耀光锁灵阵的光幕,如闪电般向天一仙尊头顶压来。

  天一仙尊眼见仙丹即将入手,却见一道流光电射而至,大吃一惊之余,口中一声暴喝:“尔敢!”

  随后更是右手用尽全力将仙丹向后一扯抓入了手中,左手更是立掌如刀向着电射而来的流光劈落而下。

  掌刀与流光轰然撞在了一处,发出一声如金铁交击般的巨响。而在这巨大的撞击之下,那道流光被震的迅速倒飞而回,又是撞塌了一大片墙体。

  而天一仙尊也是在碰撞之后,闷哼着倒飞而退,撞击在一处墙壁之上。胸中顿时一阵翻江倒海,一大口精血无法控制的脱口喷出。

  天一仙尊不由勃然大怒,若在平日,此等攻击他弹指便可将之击溃,根本难以近身。

  怎奈今日一身滔天法力已然在先前的炼丹过程中消耗殆尽、千不余一,竟是使得这一击暗算得手,被击的口吐鲜血,伤及元气。

  天一仙尊虽然法力即将枯竭,且身受重伤,但毕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更何况他这种修为通天之人。

  因此,刚才那道流光虽快,却又如何能够逃过他的法眼。只是一眼便是认出了那偷袭他的法宝乃是何物。

  但若是看不清还好一些,可当他看清了那击伤了他的宝物之时,更是令得天一仙尊怒气滔天,险此又吐出一口心头老血来!

  这偷袭他的法宝他认识,且极为的熟悉,正是他自己最心爱的宝物之一——山河印。

  天一仙尊一见山河印,顿时怒冲霄汉,厉声暴喝道:“何方鼠辈,胆敢盗我的山河印前来偷袭本仙尊,莫不是活的不耐烦了,还不快快出来受死!”

  “哈、哈、哈……”一阵歇斯底里的笑声在天一仙尊话语之后,突兀的传入密室。伴随着这笑声,一道修长的身影也是穿过了烟尘进入了运残破的密室之中。

  这人轻飘飘的落在密室之内,与脸色难看的天一仙尊相对而立。而后语带戏谑的冷冷道:“仙尊,难道您连弟子我都不认识了吗?这可让我这做徒儿的好生伤心啊!”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 师与徒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渡之逆斩苍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